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40章 海贼(三)

第240章 海贼(三)

    刘闯从睡梦中被人唤醒,睁开眼,见窗户已经黑着。

    他从榻上坐起来,疑惑看着正在穿戴衣裳的麋缳,一脸疑惑之sè。

    “缳缳,怎么了?”

    “方才小蘑菇来禀报,孤竹城紧急军务,要你立刻赶去商议。”

    刘闯一怔,从榻上起身。

    麋缳拿起衣服,披在他身上,低声道:“听上去好像是出了什么大事,否则也不会这么晚打搅。

    洗脸水已经准备好,你赶快过去看看吧。”

    刘闯连忙擦了把连,麋缳为他把衣服穿好,便匆匆走出卧房。

    来到前院的衙堂,就见衙堂里灯火通明……刘闯才一进来,就见薛文上前噗通一声跪在面前。

    “皇叔,请为我父亲报仇。”

    “元代,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刘闯感到手足无措,伸手把薛文搀扶起来,疑惑向其他人看去。

    步骘、吕岱、司马懿都赶来了,一个个面sè凝重。

    见刘闯看来,陈宫道:“皇叔,刚得到消息,亥时前,石臼坨船坞遭遇海贼袭击,薛校尉他……”

    刘闯激灵灵打了个寒蝉:“薛校尉怎么了?”

    “薛校尉在抵御海贼时,被海贼所害……魏越将军和益恩赶到船坞的时候,船坞已经被海贼尽毁。在船坞里做工的匠人,也死伤多达百人,三艘正在船坞修缮的楼船,也被海贼烧毁。”

    刘闯倒吸一口凉气,半晌没反应过来。

    “海贼,这好端端,哪里来得海贼?”

    “目前尚不清楚。”

    刘闯脑袋嗡嗡直响,乱成了一锅粥。海贼来袭,薛文被杀……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让刘闯感到措手不及。

    看着痛哭不止的薛文,刘闯搂着他,低声安慰一番后,命人先搀扶薛文下去休息。

    坐在榻椅上,刘闯仍感到一阵阵的眩晕。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突然到刘闯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

    薛州,一个几乎是从一开始,便跟随刘闯的元老。

    论勇武,他比不得管亥等人,论智谋,也无法和黄劭……薛州、黄劭,一文一武,从最初跟随自己转战,而今却魂归九泉。黄劭,死于臧霸之手,已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想到现在薛州又走了,的确是让刘闯感到难以接受。这个从一开始,便看好刘闯,并且是在刘闯立足后,第一个前来投奔的海贼头子,万没有想到,结果却是死在一帮海贼之手,实在可笑。

    “奴心!”

    “末将在。”

    刘闯抬头,看到正在衙堂外值守的裴炜,便沉声喝道。

    裴炜自刘闯抵达辽西后,已经从孤竹城脱离出来。他和常胜张承张超以及李伦的情况不一样,常胜四人不愿意再回军中效力,如今都留在了黄阁,听候司马懿调遣。而裴炜,则回到刘闯身边,充当起了护卫的角sè。赵云夏侯兰,纷纷往前线参战,刘闯身边的护卫,便出现空缺。

    相比之下,裴炜最为忠诚。

    是最早陪同刘闯,三十六人闯徐州的老人,自然甚得刘闯信赖。

    “奴心,你在孤竹城生活两载,可听说过有海贼来袭?”

    “没有!”

    裴炜回答的斩钉截铁。

    孤竹城这地方,荒冷偏僻,人口稀少。

    海贼怎可能跑来这里进行袭掠?

    “那你可听说过,辽西之地,有海贼来犯?”

    裴炜想了想,沉声道:“我在辽西两载,只听说过乌丸犯境,鲜卑袭掠,却未曾听说过海贼来犯。

    不过,我倒是听人说过,辽东公孙氏倒是和海贼往来密切。

    其中尤以长岑贼风驰和占蝉贼黎大隐声名最为响亮。不这两人,也是辽东海域里,最大的两支海贼。以前听麋二老爷说,占蝉贼黎大隐就是公孙氏所蓄养的海贼,而长岑贼风驰,和公孙氏也颇有联系。但我没有听说过,这两支海贼有袭掠过辽东,他们更多是袭掠冀州沿岸,毕竟冀州富庶,收获颇丰。而辽东沿海皆荒凉之地,百里不见人烟,又袭掠个甚来?”

    陈宫步骘司马懿三人眼中,jīng芒一闪。

    吕岱开口道:“会不会是受公孙度所指使,前来袭扰?”

