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90章 朝天子(三)

第190章 朝天子(三)

    建安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汉帝召见刘闯于承光殿。

    刘闯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献帝。他和诸葛亮同龄,生的极为俊俏。只是,献帝虽只有十八岁,可看上去却有一种极其沧桑的感觉。也难怪,这个十八岁的皇帝,从小到大,可谓是经历了太多事情,以至于给人一种苍老感受,全无少年应有的那种活力。

    回想起来,汉帝这一生也够凄凉。

    他生母王贵人,生下他之后,便离奇死去。

    在后世,很多人认为她死于当时何皇后之手。所以,汉帝从小被董太后收养,小小年纪便被卷入立嫡之争。可惜,少帝刘辩有当时的大将军何进支持,汉帝自然不可能与少帝相争。

    没想到,十常侍之乱,董卓入京。

    汉帝在董卓的扶持下,竟一下子变成了皇帝,又跟随董卓迁都长安。 . .

    董卓死后,李郭相争……汉帝又一次变成傀儡,为李郭所cāo控。李郭反目之后,汉帝东出函谷关。原以为从此风平浪静,到头来又被曹cāo奉天子以令诸侯,从洛阳迁都到许都,依旧被当做一个傀儡。

    思及起来,汉帝这一世实在可怜,一直是作为傀儡,被人cāo纵。

    他的笑容中,透着一丝虚伪之sè。

    虽然掩饰的极好,可刘闯依旧能够感受到,那笑容里的凉薄

    是的,凉薄!

    汉帝刘协长的极好,眉清目秀。仪表不凡。然则他的眼睛略显细长。宛若蛇目。冷酷而无情,他的嘴唇很薄,更是一种刻薄的表象。事实上,他也的确是一个凉薄之人。王允为他鞠躬尽瘁,到头来李郭兵临城下,汉帝毫不犹豫便把王允推出去,来平息李傕郭汜的怒火。

    刘协拉着刘闯的手,看上去非常热情。

    他左一个皇叔。右一个灌亭侯的叫着,却没有让刘闯心中生出半分感动。

    而且,刘协召见刘闯时,曹cāo也在一旁。

    所以两人并没有太多亲密的交谈,汉帝只询问了刘闯一番过往之后,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皇叔此次前来许都,可有什么打算?”

    “回禀陛下,臣此次还许,主要是希望能够前往颍川,重建祖业。

    还有。我想将父亲坟茔从洛阳迁来颍川安葬,也算是落叶归根。却不知陛下可否准许臣行事。”

    曹cāo闻听。眼珠子一转,不等汉帝开口道:“为中陵侯迁坟一事,事关重大。

    灌亭侯一片孝心,臣亦极为感动。只是灌亭侯后rì还要随陛下在毓秀台行祭天大典,这个时候恐怕也不好离开。不如这样,中陵侯当年于臣亦有恩义,不如由臣派人前去,将中陵侯坟茔迁回长社。到时候,只需灌亭侯往长社一行即可,也不需舟车劳顿,还会耽搁大事。”

    开玩笑,好不容易把你抓来许都,你若跑去洛阳,趁机溜走,岂不是麻烦?

    虽说洛阳如今也在曹cāo手中控制,但若说力度,远不如许都这么周全。所以,曹cāo是断不会允许刘闯离开许都。他必须要把刘闯牢牢控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免得这家伙做出什么出轨的事情。

    汉帝听闻,眼睛一亮。

    但是等曹cāo说完,脸上旋即闪过一抹无奈之sè。

    “是啊,皇叔还需留下来,三rì后随朕行祭天大典,而后前往太庙祭祀,怎可以这时候离开。

    不过,为中陵侯迁坟一事,也极为重要。

    就拜托司空多多费心,尽快兴办此事,莫要让灌亭侯等得太久。”

    曹cāo连忙躬身领命,而后又看了刘闯一眼,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笑容。

    刘闯则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向曹cāo一拱手道:“如此,那就要拜托司空,为此事多多费心。”

    看他那模样,好像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也使得曹cāo心里恼怒异常,但脸上还是带着一抹微笑,“此我应做之事。”

    汉帝和刘闯的会面,时间很短,前前后后加起来,恐怕也不足三十分钟,更不要说谈什么实质xìng的问题。由于曹cāo在旁边,两人更无法深谈,所以匆匆结束了汉话,刘闯告辞离去。

    从皇城中走出来,夏侯兰立刻迎上前。

    刘闯上马,带着夏侯兰等人从午门离开之后,直奔午门大街而去。

    不过,才走上大街,忽听身后有人叫道:“敢问前面可是刘皇叔?”

