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57章 有猛士兮(1/2)

第157章 有猛士兮(1/2)

    在给了麋芳回复之后,刘闯就没有再去考虑这方面的事情。

    历史上的麋芳,虽然不如他老哥麋竺那么声名响亮,但也偶有神来之笔。这个人,不是没有能力,只可惜用错了地方。如今刘闯把他安排在北疆,也算是给他一个独当一面的机会。

    相信,麋芳不会让他失望。

    而事实上,麋芳如今在北疆做的不错??。

    短短时间便站稳脚跟,也说明他确实有这方面的能力。

    既然如此,又何必给他太多约束?

    所以,刘闯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费太多心思,因为从许都传来消息,曹操即将第三次讨伐南阳。

    这一次,恐怕也是曹操最后一次对南阳用兵吧。

    刘闯记不太qīngchu曹操这一战最终的结果,但他却记得,此战之后,贾诩归附,张绣投降……张绣,西凉大将张济的侄儿,枪马纯熟,用兵不俗。能凭借南阳三次对抗曹操的攻击,说明此人的能力,绝非等闲。而最重要的,还是那贾诩……毒士归附,曹操想来要如虎添翼。

    说实在话,刘闯前世最初并不喜欢贾诩。

    在三国演义之中,贾诩的存在感,似乎并不是特别强烈。

    但随着年纪的增长,他对贾诩的了解也就越发丰满起来……善于自保,算无遗策,而且有机变之能。

    这是个很qīngchu自身定位的人!

    后世常说曹操五大谋主,郭嘉死得早,荀彧因为心系汉室。与曹操产生矛盾。最终也英年早亡。至于程昱和荀攸。相较而言略显不足。程昱过于刚强,荀攸则偏于兵略,是个好的参谋长,却非顶级谋主。所以在曹魏后期,真正算得上谋主的人,也只有这个贾诩贾文和。

    先有鬼才,后有毒士……

    刘闯突然觉得,他以后的日子。恐怕会有些难过。

    “子山,司马懿如今身在何处?”

    步骘抬起头道:“前日衡若派人送信,说司马懿和孔明已抵达即墨……可能过几日,就要前往东莱。”

    “他二人相处如何?”

    “公子是说,司马懿和孔明吗?”

    “嗯。”

    步骘有些不太明白,刘闯为何对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会如此重视。

    于是想了想道:“据衡若说,两人时有争执,但关系还算不错。衡若还说,少见孔明遇到对手。那司马懿辩才惊人,时常和孔明争论不休。双方各有胜负。所以也很难说谁更加厉害。”

    “孔明有个对手,倒是一桩好事。”

    在原有历史上,孔明也有好友相伴。庞统,徐庶,孟公威,石广元,崔州平……而这些人,都是在三国时期,极有能力的人物。且不说庞统与诸葛亮齐名,徐庶孟公威石广元,也都非同等闲。有这样的朋友相伴,诸葛亮才能够迅速成长。可惜,刘闯如今并不打算送诸葛亮去荆州。少了那些小伙伴的相互督促,诸葛亮是否还能达到历史上那种高度呢?刘闯有些怀疑。

    不过,司马懿的出现,却给刘闯开启了另一扇窗户。

    我无法招来庞统,但是我可以给你介绍其他的伙伴……要知道,他手中的资源并不缺少。有郑玄这棵梧桐树在,刘闯并不担心,招引不来凤凰驻足。这司马懿,就是刘闯给诸葛亮安排的第一个伙伴。从司马懿对刘闯的态度来看,似乎对刘闯颇有些好感……不管怎样,这同样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至少在刘闯看来,司马懿未来的成就,远比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庞统强百倍。

    希望,有这么一头冢虎相伴,卧龙可以获益良多。

    “不其那边的情况如何?”

    “南山书院已经初成规模,如今已聚集数百人之多,不泛当今名士。”

    刘闯想了想,也颇为满意。

    “公子。”

    “嗯?”

