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54章 群英会(完)

第154章 群英会(完)

    楼异的性子沉静,才过了而立之年。

    青州兵奔,他死战保护曹操逃离,自己却身受重伤,之后整整休养了两年之久。

    两年来,曹操已经羽翼丰满,奉天子以令诸侯,声势大涨。本来,楼异大可在家继续休养,哪怕这辈子不再上战场,曹操一样不会亏待了他。但楼异是个武人!哪怕他出身卑微,那武人的傲骨,让他无法躺在功劳簿上虚度光阴??。于是,身体康复后,楼异便重又回到军中。

    湖阳之战,他先登湖阳,立下首功。

    此后在舞阴之战中,又接连立下战功……

    随曹操返回许都后,他受郭嘉之邀,混入荆州使团,准备破坏孙刘联盟。

    可谁又想到……

    眼角的余光,从郭嘉身上扫过。

    楼异看到郭嘉露出焦虑之色,不停对他眨眼,示意他不要逞强。

    他明白郭嘉的意思,是希望他不要逞强,先做俘虏,保住性命,而后郭嘉肯定会想办法救他出去。

    可真如果这样做,他楼异还有何面目,活在这个世上。

    原本有些躁动的心情,突然间沉静下来。

    楼异下意识紧了紧手中开山钺,突然朝着刘闯笑道:“久闻刘皇叔勇力无双,楼异正要领教。”

    郭嘉心里一颤,顿时明白了楼异的心思。

    死战不降!

    他竟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郭嘉突然发现,他虽然智谋百出,但若对于人性。似乎并不了解。

    武人的骄傲……郭嘉在刹那间明白了楼异心中所想。心里面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后悔……

    我小看了刘闯。更小看了楼异!

    想到这里,郭嘉甚至忍不住冲动,想要冲出去阻拦。

    哪知道荀衍却一把将他拉住,轻声道:“奉孝,你若此时站出去,非但救不得楼异,还会令司空声名受损。”

    “可是……”

    荀衍深吸一口气,只朝着他摇摇头。目光便落在了刘闯身上。

    想当年,刘子奇傲骨铮铮,受不得半点委屈。

    没想到他的儿子,居然也是这般秉性,他难道就不怕激怒了曹操,到时候惹来杀身之祸吗?

    目光,不经意间落在远处田丰和袁尚的身上。

    荀衍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自言自语道:“看起来,你已做出了选择!”

    而刘闯则凝视楼异,听他开口。忍不住也发出一声叹息。

    “既然如此……”

    刘闯沉声道:“可惜了你这一身好武艺。”

    话音未落,刘闯垫步拧身。便扑向楼异。

    就在刘闯冲出来的一刹那,楼异也大吼一声拖钺而行,向着刘闯冲去。

    两人的速度都很快,眨眼间便已照面。楼异骤停,身形原地一转,旋身轮起开山钺,一式横扫千军,拦腰斩向刘闯。而刘闯却并未停下,脚下猛然加速,手中八音椎啪的挑起,横里斜刺而出,铛的便击在开山钺上。说时迟,那时快,刘闯只觉双手一颤,身形随之一顿。

    而楼异的开山钺,则直接被荡开来。

    这楼异不愧是炼神武将,开山钺荡开之后,中门大开。

    可是他脚下横跨一步,旋身逆时针扭动,经顺着那开山钺被荡开的方向使力,开山钺呼的一声响,斜撩而起,从刘闯左侧再次劈出。

    “好本事!”

