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72章 凌之战(上)

第172章 凌之战(上)

    凌县,始于秦置。

    其位置致于在后世江苏省泗阳县众兴镇凌城村。

    这是座面积不甚,但是位置却极为重要的县城,是淮北之地的转站,人口约三万人。

    凌县的城墙不是太高,地处淮水支流,凌水上游。

    刘闯登上城头,举目眺望。

    但见丘陵起伏,派荒凉之sè。

    冬天的气息越来越浓重,使得人总感到有些寂寥。

    高顺则站在刘闯身后,看上去满怀心事,张略显古板的脸上,更写满了纠结。

    抵达凌县第三天,已临近十月。

    高顺零零碎碎从下邳听到了些消息,是关于刘闯在下邳的事情。

    如果是在年半之前,他听到刘闯这么谈论他的袍泽,定然会勃然怒。可是在经过年半的相处之后,高顺知道,刘闯绝不会无的放矢。可他却无法相信,侯成真的会背叛吕布?

    “皇叔!”

    “嗯?”

    高顺憋了天,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你说侯元定不可信,可有什么证据?”

    刘闯微微笑,“没有!”

    “那你为何说他……”

    刘闯转过身,拍了拍高顺那厚实的肩膀,“让事实来证明,我所言是否正确吧。若我说错了,自会向侯将军赔罪。但若我没有猜错……孝恭你生xìng敦厚,不喜欢争权夺利,自然不知道人心险恶。总之,君侯帐下除你之外。我只信远和叔龙,其他人都难以让我放下心来。

    不过这些事,并非你可以解决。

    而今之计,还是守好凌县。切不可使凌县丢失……待君侯南渡广陵之后,自会有分晓。咱们这次,任务颇重,我也没有心思来考虑这些事情。呵呵。真真假假,还是拭目以待吧。”

    刘闯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高顺也不好再追问下去。

    他只能点点头,转身快步从城门楼上下去……而刘闯看着高顺的背影,心里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看起来,吕布对侯成等人还是极为信任,却不知道这样下去,会是怎样结果。

    可这切,已非他可以控制。

    他讨厌这种感觉。这种不能把事情控制在自己手里的感觉。真的是很不舒服。

    但愿不会再发生什么意外吧!刘闯轻轻叹了口气。心情不禁有些低落,沿着驰道缓缓走下城楼。

    凌县的防务还算不错,高顺打理起来。也井井有条。

    所以,刘闯也没有费太多心思。很快就把jīng力,转移到下相运粮的事情上面。

    十月初,天气越发寒冷。

    曹cāo屡次进击葛峄山,但都被张辽化解,双方在沂水畔,呈现出胶着态势。而祖水畔,臧霸李典朱灵的攻势,似乎也不是特别顺畅。侯成宋宪二人在祖水挡住曹军进攻,也令局势变得越发焦灼。

    随着时间的推移,曹cāo明显有些着急。

    进入十月之后,曹军对下邳的攻势越来越猛烈,但始终未得进展。

    僵持的局势,也使得吕布对侯成的提防之心,渐渐减弱。开始,他的确是对侯成等人存着些怀疑,可随着战端开启,侯成等人的战绩不俗,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也让吕布安心许多。

    心里,对刘闯便多了些不满。

    只不过刘闯毕竟是他的女婿,吕布即便不满,也不好发作。

    可是,迁移南下的进度,却开始缓慢下来……要知道,弃守下邳,南下广陵,可不是桩简单的事情。吕布需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见战局暂时不会出现反复,吕布便不再cāo心。

    十月初六,吕布命人护送严夫人等家眷先行动身,前往淮yīn。

    同时,曹cāo的攻势,也在这天,变得更加猛烈。

    ++++++++++++++++++++++++++++++++++++++++++++++++++++++++++

    “元定,曹cāo攻势如此凶猛,恐怕坚持不得太久啊。”

    斜阳夕照,祖水染红,更透出抹凄然之sè。

    祖水两岸的河滩上,尸殍遍野……短短数rì,曹军和徐州军死伤人数已多达千人,也使得侯成,压力极。

    他站在河堤上,看着对岸渐渐退去的曹军,眉头紧蹙。

    宋宪也带着脸疲惫之sè,走到侯成身后道:“我听说远那边的战况,也非常惨烈,死伤更不计其数。若这样坚持下去,咱们抵挡不得太久……这次,我看君侯恐怕是凶多吉少。”

    侯成闻听,眉头微微蹙,猛然转过身,凝视宋宪。

    “仲敏此话,什么意思?”

    宋宪朝左右看了眼,从怀取出封书信,递给侯成。

    “这是什么?”

    “宣高昨夜派人送信到我营,我思忖夜,却拿不定张,所以想要与元定你商议下。”

    侯成心里激灵,接过书信之后,顺势便揣进怀里。

    他朝左右看了眼,压低声音道:“仲敏,你疯了不成……你这个时候,怎还与宣高有联络?”