    步骘犹豫一下,轻声道:“我有一不情之请,还望公子答应。”

    “子山,你随我多年,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不必吞吞吐吐。”

    “我欲前往北疆,去看一看那边的状况。”

    刘闯闻听,不由得一怔。

    他想了一想,便点头道:“去看看也好,子方一人,毕竟势单力孤,你过去之后,不妨多帮他一回。正好前几日,元绍来信说,他不想继续呆在琅琊。而今东武琅琊两县已连成一片,益恩大兄足以掌控,他留在那边,也确实可惜。这样,我让元绍陪你一同前往北疆。另外我这里有一封书信,你路过广阳郡时,请绕道蓟县,找一个名叫徐邈的人,把书信交给他。”

    徐邈,是郑玄举荐给刘闯的一个人才。

    据说此人精于农事,才干非凡……当年他曾在郑玄门下求学,后因家事不得不返回老家。

    刘闯一直想要招揽此人,却又担心路途遥远,徐邈不愿前来。

    正好麋芳说,蜀黍在北疆种植会有难度,于是刘闯就想到了此人。有郑玄的书信,刘闯有八成把握请出此人。更不要说让他来参与他最擅长的事情,相信这个徐邈,绝不会再拒绝。

    步骘听罢后,便躬身道:“公子放心,骘必不负公子所托。”

    只是,步骘这一走,刘闯又面临另一个问题。

    陈矫和陈群,长于外,而不精于内。

    别看这小小的北海郡和东莱,每日往来的公文案牍多不胜数。此前,都是由步骘一手操办,省却刘闯不少麻烦。若步骘一走,谁来负责这些案牍?刘闯在答应步骘后,也有些头疼。

    “何不使定公前来?”

    “哦?”

    “徐子明如今已回高密,左右无甚安排。

    而定公今年在胶西推行屯田,正可以让子明接手。定公此前。就长于这些政务。让他回来接手。岂不正好?”

    吕岱如今为夷安令,说实话有些大材小用。

    而徐奕则长于屯田事务,让他接手夷安令一职,确是最好选择。

    刘闯想到这里,顿感轻松。

    “既然如此,我便差人使定公回来。”

    ++++++++++++++++++++++++++++++++++++++++++++++++++++++

    吕岱在夷安,一晃近一年光景。

    在过去一年之中,他一直都在着手准备胶西屯田事务。刘闯突然召他回高密。吕岱一开始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等他回到高密,问qīngchu缘由之后,才算是松了口气,旋即接手步骘手中事务。虽说胶西屯田是他的心血,但吕岱的心里,始终还是希望能回到高密……毕竟,这里才是刘闯的核心圈子。更不要说,吕岱对农事并不擅长,他更希望处理政务,而非日常琐事。

    随后。徐奕奉命,出任夷安令。

    把吕岱安置好以后。刘闯略显疲乏,返回后宅。

    “孟彦,怎地如此疲惫?”

    麋缳命人准备了晚饭,送到刘闯的书房之中,颇有些关切的问道。

    刘闯只笑了笑,轻声道:“算不得累,只不过是处理一些人事安排而已……如今这地盘越来越大,管得人越来越多。以前都是子山为我操持,今天和定公交接,才知道会如此的繁重。

    我这手上可用的人,还是有些少了……”

    麋缳不免有些心疼,走到刘闯背后,轻轻帮他揉捏肩膀。

    成婚两个月,刘闯并不似外面人所猜测的那样,享尽齐人之福。他倒是想来着,可身边的事情,可说是一件接着一件,和佳人温存的时间,甚至比大婚之后更少。麋缳看着刘闯略显瘦削的面颊,也不禁有些心疼。

    “对了,我今天收到大兄的书信。”

    “哦?”

    麋缳口中的大兄,毫无疑问就是麋竺。

    如今,麋竺依旧为东海郡太守,从表面上看,和刘闯始终没有任何往来。

    可私下里,麋竺却暗自与麋缳书信来往,总算是让麋缳内心里的那份纠结和挂念,得到缓解。

    只是,这书信往来,除麋缳和刘闯之外,外人无一人知晓。

    就连麋竺那边,也是交由林癞子一人负责,连麋竺的老婆都不知道,麋竺和刘闯有联系。

    “刘备近来,时常与大兄书信。”

    “哦?”

    “大兄感觉,他似乎有意对吕布用兵。”

    刘闯用力吐出一口浊气,仿佛自言自语道:“那就是了!”

