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23章 孤竹城(一)

第223章 孤竹城(一)

    五月,曹cāo拜曹仁为河南尹,任夏侯渊为泰山郡太守。

    此前,曹cāo任曹仁为泰山郡太守,主要是希望曹仁和臧霸联手,准备夺取北海国。

    只是没想到刘闯一招乾坤大挪移,弃北海东莱二郡,换了一个荒凉的辽西,把北海国拱手让给了袁绍。对付刘闯,曹仁足矣。但如果对手换成袁绍的话,曹仁略显柔弱,未必是对手,所以曹cāo换了夏侯渊前去,就因为夏侯渊在某些时候,会展现出比曹仁更强硬的手段。

    当然了,夏侯渊在颍川郡放走刘闯,哪怕这件事和他关系不大,却毕竟发生在颍川郡治下。

    曹cāo当然要惩罚一下夏侯渊。

    只是泰山郡和颍川郡究竟孰高孰低,一时间也无法说的清楚。

    不过,让夏侯渊来驻守自己的侧翼,曹cāo显然会更加放心。同时把曹仁调往洛阳,也有安抚关中之意。同时,曹cāo又派人加强了对洛阳八关的守卫,以防止再出现刘闯那样的事情。

    说实话,刘闯之所以能够从许都逃脱,也是一个幸运。

    从长社到虎牢关的直线距离不过二百多里,加之曹cāo出兵河内,河洛兵力空虚,刘闯才得以成功。

    只是现在,若让刘闯再闯一回五关,估计是凶多吉少!

    在曹cāo积极备战的同时,袁绍也开始了对许都作战的部属……

    从刘闯手中骗来北海东莱……嗯,至少在袁绍看来,他能得到北海东莱两郡,而且又没有付出太大代价,绝对是占了大便宜。得到北海国之后,袁绍也乘势得到刘闯此前留下的班底。

    比如刘政,比如王修,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随刘闯迁徙。

    此外,还有刘闯此前从袁谭手下挖来的大将岑壁,也因为担心辽西苦寒,不太适应,于是便派人与袁尚联络,投靠了袁尚。袁尚知道这个人曾随刘闯奔袭般阳,对他自然也格外重视。

    把岑壁从北海调回邺城,并向袁绍推荐,拜黎阳令。

    不过,真正让袁绍关注的,还是穰城张绣。

    他派人前往南阳,试图说降张绣,而后里应外合,夹击曹cāo。

    在袁绍看来,他派人去招降张绣,是给张绣面子……凭他四世三公之家出身,雄踞河北,坐拥四州,手握大将军印,张绣还能不乖乖的投靠过来?所以,袁绍的使者,到了穰城后也显得格外倨傲。

    最初,张绣的确是有心归降袁绍。

    只可惜,曹cāo派钟繇出使,先拜访了贾诩。

    而贾诩对曹cāo,早有归顺之心。他和钟繇也算是旧识,不管是早年间他在朝中为郎官,亦或者后来跟随董卓进驻洛阳,贾诩和钟繇打过好几次交道,也使得两人在谈话时,多了几分随和。

    在同意归降曹cāo之后,贾诩立刻阻止张绣投降袁绍,并把袁绍的使者当场斩杀。

    张绣在贾诩的劝说下最终改变了主意,正式向曹cāo请降。

    随后,曹cāo让张绣继续坐镇南阳,将贾诩调到了许都,拜执金吾,对贾诩更是极为厚待……

    至此,曹cāo后方彻底平定,可以静下心来,筹备与袁绍决战!