    刘闯忍不住赞了一声,身随八音椎走,椎杆啪的落下,便打在那开山钺上。

    两人的速度都很快,而且走的都是那种大开大阖,大巧不工的招数,虽然看上去并不精彩,可是却杀机暗藏。

    越兮几次催马想要上前助战,但太史慈却在一边,虎视眈眈,令他不敢轻举妄动。

    要知道,这高密城外,此时可不仅仅是太史慈一个人。

    夏侯兰、周仓、武安国和萧凌四人,一个个全都是养气巅峰的好手。

    越兮自认单打独斗可胜过太史慈,却需要百回合方能见出分晓。若再加上夏侯兰四人,他必败无疑。

    更不要说,孙权虽然已经入了高密,却让蒋钦周泰和陈武三人留下。

    同样是一个炼神武将,两个养气巅峰的武将,如果越兮敢乱动,这三人毫无疑问,会助刘闯一臂之力。

    越兮勇冠三军,却不代表他是个莽撞之人。

    他非常qīngchu,这时候只要他动手,就等于是卷入漩涡。

    别说他,就连郭嘉和荀衍,在这个时候也都不愿意轻举妄动……

    远处,田丰突然问道:“韩猛,若你与刘闯交锋,可有胜算?”

    韩猛闻听,老脸通红。

    他虽然不喜欢刘闯,却不代表他不识好歹。

    犹豫片刻后,他轻声道:“场中几人,我皆无胜算。”

    “哦?”

    袁尚闻听,不禁露出诧异之色。

    韩猛倒也不矫情,用手指着周仓四人道:“那四人与我在伯仲之间,但如果和刘闯相斗,只怕我难敌十个回合。”

    他突然明白,田丰的意思。

    来高密前,郭图曾私下里挑拨关系,令韩猛对刘闯心生敌意。

    但如今看来,这郭图分明是想要害死韩猛。

    如果之前韩猛稍有莽撞,和刘闯发生冲突的话……看刘闯这脾气,若真惹怒了他,可是个不管不顾的主儿。

    想到这里,韩猛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田丰在他身边轻声道:“公严,你我所忠者,乃大将军也。

    今大将军尚在,几位公子之间的冲突和矛盾,你我最好不要涉足其中,弄个不好,性命难保。”

    韩猛轻轻点头。又偷偷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袁尚。

    “多谢田先生指点。猛知当如何自处。”

    “这两日。且不可节外生枝……刘闯此人的性子,与他父亲极为相似,刚愎暴烈,受不得委屈。

    他方才也说了,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你不去惹他,自然不会有事。若你惹了他,哪怕他杀了你。我相信大将军也未必会真的责怪他。别忘了,他是皇叔,更是中陵侯之后。”

    “末将,明白!”

    韩猛想起来了,袁绍早年间,似乎也受过刘陶的恩典。

    而刘陶是刘闯的老爹,哪怕袁绍对刘闯再有不满,为了这段恩情,他也绝不会和刘闯计较。

    田丰说完之后,目光便又落在刘闯的身上。

    脸上露出一抹极为古怪的笑容。他仿佛自言自语道:“刘闯,究竟哪个才是真的你呢?”

    +++++++++++++++++++++++++++++++++++++++++++++++++++++++++++++

    只是。刘闯在这一刻,却陷入苦战之中。

    楼异的年纪比他大,精艳更比他丰富许多。别看刘闯自重生以来多次与人交手,但比起楼异这种从军中底层走出来的超级武将,他的精艳明显不足。楼异非常聪明,他知道自己的战马,远远比不得刘闯的象龙。他的身高虽然也不低,同样是膀阔腰圆,可比之刘闯,一样有所不如。气力不足,战马不利,楼异索性选择步战,使得刘闯在马上的优势,顿时化为乌有。

    纯粹的步战,刘闯虽然隐隐占了上风,可楼异步履轻快,令他感到非常棘手。

    两人眨眼间,便战了三十多个回合。

    刘闯心里开始焦虑起来……

    他才不想和楼异陷入鏖战,拖得时间越久,越是麻烦。

    想到这里,八音椎唰唰唰三椎逼退楼异之后,刘闯单手从肋下兜囊里取出三支小枪,趁楼异不备,反手啪啪啪打出。楼异没想到,刘闯会在这时候使出安全,一个不小心,腿上便被小枪击中。他不禁闷哼一声,脚下一个趔趄。而刘闯却趁此机会,双手举起大椎,朝天一柱香,嗡的一声劈落下来。

