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35章 坦承

    ()见过砸西瓜吗?

    眭元进的脑袋,就好像被一棍子砸烂的西瓜,脑浆迸溅。

    袁尚走上前,还没来得及开口阻止,一蓬鲜血混着脑浆就喷在他脸上,把袁尚吓得立刻止住脚步。

    他先是愣了一下,旋即脸sè大变。

    两腿发软,噗通便跪在地上,哇哇呕吐起来。

    眭元进的尸体,便直挺挺栽倒在他面前,令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

    袁尚脸sè铁青,指着刘闯。

    而刘闯面无表情,只看了一眼眭元进的尸体,微微一笑,“实在抱歉,刚才没能收住手。”

    “你,你,你……”

    袁尚想要破口大骂,可不知为什么,到了嘴边的话,却骂不出来。眭元进那张面目全非的尸体就倒在他面前,浓浓的血腥味,更让从小锦衣玉食的袁尚,由心里生出莫名的恐惧感。

    这厮,这厮就是个杀才!

    袁尚长这么大,死人不是没有见过。

    但他又何曾见过似眭元进这种死状?以至于心里全无准备的他,在面对死尸的时候,竟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一种死亡的恐惧,萦绕在他心头。目光从刘闯身上转移到那杆血淋淋的八音椎上,袁尚竟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感到这嗓子眼里,一阵发干,好像冒火一样。

    “这就是高手?”

    刘闯冷笑一声,八音椎往地上一顿,“张牛儿!”

    张牛儿带着两个扈从连忙上前,从刘闯手中接过八音椎。

    三个人,眼中更流露出敬慕之sè。

    “好!”

    袁谭终于开口,大叫一声好。

    刘闯这一椎。就算是递了投名状。

    不管他是否真的表明立场,这一椎下去,刘闯和袁尚之间,恐怕再也没有任何寰转的余地。

    这,不就是表明立场!

    袁谭心中大喜,说话的强调也发生变化,上前几步迎上刘闯,拉着刘闯的手臂道:“孟彦飞熊之名,果然名不虚传。以前我还不太相信孟彦能胜过吕布。今rì一见,孟彦可比那虓虎。”

    话语中,透着亲热之意。

    荀谌在心里叹了口气,暗自发苦。

    刘闯这一下,可算是把袁尚得罪苦了……

    袁谭此刻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明主,更似谄媚小人。

    说实话,这也是荀谌一直不愿意真正辅佐袁谭的原因,因为在他看来,袁谭这个人的格局,实在太小。

    “孟彦长途跋涉,又经苦战。想必累了。”

    荀谌上前道:“大公子,不如让他回去歇息,有什么事情,明rì再说。”

    袁谭这时候正兴致勃勃。也没有在意荀谌的话语,当下便道:“荀公说的甚是,孟彦还是先好好休息。”

    “不行!”

    袁尚终于从那恐惧中摆脱出来,猛然跳起来大声喊道:“刘闯。说是切磋,何以痛下杀手?”

    不等刘闯开口。袁谭便不快道:“显甫,之前已经说好,刀枪无眼,生死不论。

    怎地你现在又要反悔不成?你今天已经闹够了……若觉得不服气,咱们就回禀父亲,请父亲决断。”

    “你……”

    袁尚瞪着袁谭,气得胸膛起伏不停。

    而刘闯则不再言语。事实上,到如今他已经不需要再说任何言语,因为他已经表现出足够的诚意,让袁谭心满意足的诚意。而这,不就是袁谭请他来的目的?如今达到了,袁谭自然会站在刘闯一边。

    从现在开始,是二袁相争的节奏。

    “友若,你带孟彦回去休息吧。

    明rì军中议事,我看孟彦就不必参加。他从高密一路过来,车马劳顿,当好好休息两rì才是。”

    你个辛仲治,这时候跳出来说好话。

    荀谌哼了一声,朝辛评瞪了一眼,拉着刘闯就走。

    “孟彦,明rì我便把那两匹马,送去营中。”

    荀谌开口想要拒绝,却被刘闯轻轻拉扯了一下。

    他诧异看着刘闯,却见刘闯朗声道:“那就有劳大公子。”

    ++++++++++++++++++++++++++++++++++++++++++++++++++

    “孟彦,你这又是何必?”

