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24章 孤竹城(二)

第224章 孤竹城(二)

    说起来,郑玄是诸葛亮的老师。

    刘闯虽然有心里准备,不过听到郑玄把这件事交给他,也不免感到紧张。

    在出发之前,刘闯其实询问过诸葛亮。当时诸葛亮表现的很羞涩,不过刘闯能感觉得出来,诸葛亮已经见过黄月英。是什么时候认识?刘闯不是很清楚。但推测起来,也就是诸葛亮在南山求学的那一年时间吧。那时候诸葛亮刚随刘闯从下邳返回,跟随郑玄前往不其。而黄承彦带着女儿从荆州到南山书院,两人说不定就是在那时候认识,并且彼此也非常熟悉。

    历史上,诸葛亮和黄月英是一对极为恩爱的模范夫妻。

    可如今历史已发生了变化,诸葛亮没有经历过那么一段本应该经历的颠簸流离,xìng情自然开朗许多。

    “皇叔,其实不必为难。”

    黄承彦笑着,从怀中取出一个锦囊,递给刘闯。

    “我绝无勉强皇叔的意思,这锦囊之中,是小女要交给孔明回答的问题。

    皇叔回去之后,可以把这锦囊交给孔明……若他愿意回答,便是同意;若他不愿回答,皇叔也不必为难。这原本就是两情相悦的事情,皇叔也好,我也罢,都不好为孩子们做出决定。”

    黄承彦姿容俊美,仪态儒雅。

    这老先生倒是个开明之士,刘闯对他,顿时心生好感。

    只不过,他对黄承彦这锦囊求亲的办法,感到非常有趣。于是他笑着从黄承彦手中接过锦囊,而后躬身一揖,“黄先生此前为我家二姐设计的拍竿出谋划策,闯感激不尽。那拍竿与我,用处极大。过些时候,二姐将准备进行实验,还请黄先生能多指教,给与她更多帮助。”

    “拍竿?”

    黄承彦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刘闯所说的拍竿,恐怕就是前些时候诸葛玲找他设计的那件投掷武器。

    当下心中一喜,“怎么,皇叔对这机关之术,也感兴趣?”

    “世人只以为机关术,乃奇yín巧计。

    可在我看来,这机关术的用处极大……先生可能不自知,这拍竿若能设计完成,势必将改变水军对垒的作战方式。江河之中,楼船体积庞大,除冲撞之外,便少有其他攻击的手段。

    若拍竿得以成功,便可以改变此前的水战模式。

    楼船的攻击xìng加强,可以使之用途更广……奇yín巧计?呵呵,依我看,实乃先人智慧之结晶。我曾听人说,古时有能工巧匠,制出飞鸟可在空中盘旋,制出机关人,可以端茶送水。只可惜这些技术,几乎全部失传。二姐喜欢机关术,依我看实乃幸事,我自当加以重视。”

    黄承彦的眼中,闪过一抹jīng光。

    他轻轻点头,忍不住称赞道:“皇叔所言极是,机关术非奇yín巧计,只是我等后人不知其奥妙罢了。”

    心中,也随之改变了主意。

    原本他做好打算,如果诸葛亮不同意这桩婚事,便带黄月英返回荆州老家。

    若是诸葛亮同意,他也要回江夏,毕竟那是他的根。可现在,黄承彦突然生出一种想要留下来的冲动。他觉得,他之前许多奇思妙想,若能得刘闯支持,说不定都可以一一成为现实。

    “皇叔既然喜欢这种小玩意儿,我手中有一张图纸,是我自行设计而成。

    回头我便送与皇叔,看看能否得以实现。呵呵,说起来惭愧,江夏黄氏书香传承,只是到了我这一代,二弟黄祖好武事,而我却喜欢这些小玩意。文不成武不就,实在是愧对先人。”

    郑玄笑道:“老黄又在哄人,你就说想得到孟彦支持,直说就好……偏编出这许多借口,实在无趣。”

    黄承彦被郑玄说破了心思,老脸一红,赧然坐下。

    刘闯也不在意,找了个借口向郑玄请辞,便和阎柔一同走出客厅。

    两人来到正在施工的南山书院工地,郑仁早已等候多时,陪着刘闯在工地上巡视。

    “薛州前几rì与我商议,想在乐亭重建船坞。”

    “哦?”

