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52章 群英会(五)

第152章 群英会(五)

    江东来使?

    刘闯听闻之后先一怔,目光旋即一转,落在蒯祺身上。

    他似乎有些明白了蒯祺前来的目的。

    什么前来道贺,什么探望诸葛亮姐弟,全他娘的是胡说八道。似这种世家子弟,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就算诸葛亮的大姐是正妻,却未必能够在蒯家当家作主。很简单,蒯家身为荆州五大望族之一,而诸葛氏早已没落,根本无法给予蒯家太多支持,又怎可能会被看重?

    蒯祺此行,就是针对江东使团……

    不过,蒯祺似乎并不在意,见刘闯看来,非但不见紧张,反而朝刘闯微微一笑??。

    刘闯心中顿时腾起一股杀机,那蒯祺看他的目光里,分明带着一丝嘲讽和轻视之意,令他勃然大怒。

    江东孙家和刘表之间的恩怨,世人皆知。

    想当初孙坚死于刘表之手,几乎令孙家基业尽失。

    幸有孙策崛起于江东,总算是没有让孙家销声匿迹。而且,孙策在占领了江东之后,已经数次和荆州发生冲突,只是由于江东内部未定,所以孙策迟迟没有向荆州发动攻击。可这并不代表刘表对孙策没有提防。能为一方诸侯者,哪个又是等闲之辈?更不要说,这刘表当年匹马入荆州,将荆襄九郡尽收于囊中。孙策的wēixié究竟有多大?刘表又岂能没有觉察?

    刘闯面色一沉,突然冷笑道:“我倒要看看,是哪个敢在我高密闹事。”

    大婚将至。刘闯不想招惹是非。

    但如果因此就以为他会隐忍。会胆小怕事。那就大错特错。

    骨子里,刘闯依旧是那个当初带着三十六人横行徐州的刘闯。一个小小的世家子弟,居然敢来寻衅,还真是不知死活。

    “来人,与我备马抬椎。”

    话音一落,酒席宴上众人的脸色,都不由得生出变化。

    袁尚亲眼见识过刘闯的勇武,更qīngchu刘闯那支八音椎。有何等惊人威力。

    “元皓先生,咱们去看看热闹?”

    田丰目光清冷,扫了荀衍郭嘉一眼,又向蒯祺看了一眼,当下点头笑道:“素闻刘皇叔有飞熊之勇,自然要看一看才是。”

    而荀衍和郭嘉,则朝着蒯祺轻轻一点头。

    蒯祺脸上的紧张之色,顿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许都时,听闻江东也要派遣使者前来高密道贺,蒯祺也感到了些许紧张。

    后来。郭嘉找到驿馆,告诉庞季。若刘闯和孙策联手,只要刘闯占居徐州,则孙策便不会再去顾虑北面,到时候定然会集中兵力,攻伐荆州,为孙坚报仇雪恨。所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孙、刘两家之间的仇恨,根本就没有缓解的余地。所以,还是要早早图之,否则必有后患。

    庞季也认为郭嘉所言,颇有道理。

    正好蒯祺奉父命,准备去探望一下诸葛氏族人,于是庞季便和蒯祺商议,让他设法破坏刘闯和孙策之间的关系。如果江东使团在高密发生变故,则刘闯就必须要担负起保护不力的责任。

    总之,可以让两家的关系,迅速破裂。

    蒯祺听了庞季的话,也深以为然。

    于是便带着使团前来高密,意图破坏孙刘联盟。

    不过,他也知道,单凭荆州使团的力量,想要在高密闹事,必然会惹来不少麻烦。最好是与荀衍等人联手一起,方可以对抗刘闯。要知道,此次曹操的使团之中,也不泛那武力强绝的好手。

    见刘闯发怒,蒯祺很紧张。

    可是看荀衍和郭嘉一脸平静之色,他便放下心来。

    不管怎么说,他是奉刘表之命前来,刘闯也不太可能,真的为难于他……

    想到这里,蒯祺心中大定。

    他和荀衍郭嘉一起,随着众人往外走。

    而士壹则看了蒯祺一眼,嘴角微微一翘,勾勒出一抹古怪笑容。

    那刘闯何等胆大妄为的人,又岂能容你一个小娃儿,在这北海国放肆?若真如此,他便不是刘闯。

    ++++++++++++++++++++++++++++++++++++++++++++++++++++++++++++++++

    周仓、夏侯兰已备好马匹。

    刘闯翻身跨坐马上,提八音椎,领三百飞熊卫,风驰电掣般,便冲出高密城门。

    此时,天色已晚,高密城外两支人马已打在一处。

    一边是荆州使团的兵马,一边则是打着江东旗号的人马。

    两军阵前,灯火通明。

    五个人,分成两对正战在一处,杀得难解难分。

    双方兵马摇旗呐喊,声音响彻寰宇。太史慈与萧凌,则率一支骑军列阵一旁,眉头紧蹙。

    而在不远处,还有一支兵马,看似和太史慈一样在观战,实则确是在牵制太史慈。

    那是一支曹军兵马,为首一员大将,头戴黄帻兜鏊,身披鱼鳞甲,掌中一杆长矛,面带微笑。

    “子义,为何不阻止他们?”