    楼异举钺相迎,就听铛的一声巨响,椎钺交击,声若巨雷。

    也是因为腿上有伤的缘故,楼异有些站立不稳,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而刘闯则得势不饶人,八音椎追着楼异蓬蓬蓬接连十数椎落下,楼异在连接十数椎之后,双臂发软,气血翻腾,哇的一口鲜血喷出。可就在这时,刘闯又是一椎落下。楼异大吼一声,双手托开山钺想要继续封挡,哪知道刘闯突然使了一个巧劲,撤步后退,大椎做枪,凤凰三点头呼的刺出。

    这一下,楼异再想变招封挡,已经来不及了。

    就见八音椎的锤头狠狠撞在楼异的胸口,把他胸前的甲叶子打得飞溅,身体一下子飞起来,蓬的摔落在地,便气绝身亡。

    郭嘉在一旁看着,双手紧握拳头,却说不出话。

    刘闯喘息不停,不得不说,和楼异这一回交手,也让他感到非常吃力。

    他把大椎交给飞熊卫,而后迈大步走到楼异的身边。

    就见楼异的胸口明显向内凹陷,胸骨紧随……

    只是那一双眼睛,仍瞪得溜圆,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果然是一个好汉。”

    刘闯蹲下身子,轻声道:“今日尔虽丧命,想必有人会为你伤心。

    他日我若真个战死,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为我难过。大丈夫死得其所,不亦快哉……楼异,你我来世再论交情吧。”

    说完,他从楼异的腿上拔出小枪,站起身来。

    “元福,将此人厚葬,不得怠慢。”

    “喏!”

    刘闯的目光,又落向了一旁的蒯祺,眉头紧蹙,半晌后沉声道:“来人,将荆州使团给我扣下来。

    季弼,我书信一封,你亲自送往荆州拜见刘荆州。

    见到他之后,就代我问他:莫非荆州使团,只能为他人走狗吗?”

    蒯祺一旁闻听,顿时大怒。

    “刘孟彦,你敢!”

    他可是使团使者。如果被刘闯扣下来。今后说不得就要沦为他人的笑话。

    刘闯冷笑一声道:“元吉。你且说说看,我有何不敢?”

    一句话,令蒯祺顿时哑口无言。

    是啊,刘闯有什么不敢呢?

    今天的事情,说穿了本就是他挑起来,已经失了礼数。

    刘闯莫说把他亢起来,就算是杀了他,一样占着道理。可是……蒯祺这时候。有些慌了手脚,朝着郭嘉看去。

    郭嘉此刻,尽是屈辱感受。

    前次他算计了刘闯一回,可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刘闯就当着他的面,给了他一记耳光。

    “刘皇叔!”

    “奉孝,你是以使团副使的身份与我说话,还是以你私人名义?”

    郭嘉闻听一怔,犹豫一下道:“嘉以私人身份。”

    “哈哈哈!”哪知道,刘闯听了却大笑不止。“郭奉孝,你太高看你自己了。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居然要以私人身份与我说话?我乃大汉皇叔。中陵侯之后,你又是什么人?再者说,我与你有什么交情?又何必与你废话?郭嘉,休以为有曹操撑腰,便可以肆无忌惮。我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但也不会畏惧任何人……我还是那句话,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郭嘉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只觉心头气血翻腾,瞪着刘闯半晌,突然转身,甩袖离去。

    荀衍的目光中,透出诧异之色。

    不过又好像有些失望,轻轻摇摇头,便随着郭嘉离去。

    蒯祺见此情况,便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是无法善了。

    可是,看着四周虎视眈眈的高密军,他也知道,如果真要火拼,根本不是刘闯的对手。

    原以为刘闯自幼流落民间,算不得什么人物。

    现在看来……

    蒯祺心中,顿时颓然。

    ++++++++++++++++++++++++++++++++++++++++++++++++++++++++++

    “孟彦,何苦要与曹操这么撕破面皮?”

    是夜,别院书房。

    荀谌看着刘闯,一脸无奈之色,“你可知道,这样一来势必要与曹操反目,你真就不怕他找你麻烦?”

