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203章 再遇刺杀

第203章 再遇刺杀

    二月二,龙抬头。

    chūn回大地,万物复苏,蛰伏在泥土和洞穴中的昆虫蛇兽,纷纷从冬眠中醒来。

    伴随着chūn雷阵阵,一场chūn雨后,便迎来了农耕时节。

    今年的chūn耕,极为重要。

    曹cāo下令,在汝南地区推广高粱种植。虽然它口感并不是很好,但对于老百姓而言,确实能够裹腹之物。徐州一场大战,也使得曹cāo的粮食消耗极大。如果高粱能够丰收,那么曹cāo便会在来年大规模推广。

    与此同时,远在河北邺城的大将军府中,一场激烈的争论,也已经落下帷幕。

    “若不得北海东莱,便难以掌控青州。

    以前,刘皇叔坐镇北海国,可抵御cāo贼兵马。如今刘皇叔身陷许都,北海国人心惶惶,也需一强有力之人坐镇方可稳定局面。既然刘皇叔愿意用北海和东莱两郡交换,说明他不甘为cāo贼阶下之囚。大将军便答应了刘皇叔之情,着其暂居辽西……呵呵,与大将军有莫大好处。”

    辛评神sè淡定,一副风轻云淡之sè。

    袁绍眉头紧蹙,“仲治所言之好处,又是什么?”

    “莫非主公便不垂涎刘皇叔之jīng兵悍将吗?”

    袁绍一怔,眼中顿时闪过一抹贪婪之sè,仿佛自言自语道:“刘皇叔部曲,可堪锐士,但又如何得到?”

    “刘皇叔部曲,有太史慈许褚黄忠等人,对刘皇叔忠心耿耿。

    有这些人在,想要拉拢其他人。便非常困难。可如果主公能够答应了要求。令这些人屯驻辽西。便等于放在自己家中。刘皇叔一rì不能从许都脱身,主公便可以施以恩义,拉拢他们。若久了,便是铁石心肠也会意动,更何况这些人群龙无首,难免会听从主公的招揽。”

    “可如果刘皇叔从许都脱身……”

    辛评笑道:“且不说cāo贼对刘皇叔忌惮,必然会严加看管。

    就算是刘皇叔能够脱身,到时候他们身处主公治下。又能做得什么事情?实在不行,主公可效仿当rìcāo贼对付刘皇叔的手段。拜刘皇叔为辽东太守,屯驻于辽西。再委派得力之人为辽西太守,必然能够对刘皇叔予以牵制。如此一来,不但可以使主公得仁义之名,也能够压制住刘皇叔的势力扩张。而辽东公孙氏,又岂能甘心把辽东交出来?主公可一举三得。”

    得仁义之名,牵制公孙氏力量,打压刘闯势力……

    袁绍把目光投向沮授,却见沮授沉思不语。

    说实话。沮授也觉得,刘闯若是从北海国迁至辽西。也难有成就。

    辽西,苦寒之地!

    北有乌丸,东有公孙氏,再加上袁氏合围,他刘闯到了辽西,便等于是陷入重围,焉得发展。

    那是一块死地,人口不多,物产也不算丰富。

    沮授实在是想不出来,刘闯到了辽西之后,能讨得什么便宜。

    可心里面,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但若为这虚无的猜疑,便把刘闯那些jīng兵悍将推到了曹cāo身边,那曹cāo定然如虎添翼。

    “仲治,那头虓虎,而今如何?”

    辛评连忙道:“吕布如今,已成了废人。

    据说他整rì饮酒,闷闷不乐……而其部曲,多心向刘皇叔。就连他身边几员大将,似乎也倾向于刘闯。我观虓虎,再难有复起。一头没有了牙齿的虓虎,又怎可能与主公造成威胁?”

