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46章 暴雪(一)

第246章 暴雪(一)

    七千人,相对于乌丸总人口而言,并不算多。

    辽西乌丸,总人口几十万,而且乌丸人秉承了游牧民族的习xìng,可谓全民皆兵。所以七千人,不算多!让蹋顿难受的,却是他眼见着就能攻破楼子山西麓防线,可是却不得不停战。

    蹋顿心里,憋了一肚子火!

    而刘闯呢?

    是实实在在是损失惨重。

    三千兵马,甚至不足乌丸损失的一半,可对于只有几万移民作为基数的刘闯而言,却有些承受不起。

    只不过,刘闯强硬的态度,使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

    谁也弄不清楚,刘闯是不是真要和乌丸玉石俱焚……若如此的话,辽西必然焦土万里,尸殍遍野。真出现这样的情况,袁绍也承担不起骂名。加之他对幽州的掌控力度原就不是很高,毕竟公孙瓒死了还不到一年,袁绍即便是有天大领,也不可能使整个幽州听命于他。

    鲜于辅,便是这其中的代表人物。

    事实上幽州人氏,对袁绍的接受程度,远不如外人想象的那么高。

    历史上,幽州虽是苦寒之地,却也称得上人杰地灵。可在这块人才辈出的土地上,臣服于袁绍的人很少,而真正到最后为袁绍尽忠的人,更寥寥无几。似袁绍刚占领幽州时,曾多次发出征辟,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有大半人拒绝了袁绍的征辟,有的甚至躲去了北疆……

    在原有的历史上,袁绍为展现他的影响力,把在病榻之上的郑玄强行征辟,造成郑玄病故。

    而今,郑玄就在辽西。

    但是对袁绍,却没有半点用处。

    南山书院的兴建。使得袁绍对郑玄颇有些忌惮,又怎敢去自找麻烦?

    而且,袁绍对刘闯有提防不假,甚至想吞并刘闯的部曲。可问题是,如果刘闯真要和乌丸人玉石俱焚,袁绍便不能袖手旁观。幽州,已经死过一个皇叔。现在若再死一个皇叔,袁绍也要担心这后果怎样。更不要说他在准备与曹cāo决战,万一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到全局,得不偿失。

    所以。袁绍只能下令,命蹋顿停战。

    在这种情况之下,双方各怀心思。重新坐在一处。

    只不过这一次,会商的地点改在了阳乐县城,并且由淳于琼亲自监督。

    但双方的分歧实在是太大!

    蹋顿想打,而刘闯更不肯低头。

    这也使得谈判会商的过程,变得非常艰难。

    麋竺和夏侯兰代表刘闯来到阳乐。与蹋顿使者鞑虺吉和莫离,展开艰苦的谈判。

    蹋顿要求,汉军退出楼子山,并让出六股河。双方以六股河为界,以东为乌丸所有,以西则归刘闯屯田开荒。同时。刘闯要赔偿两万石粮草,以及一百万钱,并释放被俘虏的乌丸人。

    如果从双方的实力而言。蹋顿的要求并不过分。

    可麋竺这一次,却是得了刘闯的命令,不管怎样,一定要拖延下去……可以一点点的退让,让一定要把谈判拖延住。至于拖延到什么时候?麋竺也不知道。所以就一点点的磨时间。

    刘闯同意释放俘虏,但是依旧要求。乌丸以物换人。

    当然了,一个人两匹马三头牛这种过分的要求不可能提出来,麋竺这次直接要求,要乌丸拿出八千匹战马,两万头牛羊交换。除此之外,就是否退兵一事,麋竺也提出异议。他可以退出楼子山西麓,但必须以楼子山为界,而不是以六股河为界……这样的要求,与乌丸的条件相距甚远。不过这一次蹋顿以鞑虺吉为主使,显得更有耐心,更与麋竺展开了唇枪舌剑的争论。