    刘闯勒马回身,就见一辆马车行来。

    车帘一挑,从里面露出一种俊朗面容,“下官中散大夫伏完,前次在许都城外曾见过刘皇叔,可惜公务繁忙,一直不得机会与刘皇叔盘桓。今rì偶遇,不如由下官做东,请皇叔吃酒?”

    伏完?

    刘闯一怔,连忙下马,拱手问安。

    “对了,文举而今可好?”

    “国丈说的可是孔融先生?下官年初时在高密曾与他见过一次,但之后,孔先生就去了南山书院,我很少有机会与他相见。此次离开高密时,孔先生还派人前来相送,身体颇为壮实。”

    伏完微微一笑,连连点头。

    他邀请刘闯上车同行,刘闯倒是没有拒绝,便把缰绳丢给夏侯兰,登上伏完马车。

    马车车厢的空间很大,里面有一张书案,还摆放着一座半米高的青铜鼎,里面点着香,令人顿感神清气爽。

    “皇叔,我今拦你,是有一事相求。”

    “哦?”

    “我听说,皇叔和豫州牧刘备有些误会……不过,不管怎样,那刘备也是中山靖王之后,乃汉室宗亲。今汉室衰颓,朝纲不振。陛下也希望诸宗室能够鼎力合作。共兴汉室。不知皇叔以为如何?”

    刘闯顿时沉默了!

    难道说,汉帝要认刘备做皇叔吗?

    别小看这‘皇叔’的名头,以前刘闯对此并不是很看重,但自从他得到了皇叔的称号以后,便立刻明白了,在这个时代,皇叔所代表的意义。皇叔,就代表着正统。代表着汉室……虽然没有什么权势,但确有极大的号召力。对于那些仍旧尊汉室为正统的人而言,皇叔这个名号,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也正是这个名头,才使得刘闯能够很快在北海,站稳脚跟。

    “陛下,要纳刘备归宗吗?”

    伏完看着刘闯,正sè道:“皇叔,不管怎样,刘玄德乃中山靖王之后。终归是宗室子弟。

    若皇叔能够抛弃以往恩怨,与他合作。何愁汉室不兴?当然了,我也知道那刘备得罪过皇叔,所以我也会派人与他说明,不得再与皇叔作对。不管怎样,在宗人府终归还是以皇叔为大。”

    原来,只是让刘备归宗!

    刘闯心中,顿时醒悟过来。

    他倒是能够理解汉帝如今的难处,汉室衰颓,宗室不振,只能尽可能从外面,招揽宗室子弟来撑门面。很显然,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汉帝对刘闯的重视,远在刘备之上,否则也不会让伏完来试探刘闯的口风。同时伏完也说清楚了,刘备的地位,绝不会被刘闯的更高。

    也就是说,刘备只能归宗,而无法得皇叔之名?

    “那今年祭天大典,太庙祭祖,刘玄德可要参加?”

    伏完微微一笑,轻声道:“皇叔放心,此次祭天大典,没有刘备的事情。

    陛下之所以把他纳入宗室,说穿了还是想为皇叔分担一些压力,否则的话,难免成众矢之的。”

    看样子,刘备回归宗室,很难改变。

    其实早就该想到,他刘备又岂是等闲之辈,焉能看不出‘宗室’光环的效应?

    不过,这计策想来也不是刘备想出来,应该是有人为他出谋划策。

    刘闯眉头一蹙,便立刻想清楚:刘备这么快便与伏完这些个保皇派搭上关系,恐怕少不得陈登在一旁为他出力。

    历史上,陈登一直都没有离开徐州。

    可是现在,由于吕布断了陈氏在徐州的根基,以至于陈珪陈登父子,不得已跟随曹cāo来到许都。

    刘闯本来挺得意,但如今想来,只怕是给刘备增添了羽翼。

    要知道,陈氏父子和刘备一直都很亲近,失去了根基的牵制,那岂不是给了刘备招揽陈登的机会?

