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29章 袁氏之邀(上)

第129章 袁氏之邀(上)

    ()刘闯没想到郑玄会突然询问这个问题,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レ思路客レ

    郑玄轻声道:“若吕布不可依,孟彦和他结盟,实则弊大于利,只怕是曹cāo不会轻易放过你。”

    “其实,就算我不与吕布结盟,曹cāo也未必会放过我。”

    刘闯苦笑一声,看着郑玄说道。

    从他身世被证明,确认了大汉皇叔之后,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刘闯已经上了保皇党的贼船,和曹cāo站在了对立面。所以,不管他愿意不愿意,迟早会和曹cāo反目。这一点刘闯清楚,郑玄想来也很清楚。而且刘闯可以相信,最迟在官渡之战爆发前,曹cāo一定会着手对付他。

    青州这地方的位置太敏感,曹cāo怎可能拱手让人?

    除非,刘闯愿意混吃等死,交了兵权,做一个富家翁

    可即便是这样,就真的能有好下场吗?

    更不要说刘闯也有野心!

    前世,他的野心为世俗律法所约束,而今他可不愿意再窝窝囊囊的过一辈子。

    郑玄点点头,“如此说来,想必孟彦已经有了后着?”

    “后桌倒是还没有,不过有些想法。”

    “说来听听?”

    刘闯犹豫一下,上前在郑玄耳边轻轻说了一个地名。

    郑玄猛然坐起来,看着刘闯道:“你可要想清楚,北海东莱虽然荒僻,但至少还算有些人气。

    可你如果到了那边,可就是苦寒之地,人口且不说。单只是粮食。就成问题。”

    “粮食我已经想好对策。”

    “哦?”

    “今年叔治向我推荐蜀黍。我在琅琊县看过,比之其他作物,确是高产许多。

    所以我准备将之移植那边……不过时不待我,我必须要尽快找人进行此时,若蜀黍移植成功,则粮食便不成问题。同时,我已使人在北疆寻找抗寒作物,到时候也能够派上用场。”

    郑玄陷入沉思。靠在榻上,手指轻轻叩击榻椅扶手。

    “若粮食能够解决,其他问题,也就不在话下。”

    “可惜,我手边没有这等人才,jīng通耕种。叔治和子明,皆善于管理,却不善研究……我正在为此发愁,该如何是好。如果有个jīng于耕种的人辅助,我就有更大把握。将蜀黍移植成功。”

    “jīng于农事吗?”

    郑玄眯着眼,沉吟不语。

    片刻后。他轻声道:“要说农事,我倒还真想起一个人。”

    “啊?”

    “徐邈徐景山。”

    这名字听上去,真的是好陌生。

    刘闯在北海的时间虽然不长,不过但凡有些名气的,他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可是这个徐邈,真的是非常陌生。莫说他在北海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就算是记忆中,也没有多少此人印象。

    郑玄拍了拍刘闯的手臂,示意他坐下。

    “孟彦莫费心思,这徐景山并非青州人氏。

    说来也巧,你既然有心北上,那此人倒是可以给与你不小帮助。他是广阳蓟人,好农事,喜读书,年纪嘛,好像也就是二十七八模样。早年间,他曾在我门下学过半载,后因老母病重,故而又返回老家。前些年,他还经常会书信与我,向我讨教学问。我见他为人孝顺,故而便时常给予回信。只是这两年联系的少了,一来我居无定所,而来他那边也颇为艰难。

    你如果想要找jīng通农事的人,徐邈是个极好的人选。

    不如这样,我写封书信,你带过去给他,想必他也不会推辞。”

    人常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刘闯惊喜异常,连连点头。

    “世父,那你呢?”

    “我?”

    “到时候如果我要离开,你怎么办?”