    “乐亭就位于卢水入海口出,距离入海口大约二十里,有一座孤岛,名为石臼坨。

    薛州想要在此重建船坞……只是重建船坞,耗资巨大。所以子山那边,也一直没有准确答复。”

    薛州想要重建船坞,刘闯当然可以理解。

    这次迁徙,若非薛州那边打造出足够的海船,恐怕也难以成功。

    据甘宁说,而今海军共有海船三十艘,这次渡海,有近十艘海船出现破损,继续修复……若船坞不能及时建造起来,将会给海军带来巨大的损失。可步骘的谨慎,刘闯也能够理解。毕竟建造船坞,需要耗费大量金钱和物资。以辽西目前的状况,支撑起来,的确是有些困难。

    不过,船坞必须尽快建造起来!

    刘闯在心里盘算得失,片刻一咬牙,沉声道:“兄长,你告诉薛州,重建船坞的事情,我准了!

    但在初期,规模恐怕不会太大,毕竟我们如今是在辽西,而非在青州。

    建好船坞之后,先设法将海军破损的海船进行修复……待rì后物资充足,再行扩大船坞规模。”

    郑仁闻听,立刻点头答应。

    随后,刘闯和阎柔从孤竹城走出来,沿着卢水南行。

    这里靠近海边,海风阵阵,海鸟飞腾……

    刘闯下了马,走在沙滩上。

    阎柔跟在刘闯的身后,一路默不作声。

    两人大约走了十几分钟,刘闯突然停下脚步,“伯正,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此行目的。

    而今辽西局势不明,我更面临立足之艰难……我需要有人帮我,为我出谋划策。

    所以,我想请你出山,为我解决面前的忧患。我想要在辽东站稳脚跟,不知伯正何以教我?”

    刘闯开门见山的说话方式,似乎正对了阎柔的胃口。

    阎柔笑道:“皇叔若想要在辽东立足,就当如我此前和子方所说那样,务必先立足于辽东属国。”

    说着话,他蹲下身子,从腰间取出一口短刀,在沙滩上迅速画出一个建议的地图。

    辽东属国的大体位置,在渝水以东,大辽水以西,涵盖了后世辽宁省锦州和黑山地区。整个辽东属国,汉人人数极少,五县加起来,尚不足五万人。而且城市的规模都不大,出辽东属国治所昌黎县之外,其余县城的人口平均下来,不过七八千人,与孤竹城的人口相仿。

    但是,在这么一块黑土地上,有超过十五万乌丸人。

    “苏仆延号峭王,心向汉室。

    率众千余落,是整个乌丸中,除蹋顿之外,最大的一支力量,去年还得到袁绍封赏,拜为单于。皇叔想要拿下辽东四郡,务必要使辽东属国局势稳定。而且,苏仆延和蹋顿,因为楼班的事情,产生不小的矛盾。皇叔可以遣一使者,前往辽东属国,以汉室之名,为楼班正名。

    楼班是丘力居之子,本应是乌丸大单于的继承者。

    但蹋顿如今气焰正炽,更得袁绍支持,故而各部皆不敢与之抗衡。

    为楼班正名,并不一定会让楼班立刻站在皇叔一边,但皇叔却可以趁此机会,将势力侵入辽东属国,得立足之地。以辽东属国对抗辽东,待谋取辽东之后,再回兵辽西,可一战功成。”

    刘闯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他看着阎柔画出来的地图,心中也在思忖着可行xìng。

    “可是,辽东乃公孙度老巢所在,公孙氏在辽东累世经营,又岂是那么容易对付?”

    阎柔闻听笑了,“以皇叔之能,难道会惧怕公孙氏吗?”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我现在实力弱小,每走一步,都需要谨慎。

    若不能一战功成,势必要损失巨大。伯正想必也知道,辽西贫瘠,人口稀缺……所以,我才要更加小心。若不能迅速夺取辽东郡,消灭公孙氏,就算是拿下了辽东,我也要元气大伤。

    伯正方才说,谋取辽东。

    却不知,该如何谋取?”

