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77章 飞熊横行,貂子岂能阻拦?(上)

第177章 飞熊横行,貂子岂能阻拦?(上)

    夜sè,深沉。

    远处曹军大营中灯火闪动,如同繁星一般。

    张辽的神sè疲惫,站在土丘之上,举目向远处眺望。

    这蒲姑陂,怕是有数万曹军吧……看起来曹cāo是下定决心,要把君侯留下,待天亮后必有苦战。

    心里,突然腾起一丝悔恨之意。

    皇叔早就提醒过我,那侯成宋宪魏续三人不可重用。

    偏我不愿相信,总觉得刘皇叔所作所为,存有私心……可现在看来,刘皇叔是一心助君侯脱险。

    想到这里,张辽的面庞露出羞愧之sè,眼中更腾起浓浓杀意。

    “文远!”

    身后传来陈宫的声音,张辽连忙转身,“先生,君侯可醒来?”

    陈宫轻轻摇头道:“尚未苏醒……那魏续的箭上染了毒,虽然已将毒xìng抑制,但却无法根除。”

    “可惜吴先生不在这里,说不得能救君侯醒来。”

    “吴先生?”

    陈宫眼睛蓦地一亮,旋即又迅速黯淡下来。

    他知道张辽所说的吴先生是哪一个。吴普……华佗弟子。只是吴普而今,随刘闯在淮yīn县城。且不说现在被曹军包围,无法与刘闯取得联系。就算是联系上,也未必能赶得及前来。

    军中的医生,毕竟算不得圣手,只能抑制,难以救命。

    陈宫轻轻叹了口气,看了张辽一眼之后,“文远,可能坚持两rì?”

    张辽明白陈宫的想法。若能坚持两天。说不得可以等到刘闯救兵。问题是。如今他手中不过千余兵马,蒲姑陂无险可守,想要坚持两rì,难度实在太大。

    昨夜,天降大雨。

    张辽奉命赶回下邳,准备和吕布一同撤退。

    可谁想到,在撤退时魏续突然发作,率部造反。偷袭吕布。

    不仅是魏续,还有侯成宋宪两人也率部前来助战,吕布猝不及防之下,被魏续冷箭所伤。虽张辽将魏续斩杀,奈何事发突然,而侯成宋宪更勾结臧霸来袭,徐州人马顿时被冲散。

    好在飞熊军死战,保护着吕布退至蒲姑陂。

    天亮之后,侯成臧霸朱灵等人更挥军追击,将蒲姑陂包围。

    张辽指挥兵马。接连将追兵击退。但是,待天亮后曹cāo大军必然会跟进。那时候再想阻止,恐怕会非常困难。

    张辽xìng子骄傲,却不代表他狂妄。

    飞熊军而今只剩下千余人,根本不可能阻挡住曹军的攻击。

    幸好在此之前,吕布已经把严夫人等家眷送往淮yīn,否则的话,昨夜一战,必然会更加凄惨。

    “公台,明rì我会率部冲锋,拖住曹cāo。

    你设法待君侯突围,尽快与皇叔汇合……见到皇叔,请代我向他道歉:我辜负了皇叔厚望。”

    刘闯临行之前,曾叮咛张辽,小心侯成。

    但到头来,还是被侯成等人所趁,张辽这心里,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他已经下定决心,便是死了,也要护卫吕布离开。

    陈宫看了张辽一眼,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的缺点,在这个时候暴露无遗,面对突发事件时,就会乱了阵脚,无法迅速做出应对之策。说起来,陈宫是最早跟随曹cāo的人,但是很快被其他人超越,不再出任谋主。不管是荀彧还是程昱,机变能力很强。可陈宫却无此能力,地位自然会慢慢降低……当然了,陈宫反曹,更多是因为边让之死,令他无颜面对兖州士人。

    “文远,你多保重。”

    陈宫半晌,只想出这么一句话来。

    张辽分明是要和曹军搏命,可是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想不出什么对策来。

    不过,在这种时候,似乎还真的是没什么对策可以使用……

    时间,悄然流逝。

    曹军大营,渐渐平静。

    十月的夜风很凉,特别是对于鏖战一整rì,水米未进的飞熊军而言,更是难以忍受。

    张辽点起六百飞熊军,而后勒紧大带,翻身上马。

    他手擎大枪,看着面前的飞熊军道:“尔等虽君侯出生入死,君侯待尔等不薄,今rì正是报效君侯之rì。”

    那六百飞熊军紧闭嘴巴,一个个面sè凝重。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露出畏惧之sè,手持兵器,凝视张辽。

    “公台,待我发起冲锋时,你就带人保护君侯突围!”

