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89章 朝天子(二)

第189章 朝天子(二)

    许都的驿馆,位于北许里。

    出门,便可以看到一条大道,直通午门大街。

    刘闯带着夏侯兰一行人走出驿馆大门后,正准备往午门大街方向走,却忽听到一声弓弦响,从驿馆大门左侧的小巷中shè出一支利箭。这箭矢出现的极为突然,让刘闯有些猝不及防。

    他本能的拔剑啪的将利箭挡下,哪知道从右侧的巷陌里传来一声喊喝:“闯贼,拿命来!”

    巷陌中,冲出数十名黑衣人,手持利器便扑过来。

    刘闯眉头一蹙,正要迎上去,只听身后夏侯兰一声厉喝:“给我拦住刺客。”

    铁甲卫士呼啦啦迎上前去,夏侯兰双手持剑,纵身拦在刘闯身前。

    “衡若,左侧巷陌中有弓箭手。” . .

    夏侯兰二话不说,提剑便冲进巷陌之中。

    与此同时,刘闯持剑大步而行,眨眼间便冲入刺客人群之中,巨阙剑翻飞,剑光闪闪,几名黑衣刺客眨眼间便被他刺翻在地。

    刺客们眼见情况不妙,大喝一声,便呼啦啦退走。

    刘闯想要去追,却听得午门大街方向传来急促脚步声,一队巡兵匆匆跑来。

    与此同时,从驿馆里也冲出近百名侍卫,把刘闯护佑在中间。见此情况,刘闯也有些不好再去追杀刺客。而夏侯兰则从左侧巷陌中跑来,一脸疑惑之sè道:“公子,那刺客已经自尽身亡。”

    “不是你杀的?”

    “不是,我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刺客已经死了。

    巷陌是一条死路。没有其他出口。所以不可能有其他同伙存在。只可能是刺客自尽。”

    “刘皇叔,可无恙!”

    一匹快马,远处疾驰而来。

    马上那人年纪大约在三旬左右,长的颇为俊秀。

    刘闯认得此人,是曹cāo的族子,名叫曹休,字文烈,为司空府参军。执金吾侯,负责许都治安。

    曹休来到驿馆门口,看到眼前这副模样,也不由得眉头一蹙,露出一抹怒sè。

    不过,他还是先上前询问刘闯的安全,见刘闯没什么大碍,便劝说道:“刘皇叔,而今许都城中出现这种事情,实乃我之过失。请刘皇叔暂回驿馆。莫轻易出门。待我彻查此事,上报与司空之后。定会与皇叔一个公道。”

    刘闯愣了一下,点点头并未反对。

    他也知道,这许都城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他死。

    只是,他还是感觉有些奇怪,因为今天这场刺杀,实在是有些怪异,感觉着……

    “如此,便拜托文烈将军。”

    刘闯拱手,便带着夏侯兰和铁甲卫士退回驿站。

    待刘闯返回驿站之后,曹休便命人查看现场。他下马来到那几具黑衣人尸体旁边,蹲下来把那几人脸上的面巾扯下。入眼的,却是几副陌生面孔,让曹休不禁眉头紧蹙。他又命人把刺客使用的兵器拿过来,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死士?曹休脑海中,突然闪现出这样两个字来。

    若是死士,那这背后,可就牵扯甚多。

    曹休不敢再耽搁,连忙命人把刺客的尸体和兵器送去司空府,同时更派人在驿站周围,严加jǐng戒。

    “衡若,我总觉得,今rì的刺杀有古怪。”

    回到住所之后,刘闯立刻命铁甲卫士在外面jǐng戒起来,而后把夏侯兰叫进屋中。

    “古怪?”夏侯兰露出疑惑之sè,轻声问道:“公子,有何古怪?”

    “我总觉得,这些刺客似乎并不是想要来刺杀我,更像是,更像是……”刘闯也说不出感觉来,搓了搓脸颊,自言自语道:“这些刺客,更像是为了刺杀我而刺杀我,似乎并不想取我xìng命。”

    为了刺杀而刺杀?那不还是要刺杀吗?