    麋竺的底牌,就是刘闯的强硬态度。

    了不起玉石俱焚,再打过就是。

    这听上去,似乎有些无赖……偏偏却有奇效。

    淳于琼已经得到袁绍通知,绝不可使辽西之战继续下去。

    整个幽州,现在都盯着辽西之地。现如今幽州犹如一个火药桶,一旦谈判破裂,必然爆发战乱。

    袁绍的要求就是:务必促成刘闯和蹋顿和解。

    这也使得淳于琼感到头疼,却又不得不站在刘闯一边,帮助刘闯劝说乌丸。

    他现在算明白了,这劳什子辽西太守之职,着实难做。

    乌丸也好,刘闯也罢……打到了最后,两边都是爷,两边都得罪不起,两边都要安抚和劝说。

    +++++++++++++++++++++++++++++++++++++++++++++++

    九月,气温越来越低。

    人说一场秋雨一场寒,可是在辽东,情况却并非如此。

    东汉末年时的辽东,每年的冬季都来的很早。差不多过了中秋,就一只脚迈入严冬的大门。

    建安四年,依旧如是。

    到九月,气温已经降低到10℃以下,入夜之后,甚至可能会跌破零度。

    如此巨大的温差,令许多人感到不太适应。入九月之后,很多人都生了病,其中也包括麋缳、诸葛玲和荀旦……不过,刘闯提前做了些准备,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倒是严夫人和曹氏生了一场大病,特别是严夫人,年纪就有些大了,加之此前已适应了中原气候,咋遇严寒,自然生出许多不适。幸亏吴普和张果都在临渝,才没有使严夫人的病情,出现恶化。

    可即便如此,刘闯还是从楼子山把吕布召回,让他照顾妻儿。

    随后,他命张辽为主将,接手楼子山汉军。

    赵云和夏侯兰,继续留在楼子山汉军大营,不过在此之前,吕布已经命两人,接掌飞熊骑……

    楼子山一战,赵云和夏侯兰收获颇丰。

    在吕布的提点之下,赵云对骑战之术的理解,加深许多。

    他原就有这个底子。在公孙瓒的白马义从为主骑,对骑战指挥,并不是特别陌生。而今得了赵云的提点,又有张辽和高顺的协助,赵云自然进步神速。虽然未能如吕布那样做到如使臂转的境界,但只要有充足的时间,相信他可以很快达到这种水准……对此,刘闯并不怀疑。

    倒是夏侯兰,收获更大!

    楼子山一战,特别是在后期的守卫战中。夏侯兰竟一举突破瓶颈,进入炼神境界。

    太史慈、许褚、张辽、甘宁、魏延、黄忠、赵云、庞德等人之后,刘闯帐下第九个达到炼神境界的武将。

    此前。由于刘勇离开,刘闯颇感可惜。

    可现在……

    夏侯兰突破瓶颈,不仅仅是让他在武力上获得极大提升,更重要的,是黄忠对夏侯兰和黄家娘子的婚事。不再反对。这也让刘闯为夏侯兰感到高兴。在楼子山之战结束之后,刘闯便把夏侯兰调回临渝,说是加强临渝的武备力量,可实际上,则是为了让他和黄娘子能多相处。

    “仲达,看这天气。很快会进入严冬啊。”

    站在楼船雀室中,刘闯手扶栏杆,举目眺望海面。

    九月的辽东湾。风平浪静。

    海水湛蓝,一派宁静祥和之sè。

    飞熊号在海上乘风破浪,船头上那杆绣有飞熊图案的大纛旗,在海风中猎猎作响,迎风招展。

    司马懿和杜畿。便站在刘闯身后。

    两人身上,都穿上了裘衣。以抵御海风。

    “表兄,再往前就是长兴岛,绕过长兴岛后,便是沓氏。”

    雀室zhōng yāng,摆放着一座沙盘。

    沙盘所绘制的,正是辽东湾的海域图。

    这是司马懿与周仓数次探寻,制作而成。为了这座沙盘,司马懿和周仓不得不夜间航海,进行打探。

    “绕过长兴岛,可在此登陆。

    由此向西大约五十里,荒无人烟,而后便可抵达沓氏县城。

    据我安排在沓氏的细作回报,最近沓氏很平静,没有任何异常现象。想必那管承也觉察到了什么,故而一直躲在县城里,没有出海的意思。不过,再过一段,就要进入隆冬时节,每逢这个时节,也是海贼最为猖狂的时期。如果管承有异动,一定会在这段时间进行活动。”

    “沓氏,有多少海贼?”