    陈登也身披甲胄,向张辽拱手一揖。

    张辽也不赘言,拨转马头,率飞熊军悄然向曹军大营行去。眼见张辽等人的身影消失在夜sè里,陈宫一摆手,命人用担架抬着吕布,做好了突围的准备。

    时,近四更天。

    曹军大营外,巡兵往来,戒备森严。

    不过,他们看上去似乎并不是特别紧张……吕布重伤,徐州兵大势已去,说实话,他们是真的想不出来,有什么可以畏惧。估计到天亮之后,一切都将会结束,到时便会天下太平。

    十几个巡兵在辕门外低声说笑,谈论着战事结束之后,当如何如何。

    忽然,一支箭矢仿佛凭空出现,正中一个巡兵的脑袋。

    那巡兵面向辕门,一头便栽倒在地上。其余巡兵先是一怔,旋即就听到一连串弓弦声响,数十支箭矢呼啸而来,把这些个巡兵shè杀在辕门外。

    张辽率领六百飞熊军,从天而降。

    他一马当先,弃了手中弓箭,擎枪便冲进曹军大营之内。

    “敌袭,敌袭!”

    曹军大营中,突然传来一连串的呼喊声。

    可是张辽带着飞熊军已经冲入辕门,一杆大枪翻飞,将拦在他身前的曹军刺杀在地。

    “吕布在此。侯成宋宪臧霸。还不出来受死。”

    张辽厉声叫喊。令得曹军大营好像一下子炸了锅似地,乱成一团。

    吕布没死?

    不是说,他身受重伤吗?

    虓虎之名,对于曹军而言有着难以形容的震慑力。以至于当曹兵听到‘吕布’二字的时候,顿时乱了手脚。

    张辽瞠目yù裂,驰骋于乱军之中。

    在他身后,六百飞熊军更是如狼似虎,逢人就砍。见人就杀。

    那架在营地里,用来照明的火油锅被他们踹翻在地,火油流淌,遇火即燃,好几座军帐烧起来,瞬间变成熊熊烈焰。

    宋宪从睡梦中惊醒,甚至来不及披挂,便冲出大帐。

    傍晚时,曹cāo派人来,将侯成和臧霸招去下邳。宋宪受命留守蒲姑陂。待明rì曹cāo大军抵达之后,便准备对吕布发动最后攻击。他很放心。因为他亲眼看到,吕布被魏续shè中要害。

    在宋宪看来,吕布已经成瓮中之鳖,根本折腾不出什么风浪。

    所以,他很放心,非常放心。

    早早便回到帐中休息,哪知道睡得正香甜时,被外面的sāo乱吵醒。

    当听说吕布率部前来袭营的时候,宋宪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蝉,甚至连衣甲都来不及穿戴,光着脚就冲出大帐。

    “牵马来,牵马来!”

    吕布积威甚重,宋宪身为八健将之一,怎能不知道吕布的勇力,是何等惊人?

    所以,当他听说吕布来袭的时候,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调头逃跑……不过,当战马牵来的时候,宋宪也冷静下来。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我明明看到吕布身受重伤,怎可能率部偷袭?

    若吕布没有受伤,他昨rì肯定会带着人从蒲姑陂突围,怎可能被我团团包围起来?

    再者说了,吕布虽然厉害,可我兵强马壮。

    他如今将不过张辽,兵不过千人,而我手中确有两万余人,哪怕他吕布没有受伤,我又有何惧?

    想到这里,宋宪突然间冷静下来。

    “休要慌乱,休要慌乱!”

    他大声呼喊,而后穿上靴子,提枪上马。

    “来人,随我前去迎敌!”

    有道是,将是兵之魂,帅是军之胆。

    临战之时,最怕的就是主将慌乱……宋宪在八健将中,虽然算不得最为出众的将领,可是跟随吕布东征西讨,也算得上是戎马一生。他这辈子,大大小小经历的战事也有百余回,能够一直活着,甚至还一直被吕布重用,又怎可能没有真才实学?之前,他是听到吕布名字,本能的畏惧。可是当他清醒过来之后,就立刻恢复了冷静,带着兵马,便前去迎敌。

    宋宪这一迎敌,立刻稳住了军心。

    曹军在经过慌乱之后,慢慢集结起来,在宋宪的指挥下,将张辽团团包围。

    “原来是张文远!”

    当宋宪看清楚张辽之后,忍不住笑了。

    他知道张辽勇力过人,但要说和吕布想必,张辽的威慑力显然不足。

    这也是张辽的悲哀所在……有吕布这么一个勇力无双的主将在,作为部曲,免不了会被轻视。

    “文远,事到如今,还要困兽犹斗不成?”

