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09章 从此天高任鸟飞 二 2/2

第209章 从此天高任鸟飞 二 2/2

    三人在书房一直商议到很晚,才各自散去。

    杜畿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商议路线的时候,刘闯和诸葛亮全都是以陉山关为起始点。

    而事实上,想要脱身,第一个要面对的问题,就是怎样神不知鬼不觉从长社离开。

    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毕竟刘闯身在长社,却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甚至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刘闯走出长社城门,就会立刻被觉察到。那时候,刘闯势必要面临各方阻拦和伏击。从长社到陉山关约四十里,路程不算太远。但是,又该如何才能抵达?

    杜畿没有询问,因为他知道,刘闯绝不可能忽视这么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

    他既然没有就这个问题进行商议,也就说明他早已有了腹案。

    杜畿非常清楚,为属臣者,什么事情可以问,什么事情不可以问。相信刘皇叔已经做好了安排。

    既然如此,倒不如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是。

    第二天一早,杜畿便带着百余人出发,离开长社,前往洛阳。

    当杜畿才一出发,夏侯渊就立刻得到消息。

    去洛阳?

    夏侯渊倒也没有去怀疑,只派人往许都发了一份奏报,而后便不再过问。

    原因?

    非常简单,穰城张绣,又开始蠢蠢yù动!

    夏侯渊坐镇颍川,主要就是为防御张绣和刘表。此前曹洪屯兵叶县。可以极好的监视张绣。但如今曹cāo把曹洪召回,也使得张绣少了一个襟肘。所以夏侯渊不得不承担起更大责任。

    毕竟相比之下。刘闯是笼中鸟,不足为虑。

    哪怕他再厉害,手中无兵无将,不可能造成太大麻烦。可如果张绣出兵,势必会给颍川带来巨大威胁。

    加之刘闯还在长社,夏侯渊更不放在心上。

    ++++++++++++++++++++++++++++++++++++++++++++++++

    派出杜畿之后,刘闯并没有就此罢手。

    他让诸葛亮帮忙,从颍川招收奴婢和家臣。一副准备在颍川置办家业的模样。

    短短三天,刘闯收购近二百家丁奴仆,全都安置在前三进的院落中。而后三进宅院,确是以兵营格局而设立,飞熊铁卫便住在后宅,还担当着护卫的事务,甚至每rìcāo练。极为热闹。

    “公子,有消息了!”

    三月十二,刘闯终于收到了从北海国传来的消息。

    前来送信的人,刘闯也不陌生,正是麋竺亲随,同时也是刘闯幼年时玩伴的林癞子。大名林海。

    只是,当林海站在刘闯面前的时候,露出些许拘谨。

    他恭声道:“皇叔,大老爷命我传信,自上月中。着手安排撤离高密,已经完成大半。月初之时。袁家大公子派兵秘密进驻剧县,并接手淳于和朱虚等地。最迟月末,就会全部撤离北海国,四月中将结束迁移,到时候会将南山书院一起搬走,二老爷在孤竹城也做好准备。”

    也就是说,袁绍答应了?

    不等刘闯开口,诸葛亮便问道:“步先生可有书信?”

    话音未落,林海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给刘闯。

    刘闯接过书信,却看到上面是一连串阿拉伯数字,脸上顿时露出满意笑容。

    这阿拉伯数字,是刘闯教给步骘。

    并且通过这样的数字,步骘和陈矫依照刘闯的吩咐,编造出一套完整的密码。而整部密码,以《论语》为主,而且是以最新编撰而成的《十三经注疏》为蓝本,形成一个完整体系。

    刘闯一直担心,走漏消息。

    所以从去年十三经注疏开始编撰的时候,便责成步骘和陈矫创造出一套密码体系。

    这套密码,除了刘闯步骘和陈矫之外,只有诸葛亮知道。

    如果书信在中途被截获,相信也不会被人看出端倪。对此,刘闯很有信心,对步骘的成果,也非常满意。

    把书信递给诸葛亮,诸葛亮看了一眼,立刻转身离去。

    “林海,此次迁徙,共有多少人前往辽西?”

    林海连忙道:“回皇叔的话,这次共迁徙三万流民前往孤竹城。同时薛州老将军已下令拆毁下密船坞,并且把主要的工匠全部送去辽西,共有三千余人。不过大老爷让我转告皇叔,之前皇叔想移民十万,难度着实很大。且不说十万流民安置,单只是这么大规模迁徙,难保大将军会不做提防。三万流民以目前情况来看,最为合适。若再多了,恐怕会有很大压力。”

    只能迁徙三万吗?