    “约三千余。”

    司马懿上前一步,来到刘闯身后,“这批东莱贼,有楼船六艘,艨艟三十余艘。

    表兄,沓氏的海域非常复杂,特别是沓氏西面海域,也就是绕过长兴岛登陆的海域,暗礁密布。东莱贼很少会从这里登陆,他们一般会从老铁山绕行,在沓氏东面登陆,那边的海域相对安全,远不似西面海域地形复杂。只是这样一来,咱们想要偷袭,恐怕很难奏效。”

    刘闯转过身,走到沙盘前。

    他凝视沙盘,眯着眼睛,看了半晌之后,突然一笑。

    “若以艨艟在西面登陆,是否可行?”

    “以艨艟登陆?”

    司马懿想了想,“倒是可以,但依旧危险。”

    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道:“最重要的是,以艨艟登陆,便注定不可能大举出动……而且沓氏海贼人数众多,若兵力不足,恐怕是很难奏效。实在不成,咱们还是从沓氏东面强行登陆?”

    司马懿和刘闯商议着,杜畿在一旁默默聆听。

    他而今在刘闯身边做事,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应该沉默。

    “伯侯,你以为如何?“

    听到刘闯开口询问,杜畿沉声道:“正面强攻,损失太大。

    公子而今兵力并不充足,接下来稳定辽东局势,还需要足够的威慑力,所以应该尽量减少损失。畿以为,破沓氏,还应以奇兵为上……我倒以为,公子所言艨艟登陆,是一个绝好主意。”

    “你是说,从沓氏北面?”

    杜畿点点头,便闭上了嘴巴。

    司马懿走回沙盘旁边,看着沙盘,久久不语。

    半晌后,他抬起头向刘闯看去,“表兄,与我八百人。我必破东莱贼。”

    看着信心满满的司马懿,刘闯不由得笑了。

    他点点头,沉声道:“既然仲达有这样的信心,那我就将此事,托付于你……记住,我要管承项上人头。”

    “喏!”

    司马懿躬身应命,而后又嬉皮笑脸道:“表兄,我还想找你要一个人。”

    “你想要伯侯帮你,对吗?”

    “嘿嘿……”

    刘闯看了一眼杜畿,又看了看司马懿。

    “这次我可以让伯侯助你。但我不会让他,前往黄阁。

    伯侯不是外人,我不妨把话和你说明白。伯侯我有大用。黄阁容不下他……我的意思,你可明白?”

    司马懿沉默了!

    片刻后,他点点头,轻声道:“我明白!”

    杜畿和司马懿关系不错,是源自当初司马懿助他在黄河渡口寻找船只。

    而杜畿是京兆人氏。而司马懿是河内望族,从地域上而言,也很容易产生亲近感。

    诸葛亮拜将,资历颇深。

    在这种情况之下,哪怕rì后黄阁权柄甚大,司马懿也难以和诸葛亮对抗。为了保持平衡。刘闯势必要为司马懿寻找一些帮手。那么杜畿就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其人善战,jīng于兵事,可独当一面。有这样的帮手。黄阁行事才可能更加顺利,司马懿才有可能平衡诸葛亮。

    刘闯已经做好安排,一俟夺取辽东,则杜畿就将驻守辽东属国……

    “回去吧!”

    刘闯看看天sè,时间已经不早。

    于是他下令。飞熊号返航。

    +++++++++++++++++++++++++++++++++++++++++++++++++++++

    辽西的气温,越来越低。

    苏氏送来的第一批越冬衣物。也在九月中旬,顺利送抵临渝。

    刘闯命人把衣物方法下去,而后又去探望了一回吕布,见曹氏和严夫人身体都有好转,总算是放下心来。

    九月中旬,老罴营从楼子山汉军大营撤回临渝。

    随着老罴营的撤出,也使得刘闯长出一口气,不再似之前那样提心吊胆。

    说实话,楼子山战事最为激烈的时候,刘闯是真有些担心。因为在当时,他手中已经无兵可调,一旦发生什么意外,就算有刘闯坐镇,也难保不出问题。现在,老罴营撤回来,总算是渡过了一个难关。但刘闯心里却很清楚,最大的难关还未渡过,他也必须要更加谨慎小心。