    上了马车之后,荀谌再也忍不住,几乎是破口大骂,“你知不知道,袁尚是袁公最宠爱的孩子,将来甚至有可能会立嫡,成为袁公的继承人。你今天杀了那眭元进也就算了,何苦最后把三公子得罪的狠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激怒三公子,到最后甚至有可能无立锥之地。”

    所谓爱之深,恨之切。

    荀谌真的是被刘闯气到了,几乎是不留情面。

    如果刘闯真是一个莽夫的话,荀谌也就不说什么了。

    可他知道,刘闯绝对不是一个莽夫。从他在抵达北海之后,足足隐忍大半年时间而不动手,一动手则如雷霆万钧,根本不给对手任何还手之力。从这一点来看,刘闯是个谋定而动的人。

    但他为什么今天如此莽撞,和袁尚这样子敌对呢?

    荀谌骂着骂着,似乎醒悟过来。

    他看着刘闯,而刘闯则笑嘻嘻看着他,两人默默相视,突然间荀谌一声长叹,闭上嘴巴不再言语。

    马车,在荀府门前停下。

    荀谌心里憋火,从车上下来。

    “跟我来。”

    他瞪了刘闯一眼,便迈步走进府门。

    “给孟彦扈从安排好住所,这一段时间,他们会住在这里。”

    荀谌吩咐完门房,便带着刘闯往里走。

    刘闯则更不会反对,朝着张牛儿三人使了个眼sè,便跟在荀谌身后,陪着笑亦步亦趋。

    “刘胖子,你怎么来了?”

    当两人穿过中堂。步入后宅的时候,却见长廊上行来一群人。

    其中一个少女眼睛很尖,一眼认出刘闯,便蹦蹦跳跳跑过来。只是当她看到荀谌也在哪里,二话不说,扭头一溜烟得便无影无踪。那模样,活脱脱好像老鼠见了猫,对荀谌畏之甚重。

    刘闯当然认得出,那少女就是荀旦。

    不过看到她如此模样。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荀谌面红耳赤,本已做好架势要摆一摆老大人威严,哪知道荀旦居然如此不给面子,连个开口的机会都没有。这到了嘴边的话,被生生憋回去。听到刘闯的笑声,更是面沉似水。

    “老爷,你回来了!”

    陈夫人见荀谌回来,笑盈盈迎上前。

    “孟彦,快来见过你婶婶。”

    荀谌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台阶,连忙手一指,而后对陈夫人道:“夫人。他就是胖闯,看看可似子奇?”

    陈夫人本来满面chūn风,可看到刘闯,不由得面sè一沉。

    刘闯一见。顿感不妙。

    看起来这位老丈母娘,似乎对他有些不喜,不太好办啊……

    “小侄刘闯,拜见婶婶。”

    陈夫人看到刘闯自然心里不快。可这表面的功夫,还要做足。于是强笑一声,算是答应。

    “这几rì孟彦就住家里,你去给他安排个房间。

    对了,你随我到书房。”

    荀谌面无表情一声吩咐,刘闯又怎敢拒绝,连忙向陈夫人施了一礼,告罪之后跟着荀谌离去。

    “老爷这是怎么了?”

    陈夫人疑惑不解。

    她看得出来,荀谌不太高兴。

    只是有些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

    想来,是那胖闯招惹了老爷,若真如此,倒也是好事……哼,那就让他在家中,住上两rì吧。

    且不管陈夫人如何胡思乱想,荀谌带着刘闯便来到书房。

    他吩咐家人:“不管是谁,不得靠近书房。

    若有人来,哪怕是夫人,也要给我拦下……我有要事与孟彦商讨,任何人都不得过来打搅。”

    “喏!”

    荀谌见下人走了,便坐下来,看着正四处打量的刘闯,咳嗽一声。

    刘闯连忙低下头,佝着腰,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

    “说说吧,你到底是怎么想?”