    刘闯的冷静,甚得阎柔所喜。

    如果方才刘闯听了阎柔的谋划,便忘乎所以然……那阎柔绝不会再往下说。

    刘闯越是冷静,就说明他对辽东的势在必得。同时,从他的冷静也能看出,这绝不是一个容易头脑发热的人。

    阎柔道:“辽东地域广阔,治下十一县,共六万五千户,约三十八万人。

    之所以先谋划辽东,便是因为辽东人口远胜辽西。合辽西辽东属国两地,却不足辽东人口一半。皇叔去辽西而谋辽东,得不偿失,更会打草惊蛇,是公孙度早作防范;可如果先去辽东,凭借辽东之人口优势,则辽西可一举攻克。而且,乐浪和玄菟虽以公孙氏马首是瞻,实则手夫余国和高句丽袭扰甚重。两郡人口,近三十万,只要皇叔谋取了辽东,两郡自然归附。

    所虑者,唯高句丽耳。

    夫余国方面,皇叔大可不必费心……只要皇叔拿下辽东,夫余国便不足为虑。”

    刘闯,听得津津有味。

    只是阎柔说了半天,却没有说该如何谋取辽东。

    不过,刘闯并不着急,反而耐着xìng子,听阎柔继续说下去。

    阎柔现在说的事情,都极为重要。

    他对辽东的熟悉程度,远胜其他人……有阎柔这一番介绍,可以免去刘闯许多手脚。

    “公孙度此人,残暴不节,贪婪无度。

    皇叔若要取公孙度,当以一个‘奇’字为主,打他个出其不意。

    公孙氏家族的根基,多集中于襄平。而他在辽东经营多年,靠的可不仅仅是家族的那点土地,否则也不可能雄霸辽东多年。公孙氏名下,有多支商队,靠海为生。名为商人,实为海贼,每逢秋冬时节,就大肆袭掠沿海之地,更在海上劫掠商船。其根基,便设立于沓氏。”

    阎柔说到这里,便停下来,看着刘闯。

    刘闯闭上眼睛,沉吟不语……

    公孙氏的情况经阎柔这么一介绍,刘闯大体上已经了解。

    他依旧没有说出该如何攻取辽东,但实际上,已经说出了整体的策略。

    刘闯需要消化阎柔提供的这些信息,同时更要对这些信息整理,而后做出一个统一的部属。

    这绝非短期可为的事情,刘闯虽然时间不多,但也不急于这一时!

    “伯正,你方才说,出使辽东属国,与苏仆延联手。

    我思来想去,帐下并无特别合适的人选,所以想请你以天子之名义,出使辽东属国,不知你可愿意?”

    阎柔闻听,忙躬身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麋芳说的不错,阎柔这个人,还是心向汉室。

    只是,这个人功利心很强,若不让他看到希望,恐怕也难以让他低头。

    刘闯知道,阎柔虽然答应帮他出使,但并不代表,他就这么归顺自己。接下来,若刘闯不能够展现出足够的实力,到头来阎柔很可能会与他分道扬镳。这实力当如何展现?就是辽东!

    拿下辽东,则刘闯才算是站稳脚跟。

    若拿不下辽东,刘闯所谓的大计,都将是一纸空谈。

    辽东,辽东……刘闯在心里面暗自嘀咕,这不仅是自己的考题,也将成为诸葛亮重要考题!

    “伯正既然愿意助我一臂之力,我便有了把握。

    这样吧,待明rì我返回临渝的时候,请伯正随我一同前往。到时候我会派出一支人马,并安排海军,走海路送伯正前往辽东属国,不知伯正,意下如何?”

    阎柔忙躬身道:“敢不从皇叔调遣!”

    天sè,减晚,海风越发猛烈!

    刘闯和阎柔返回孤竹城时,天已经黑下来。

    一块乌云从天边飘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海水腥味。

    想必今晚,会有一场大雨……刘闯送阎柔回到住处之后,便带着庞德,踏上返回郑府的路途。

    轰隆隆,雷声阵阵。

    乌云很快便密布苍穹,银蛇闪动。

    “公子,不如我陪阎柔先生,前往辽东属国?”

    在回去的路上,庞德忍不住自动请缨。

    刘闯想了想,轻轻摇头道:“令明不要着急,此次出使辽东属国,我心中已有合适人选。

    你这边,我很快会有安排,所以不必急于做事。这两rì,你最好先和大家熟悉一下,而后听候调遣。”(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