    也就在此时,袁术在淮南已难以支撑,随着他手下分崩离析,袁术心知大势已去,于是开始和袁绍联系,希望袁绍能够将他解救出去。对袁术的求救,袁绍犹豫不决,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

    从临渝至孤竹城,约五十里。

    沿途可见移民驻地,犬牙交错,看似混乱,却极有秩序的将土地充分利用。

    “皇叔,临渝和孤竹城之间,有移民约一万人。

    加上孤竹城原有居民,共一万八千人之多。当初登陆的时候,子山先生尽量不要把所有移民集中于一处,这样很容易发生本地居民和移民的冲突。所以,大体上我们是按照一比一的配比,安置移民。

    孤竹城安置一万人。

    其余移民,分别安置于临渝以东,玄水和六股河之间。

    其中,尤以六股河上游,因为距离白狼鲜卑很近,所以在四月初,便着手建造白狼堡,以抵御白狼鲜卑的袭击。只是辽西苦寒,土地常年封冻,所以白狼堡进度缓慢,预计要在六月才能够建成。只要白狼堡建成,则无需再担心北面白狼鲜卑之乱,之后可以安心的发展。”

    随同刘闯前往孤竹城的人,名叫王经,乃冀州清河国人,表字彦纬,和诸葛亮同岁。

    其实,他此前和刘闯有过一面之缘。

    当初刘闯第一次到高密拜访郑玄的时候,便是王经出面接待。

    此后,王经一直随同郑玄学习,直至大迁徙时,郑玄担心高密人手不足,于是派出王经协助。

    来到辽西之后,王经便成为步骘副手,负责移民安置事宜。

    “彦纬,辽西的天气,与中原大不相同。

    你回去之后,记得要提醒子山,这边的冬天来得很早,气温也极为低寒,必须从现在开始,就做好越冬的准备。那些帐篷,恐怕很难抵御寒冬,需建造屋舍。另外,我也想到了一些御寒的手段,到时候你交给子山,商议一下,尽快能普及下去。另外,御寒衣物,也要多做准备。这件事你回头告诉仲达,让他尽快和中山国苏氏取得联系,务必在七月前,准备大批布料……

    咱们有很多人,是第一次来辽西,一定会有很多不适应。

    而御寒,更是咱们要面临的重中之重,只要能够熬过今年,待大家有所适应后,定能改善。”

    王经连连点头,表示记下。

    “另外,今年秋收后,高粱杆留下来。

    这些都是御寒越冬的材料……同时,着人从幽州其他地区购进石炭,也是抵御寒冬的材料。”

    大迁徙,不是说把百姓从青州转移来辽西就大功告成。

    事实上转移迁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民生安排,以及对环境的适应,才是真正要面临的问题。

    刘闯心里,或多或少感到庆幸。

    他此前把华佗张仲景请来,的确是一步妙棋。

    否则的话,但只是水土不服,恐怕就要了他的老命……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真正的考验,还没有到来。

    庞德一路上跟随刘闯左右,饶有兴趣的欣赏着沿途景sè。

    凉州,同样也是一个苦寒之地。

    所以庞德并没有什么不适应,骑在騧马之上,左顾右盼。刘闯暂时还没有为他安排任务,但庞德也不着急。因为他很清楚,刘闯不会不重用他。凭刘闯和马超的关系,他已经成为刘闯的‘自己人’。不过刘闯也是初来辽西,肯定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到时候自然会有任用。

    “令明,西凉苦寒,大多是种植什么作物?”

    庞德想了想,轻声道:“大体上和关中并无分别,以粟米谷物为主。

    不过前两年,在河湟地区出现一种作物,产量虽然不算很高,但极为耐寒,在河湟颇为盛行。许多草食羌,都是以这种植物,配以豆类裹腹……若公子有兴趣,可派人与大公子联络。”

    粮食!