    夏侯兰有些糊涂了,不太明白刘闯话语中的意思。

    刘闯道:“我说不清楚,但我就是感觉着,他们并不是想要取我xìng命……”

    是啊,这场刺杀,显得太过于突然,也太过于简单。

    刘闯以勇力而著称,世人尽知。

    如果真有人想要刺杀刘闯,绝不会如此简单行事。记得两年前在高密,刘闯也曾遭遇过一场刺杀,那是由彭璆主使。但刘闯却记得,那场刺杀凶险万分,对方安排了三连杀,可谓是周密至极。彭璆都可以做出如此周密的刺杀安排,可今天的刺杀,却显得很简单,没有一点技术含量。

    这也是刘闯最为困惑之处。

    若曹cāo想要杀他,不会用这样的方式,甚至有可能是大张旗鼓的进行。

    如果是曹cāo的那些部曲,更不会用如此简单的方式,甚至只派出几十个人过来……至少,他们会安排一些有份量的刺客。刘闯想不明白,究竟会是什么人,安排了这么一场丑陋的刺杀行动呢?

    他站起身来,在屋中徘徊片刻后,沉声道:“衡若,这件事咱们不要再过问,想来用不得太久,就能看出这其中的奥妙。”

    ++++++++++++++++++++++++++++++++++++++++++++++++++++++++++

    驿馆大门外的刺杀,很快传遍了许都城。

    刘备在住处听闻消息,忍不住抚掌大笑,“要那小贼,还敢猖狂?”

    “玄德公,切莫得意。”

    陈登忍不住道:“我总觉得,这刺杀有古怪。”

    “古怪?”

    “是啊,这刺杀来的太突然,而且据当时在场的驿卒言,刺杀的手段,也非常简单。

    这许都城中,虽说和刘闯有仇者多不胜数,但若说最想置刘闯于死地者。似乎也只有玄德公一人。我知道。玄德公与此事无关。但免不了别人会把此事。牵扯到玄德公你的身上。

    那闯儿不管怎么说,是受天子制诏而来,等候天子召见。

    如今发生了这种事情,弄不好会把玄德公你卷入其中……这两rì,玄德公要多小心才是,免得被人抓到痛脚。另外,玄德公你最好去见司空,向司空表明心迹。免得曹公最后误会。”

    刘备听罢,激灵灵打了个寒蝉。

    他突然意识到,这次刺杀的背后,恐怕还隐藏着其他的玄机。

    心里不由得一哆嗦,连忙点头道:“元龙说的甚是,我这就去拜会曹公。”

    只是,当刘备准备去拜访曹cāo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晚了。

    他带着关羽张飞刚要出门,却见一队铁甲军来到他住所外,将刘备府邸团团围住。

    领兵的将领。正是执金吾侯曹休。

    曹休道:“玄德公,司空有命。请玄德公一人前往司空府问话。

    从今天起,若无司空之令,玄德公最好不要出门。同时请约束部曲,莫要轻举妄动……刘皇叔今rì在驿馆外被刺,许多人认为是玄德公你一手促使,以至于在司空面前质问,司空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曹cāo这是什么意思?”

    张飞闻听,勃然大怒,站出来厉声喝问道:“莫非我家哥哥成了囚犯不成?”

    “翼德,闭嘴。”

    刘备连忙喝止了张飞,而后拱手对曹休道:“文烈,我正要去见司空,此事与我,绝无关系。”

    曹休道:“司空也知道,这件事与玄德公无关。

    奈何许多矛头,都指向了玄德公,所以司空才发出此令。玄德公,咱们先去见过司空,只要玄德公洗脱了嫌疑,便不会有任何事情。关键是,司空现在要给众位大臣,以及陛下一个交代。”

    刘备闻听,苦笑不止……

    刘闯突然被刺,令许都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最初,有人以为这是曹cāo所为。

    议郎赵彦更当面指责曹cāo不敬天子,对刘闯保护不周。对此,曹cāo竭力辩解,称此事与他无关。

    “刘皇叔奉制诏而来,何以天子至今不得见刘皇叔?”