    刘备对徐州,可谓贼心不死……他如果没有动作,那才是一桩怪事。

    自去年陈珪谋反之后,刘备便一直处于沉寂的状态。而今,他终于要有动作,并不出刘闯意料。

    “你与大兄知,让他莫参与其中。

    若刘备要他帮忙,也不必拒绝,但绝不要出兵与吕布相争……刘备而今,不是吕布的对手。”

    麋缳对这些事情,并不是特别qīngchu。

    不过既然刘闯这么说,她当然也不想让麋竺陷入危险。

    吃罢晚饭后,刘闯便招来周仓。

    他把一封书信递给周仓,“你安排一下,让张牛儿连夜动身,前去下邳,把这封书信与陈公台。”

    说到这里,刘闯犹豫一下。

    “另外,让张牛儿告诉陈宫,小心陈元龙。”

    他记不太qīngchu,历史上刘备是否偷袭过吕布。不过根据他的对刘备的了解,这家伙说不定真有可能会出兵。去年三月的那场战斗,刘闯记忆犹新。他可是记得很qīngchu,在史书中,或者三国演义里,陈珪并没有和吕布反目成仇,更没有协助刘备,在下邳来那么一场偷袭。

    刘备,若无曹操之助,绝无可能战胜吕布。

    但刘闯却不敢保证,若是那陈登在广陵起兵,会是什么状况。

    可惜了……本来吕布去年就有可能拿下广陵,彻底将徐州掌控于手中,却平白放弃了机会。

    一想到这些。刘闯就不禁扼腕长叹。

    时间。悄然逝去。

    眼见近二月底。刘备也没有出兵。

    屯田之事,已进入轨道。虽然步骘离开,但有吕岱接手,使得北海诸般事务,依旧是有条不紊的在进行着。

    刘闯本打算找个日子,带上荀旦、麋缳等人一起出去踏青。

    却不想得到消息,荆州刘表,派蒯越率使团前来高密。

    刘表。终于有反应了?

    刘闯把大椎收起,交到了魏延手中。

    “那蒯大公子,如今情况怎样?”

    魏延道:“大公子一切尚好,皇叔并未委屈他,除了行动受了些限制之外,其他一切都好。我前次探望时,他好像还胖了一圈,精神看上去也不错。皇叔仁厚,想来刘荆州也不会怪罪。”

    “很好!”

    刘闯可不想这时候和刘表真的反目。

    亢蒯祺,说穿了只是他向刘表宣示他的存在。而不是想要和刘表交恶。

    只是,蒯越前来。倒是有些出乎刘闯的意料之外。之前向荀旦麋缳吕蓝和诸葛玲等人承诺的踏青,恐怕又要推迟些时日。同时,刘闯也非常好奇,蒯越来高密,究竟又有什么目的?

    二月二十八日,荆州使团抵达高密。

    只是这一次,刘闯并没有似先前那次恭敬,而是领魏延周仓二人,率飞熊卫在城外等候。

    清明将至,细雨靡靡。

    正午时,从远处行来一队人马,缓缓来到高密城外。

    这支荆州使团的仪仗,明显要强过上次蒯祺来时的排场。

    两千健卒列队于高密城下,蒯越驾轻车,在两员大将的护卫下,来到阵前。

    刘闯,催马迎上去,躬身道:“蒯别驾前来,可是要为蒯祺讨回公道?”

    可不等蒯越开口,在他身后一员武将却勃然大怒,催马上前厉声喝道:“刘皇叔何以如此无礼,便这般迎接客人吗?”

    这员武将,跳下马身高当在八尺靠上,雄壮威武。

    他的相貌极为俊朗,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掌中一口七尺大刀,明晃晃,透出一股寒意。

    刘闯一怔,忍不住道:“你是何人?”

    “你既然不识我,何以招某家前来?”

    刘闯眼睛一眯,下意识向轻车之后的另一员武将看去。

    那员将的年纪,大约在五旬左右,须发灰白。跳下马,身高当近九尺,掌中一口大刀,威风凛凛。

    黄忠?

    刘闯脑海中,突然闪现过一个名字。

    不过,他旋即把目光收回,落在眼前青年的身上,突然笑道:“甘宁,甘兴霸?”

    “正是某家!”