    想想,似乎是这么一个道理。

    沮授向袁绍看去,轻轻点头……

    袁绍旋即道:“既然如此,仲治便去与那陈长文回复,就说我同意他们前往辽西。

    不过,北海国辎重粮草,不得带走。

    还有,从即rì起,令显思进驻北海国,先屯兵于剧县。告诉那陈长文,四月前需让出北海,五月前,我要彻底占居北海和东莱郡。嗯,不过这辽西太守的人选,还要好生斟酌,选合适之人,前往辽西就任。

    这样,公与先派人前往乌丸,告知汗卢维,要他屯兵卢龙塞,别问为什么,只屯兵即可。”

    汗卢维,乌丸十六部大人。

    袁绍与汗卢维关系素来亲密,若是有汗卢维屯兵卢龙塞外,便可以对辽西形成有力的牵制。

    虽然刘闯兵马尚未到达卢龙塞,袁绍也不愿意,让刘闯顺利占领辽西。

    总之,刘闯面临的困境越多,对袁绍就越有利。

    他暂时尚无多余的力量来对付刘闯,但他却可以给刘闯制造出足够多的麻烦,让他难以立足。

    辛评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而沮授则露出一抹笑意,轻轻点头道:“主公放心,授这就去安排。”

    从大将军府出来,辛评心里面乱糟糟,说不清楚是个什么滋味。

    他登上停在门外的马车,看着端坐在车中的陈群,叹了口气道:“长文,大将军已经同意,让辽西换北海和东莱两郡,并答应拜刘皇叔为辽西太守。”

    “哦?”

    “不过大将军言,四月前必须让出北海国,五月之前他要进驻北海和东莱郡。”

    陈群道:“如此说来,大将军对我等,颇有忌惮之心啊。”

    辛评苦笑道:“刘皇叔身陷许都,必有人会对北海国生出窥视之意。

    大将军而今平靖北方,粮草充足,兵马强盛,正有南下之意。所以这北海和东莱,必须要掌控手中,长文这次来的正是时候,若换做其他时候,大将军未必会同意把辽西拱手相让。”

    这一点,陈群倒是赞同。

    非常时期,非常决定……刘闯在这个时候让他出使冀州,时机掌握的恰到好处。刘闯的底线。是至少要有一郡栖身。陈群开出两郡换两郡的条件。也知道袁绍根本不可能同意这样的条件。只是。终究要搏一下才是。从目前来看,至少已经达到了刘闯的条件,让陈群松了口气。

    “仲治先生,恐怕大将军还有其他的要求吧。

    比如我家公子,当除何职务?”

    “这个……”

    辛评露出尴尬之sè,犹豫片刻后轻声道:“大将军yù除刘皇叔辽东太守。”

    “辽东太守?”

    “长文,你莫急。

    我知道这样做有些不太好,但大将军也是无奈之举。其实大将军是赞同除刘皇叔辽西太守之职。可沮授沮公与却不赞成。你也知道,沮授乃老臣,在大将军帐下颇有地位,非我可以改变。”

    这袁绍,果然是没前途!

    陈群想起来刘闯曾对他说过,袁绍内部矛盾重重,派系林立,彼此间相互牵制,又怎能成大事?

    辛评也是颍川人,和陈群是同乡。

    但他毕竟在袁绍帐下效力。忠于袁绍。

    辛评不可能把责任推给袁绍,但是他对沮授田丰一向不太感冒。所以便把责任丢给了沮授。

    但,这对陈群而言,并无太大影响。

    陈群的老爹陈纪,在一月初,已携带大量典籍,秘密出海前往辽西孤竹城。

    同行的尚有荆州名士黄彣,以及造纸者左伯。所以说,此次大迁徙,已经秘密开始,在时间上,并无太大问题。唯一的麻烦,就是这辽东太守。袁绍换辽西郡与刘闯,却除刘闯为辽东太守,便注定了刘闯一旦抵达辽西,就要和辽东成为对手。而辽东公孙氏,也是百年望族。那可是辽东实实在在的土皇帝,刘闯还没有去,就得罪了公孙氏,rì子可不太好过。

    这更说明,袁绍其实并不是心甘情愿让出辽西郡。

    陈群心里有些担忧,不过表面上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丝毫没有显露出紧张或者不满之sè。

    “仲治先生辛苦了,既然如此,待我拿到大将军手令后,便立刻返回北海,准备迁徙之事。而今已二月,很快就要三月……还请仲治先生帮忙向大将军催促,以便我早rì返回北海。”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辛评有些赧然,对于陈群这个请求,倒也没有任何推脱。