    宋宪笑,“宣高而今,可得意的很。”

    “哦?”

    “他如今被曹司空拜为琅琊相,广武将军,掌征伐之事,乃朝廷亲封,可谓光耀无比。

    说起来,你我从温侯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是到现在,也不过个骑都尉,又算什么事情?”

    “仲敏闭嘴!”

    侯成连忙喝止宋宪,而后轻轻拍了拍额头。

    “此事休要在这里说,有什么话,咱们回营再谈。”

    宋宪撇了撇嘴。便闭上嘴巴。

    他和侯成在祖水西岸清理战场之后,安排兵马jǐng戒,便返回营。

    回到营之后,侯成并没有理睬宋宪。而是径自回到军帐里,褪下身上衣甲,坐在榻椅上,看着书案上那封臧霸的书信。犹豫许久之后,将书信拿起来,打开就着军帐里的灯光仔细阅读。

    臧霸书信的意思非常简单:如今曹cāo兵临徐州,不除吕布刘闯,誓不罢休。

    曹cāo这次态度很坚决,不过他所针对的,也只不过吕布和刘闯二人,对其他人并没有恶意。侯成宋宪,咱们当初同为袍泽。随温侯出生入死。立下过许多战功。可那又怎样?到头来。吕布迟迟不得徐州牧的身份,我也好,你们也罢。更无法名正言顺,行走于徐州境内。

    反观那刘闯。小小年纪便成为方诸侯。

    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他是汉皇叔?我就是不服气,凭什么他就能迅速崛起,而我们连个名份都无法获得?吕布成不得气候,就算有刘闯帮他,始终不占义。你我都是汉家臣子,自当忠于汉室。谁是汉室?天子就是代表汉室,而曹cāo就是天子的代表,我们自当尊重……

    在这封书信里,臧霸可算是说的情真意切。

    侯成看完,把书信丢进火盆里,看着那封书信化为灰烬。

    他站起来在帐徘徊,片刻后命人把宋宪找来,轻声道:“仲敏,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答应了宣高?”

    宋宪闻听,连忙摆手,“元定,你把我当做什么人?

    想当初咱们在并州同归顺温侯,曾有誓言:苟富贵,勿相忘。这些年来,咱们相互依持,路走过来。亲如兄弟。臧霸所则说的有些道理,可若不得与你商议,我又怎能擅做决断?”

    侯成脸上,露出抹笑意。

    他沉吟片刻后,轻声道:“臧霸这些话,不足以信。

    你我随温侯与曹cāo对抗多年,这其仇恨,自不用多说。别的且不提,对面那李典李曼成的从父堂兄,皆死于温侯之手。而他又是曹cāo的亲信……似这种情况,在曹cāo帐下并非少数。你我投奔过去,未必会有好处。所以这件事,还是缓缓再说。最好……是和公继商量下。

    仲敏,身无寸功,何以立足?”

    侯成考虑的比较周全,宋宪不禁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公继,就是魏续,为骑都尉,负责下邳治安。

    宋宪立刻就明白了侯成的意思,“既然如此,我便去探探公继的口风。”

    “此事需多小心,切莫被人觉察。

    张辽那边,就不必去费心,我估计若与他说了此事,他甚有可能取你我人头。所以,这几rì咱们该打还是要打,不但要打,更要打得漂亮,让曹cāo知道咱兄弟的手段和本领。同时,你秘密联络公继,看他怎么说。若是公继也有此意,那咱们兄弟说不得还能立下功。”

    “元定说的极是,我这就设法与公继联络。”

    侯成和宋宪商议妥当之后,并没有回信给臧霸。

    相反,在第二天,他二人更抖擞jīng神,数次击退朱灵和李典兵马,令曹军损失颇为惨重……

    这更使得吕布对侯成二人放松了戒备,甚至不再派人监视两人。

    与此同时,张辽在葛峄山的压力也越来越,乐进几次强渡沂水,攻到沂水南岸。所幸张辽早有准备,将预备队投入战场,复将曹军赶回沂水北岸。双方如此拉锯,战事越发焦灼。

    刘闯时刻在关注下邳的动向,同时下相运粮,也颇为顺利。

    短短十天功夫,许褚已押送粮草十万斛运至淮yīn,而郝昭徐盛等人,更在广陵清剿匪患,成绩卓然。

    刘闯或多或少,总算是放下心来。

    他面继续让高顺加强戒备,面派人告诉许褚,让他加快运粮的速度。

    要知道,下相粮草运送完毕之后,凌县尚有十余万斛粮草。若有可能,刘闯当然不会留下粒粮食给曹cāo。可是,未等下相粮草运送完毕,陈登自海西提兵三万,自曲阳县城而来。,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