    嗯,若刘备得陈登之助,恐怕会如虎添翼。

    刘闯突然间感到莫名心悸,他此前把诸葛亮从刘备手中夺走,本以为能够断去刘备一条臂膀,却没想到让刘备提前获得谋主。刘备勇力,勿用质疑。他手中有关张陈到,而今又得了陈登,未来的发展,恐怕会发生变化。若不能及早做出准备,恐怕到头来会成为心腹之患。

    可他也清楚,既然伏完出面了,也就让刘闯不好明目张胆,去寻刘备麻烦。

    这的确是有些棘手!

    刘闯感到,事情似乎有些超出了他的控制,历史轨道的偏移,必然会产生出一连串的变化……

    那么,他穿越众所具有的优势,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越来越少。

    不行,必须要加快速度发展,尽快离开许都,否则的话,定然会发生越来越多的变数。

    “国丈!”

    “皇叔……”

    “我有一事相求,还想请国丈相助。”

    伏完一怔,诧异看向刘闯,“莫非皇叔,想要离开许都?”

    刘闯微微一笑,“而今曹cāo看管我甚紧,恐怕一时间难以脱身。

    但我这个人做事,一向喜欢未雨绸缪。国丈之意,我已明白,接下来我所言之事,出我口,入你耳,不可使第三人知。”

    伏完jīng神一振,脸上旋即堆起笑容。

    他听得出来,刘闯是愿意答应,和他共讨曹cāo。

    “请皇叔放心,只要我力所能及,必会助皇叔一臂之力。”

    “我要护乌丸校尉之职。”

    “啊?”

    伏完顿时愣住了,疑惑看着刘闯道:“皇叔,何以想要这护乌丸校尉?”

    护乌丸校尉,又名乌桓校尉。

    西汉初,乌桓为冒顿所破,从此受匈奴奴役。汉武帝时期,霍去病击破匈奴左地,迁乌桓人于上谷、渔阳、右北平和辽东等郡塞外。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朝廷便设置了护乌丸校尉一职。

    护乌丸校尉,拥节,秩比两千石,对护内异族,有持节兼领之的权力,同时领鲜卑等族,可出兵征伐。

    刘闯已经是扬武将军,而校尉军职乍听,似乎低于原先的军职。

    但实际上,凡屯边将军,皆称校尉。

    这护乌丸校尉的权力,甚至比刘闯原先的扬武将军更大。

    “皇叔,难道你想要……”

    伏完不是傻子,很快便明白了刘闯的意图。

    只是,他不明白,刘闯为何要弃北海国东莱郡两地,跑去苦寒之地的幽州。至于刘闯如何前往幽州,伏完相信,刘闯肯定有办法,否则也不会主动提起此事。但幽州,能好过青州吗?

    伏完对兵事并不jīng通,所以也不太明白刘闯的想法。

    他一方面感到吃惊,另一方面,又感到惊喜……这说明,刘闯有足够大的把握,从许都脱身。

    汉帝最担心什么?

    他最担心的,就是刘闯无法离开许都,困死在许都。

    “皇叔的心意,我已明白……请皇叔放心,此事我自会暗中运作,绝不令皇叔失望就是。”

    “如此,就拜托国丈。”

    两人说着话,不知不觉便到了午门大街拐角处。

    刘闯见天sè已经不早,便要告辞下车。

    至于吃酒,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他和伏完,都不会真的放在心上。

    +++++++++++++++++++++++++++++++++++++++++++++++++++++++++++++++++++++++++

    从车上下来后,刘闯便回到驿馆中。

    却不想下马,就见一个驿官迎上前来,拱手道:“皇叔,方才侍中钟繇钟元常派人前来送贴,请皇叔今晚,过府饮宴。”

    这驿官,身高大约在八尺左右,生的仪表堂堂,姿容不俗。

    与其他驿官相比,这个驿官的气质,明显有些不同,虽则衣着简朴,那一身灰袍虽洗的发白,但在举手投足间,却透出一股淡淡的威严气概。刘闯没见过这个驿官,所以也叫不出名字。

    不过,他却没有因为这驿官身份卑微而有任何轻视,因为此人身上的气度,令人感到心折。

    许都,果然是藏龙卧虎,一个小小驿官,竟有如此气概?

    刘闯接过驿官递过来的帖子,扫了一眼之后,突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未完待续……)

    PS:还有一更,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