    马车在驿站外停下来,陈群下了车,面带微笑,目送辛评离去,可转过身,却是一脸yīn霾……

    +++++++++++++++++++++++++++++++++++++++++++++++++++++++++++

    时间,过的很快。

    眨眼间便到了二月二,龙抬头的rì子。

    chūn回大地,万物复苏……曹cāo把刘闯关押了六天,而后便把刘闯放出来。

    没办法,钟繇三天两头上门求情,让曹cāo感到颇为头疼。而他宠爱的二女儿曹宪,也跑来哭嚷着要他放出刘闯。再关押下去,恐怕会越来越麻烦。加之chūn耕开始,曹cāo决定以棗祗为典农中郎将,总督汝南更换农作物的事宜。接下来,他必须要把所有jīng力,投注在上面。

    刘闯虽然喜欢惹事,但终究折腾不起什么风浪。

    所以在三思后,曹cāo下令,把刘闯放出来,同时又派人严厉jǐng告刘闯,莫要在许都再闹事。

    刘闯听完满宠的传话,并不是太在意。

    他微微一笑,便迈步走出大牢。

    大牢外,太史享带着二十多名飞熊骑铁卫,已恭候多时。

    “恭迎公子洗脱牢狱之灾。”

    早有人在牢门外,摆了一个火盆。

    刘闯迈过火盆之后,卓膺牵着象龙马来到刘闯跟前。

    “好了,都别在这里杵着了,咱们回家去。”

    刘闯倒也没有客气,翻身上马,招手示意铁卫上马跟随。

    他把太史享叫到了身边,轻声问道:“元复,家中这两rì的情况,可还正常?”

    “公子放心,子升大哥得到消息后,立刻加强了对府中的保护。加之曹司空也派人前来,故而家中一切正常,倒也没什么麻烦。卫氏这几rì,也非常安静,听人说是受了司空斥责。”

    刘闯点点头,催马缓缓而行。

    看样子,曹cāo并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亦或者说,他的jīng力并不在这上面,所以才这样安排。

    “长社那边,可有消息?”

    “杜伯侯派人前来,通报说已经建好坟茔,只等公子前去。

    衡若大哥也派人过来,说是露了马脚。老夫人希望能够与公子见上一回,后来得知消息后,便没有了后话。不过衡若大哥说,老夫人倒是通情达理,似乎颇有学识,他也非常敬重。”

    刘闯听罢,只笑了笑,并没有赘言。

    徐庶的母亲已经觉察到他的存在了吗?

    看情况,这位老人家对自己的印象,似乎颇为不错,这倒是一个极好的开端。

    刘闯感到非常满意,如果老夫人能够帮助他说两句好话,那么徐庶来投也就能有七八分把握。

    “孔明那边,可有消息?”

    “孔明哥哥那里倒是没什么动静,也没有派人回来。”

    刘闯先一怔,旋即便反应过来。没有消息,就是一切顺利……否则以诸葛亮那谨慎的xìng子,如果出现什么麻烦,肯定会派人来通知刘闯。只不过,刘闯到现在还不太清楚,诸葛亮究竟是想了什么主意,助他从许都脱身?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两个人逃走,而是几百人离开。

    但出于对诸葛亮的信任,刘闯没有去过问。

    一行人沿着长街而行,很快就到了北许里坊市外。

    这时候,从坊市中行出一队车马,在到达长街zhōng yāng的时候,突然一辆马车的车轴折断,倒在路上。

    刘闯命人停下来,和太史享说话。

    就在这时,忽听那车马队伍中传来一声爆吼:“休走了闯贼。”

    车队的护卫猛然拔出兵器,呼啦啦朝着刘闯便冲过来。

    看那杀气腾腾的模样,就知道这些人早就准备妥当,只等刘闯到来。太史享勃然大怒,下马擎枪,便迎向那些护卫。而刘闯身后的铁卫,也都蜂拥而上,把那些个护卫拦住。刘闯依旧端坐在马背上,一手擎巨阙剑,一手挽着缰绳,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些面目狰狞,如凶神恶煞般的刺客。

    他根本不紧张,因为看得出来,这些个刺客,根本不是太史享的对手。

    太史享自从被太史慈接回身边,得太史慈和许褚悉心教导,刘闯还传授他龙蛇九变的前三变,枪法纯熟,杀法骁勇。一杆大枪虎虎生风,幻化出重重枪影,那些刺客根本不是对手。

    如此手段,也想要行刺杀之事?

    刘闯心中突然腾起一丝jǐng兆,反手拔出巨阙剑。

    就在巨阙剑出鞘的刹那,从一旁民舍的屋顶上,窜出一个黑影,凌空扑击,森寒剑气扑面袭来。(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