    阳乐会商,依旧在继续。

    不过,刘闯趁着阳乐会商的契机,调动乌丸俘虏,将白狼堡营建完毕。

    这也是刘闯在辽西建造的第一座城池,虽然面积不大,却如同一颗钉子,牢牢钉在了辽西。

    这白狼堡,实际上就是一座军镇。其主要用途,除了保护白狼堡以南的移民之外,还承担着抗击白狼鲜卑的任务。每逢入冬,白狼鲜卑会有此入辽进行掳掠。这也是整个辽西,除乌丸之外的第二个隐患。鲜卑掳掠成xìng,虽然在此之前一直表现的很老实,但刘闯却不能不防。

    “丈人,你以为白狼堡当以何人驻守为好?”

    随着曹氏身体好转,吕布的心情也变得愉悦很多。

    刘闯登门拜访,和吕布商议事情。

    吕布心中不免感到疑惑,忍不住笑道:“孟彦,这辽西乃你属地,任用何人,你自做主就是。”

    哪知道刘闯却摇摇头,“丈人,辽西非我一人之辽西,实你我大家的辽西。

    我知你现在担心什么,可我却信你!

    不瞒丈人,我很快就会离开辽西,最多不过一月光景。我离开辽西之后,希望丈人能代我坐镇。待来年chūn暖花开,便是我重返辽西之时。而在我返回辽西之前,所有事情便要拜托丈人。

    别人我信不过,唯丈人与我一家人,我焉能不信?”

    吕布这一辈子,最缺乏的,就是被信任。

    从丁原开始,乃至于到董卓……别看董卓待其恩若父子,可实际上,吕布始终未得董卓信任。

    董卓信任的,是他西凉的那些老臣。

    他信任的,是他的家人。

    王允后来能成功用连环计挑拨,也正是因为他觉察到了董卓和吕布之间的关系,并不似外界想象的那样亲密。再后来,袁绍也好,刘备也罢,谁又能真正信任吕布?这其中自然也有吕布的问题,可是似刘闯这样毫无条件的信任,却从来没有人给予过吕布,让他怎不感动?

    “孟彦不怕我……”

    不等吕布说完,刘闯却哈哈笑了。

    “丈人,我当然怕。

    可你是我丈人,我不信你,又能信谁?

    若丈人真想要辽西,便送与丈人就是……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心里始终认为,丈人值得托付。”

    吕布,看着刘闯。

    而刘闯,目光真挚……

    良久,吕布轻声道:“若言北疆事,远最为熟悉。

    他以前在并州时,就经常和这些胡人打交道……对鲜卑人的习xìng,我敢说无人能出其左右。

    若孟彦问我,我只有推荐远。

    白狼鲜卑……自檀石槐死后,鲜卑便四分五裂,根不足为虑。

    有远一人,可敌十万鲜卑!”

    以吕布那种高傲的xìng情,如此推崇一人,足见张辽过人之处。

    事实上,刘闯也这么看。

    他沉吟一下,轻声道:“既然如此,便使远暂代白狼校尉之职

    待阳乐会商结束之后,我当退守六股河,以汉升将军总领六股河汉军大营,而后命公刘一旁辅佐。不过,我要带走叔龙与孝恭二人,辽东战事一旦开启,我需要他二人为我训练兵马。”

    吕布想了想,“善!”

    他话锋一转,突然问道:“孟彦,却不知你准备何时入辽?”

    “爹爹,下雪了!”

    正当刘闯措辞想要回答的时候,忽听吕蓝在屋外大声叫嚷。

    刘闯和吕布起身走出书房,就见屋外已是大雪纷扬……吕蓝和荀旦,陪着貂蝉和曹氏在门廊上赏雪,欢叫不已。

    刘闯则转过身,轻声道:“丈人,我马上就要入辽了!”

    PS:  从今天开始,一直到二十一号,每天只能保底一章更新。

    二十一号我将返回郑州,从二十二rì开始,恢复每天两章保底一万字更新,特此公告!,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