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47章 初会(四)

第147章 初会(四)

    袁绍闻听一怔,旋即哈哈大笑。

    “我亦有此意前去道贺,可惜脱不开身。

    既然元皓你有此雅兴,就听代我南下北海国,顺便替我向友若道贺。对了,再送孟彦些马匹。此事,就拜托元皓你费心……显甫,你可有兴趣,前往北海?你与孟彦年纪相当,何不多多走动?”

    袁尚性子很傲,基上忙没什么人,能够入他的眼睛。

    难得刘闯和袁尚关系不错,袁绍也想,让袁尚和刘闯能够多走动一下。

    这也让郭图的脸色更加难看,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理由,来阻止这么一件事。

    要知道,袁绍最后那句话,实际上是在讽刺他。

    你郭图不是说刘闯贪好马匹吗?我就再送他一些……你堂堂河北名士,这气度实在是太差了。

    郭图心里,叫苦不迭!

    +++++++++++++++++++++++++++++++++++++++++++++++++++++++++++++++++++++++

    “元皓,何以?突然要去北海国?”

    从大将军府出来,田丰刚要上车,却听到身后有人唤他。

    扭头看去,却是沮授。

    田丰和沮授是同乡,都是巨鹿人。

    两人年纪相差不少,但却是忘年之交。

    两个人都曾在韩馥手下效力,后来又一起归顺了袁绍。而且两人的政见,更出奇相似,所以时常一起交流。

    早在初平二年,沮授就曾建议袁绍,横大河之北。合四州之地,收英雄之才,拥百万之众,迎大驾于西京,号令天下。兴平二年,也就是公元195年,汉帝逃离关中,途经河东。

    沮授献计,让袁绍迎奉汉帝。而后都邺城,奉天子以令诸侯。

    可以说,如果当时袁绍听从了沮授的建议,那么基上,也就没有曹操什么事情。

    可惜。被淳于琼等人反对,袁绍最终没有听从沮授的意见,平白便宜了曹操,令其得大义之名。

    当时,田丰极力主张袁绍听从沮授的主意,甚至为此和淳于琼争吵。

    两人的关系极为密切,所以看清楚是沮授之后。田丰便邀请沮授上了马车,两人在车中交谈起来。

    “我想去北海看看,这个刘闯究竟是何许人。”

    “哦?”

    田丰深吸一口气,轻声道:“我方才说。与中陵侯有旧,也非虚言。

    你莫忘了,想当初中陵侯为御史大夫的时候,我便在他手下效力。只不过说熟识。却远远谈不上,我想中陵侯未必能记得住我这个小人物。不过当初中陵侯上疏‘民以食为天’疏的时候。我的确是写过一篇章与中陵侯,里面详尽写下我的一些看法,可惜却没有回音。

    今主公合四州之地,兵多将广,粮草充裕。

    但我心里,却始终希望能够推行当年我与中陵侯奏疏中所写的那些想法,只是我知道,很难。

    所以我想去北海国看看,看看刘闯是怎样使‘民以食为天’。同时……”

    沮授眼眉一挑,“同时……”

    “同时我想知道,这刘闯究竟如何。”

    言语中,透着一抹淡淡杀机。

    田丰看了沮授一眼,微微一笑,“我相信,公与也有这种想法。”

    沮授忍不住嘿嘿笑了,“若那刘闯不是大忠,必为大奸……你看他在齐郡,可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大公子和三公子几乎被他玩弄于股掌。若元皓你不去的话,那我肯定会向主公请求,前去北海国。”

    田丰笑着点头,“公与放心,我自会小心探查。”

    沮授,笑了!

    建安二年十二月初,曹操自南阳返还。

    此一战,未能竟全功,也让曹操感到非常遗憾。

    没想到这张绣,竟然如此难缠。虽然曹操两次将其击溃,但却始终未能伤及其筋骨,令他感到颇为头疼。

    此时,从许都传来消息,田楷已经战死,袁谭尽收青州。

    曹操心知,必须要返回许都稳定局势,否则的话,只怕会使得豫州产生动荡。

    加之新年将至,将士们也无心再战。所以曹操命曹洪驻守舞阴,他亲率大军,返回许都……

    “这个,是蜀黍?”