    刘闯闻听,却沉默了!

    片刻后,他轻声道:“老大人,若我真的隐忍,他便不找我麻烦?”

    “这个……”

    “其实,我与他之间,早已没有寰转余地。

    在汝阴的时候,我虽杀了朱成,却并没有想过与他为敌。哪怕是他让振威中郎将李通李文达出兵讨伐我的时候,我也存着些许善意,没有和李通为敌,只杀了苌奴。莫非他以为,我真杀不得李文达吗?

    此后我离开汝南,北上青州,只求一容身之处。

    可曹操呢?”

    刘闯闭上眼睛,苦笑一声道:“他一样不肯放过我,数次为难与我。

    他让我做那劳什子齐郡太守,以为我真看不出他的心思吗?若不是袁术那厮为我解了一难,说不得我现在,已经是四面楚歌。他一直在算计我,一直把我当做敌人,我又何苦再给他面子?这次我大婚之喜,本不想杀人。偏那郭嘉羞辱我一回之后,又跑过来想要算计我。

    老大人,你有没有想过,若江东使团遇难,我刘闯以后还有什么颜面立足?

    他既然不给我面子,三番五次的找我麻烦,那就休要怪我与他为难……若不是三伯父在,我今天甚至连那郭嘉也不会放过。他真以为我年少可欺不成?亦或者,是觉得我不敢杀人吗?”

    在荀谌面前,刘闯自然不会有任何隐瞒。

    荀谌苦笑着点点头,叹了口气道:“说起来,此事也真怪不得你。”

    “可是孟彦,你真就要和曹司空为敌吗?”

    书房的阴影中走出一人。

    灯火照映下,那人赫然就是荀衍。

    他在荀谌身边坐下来,“亦或者,你以为袁绍和吕布,可以作为靠山?”

    “靠山?”

    刘闯晒然一笑,“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的靠山除天子之外,只有我自己……谁又能做我靠山?”

    “那你……”

    “三伯父,我也知你为难。

    这样吧,请你回去转告曹操,为敌为友,在他一念之间。

    我为汉臣,此生所忠于者,为我汉室列祖列宗。他既然决意要视我为敌手,那就放马过来。”

    荀衍叹了口气,不知该如何说才好。

    来高密前,荀彧曾偷偷找到他,请他劝说刘闯,不要与曹操为敌。

    只不过,他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而郭嘉显然已经把刘闯视为心腹大患,曹操对郭嘉又极为信任。今日刘闯杀了楼异,其实已经表明了态度。相信那在场所有人都明白,楼异并非荆州使团的人,而是曹操部曲。至于刘闯最后羞辱郭嘉,荀衍也感到有些头疼……郭嘉这个人,素有鬼才之名,心高气傲。今日他受了刘闯如此羞辱,又怎可能与刘闯,善罢甘休?

    看起来,此次文若是一厢情愿了!

    现在不是刘闯要不要与曹操为敌,而是看曹操,怎么看待刘闯……

    这两人之间,恐怕是没有寰转余地。

    见荀衍荀谌兄弟二人露出忧虑之色,刘闯忍不住笑了。

    “两位老大人,何必担忧害怕?

    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屯,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非人力可以改变。过了今日,也许我与三伯父会兵戈相见。到时候不管三伯父使出什么手段,各为其主,我绝无怨言。

    不过今日,在高密,是我大喜的日子。

    索性痛痛快快的吃醉一回,他日便战死沙场,不亦快活!”

    刘闯这一番话,绝不是想要安慰两人。

    和楼异一战,令他的心性产生了些许变化。

    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此前,他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虽然每次计划周详,依旧会心事重重。

    可现在想来,似乎多虑了。

    该做的事,该考虑的事,他都已经做了,考虑到了。

    既然如此,又何必再去天天愁眉苦脸。

    重生一回,怎地也要放开胸怀,享受这个时代的点点滴滴。

    再过两日,就要成家了!

    刘闯笑道:“两位老大人,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请回复曹操,就说我等着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