    刘闯犹豫许久,最终决定,和荀谌坦诚相待。

    “老大人以为袁尚今rì,何以咄咄逼人?”

    “这个嘛……”

    荀谌有些头疼了。这件事说起来,还真怪不得刘闯,是袁尚三番五次寻衅,才彻底激怒刘闯。以前觉得这小子还挺稳重,现在看来……我总不能对胖闯说,那袁尚是要你和抢媳妇?

    所以,他闷了好久,才憋出一句,“你以为呢?”

    “从我奉大公子之命前来临淄,便注定了,我和三公子走不到一处。

    虽然我不太明白,这位三公子为何会如此咄咄逼人,但既然他摆明了要我难看,我又怎会与他好脸sè?老大人,这自古以来,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到东风,没有中间一条路可以选择。越是想要骑墙,就越是两相为难。他袁三少再厉害,也与我无关,我又何必在乎他的感受?北海毗邻齐郡,我如果交恶大公子,只怕我rì后在北海,会寸步难行啊。”

    “你说的岁有道理,可那毕竟是三公子。

    我知道你没有选择,可你为什么不能用一种比较缓和的方式来表明立场?何苦用这般激烈手段。

    你可知道,三公子最得袁公青睐,大公子恐怕很难争得过他。”

    这世上,枕边风最厉害。

    谁让袁谭老娘死得早,以至于他无法似袁尚那样,有个老娘在袁绍身边宠着,照顾着……

    “你今rì这举动,势必与三公子反目成仇,又何苦来哉?”

    刘闯张了张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荀谌看了他一眼,起身走出门外,在确定四周没有别人之后,他又回到屋里,用手一指蒲席。

    “坐下来说话。”

    刘闯恭敬跪坐下来,“老大人。何以见天下大势?”

    “嗯?”

    荀谌一怔,旋即眼睛一眯,脸上露出一抹颇为好奇的表情。

    “孟彦,你有何简介?”

    “我说过,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近北方之局,已rì趋明朗。曹cāo奉天子以令诸侯,占居大义之名,气候已成。不管是淮南袁术。亦或者徐州吕布……包括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之所以现在曹cāo还没有动手,只是时机不待。若时机到来,他必然横扫河南。

    到那时候,袁公和曹cāo之间。必有一场龙争虎斗……有道是一山不容二虎啊。且不问袁公亦或者曹公是否真个心怀汉室,但这江北之地,只能存有一人,老大人以为,谁又能取胜?”

    荀谌那张略显严苛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他轻轻叹了口气,“孟彦能有此见识。足见不凡……不过你这问题不免可笑,以袁公而今之实力,曹cāo恐怕非其对手。至于二虎相争之说,我看有些危言耸听。必是袁公获胜,你以为否?”

    “闯的看法,与老大人恰恰相反。”

    一种穿越众的优越感,骤然升起。刘闯忍不住直起了腰。

    荀谌眉头一蹙,“何以见得?”

    刘闯大脑中飞快转动。思索措辞。

    历史上,袁曹之战前郭嘉曾有十胜十败论,被后世人因为经典。

    可实际上,那十胜十败论里,有太多虚假的东西存在,很多东西是郭嘉为给曹cāo增添信心而特意加上。袁曹之间的差距,并不如想像中那么大,而袁绍,更不似郭嘉所说的那么不堪。

    否则的话,曹cāo也不至于在官渡之战发生后,整整用八年的时间,才统一北方。

    这里面原本就有许多夸张之处,有些东西,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可能就使曹cāo信心大增。

    官渡之战发生以前,曹cāo最缺乏的不仅仅是兵力,而是信心。

    事实上,在当时许多顶级谋士的眼里,曹cāo都不是袁绍对手,甚至包括曹cāo,都没有信心。

    所以,这十胜十败论如果全部拿出来,反而会引来荀谌耻笑。

    更何况刘闯,也不太可能把那十胜十败论,完全记住。

    他只能从中筛选,选出最适合的借口。

    所以,刘闯思忖片刻之后,轻声道:“袁公虽持大将军印,可号令天下,但不奉朝廷,与礼不合。而曹cāo奉天子以令诸侯,则道义之上,胜袁公一筹,此我认为,袁公必败之其一。”