    刘闯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陈宫便斩钉截铁道:“绝无可能!”

    “何以见得?”

    “公孙度这时候,有必要得罪皇叔吗?”

    陈宫话出口,吕岱便闭上嘴巴。

    是啊,刘闯自从来到辽东之后,虽名义上为辽东太守,但一直没有露出要去辽东的打算。毕竟,他名下的流民,皆居于辽西,那可是刘闯的根基。从刘闯到辽西之后的动作来看,很多人会认为,刘闯是要占居辽西,而非窥视辽东。毕竟,辽西人口稀少,占领的难度不大。

    而公孙度在辽东,却根基深厚。

    刘闯在毫无根基的情况下,跑去和公孙度硬抗,并无胜算。

    同样,在公孙度看来,刘闯并没有流露出和他为敌的意思,他紧巴巴跑来招惹刘闯,岂不是自找麻烦?

    谁都知道,刘闯若进入辽东,即便不是公孙度的对手,也会让公孙度元气大伤。

    公孙度只是残暴无节,并不是没有脑子。

    这时候,他是在没有必要,激怒刘闯,和刘闯为敌……

    刘闯闭着眼睛,努力把情绪平定下来。

    他听完了众人的讨论之后,突然睁开眼睛,“仲达,你以为此事,当如何解决?”

    司马懿成竹在胸,“从孤竹城传来的消息来看,这股海贼训练有素,而且手段极为凶残,绝非等闲之辈。我曾查阅过方才奴心所说的占蝉贼和长岑贼,这两支海贼虽然时常出动,但却很少过分杀戮。他们更多的,是打劫海上的商船,因为商船在海上被劫持,最难去追查……

    从这次石臼坨被袭的情况来看,不符合占蝉贼和长岑贼的习惯。

    不过,我在查阅过往卷宗的时候,倒是发现了一件极为有趣的事情……自建安二年末,辽东海域出现了一支海贼,号东莱贼。他们行踪诡秘,难以寻找,而且出手狠辣,专门掳掠商船。

    仅建安三年一年里,东莱贼袭掠青州商船十七艘,而且每次出手,皆狠辣无比,不留活口。

    只是,这支海贼很少登岸袭掠村庄。”

    “那就不是东莱贼所为?”

    “恰恰相反,我以为这次,很有可能就是这支东莱贼。”

    刘闯手指轻轻敲击榻椅扶手,突然问道:“这东莱贼,和东莱郡有什么关系?”

    “这个倒不太清楚,只说称号‘东莱’,所以不太清楚是否和东莱有关。”

    刘闯目光,落在步骘身上。

    “子山,你以为呢?”

    “东莱贼,东莱贼……”步骘露出疑惑之sè,摇头道:“我印象中,实在没有这支海贼的印象。

    东莱郡这几年里,虽遭遇过海贼袭击,主要集中于东牟地区,而且规模不大,损失也不太严重。后来查明,那些海贼,多与东莱本地豪强有联络。公子命老罴营清洗东莱郡豪强,还狠狠打击了几回海贼盗匪之后,东牟便平静许多,再也没有遭受过海贼的袭扰或者攻击。”

    步骘说着,苦笑摇头。

    “我实在是想不起来,有这么一支海贼。”

    对步骘的记忆力,刘闯从不怀疑。

    既然步骘说没有印象,那想必便真的是没有……

    “这支海贼,显然是专门针对我而来,此次袭击石臼坨船坞,也是有备而来。

    石臼坨船坞才开始兴建,知者并不是很多。而且外界,根本不知道石臼坨船坞的存在……这些海贼,如何能这样准确的找到石臼坨,并且发动攻击后,焚毁船坞,又迅速的撤离?

    显然,这不是一次孤立的行动。

    至于其幕后主使者……”

    刘闯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森然之sè。

    衙堂里,一派寂静,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了然。

    “仲达!”

    “在。”

    刘闯想了想,抬起头看着司马懿,沉声道:“这支海贼的行踪,想来并不难打探出来。

    他们应该就藏在这片海域当中,若不在辽东海域,那就是藏于冀州沿海……若是冀州海贼,他们不可能不露行踪。这件事我交给你来解决,务必要尽快找到这支海贼,并将之歼灭。

    兴霸海军,目前难以抽调出主力,不过我会让他尽力协助于你。

    嗯,让元福暂时听命于你,配合你调查。我会再让兴霸抽调出五艘楼船配合,一旦发现这支海贼,就给我就地歼灭,不必顾虑是何方神圣。总之,我要那些幕后之人知道,杀了我的人,不能就这么平白算了。我要用十倍,二十倍,乃至于更多的杀戮,让他们感到恐惧。”

    “喏!”