    是刘闯如今面临的最大难题。

    他而今只要听到有作物可以在苦寒之地生长,就会产生浓厚兴趣。

    高粱虽然适合辽西,但仅仅是高粱,还远远不够……其实,刘闯最希望得到的,是红薯种子。可惜在东汉时期,红薯仅限于美洲大陆所产,还没有传入亚洲。若不然的话,他怎样都要设法找到这种植物。想起红薯,刘闯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记得前世在和人聊天时,曾有人提到玉米的产地。好像是说,在东汉时期,在东南亚地区似乎就已经有玉米出现。

    后世这些产物,都曾在东北地区盛产……

    刘闯想到这里,便忍不住动了念头。

    他距离东南亚地区还远,但可以通过交州士燮来寻找。

    而且,早在汉代,就有罗马商人出现在交州地区,欧洲的卷心菜,印度的棉花……

    刘闯突然间兴奋起来,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笑意。

    若能够把棉花引进过来,那么辽西的苦寒,也就不足为虑。

    “令明,你可知道那种作物,叫什么名字?”

    庞德愣了一下,露出苦恼之sè,好半天才回答道:“我还真有些记不太清楚,此前我曾与大公子往参狼羌拜会,当时参狼羌首领便用这种食物招待我们,好像是叫什么稞粮,实在是记不得了。”

    “青稞粮?”

    “哦,没错,就是青稞粮!”

    刘闯深吸一口气,想了想扭头对王经道:“彦纬,记下这个名字,待返回临渝之后,记得提醒我这件事。”

    王经在马上,连忙欠身应下。

    就这样,众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不知不觉便来到孤竹城。

    郑仁、魏越,徐奕等人出城相迎。

    见到郑仁,刘闯格外热情,先是询问了郑玄等人的身体情况之后,便急不可待的让郑仁带路,领他去拜见郑玄。

    刘闯对郑玄的感情,没有任何虚假。

    也许在最初,他对郑玄存着利用的想法,可后来郑玄全心全意帮助刘闯,甚至为他奔走造势。其中并无太多功利之心,完全是抱着一种长辈爱护晚辈的想法。这也使得刘闯极为感动,渐渐的,对郑玄的感情也就发生变化。他重生之后,除了刘勇管亥之外,便再无亲人。

    郑玄,就好像父亲一样出现在刘闯身边。

    他没有刘勇那份勇武,更不能给与刘闯什么权势。

    但从头到尾,郑玄都在用他的方式保护着刘闯,甚至为了刘闯,弃家跟随刘闯,不远千里来到辽西这苦寒之地。仅这份情意,足以让刘闯视郑玄为父,对郑玄的感情,也就格外真挚。

    魏越等人,也都能理解刘闯的行为,跟随刘闯,一起来到郑府门前。

    孤竹城郑府,便是当初麋芳在孤竹城置办的产业,坐落于南山书院旁边……

    不过,南山书院目前尚未全部竣工,正处于紧急施工的状态中。

    刘闯已决意,要在孤竹城开设南山书院,并要把这座南山书院,建成为天底下最大的书院。

    为此,刘闯可是费了很大心思,让麋芳在孤竹城专门开辟了一块土地。

    未来这座书院,将秉持有教无类的宗旨,开设经史典籍,农学算术以及天文地理军事等学科,培育天下士子。只是,这个想法,目前尚只是一个概念,要想推行普及,还需要付出更多的财货jīng力和时间。编撰四库全书,是一个开始。待四库全书编撰完成,南山书院的名声完全打响,就是刘闯推行全部计划的开端。不过这个计划,刘闯还需要和郑玄再商议。

    其实,郑玄本人也推行有教无类的教育宗旨。

    此前他广收门徒,在不其山教学时,门下学子达数千人,便是这种思想的体现。

    刘闯相信,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郑玄之后,郑玄肯定会予以支持。但是,他要遇到的阻力也不会小了……那些世家望族,将家学视若传承。若知道刘闯推行有教无类的教育理念,恐怕会有不少人退出。没关系,等到四库全书编撰完成之后,他们就算要退出,也无大碍。