    “刘皇叔奉诏而来,觐见天子更是一桩大事,需好生cāo办,才不会堕了天家颜面。

    赵议郎请放心,某已呈报天子,选好了吉rì。后rì一早,刘皇叔当在毓秀台觐见天子,所以请不必担心。此次刘皇叔遇刺,乃某之疏忽。我已命人加强驿馆的守护,必保护刘皇叔安全。”

    赵彦听罢,这才罢休。

    随后,曹cāo又把刘备传来,详细询问一番之后,苦笑道:“玄德,恐怕这两rì要委屈你一下,刘闯觐见天子之前,请勿离开府邸半步。你要知道,目前的情况,对你颇为不利。许多矛头都指向你,认为是玄德你派出刺客,刺杀刘闯。而且就目前而言,确是你的嫌疑最大。”

    刘备不禁叫屈,“曹公,我承认我与刘皇叔有恩怨,而且我对他,也的确是非常怨恨。

    但刘皇叔受天子制诏来许,我又怎可能去扫了天子颜面?这件事,确与我无关,还请曹公明察。”

    我当然清楚,这件事与你没有关系。

    可现在的问题是,情况很复杂。

    我若不收拾你一下的话,只怕也要受到牵连……

    曹cāo当然不可能告诉刘备,在刘闯遇刺消息传开之后,钟繇荀彧荀攸……甚至包括郭嘉在内,都前来向他求情。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刘闯遇刺的事情,已经触动了颍川世族的底线。

    这件事若不能处理好,很可能会造成曹cāo和颍川世族之间的矛盾。

    毕竟,当初曹cāo向钟繇保证过,不会坏刘闯xìng命。

    更不要说,一干汉室老臣,也在背后推波助澜……曹cāo如果没有一点行动的话,根本说不清楚。

    刘备和刘闯有仇,而且他手下尚有八百白眊,堪称死士。

    说实话,如果不是曹cāo知道,刘备不会做出如此不明智的举动,说不定也会认为,是他指使。

    不过。现在的情况是。不管是不是你刘备所为。这件事你都要为我分担一些嫌疑过去。

    否则的话,所有的矛头都针对曹cāo的话,就算是曹cāo,也有些承受不起。

    +++++++++++++++++++++++++++++++++++++++++++++++++++++++++++

    许都,章华巷。

    这是一条极为幽静的巷陌,巷陌中有一座华美府邸。

    司马懿步履匆匆,穿过中阁之后,来到后宅一间书房外停下脚步。伸手轻轻叩响了门扉。

    “进来!”

    从屋中,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司马懿连忙整理了一下衣冠,拉开门,迈步走进房间。

    屋中,生着一个火盆,里面点着熊熊炭火,不时发出噼啪声响。

    一位老者侧卧在榻椅上,捧着一卷《尚书》,正津津有味的读着,不是发出感叹。称赞不已。

    “仲达,这本《尚书注疏》。你可读过?”

    “可是康成公新著?”

    “正是!”

    老者说着话,从榻椅上坐起来,把手中的书放在案头,“前rì康成公派人送来一套十三经注疏,我甚欢喜。康成公不愧是经学大师,当世鸿儒。看罢他做出的十三经注疏,我收获颇丰。

    康成公还说,而今他们正在整理编撰十三经,并收集各家注疏。

    呵呵,他想我请求你曾祖所著《诗注疏》,想要编入四库典籍之中。我思来,这也是一桩好事,正准备派人把你曾祖和你祖父所著文章一并送去不其南山书院……仲达,以为如何?”

    司马懿微微一笑,“刘皇叔召集天下名士,编撰四库全书,乃利在千秋之盛事。

    如此盛事,我司马氏又岂能置身于外?孩儿以为,不仅要送去曾祖和祖父的文章,还应该将家中珍藏典籍一并送去南山书院,共襄盛举,方不负河内司马氏之名,父亲以为,如何?”