    刘闯率飞熊卫抵达后,便厉声喝问太史慈。

    太史慈用手一指那黄帻曹将,“公子,此人率部阻拦,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刘闯扭头看去,却见那黄帻曹将,依旧是一脸淡淡的笑容。

    “他是谁?”

    “此人兖州越兮,乃曹军上将……曹操这次来,果然是不安好心。”

    这支使团,背着一个天子之名。

    你打还是不打?

    打了,就是扫了天子的颜面,刘闯必将背负骂名。可若是不打,难不成眼睁睁看着,对方为难江东使团?

    刘闯怒道:“此乃北海。岂能让客人受了怠慢?

    若谁想要反客为主。只管与我杀了便是。我自会与陛下请罪。”

    说话间,刘闯一催胯下象龙马,就听象龙一声长嘶,便冲向两军阵前。

    荆州方面,派出两员大将,一个一身锦袍,头戴纶巾,颈中系着一根蜀锦制成的丝带。胯下马,掌中刀,独斗江东两员大将。而那两员大将,其中一个刘闯认得,就是那神亭岭下与孙策同行的陈武。与陈武合力抵挡那荆州大将的人,身材不高,也就是在175公分左右,同样是一口大刀。

    而另一边,搏杀在一处的两人,一个身高八尺。相貌刚毅,手持长矛。杀法骁勇。

    而和他对战的那人,却是一身黑甲,身高近190公分,手持一杆沉甸甸的开山钺,同样是凶猛异常。

    刘闯不由得眉头紧蹙,纵马便冲向那三人战团。

    “尔等身为客人,竟反客为主,在这里厮杀不止,又岂是做客之道?还不与我停手!”

    他说着话,人已经到了跟前。

    盘龙八音椎嗡的一声怪响,朝着那荆州武将便砸过去。

    刘闯不认得此人,但是却看得出来,这个人的武力,恐怕也已经达到了炼神境界。

    而江东两员武将,却显得有些弱,两个人都在养气巅峰……虽然说是双战对方,也只能堪堪自保。

    刘闯加入战团,横在三人之间,一椎轰出。

    那荆州武将不由得叫了一声:“好!”

    手中大刀反转,一式顺水推舟,正劈在椎头上。

    铛的巨响声传来,荆州武将的胯下战马,不由得希聿聿一声长嘶,连连后退。

    而那陈武和另一个江东武将,则趁势要想冲上去,却见刘闯猛然一转手,八音椎夜战八方,拦腰横扫。

    “我说了,都给我住手,莫非没有听到?”

    陈武两人大吃一惊,举兵器磕挡,就听铛铛两声响,椎与刀矛交击,发出巨响。陈武两人不仅手臂发麻,险些拿捏不住兵器,连忙拨马跳出圈外。只是,他二人才跳出去,却见那使刀的荆州武将厉声喝道:“汉子,好本事……不过你刚才趁我不备出手,却算不得真英雄。”

    说话间,他举刀便再次扑向刘闯。

    刘闯这时候,也是真的怒了。

    这荆州武将的身手不弱,如果他再不使出全力,只怕会被对方所败。

    所以,他怒吼一声:“混帐东西,既然想要找死,那就休要怪我心狠手辣。”

    盘龙八音椎朝天一柱香,高高举起。

    刘闯纵马飞奔,眼见二马照面,猛然身形暴起,八音椎一式泰山压顶,便恶狠狠向对方砸下来。

    荆州武将也不示弱,举刀相迎。

    就听铛铛铛,一连串巨响声回荡在战场上空。

    这荆州武将倒是不俗,硬接下刘闯六椎……只是,刘闯这霸王一字连环摔枪式,确是一椎比一椎凶猛,几乎是压着那荆州武将打。荆州武将接下六椎之后,正要接第七椎,胯下战马却已经承受不住,惨嘶一声,噗通便跪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而那荆州武将被摔落马下,刘闯的第七椎已经砸落下来。好在刘闯见此人确是一个高手,心中突然感到一丝不忍。

    椎头几乎是贴着那人的身侧,蓬的落在地上。

    巨大的力量,便是距离几十米外的战马,也感到大地的颤动,不由得惊慌长嘶。

    那武将被摔得头晕眼花,没等他清醒过来,就听到刘闯厉声喝道:“来人,给我把他拿下来。”

    夏侯兰周仓武安国三人纵马齐出,拦住另外一边,正和江东武将斗在一处的执斧武将。

    十几名飞熊卫冲上前,就把那使刀的荆州武将按住,绳捆索绑。

    场面,顿时大乱。

    不仅是荆州的兵马,还有那支曹军同时向刘闯冲过来。

    黄帻曹将,舞矛想要冲过来营救,却见太史慈催马迎上前,厉声喝道:“越兮,你的对手是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