    郑玄家中,有客人。

    得知刘闯前来,郑玄也万分高兴,连忙让人把刘闯请进客厅。

    客厅里,有好几个人。

    管宁和黄承彦都在,此外还有一个青年,看上去大约在二十出头的模样,虽身着胡服,却头戴纶巾,形容俊朗,带着一股子英武气概。那青年自刘闯进来,便一直用好奇目光打量刘闯。

    “孟彦这次兵行险招,虽平安归来,但实在是太过冒险。”

    见到刘闯,郑玄便忍不住开口训斥。

    不过,他话语中责备之意,远不如关怀之意。

    “你也是运气好,恰逢天子制诏,让曹cāo有些忌惮。而且又有钟繇荀彧等人暗中相助,否则你就算是有十条命,也难以生还……你而今已不是无根之萍,可以随心所yù。你现在身为大汉皇叔,更系汉室气运。若你发生意外,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吗?怎恁大人,还如此莽撞?”

    刘闯垂手而立,默默聆听郑玄教诲。

    管宁一旁有些看不下去,忍不住开口道:“康成公,皇叔此次冒险,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说实话,若不是他这次前往许都,北海国恐怕根本就无法支持到袁绍接收……曹cāo,乃jiān雄也。他去年攻打徐州,便存了要算计皇叔的心思。皇叔也是为北海国五十万百姓,才去了许都。

    再者说,他在许都做得也不错,得天子召见,更护佑天子行祭天大典,祭拜太庙。

    许田打围,力搏二熊,为天子挣得颜面,又怎能说是莽撞?换一人,你看他能不能从许都逃出来!依我看,皇叔这次去许都,去得甚好。至少在某些方面,他获得了天子认可,也算是站稳脚跟。”

    管宁这个人,清高桀骜。

    若非刘闯一开始,便以造纸编书把他拉拢住,他未必会把刘闯放在眼中。

    如果说,之前他帮助刘闯,是因为郑玄的面子和刘陶的名声。那么这次随郑玄一起前来辽西,则是因为他对刘闯的好感。管宁的想法非常简单,他醉心于学问!能够推广学问的人,就是好人。

    刘闯在一旁,忍不住笑了。

    却见郑玄眼睛一瞪,吓得他脸上笑意顿时消失不见……

    “孟彦,我来为你引介一下。”

    由于管宁的开口,郑玄自然也不好继续训斥刘闯。

    毕竟,刘闯现在的身份不仅仅是他的子侄,更是大汉皇叔。而且,郑玄本就没有责怪刘闯的意思。他之所以训斥刘闯,也是因为刘闯太喜欢冒险,让他忍不住,想要教训刘闯几句。

    “此阎柔阎伯正!”

    郑玄一指身边青年,笑道:“想来你已经听过他的名字!此前,子方在孤竹城的时候,伯正也曾多次指点过他。这段时间,伯正正好在我这边听我讲解经文,听说你回来,他特意在此等候。”

    刘闯闻听,顿时一怔。

    抬头向阎柔看去,却见阎柔朝他微微一笑。

    刘闯立刻明白过来,恐怕这阎柔,已经猜到他会前来拜访。

    忍不住,也露出了笑容。

    刘闯朝阎柔一拱手,微微一礼道:“我昨rì方至临渝,便听得子方说,伯正对他颇有关照,而且见地非凡。今rì匆忙而来,一方面是要拜会世父,免得他老人家担心我;另一方面,也是想要见一见伯正,想要听一听伯正的见解。此后,我将立足辽东,更需伯正这等贤人相助。”

    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也就没必要再掖着藏着。

    刘闯开门见山,让阎柔一愣,旋即也笑起来……

    “孟彦,你倒是个急xìng子。”

    郑玄摇着头,忍不住笑道:“我知道你现在事务繁忙,也知道你目前压力很大。

    不过,不急于一时。在你和伯正说话之前,我还有一件事与你说。承彦前些时rì特来提亲,想要将女儿嫁给孔明。二娘子说,此时由你做主……你现在是孔明兄长,俗话说长兄为父,不知你意下如何?”(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