    刘闯闻听,眉头一蹙。

    三万和十万,区别可是不小。

    刘闯原本想着迁徙十万人到辽西,可以迅速站稳脚跟。

    可现在看来,他有些想当然了……麋竺这样说,肯定是和陈群陈宫步骘等人有过商议,并且经过缜密考虑。这也就说明,事情并不似他原先考虑的那么简单。不然的话,也不会如此谨慎。

    “老林,你先去休息,待我考虑之后,再与你答复。”

    “喏!”

    林海风尘仆仆,也着实有些疲劳。

    早有夏侯兰在一旁,领着他下去歇息,刘闯则径自前往书房,拉开门就看到诸葛亮怒气冲冲,正要往外走。

    “兄长,这袁本初欺人太甚。”

    “哦?”

    诸葛亮把翻译过来的书信递给刘闯,刘闯接过来扫了一眼之后,也顿时面沉似水。

    步骘在书信中告之,袁绍同意刘闯的意见。不过只能以辽西一地来换取北海国和东莱郡两地。

    可问题是,北海东莱。在经过这两年发展之后,人口已逾五十万。

    而辽西郡治下不过五县,领人口十万人,甚至比不上高密一县的人口。此外,袁绍拜刘闯为辽东太守,可辽东确是公孙度的地盘,公孙度自董卓时期,因为和董卓大将徐荣交好。便一直拜为辽东太守。也就是说,刘闯领了这辽东太守之职,便等于和公孙度成为敌人……

    人还没有去,便先有了一个对手。

    此外,袁绍又让他的次子袁熙为幽州刺史,而后又任命中山国人甄邈为辽西太守。

    甄邈是袁熙妻子甄宓的叔父,而甄家更是冀州望族。

    总之。刘闯人还没有到辽西,袁绍就已经为他设置了重重障碍,更看得出来,袁绍对刘闯有些忌惮。

    想当年,刘陶曾救过袁绍。

    但现在是争江山,袁绍又怎可能会念及旧情?

    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来。袁绍外宽内忌的个xìng……只是,刘闯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他即便是想要拒绝,也不太可能。因为拒绝了袁绍的安排,袁绍势必会和他反目。对他更加不利。

    “孔明,你怎么看?”

    这时候。诸葛亮已经冷静下来,俊美脸上,闪过一抹森然冷意。

    “兄长也不必太过担心,想当初咱们刚到东武的时候,情况比这个可要复杂多了。

    可兄长依旧能站稳脚跟,夺取北海国……今兄长声名鹊起,更是大汉皇叔。麾下兵强马壮,袁绍虽有心压制兄长,恐怕得不偿失。辽东公孙度,不足为虑。兄长所虑者,惟袁绍态度。”

    “哦?”

    “兄长和袁绍之间,也难善了。

    就如兄长此前推测袁曹必有一战一样,兄长去了辽西之后,恐怕和袁氏也难免会有冲突。既然兄长笃定曹cāo会胜,当早作打算。若曹cāo获胜,袁绍必无力顾及兄长,兄长方能趁势而起。”

    “你的意思是……”

    “联曹,抗袁!”

    诸葛亮思忖许久,一字一顿吐出四个字。

    刘闯听罢,眼睛不由得一眯。

    联曹抗袁?

    从目前来看,曹cāo的确是不占优势。

    可刘闯却知道,曹cāo肯定会胜过袁绍,这个时候和他联手,倒是一个绝佳选择。

    只是该如何联曹抗袁?还需要有一个妥善之策。

    “孔明,这联曹抗袁之事,就由你筹谋。

    今天是三月十二,六天后咱们就离开长社,北上辽西。”

    听到刘闯把如此艰巨的任务交给自己,诸葛亮顿时笑逐颜开。

    “兄长,联曹抗袁之事,亮心中已有计划。只是这个计划,还需兄长同意,因为……”他走到刘闯身边,在刘闯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之后,刘闯眼睛,不由得一亮,脸上旋即流露出笑意。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既然如此,就依孔明之计!”

    +++++++++++++++++++++++++++++++++++++++++

    建安四年三月十八,曹cāo渡过大河,围攻怀县。

    而曹洪徐晃则攻破武德,兵临shè犬。薛洪见情况不妙,忙弃怀县而东走。他派人联络了眭固,命眭固从shè犬突围之后,两人在修武合兵一处。薛洪还派人前往邺城,向袁绍恳求援兵。

    曹cāo夺取怀县后,命曹洪屯驻怀县,而后以徐晃为先锋,围攻修武。

    河内之战,就如同所有人之前所预料的那样,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便渐渐进入尾声。

    刘闯也在这一天,在刘府大摆酒宴,宴请长社缙绅豪强。

    酒席宴上,刘闯再次强调了他颍川人的身份,令众人莫不为之感慨。

    他们在感慨刘闯的艰难!