    曹操用勺子,舀了一勺子高粱饭,在口中咀嚼两下,感觉滋味远不如粟米香甜。

    郭嘉也食用了一口,放下勺子道:“这蜀黍口感虽不如粟米,但却能使人饱腹,也不算太差。”

    “这东西,果然产量很高?”

    “据我所知,刘闯在北海国推行此种作物,仅一郡之地,便收获六十万斛……当然,这与北海地区土地广袤有关,但比之兖州不过百三十万斛的产量相比,这蜀黍产量的确惊人。

    我问过当地人,蜀黍在北海国,亩产近三四百斤。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主公可以在豫州进行推广,势必能缓解豫州的粮食危机,更可以平抑粮价,乃一桩大好事。”

    “若,你怎么看?”

    荀彧把一小碗高粱吃完,拿起绸巾擦了擦嘴角,“蜀黍若果真如此高产,的确能缓解豫州粮荒。”

    东汉末年,豫州虽然屡经战火,但是人口,依旧是各州之最。

    如果按照中平年间的人口普查,豫州人口达710万之多,可以说是除了益州之外,人口最多的地方。但也正是因为屡经战火,许多土地荒芜。如此沉重的人口压力,即便是兖州每年可获得百万斛的粮食,对于豫州而言,依旧有些紧张。所以,豫州粮价,也是各州之最。

    荀彧说罢,看了郭嘉一眼。

    “不过……”

    “不过怎样?”

    荀彧苦笑一声。“奉孝难道不知‘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道理吗?”

    “你是说……”

    “蜀黍产量,或许的确惊人。

    但你要考虑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北海国的环境,和豫州有很大不同。

    也许,蜀黍在北海国可以获得惊人产量,可如果放在豫州的话,很可能会出现绝产的情况。

    如此作物,刘闯竟然送来。难道真的是好心吗?

    我同意推广蜀黍,但是不建议一下子大面积进行推广。谷物和粟米虽然产量远不如蜀黍,但要知道,这东西毕竟已经耕种多年,大家也都非常熟悉。一下子换成蜀黍。且不说百姓会因畏惧而产生抗拒,如果一旦出现意外的话,恐怕整个豫州,都将面临绝粮的危险啊……”

    郭嘉眼睛一眯,抬头道:“若,你的意思是说……那刘闯在算计我?”

    “倒也未必。”

    荀彧笑道:“刘闯未必真的想要算计谁,不过他肯定知道。这橘与枳的道理。

    如此高产作物,若换做别人,必然会严加防范。可是他却主动送来,说明他知道。这种东西,想要防范根不可能。也许他也想大规模推广这种作物,但其中风险,便要主公担负。”

    郭嘉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那若的意思,究竟是推广。还是不推广?”

    荀彧想了想,沉声道:“推广,但绝不是现在。”

    “哦?”

    “我的建议是,先找几个地方进行耕种,其他地区依旧已谷物和粟米为主……如此一来,即便是耕种失败,也不会影响大局。一旦各地试种成功,则可以制定律法,进行全面推广。

    不过我估计,这需要一个过程。

    也许三年两载,也许五六年才能得出结论。但是在没有试种成功之前,我不建议进行全面推广。”

    曹操一旁,连连点头。

    “若所言,最为稳妥。”

    说完,他吃了两大口高粱饭,突然笑道:“如果慢慢吃的话,这蜀黍似乎也不是那么难吃。”

    郭嘉也知道,荀彧并不是针对他。

    只是自从那次和荀彧争吵之后,郭嘉已明显感受到,荀彧和他之间,再也没有早年间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或者说,两人之间已经生出隔阂,无法似从前那样,保持心有灵犀。郭嘉颓然不语,吃了一口高粱饭后,便没了胃口。

    曹操见此,也是心中感叹。

    他想了想,突然问道:“奉孝,你此去北海国,以为那刘闯如何?”