    老者,名叫司马防,字建公,司隶河内温县孝敬里人氏,更是河内望族。

    司马防累世官宦之家出身,其父司马儁曾为颍川太守,故而也被颍川世族视为一体。而司马防本人,更累迁洛阳令、京兆尹之职。而今方过五旬,虽汉帝自长安东出,来到了许都。

    他的立场,很模糊。

    一方面,司马防是汉室老臣。

    另一方面,他对曹cāo更有知遇之恩。

    曹cāo之所以能够做洛阳北部尉,便是得司马防举荐。故而曹cāo对司马防,也是非常的尊敬。

    司马防来到许都之后,便辞了官职,在家中静养。

    曹cāo拜他为骑都尉,虽是散官,却无人敢小觑。

    他端起案头一杯温酒,吃了一口后,突然问道:“事情,办得如何?”

    “回禀父亲,都已经解决了!”

    司马防听罢,忍不住长出一口气,“可留下破绽?”

    “父亲放心,此事孩儿亲自督办,绝无任何破绽留下。”

    “如此,甚好。”

    书房中,突然间安静下来。

    司马防没有说话,而司马懿则垂手而立,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要知道,司马防膝下八子,长子司马朗,而今就在曹cāo手下效命,甚得曹cāo所重。但相比之下,司马防更重次子司马懿,一直留在身边。他家教非常严格,即便是孩子们都已经弱冠chéng rén,也要求‘不命曰进不敢进,不命曰坐不敢坐,不知有所闻不敢言’,可谓规矩森严。

    “你以为,你表哥如何?”

    “啊?”

    司马懿一怔,旋即道:“表哥而今,虎落平阳。然则若得风云,必能成事……前次我在高密,曾看过表哥治下,可谓井然有序。虽则表哥有所隐瞒,但我知,他野心不小,所谋甚大。”

    “呵呵呵……他若没有野心,孟德何以对他忌惮?

    此前,我一直担心,他起于市井,难免会有粗鄙,眼界不宽。但听你所说,倒是有些多虑了。刘子奇之子,又岂是眼界低下之人?他这次徐州落败,非战之罪,实在是不得天时地利。”

    司马防站起身来,在书房中徘徊。

    而司马懿则继续垂手而立,一副小心的模样。

    “想当年,中陵侯与你祖父交好,两人交情甚笃,如同手足。

    哪知中陵侯在长安时,偶然间救下你姑姑……你大姑姑也不知是怎么想,竟然对中陵侯生了情感,甚至随他一同前往颍川,甘愿为妾室身份。为此,你祖父和中陵侯反目成仇,更与你大姑姑断了父女之情。可我知道,你祖父一直都挂念你大姑姑……你大姑姑也是个执拗脾气,嫁给中陵侯之后,居然没有书信往来。虽然我知道,你大姑姑是担心坏了你祖父名声,但她又怎知道,你祖父至死,都挂念着她……你大姑姑遇害时,你祖父恨不得跑去和张让拼命。他临终时曾与我说,一定要设法找到你大姑姑的骨血,莫使刘子奇血脉断绝。

    我曾派人四处打听,原以为……

    呵呵,没想到他居然在十年之后,突然崛起。若你祖父泉下有知,一定会非常的开心。”

    司马懿闻听愕然,抬起头看着司马防,半晌说不出话。

    他只知道,刘闯是他表哥,却不清楚这里面,还有这许多故事。

    也难怪,刘陶和司马儁同辈而交,如同兄弟……司马夫人嫁给刘陶,便牵扯到了人伦大防。

    怪不得没什么人知道司马氏和刘闯家的关系。

    相信包括刘陶在内,也不会大肆宣扬,除了少数几人知晓之外,根本无人知道两家的联系。

    司马防眼中,闪烁着泪光。

    他猛然扭过头来,看着司马懿道:“仲达,若我要你去辅佐你表哥,你可愿意前去?”

    “什么?”

    司马懿愕然看着司马防。

    他曾想过,司马防会帮助刘闯,却未曾想,竟然是要他前去辅佐刘闯。

    一时间,司马懿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是……(未完待续……)

    PS:今天只有一更……,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