    想当初,刘氏蒙难,刘闯在家臣的保护下逃出生天,于市井中混迹十载,而后突然崛起,成为一方诸侯。这其中有太多的戏剧xìng,使得人们对刘闯赞不绝口,甚至成为本地代表人物。

    这次刘闯在颍川定居,也让大家称赞不已。

    所为若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刘闯现在闯出名声。重返家乡,更显示出他不忘故土的xìng情。

    这一顿酒宴。刘闯酩酊大醉。

    而与会之人,也有不少醉倒在酒席宴上。

    离刘府近的人,被家臣搀扶着回家。而那些住的比较远的缙绅,则被刘闯安置在中阁厢房里,免得发生意外。

    待酒宴结束,已近子时。

    诸葛亮庞德和夏侯兰指挥家仆奴婢打扫干净之后,便过了丑时。

    “兄长,兄长醒来!”

    诸葛亮轻轻叩响窗格。便听屋中传来一个声音道:“孔明,可都准备妥当?”

    “兄长放心,都已妥当,可随时行动。”

    房门嘎吱一声拉开,刘闯一身白sè大袍,一手拎着盔甲包,腰间挎着巨阙剑。迈步从屋中走出。

    此刻,他脸上全无醉意,更没有酒席宴上,那放浪形骸的模样。

    诸葛亮也穿着整齐,见刘闯出来后,连忙躬身道:“兄长。令明和衡若已带领大家在后院集结,现在离开,正是时候。”

    “如此,我们出发。”

    刘闯大步流星,来到后花园中。

    庞德夏侯兰率一百多飞熊铁卫。早已等候多时。

    在诸葛亮的指挥下,十几个彪形大汉。把花园中一块足有千余斤重的巨石挪开,露出一个黑洞洞的地道口。

    这个地道,也是诸葛亮在修建刘府时,派人秘密挖掘出来。

    地道只能容一人一马通行,刘闯牵着象龙马,二话不说便沿着地道走进去。他手持火把,在狭窄而幽长地道中行进,足足走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才来到地道的尽头。这尽头处,有一块石板,大约有几百斤的分量。刘闯二话不说,用力将石板推倒,顿时露出一个出口。

    一股凉风扑面而来,令刘闯顿感一阵神清气爽。

    他牵着象龙马走出地道,向四周查看,已经身在长社县城外。

    诸葛亮的这个地道出口,位于长社城北,靠近颖水,周围是一片茂密丛林。

    站在林中举目眺望,可以清楚看到长社城头上闪烁的灯火。刘闯松了口气,拍了拍身边的象龙马,而后等候其他人纷纷从地道里走出来。共三百二十余匹战马,还有一百零八名飞熊铁卫。

    若再算上庞德刘闯诸葛亮和夏侯兰四人,整整一百一十二人。

    除了象龙,所有马匹口衔枚,四蹄裹着干草。

    看看天sè,已经差不多了。

    诸葛亮上前道:“从这里向北,三十八里便是陉山关。

    陉山关每天会在寅时大开城关,关卡上有一部兵马,共四百人。

    我已派人买通了今天晌午值守的军侯,只要咱们抵达,就可以迅速通过,而后可以在卯时抵达密县。”

    刘闯问道:“家里可有安排?”

    “兄长放心,我之前已叮嘱家中奴仆,巳时之前,不得打搅我等休息。

    估计他们发现时,已过了午时。若一切能顺利,那个时候咱们应该已经抵达汜水河畔。呵呵,等到他们做出反应的时候,说不定咱们已杀出成皋,渡过大河。只要渡过大河,便大功告成。”

    刘闯伸出手,用力揉了一下诸葛亮的脑袋。

    “孔明做事我放心,咱们出发!”

    说罢,刘闯牵马而行,诸葛亮和夏侯兰随后,庞德走在最后面。

    一行人走出树林之后,便纷纷上马,扬鞭而去。

    马蹄声隐隐约约,传到了长社城头上,在长社城上值守的巡兵,举目向远处张望,却见黑漆漆,不见人影。

    想来是幻觉?

    那巡兵想了想,复又坐下来,靠着女墙,蜷成了一团……

    +++++++++++++++++++++++++++++++++++++++++++++++++

    陉山,又叫刑山,属伏牛山系嵩山余脉。

    以山脊为界,北属新郑,南属长葛。山体自西北东南走向,长不过五里,确是许都北面,第一道屏障,战略地位极为重要。

    天,方寅时。

    陉山关内外,一片寂静。

    吴班伸了个懒腰,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带着人来到关门前,把关口打开。

    吴班。表字元雄,陈留郡人氏。

    其父吴匡,原本是大将军何进属官,乃当时豪侠。

    后何进被杀,吴匡便返回陈留老家……时吴资拜为济yīn太守,身为族人的吴匡便带着吴班,跟随吴资前往济yīn。再后来,吴匡病故。吴资则被收了兵权,吴班就留在军中,驻守陉山关。

    月前,吴资偷偷派人与吴班联络。

    不久之后,诸葛亮便让夏侯兰前来贿赂吴班。

    本来得了吴资叮嘱的吴班,便有心协助刘闯。夏侯兰过来贿赂,吴班顺势而为。和刘闯取得联系。

    依照早就约定好的时间,吴班早早命人打开关门。

    寅时方过,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守卫关卡的军卒,连忙点起火把,一副紧张之sè。

    吴班则笑道:“一个个紧张什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怎可能会有敌军来袭?