    宋宪在众将簇拥下,高声喊喝。

    张辽远远看到了宋宪,忍不住破口大骂:“宋仲敏,背主之徒,给我纳命来。”

    “文远,吕布残暴刚愎,朝秦暮楚,实乃国贼。

    今曹公奉天征讨,乃顺应天意……我不过是顺天而行,何来背主之说?文远,你一身好本事,何苦为那吕布送死?不如弃马投降,我可以在曹公面前为你美言,保你高官厚禄,岂不快活?”

    “无耻之徒,休要废话。”

    张辽气得怒吼连连,纵马便要冲向宋宪。

    但是,曹军层层阻拦,使得张辽冲了几次,最后不得不退下来。

    宋宪冷笑道:“冥顽不化之辈,合该受死!”

    说着话,他便调动兵马,向张辽发起围攻。张辽虽然勇猛,奈何一整rì水米未进,早就疲惫不堪。身边的飞熊军,一个个倒在血泊中,张辽冲杀了近半个时辰之后,便觉手脚发软。

    也不知道,君侯可曾突围!

    张辽一咬牙,手起枪落,将一名曹将刺于马下……

    ++++++++++++++++++++++++++++++++++++++++++++++++++++++++++++++++++

    眼见张辽渐渐失了勇力,宋宪不由得跃跃yù试。

    若能斩得张辽人头,定是大功一件!若在平时,宋宪绝不敢去和张辽交手。但是现在,张辽人困马乏,身边军士越来越少,宋宪便动了心思。

    不过,就在他准备冲出去斩杀张辽的时候,忽听得后军一阵大乱。

    曹军后营中,火光冲天,人喊马嘶声不绝。

    两队骑军,从曹军后营中冲出来,两个彪形大汉,一个手舞盘龙八音椎,椎动八音齐鸣,在乱军中如劈波斩浪一般迅速逼近;另一个则手持九环金背大刀,带领骑军向身陷重围的张辽扑去。

    “曹cāo老儿何在……飞熊刘闯在此,尔等逆贼还不授首!”

    这是何等霸气!

    刘闯一声巨吼,回荡于天际。

    胯下象龙马仰天嘶吼一声,恰如虎啸龙吟。

    刘闯和许褚,率飞熊骑抵达蒲姑陂。

    虽则长途跋涉,但刘闯和许褚却丝毫不见疲惫。

    他二人在蒲姑陂外,遇到从蒲姑陂突围出来的陈宫。

    听闻张辽率敢死队搏命,便立刻和许褚赶来营救。

    “皇叔,曹军兵强马壮,你怎可身陷险地?”

    陈宫要阻拦,却被刘闯拒绝,“公台,今rì文远为丈人搏命,我若不救,rì后谁还会效死命?”

    他不顾陈宫阻拦,带着许褚赶来救援。

    而陈宫和吕布,则由夏侯兰率兵护卫,向僮国方向退走。

    在刘闯眼中,只有曹cāo可堪敌手。什么宋宪侯成,不过跳梁小丑,他如何能放在眼中?

    从曹军后营中冲入,远远就看到在大纛之下,跃跃yù试准备出击的宋宪。刘闯一声怒吼,纵马便朝着大纛冲去。两名曹军骁将上前阻挡,却见刘闯抡起八音椎,一记横扫千军。气流自八音椎上的孔洞流转,发出如同鬼哭狼嚎般刺耳的锐啸声。那曹将举刀相迎,却见八音椎的椎杆带着一个极为明显的弧度,啪的就抽在那曹将的身上。曹军骁将被一下子抽飞出去,落在地上时,已经气绝身亡,尸体犹如一堆烂肉般落在地上。而另一名骁将上前阻拦,却被刘闯抖手一枚小枪shè翻于马下。

    “挡我者,死!”

    刘闯虎目圆睁,大椎翻飞舞动。

    蜂拥而来的曹军,被那大椎轰杀,血肉横飞。

    象龙马更好像出水的蛟龙一样,连踢带撞,连咬带踹,根本无人能够靠近。

    而跟随在刘闯身后的飞熊骑,虽比不得刘闯那般悍勇无敌,却如同风卷残云般从乱军中掠过。

    飞熊骑历经两载,早已训练得当。

    三骑一组,相互配合纯熟无比。一人封挡兵器,一人纵马而过,另一人则顺势上前保护……这飞熊骑随着刘闯在曹营中冲锋,就好像一台绞肉机般,把个曹军大营,搅得天翻地覆。(未完待续……)

    PS:还有一章,一小时后奉上。,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