    “嗯,师出有名,奉诏讨逆……”

    荀谌想了想,点头道:“孟彦这其一,说得还有些道理。”

    “这其二,秦暴政以行天下,律法森严而繁多,百姓苦不堪言。

    故而高祖定鼎关中,约法三章以得老秦民心。然大汉鼎立四百年,乱象已生,当以重典治理天下。此重病还需猛药医。然袁公以宽济宽,看似仁德,实则是病上加病。律法本就废弛,怎能再行旧事?今礼乐崩坏之际,当以重典,方能是宵小心怀畏惧,而曹cāo恰好做到这一点,使上下知制,律令统一。如此,可为治胜。此为闯言曹cāo获胜原因之其二也。”

    荀谌脸上那略带讥讽的笑容,消失了。

    取而代之,是一种莫名凝重。

    他凝视刘闯,沉声道:“敢问其三?”

    “其三者,袁公外宽内忌,用人而疑之,所用之人,为亲戚子弟。

    我不问其他,只问老大人,那大公子可堪坐镇一州之地吗?”

    “这个……”

    “想来老大人心里也很清楚。

    而在这一点上,曹cāo外易简而内机明,用人无疑,唯才所宜,不间远近。我对曹cāo,虽为对手,然则此人气度,确是很让我敬佩。以此而言,恐袁公难以相比,故此为我理由之其三。”

    荀谌很想和刘闯辩论一番,奈何刘闯连例子都举出来了,让他不知如何回答。

    袁谭,的确不是坐镇一州的人选。

    他之所以能够做到青州刺史的位置,说穿了,就因为他是袁绍的长子。

    而袁绍三个儿子以及女婿,都占居高位。甚至包括袁绍身边的重要位子,也多是袁绍近人担任。

    在这一点上,刘闯并未说错。

    荀谌心里,突然有一种小觑了天下人的念头。

    他看刘闯的目光,更加诡异,半晌后轻声道:“敢问其四。”

    刘闯搔搔头,继续道:“袁公因累世之姿,高议揖让以收名誉,士之好言饰外者多归之,而曹cāo推诚而行,以简率下,与有功者无所吝,士之中正远见而有实者,皆愿为所用,此德胜也。”

    刘闯这话一出口,立刻发现荀谌脸sè难看。

    他旋即反应过来,连忙躬身道:“老大人,我说得不是你。”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袁绍喜欢收集一些高谈阔论,华而不实的人才。

    而荀谌,便是袁绍身边的人,他这么说,岂不是当着荀谌的面骂荀谌是华而不实,喜欢高谈阔论吗?

    刘闯想明白之后,顿时冷汗淋淋。

    荀谌瞪了他一眼,虽然心里不是很舒服,但又怎会真的与刘闯计较?

    他哼了一声,“我当然知道,你说得不是我!”

    这老人家,自我感觉不错……

    “接着说!”

    刘闯犹豫了一下,见荀谌的确是没有生气,这才暗自出一口气,小心翼翼道:“袁公见人饥寒,恤念之形于颜sè,其所不见,虑或不及也,乃妇人之仁。曹cāo目前小事,时有所忽,至于大事,与四海接,恩之所加……

    老大人,侄儿年纪小,也只能看出这些。

    对了,还有一个,那就是袁公多谋而无断,越是需要他果决的时候,耳根子越软,非成大事之人。

    侄儿能想到的,能看到的,也只有这些情况。

    或许袁公雄踞河北,执掌四州之地。然则楚汉之初,项羽占尽优势,可到最后,却为高祖所灭。所以,我真不太看好袁绍。至于所谓立嫡之争,三公子也好,大公子也罢,皆非上上之选。”

    荀谌咽了口唾沫,感到有些口干舌燥。

    他站起来,走到窗边,推开窗子……

    八月的风已经带着几分凉意,他立于窗前,久久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