    司马懿起身,领命而去。

    刘闯又看向陈宫道:“公台,这件事你不必费心,明rì一早就去辽东属国。

    孔明在那边,我的确是不太放心……你过去之后,不必插手过问,只看他行事,并告与我知。”

    这就如同是一个监军的职务,陈宫知道,刘闯是要用辽东这块磨刀石,来磨砺诸葛亮。

    他忙躬身领命,匆匆离开。

    刘闯的目光,落在步骘和吕岱两人身上。

    半晌后,他突然道:“子山,定公……想当年我转战千里,你二人也是最早跟随我的一批……当多保重才好。薛校尉走了,此前公美也故去了。眼看着昔rì袍泽,一个个离开,我心里实在是不太好受。如今,已经到了我们要决战辽东的时候,你们更要多多保重,莫要我担心。”

    步骘和吕岱,连忙躬身答应。

    “天一亮,文向将领本部,驻守肥如。

    定公随他一同前往,代我多多指点他才是……文向干练,却还是有些冒失,你要多提醒他。”

    吕岱连忙答应,“绝不负公子所托。”

    “子山!”

    “喏!”

    刘闯强笑一声,“如今,临渝又只剩下你,你要多费心思。

    我把临渝的兵马都已经抽调出去,这边难免会出现兵力空虚。你可以酌情征召一些军士,五十抽一即可,暂为巡兵。我会让元稷留下来帮你,这段时间,务必要保证临渝城的平静。”

    “喏。”

    +++++++++++++++++++++++++++++++++++++++++++++++++

    送走步骘时,天已经蒙蒙亮。

    刘闯颇有些疲惫的靠在榻椅上,思绪仍有些混乱。

    薛州一死,也使得刘闯少了一个得力助手……薛州的作用,此前似乎并不明显。可一旦他死了,才发现他竟然是不可或缺。这年头,技术型人才非常稀少,甚至可以用短缺来形容。

    一个奇yín巧计,几乎断绝了技术型人才的前途和发展。

    薛州善于造船,有他在,刘闯就不必担心这方面的问题。

    可现在,薛州死了,刘闯不得不考虑,该有谁来接替薛州……可这个人选,刘闯的确是不清楚。

    他记忆中的三国能匠,不过几人。

    造霹雳车的刘晔,这是三国演义里面的说法,正史之中好像并没有相关记载。

    而且刘晔如今在曹cāo帐下,任司空仓曹掾,怎可能跑来帮助刘闯?所以这个人,基本上不用考虑。

    除刘晔之外,后世还流传有蒲元、郑浑等人。

    可蒲元善于打刀,应该属于一个铸兵大师;郑浑……那更是扯淡。郑浑是豫州名士郑泰的兄弟,他自己也是豫州名士,且享有功名。是茂才还是孝廉?刘闯记不太清楚。但刘闯却知道,郑浑乃荥阳郑氏族人,而郑氏在rì后,更是五姓七大家之一,在隋唐是道地的老牌世族。

    你说郑浑有可能,跑去做一个铁匠吗?

    诸葛亮好像擅长奇yín巧计,曾造出木牛流马。

    但你让诸葛亮跑去造船,未免大材小用……黄承彦jīng于机关术,诸葛玲和黄月英是两个女人,也不太合适。

    造船,可不是一桩小事。

    他关系到刘闯rì后的发展……而今最好的船师,主要集中于豫章的柴桑和巴郡地区,刘闯也不知道该如何寻找。除此之外,豫章和巴郡的船师,所造楼船更多用于江河之中。而薛州则起于青州,善于造海船……而刘闯现在所需要的,也是以在海上航行的楼船为主,江河楼船,似乎不适合在海上航行。

    对了,倒是有一个地方善于造海船。

    交州!

    刘闯突然想起来,此前士壹来拜访的时候,曾提过此事。

    难不成,要我派人去交州寻找人才吗?若是的话,这件事似乎也不太困难,毕竟刘闯和交州,关系亲密。

    士燮不会拒绝刘闯的要求,更不要说,刘勇如今就在交州,帮助士燮。

    问题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刘闯想到这里,不由得轻轻拍击额头,感到万般无奈……(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