    “此人……”

    郭嘉想了想,却摇头苦笑。

    “我没想到,他居然一回来就觉察到我的存在。

    虽然他派了两个小孩子试探,但我能感觉到,他已经对我产生怀疑。所以我立刻离开,听季瑜说,我前脚刚走,刘闯后脚就带人闯进驿馆找我。若我当时有半分犹豫,必遭其毒手。”

    “此子,倒是颇为警觉。”

    “我在高密停留五日,大致上了解到一些事情。

    主公,刘闯此人绝非碌碌之辈,他有大野心,从他在北海国的所作所为,以及推行造纸编书的情况来看,此人野心不小。若早生十年……主公,此人定然会成为主公的心腹之患。”

    “此非孟彦之过,当初他只想回家,却不得已背井离乡耳。”

    荀彧一旁突然开口,让曹操顿觉尴尬。

    想当初,就是他派兵征伐刘闯,才造成今日之局势。

    郭嘉冷笑道:“若,焉知他归宗认祖,便会老老实实吗?”

    “孟彦是否会老实我不知道,但我至少知道,他会有许多顾虑。”

    “顾虑,不代表他就没有野心。”

    “野心,也并无不可……只看如何使用。

    难道说,刀剑可以杀人,便不持刀剑吗?奉孝这话说的有趣,便他是个有野心的,却终究是个孩子,又能有多大野心?你一直对孟彦苦苦相逼,到头来,只怕会为司空平添一劲敌。”

    “既知刘闯是吃人猛虎,还要养在身边,早晚必成祸害。”

    “是否食人猛虎,你我不得而知。

    而我现在却知道,就算他不是食人猛虎,你咄咄相逼,也会让他变成食人猛虎……”

    曹操一见这个情况,顿感头大如斗。

    荀彧和郭嘉话语中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令他暗自叫苦。

    “若,奉孝……你二人莫再争执。”曹操叹了口气,颇有些自责道:“此事,怨不得奉孝,实我听信片面之言,以至于才酿成如今局面。若,我知你一直不满我对刘孟彦心怀敌意,可既然我已经让他变成一头猛虎,后悔也没有用处,唯有杀虎方能保命,此不得已而为之。”

    曹操这句话,可谓是把姿态放得极低。

    荀彧嘴巴张了张,最终颓然坐下。

    曹操这一番话,已经表明决心:既然我让刘闯变成一头老虎,我也不后悔。

    他变成食人猛虎,我唯有将之杀死,否则的话,他这头猛虎,早晚会吃掉我……我不能束手待毙。

    “既然如此,我便不赘言。

    司空欲杀虎,也非司空之过错,然则却莫向我问计……不管怎样,中陵侯当年,与我家交厚。”

    “若,我不会让你为难。”

    荀彧起身告辞,曹操则面色难看。

    郭嘉轻声道:“司空,还请不要责怪若,中陵侯与荀家,毕竟有多年交情,更不要说友若侄女,马上要下嫁刘闯。他若真个出手对付刘孟彦,对他而言,的确是一桩难事。可除此之外,若对司空是忠心耿耿……”

    曹操一摆手,“奉孝莫再说了,我何尝不知,若的难处。

    只怪我当初听信了刘玄德一家之言,以至于逼走刘闯,才使得事情变成如今局面。不过,正如我方才所言,做也就做了,我也不会后悔。只是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烦劳奉孝多费心才是。”

    郭嘉闻听,连忙起身:“主公放心,嘉已布置妥当。

    如今万事具备,只差时机成熟……不过,在此之前,主公还是要尽快,解决张绣这心腹之患。”

    曹操细目一眯,捻须轻轻点头。

    “奉孝不说,我也清楚。

    对了,方才你说,刘闯要成亲?”

    “正是。”

    曹操站起身来,在屋中徘徊片刻之后,突然笑道:“不管怎样,他刘闯也是皇亲贵胄,更是名门之后。想当初,我也得过中陵侯关照,今他既然成亲,那我怎地,也要表示一下心意。”

    “主公的意思是……”

    曹操看着郭嘉,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奉孝不是说,之前未能与刘闯接触吗?

    不知奉孝可有胆量,再走一趟北海,试探一下这刘孟彦,到底是个怎生人物?”

    郭嘉闻听,先是吓了一跳,旋即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笑意。

    他想了想,便点头道:“主公所言极是,嘉亦正有此意,和那刘孟彦面对面的来一次交锋。”

    “如此,就请奉孝陪同休若,走一遭北海国吧。”

    PS:??这两章来是一章,所以章节序号都是14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