    听这声音。至少有几百匹战马……大家别紧张,估计是自己人。天晓得是不是有什么紧急军务,快点把哨卡挪开,若是耽搁了事情,到时候倒霉的还是咱们。”

    也难怪。陉山关属于内地,甚少兵事。

    听吴班这么一说。大家也都松了口气,不再显得那么紧张。

    而这时候,一队兵马也抵达关卡外,为首一员大将,胯下马,背负弓,腰胯剑,威风凛凛,气派非凡。

    在他身后有两匹空马,还挂着两件兵器。

    只是光线不好,也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兵器……

    吴班大步上前,看清楚来人后,心中顿时了然,高声喊喝道:“来者什么人?”

    “我乃颍川仓曹夏侯恩,奉夏侯太守之命,要立刻赶往荥阳。这些马匹,乃夏侯太守为司空所备战马,速速让开道路,若耽搁军情,便格杀勿论。”

    吴班闻听连忙示意兵卒让开道路,而后快步上前,来到那大汉马前。

    “既然是太守之命,可有兵符?”

    刘闯一怔,刚想要开口,却感觉吴班把一个冰凉的物品塞进他手中。

    “皇叔休要慌乱,家叔乃偏将军吴资吴子兰。我奉家叔之命,助皇叔一臂之力,这是家叔送来的半块虎符,凭此虎符,皇叔可以顺利通过密县。此外,家叔命我,跟随皇叔同行……”

    吴资,吴子兰?

    刘闯眼睛不由得一眯,立刻想起来这吴资的来历。

    那也是衣带诏上的人物,只是在刘闯的印象里,他和吴子兰似乎并没有任何交集。

    不过,既然是吴资派来的人,想必不会有什么问题。

    刘闯举起手,露出手中青铜虎符,而后沉声喝道:“你叫什么名字?”

    吴班装模作样,连忙惶恐道:“末将吴班,字元雄。”

    “吴班,而今荥阳军情紧急,我这里尚缺少人手,便征辟你为军中司马,随我一同前往荥阳。”

    “啊?“

    吴班闻听,顿时露出为难之sè。

    不过,他那为难之sè却是装出来,再犹豫了一下之后,惶恐领命,便牵过一匹战马来,翻身上马,跟随刘闯一行人冲出陉山关,直奔密县方向而去。

    陉山关口,一干军卒感到有些发懵。

    “军侯被征辟了?”

    “那咱们怎么办?”

    “废话,军侯被征辟了,与咱们何干?

    好好守在这里,在派人通知司马,该怎样,还是怎样。”

    他们并没有看清楚,刘闯手中那块兵符到底是什么兵符,反正在他们看来,身为曲将的军侯吴班见多识广。既然他跟着刘闯一同走,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相信,就算是军司马知道了这件事,也不会责怪他们。

    吴军侯运气好,得了仓曹青睐。

    可咱们还是老老实实,继续守在这里,免得再有差池。

    +++++++++++++++++++++++++++++++++++++++++++++++++++++++

    出陉山关后,刘闯不敢耽搁时间。

    众人在关外换了马匹,连带着吴班也换上了一匹配有马鞍双镫的战马。

    吴班骑在马上,心中啧啧称奇。

    只是,这功夫谁都没时间闲聊,大家扬鞭催马,继续赶路。

    从陉山关道密县,约三十余里,唯一的关隘,便是设在洧水上游的渡口。由于曹cāo对河内开战,洧水渡口,戒备森严。刘闯一行人抵达洧水渡口之后,又换了一个身份,假称自许都而来。

    而他手中的兵符,也是从司空府所出,故而洧水渡口守将,也没为难刘闯等人,便放行通过。

    原本还在担心,该如何渡过密县。

    却没想到,早已有人为他解决了麻烦。

    刘闯等人在渡过了洧水之后,总算是松了口气。

    众人上马,又是一阵狂奔,直到天光大亮时,刘闯这才让停下来,众人便在一旁的树林中休息。

    “元雄,令叔吴将军后面可还有安排?”

    吴班摇摇头,“家叔如今情况,已不比当初。

    这次着我助皇叔从密县脱身,已尽了全力。再往前,就是旋门关和成皋。

    此两地归属河南尹,莫说是家叔,恐怕就算是夏侯渊过来,也未必能够顺利通过。该如何过关,却要皇叔决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m.qidian.阅读。)

    ps:六千字大章,拜求保底月票!!!,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