    甘宁这一路上,心里都一直感到茫然。

    刘闯之名,他当然听说过……事实上,自从刘闯八百健卒强夺般阳,大败数万泰山贼之后,刘闯的名气,就已经传入荆州。在那之前,许多人会以为刘闯是凭借着他老爹刘陶留下来的威名所以才站稳脚跟。但般阳一战之后,刘闯的勇武和胆略,已经证明他不是虚有其名。

    这么一个从市井中崛起,横行三州之地,斗曹操,败刘备,战虓虎的好汉,甘宁一直心存好奇。

    后来,刘闯得以正名,拜北海相,灌亭侯。

    般阳一战之后,更被曹操封为扬武将军,若以名气而言,甘宁可谓如雷贯耳。

    可他却不明白,刘闯为何要找他?

    刘闯说,他曾受过甘宁的恩义……可甘宁可以发誓,他绝对不认识刘闯。要知道,刘闯当年流落江湖的时候,甘宁也不过十几岁,怎可能认得刘闯?偏偏刘闯这次指名点姓要他过来,甘宁自然满心疑惑。

    见刘闯问他,甘宁便可以确认,刘闯不认得他。

    心中,突然有一种淡淡的失落感……同时更有一种,莫名的愤怒。

    他觉得,自己被欺骗了!

    说起来甘宁而今,也颇为落魄。

    从巴郡来到荆州,本以为能够得刘表重用,哪知道刘表连见都没有见他,便把他赶回南阳老家。

    幸亏甘宁离开巴郡的时候,带了不少钱帛。

    若非如此,他手下那八百僮客,恐怕都难以养活。

    可即便如此,坐吃山空三载,甘宁也有些承受不起……他又不擅持家,更不懂如何赚取钱帛。有心重操旧业,做那强取豪夺之事,可南阳毕竟不是巴郡。若他真那么做,恐怕刘表第一个不会饶他。真若如此的话,他甘宁就只能上山落草,做个山贼盗匪,被他人耻笑……

    八百僮客,走了大半。

    眼见着走投无路,却忽然得到刘表相召,让他随同蒯越,出使高密。

    难不成……还要回家继续蛰伏不成?

    甘宁想到这里,不由得恼羞成怒,怒骂道:“我敬你为皇叔,又为何要消遣于我?”

    不等刘闯回答,身后魏延却怒声喝骂:“尔一小将,竟敢对皇叔无礼!”

    说着话,魏延策马冲出。

    甘宁也不客气,纵马迎上去,便和魏延斗在一处。

    而刘闯则看着轻车上的蒯越,笑呵呵道:“子柔先生,何不与我引介一下汉升老将军?”

    蒯越的瞳孔微微一缩,突然扭头笑道:“汉升,看起来刘皇叔对你,可熟悉的紧。”

    在他车后的那员老将,正是黄忠。

    事实上,黄忠和甘宁一样,也不明白刘闯为何要他前来。

    要知道他的名声,即便是在荆州也不算显赫。想当年他是南阳太守秦颉部曲,黄巾之乱的时候,随秦颉在南阳大战张曼成,立下战功,随秦颉前往扬州任职。只是,秦颉到扬州后不久,便因为水土不服病死,继任者对黄忠并不欣赏,他只好带着妻儿,从江东返回扬州。

    不幸的是,黄忠的儿子黄叙因小时候染了风寒,故而体弱多病。

    加之长途跋涉,旅途辛劳……黄叙在回到老家后不久,便撒手人寰。白发人送黑发人,黄忠心里悲恸万分,此后便在南阳老家蛰居。后经好友介绍,复又投靠刘表……不过刘表对他,并不看重。

    也难怪,黄忠并非刘表元从。

    加之他身上有秦颉的烙印,而刘表素来重士人,轻寒门,对他自然不可能重用。

    好在刘表知黄忠勇武,于是拜中郎将,命他辅佐刘磐,驻守长沙。可实际上,也不过是为刘磐捞取战功,获取名声而为之。即便是刘磐,对黄忠也是表面敬重,内心里实则轻视。

    刘闯邀他前来高密,黄忠也心存疑惑。

    不过,眼见刘闯上前,他却不似甘宁那么急躁。

    宦海沉浮多年,黄忠早就过了心浮气躁的年纪。所以他听蒯越说完,便微微一笑道:“想来刘皇叔,是想要掂量一下老夫的本事。”(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十二点前发出,今日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