    刘闯目光中,带着几分期盼之sè。

    郑玄微微一笑,“你这胖闯,益恩如今已经为你效力,老夫更把希望压在你身上。

    你要造纸编书,你若走了,我自然也要跟你一同去,难不成末了我还要向袁绍曹cāo摇尾乞降不成。”

    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下。

    刘闯松了口气,如果郑玄跟着他走,必可事半功倍。

    ++++++++++++++++++++++++++++++++++++++++++++++++++++++++++

    从郑玄家告辞离开,刘闯便回到别府。

    他刚坐下来想要喘口气,却不想听到屋外传来一阵喧哗声。

    刘闯愕然起身,迈步走出书房。

    声音是从旁边的一个小院里传出,他走过去,就见麋缳和甘夫人正站在一辆纺车前,面露兴奋之sè。

    “诸葛娘子,你真的做成了!”

    “做成了什么?”

    刘闯迈步上前,疑惑看着那辆纺车。

    麋缳见刘闯前来,先是一怔,旋即兴奋的迎上前,一把拉着刘闯的胳膊,兴奋说道:“孟彦,你快来看。”

    说着话,她走到那纺车前,脚踩纺车,双手在纺车上穿梭不止。

    一旁诸葛玲也是一脸喜悦,看着麋缳纺布,小脸通红。

    甘玉道:“公子去下邳后不久,有一次诸葛娘子看我与三娘子纺布辛苦,所以便想要为我们设计出一台新的纺机。喏,她居然做成了!现在我们用脚就可以控制纺机,如此一来便能腾出双手,可以做更多事情。公子,诸葛娘子做出这新的纺机,可是大功一件,你要奖赏才是。”

    汉代的纺机,已经rì趋成熟。

    不过脚踏式纺机还没有出现,根据历史记载,它的出现,至少还要等近百年时间。

    可刘闯没想到。这脚踏式纺机居然提前出现。而且是诸葛玲改进。

    这丫头。居然这么厉害?

    刘闯正在考虑rì后的事情,北疆苦寒,可这脚踏式纺机的出现,确是可以解决刘闯一个极大的问题。

    他忍不住赞道:“诸葛娘子,果然是心灵手巧。”

    一句普普通通的赞誉,却让诸葛玲羞红了脸,心里面甜滋滋的。

    她垂下螓首,几乎若蚊呐一般道:“也没什么。只是见三娘子她们纺布辛苦,才想出这东西。”

    很多人以为,东汉时期的贵妇人,纸醉金迷,生活奢华。

    其实,在东汉末年,很多贵妇人在家中还要cāo持家务。

    比如曹cāo的前妻……或者还不能称之为前妻,因为曹cāo和丁夫人之间的婚约犹在,只是两地分居。

    史书记载,曹cāo曾有意和丁夫人和好。但丁夫人却不理他,背对着曹cāo。摇动纺机。

    这也说明了,即便是贵如曹cāo的妻子,也要会这种家务。

    麋缳自然也会纺布,甚至刘闯的衣物,大都是麋缳纺布纺出来,再让人加工制作。

    有了这脚踏式纺机的出现,刘闯自信,他的把握更大。

    和麋缳诸葛玲等人一边尝试这脚踏式纺机,一边询问诸葛玲一些关于这脚踏式纺机的问题。

    似乎是问到了诸葛玲得意之处,她也没有隐瞒,把脚踏式纺机的原理统统告诉了刘闯。

    刘闯觉得,如果大规模推广这脚踏式纺机的话,似乎也不是一桩太难的事情……

    当晚,麋芳登门拜访。

    他这段时间,过的是chūn风得意。

    此前大量收购粮食,使得北海国平稳过渡。

    而且,由于袁术称帝的缘故,使得黄河以南地区,也就是兖州、豫州以及河洛地区的粮价提升。

    虽然曹cāo在去年推广屯田成绩不俗,但面对着战乱的危险,粮价自然飞涨。

    有了这大批粮食,刘闯就可以安心推行屯田,招收流民。

    麋芳此次方从冀州回来,他一听说刘闯已经从下邳返回,便急急忙忙,前来拜访。

    刘闯让麋芳坐下,又着人取来用井水冰过的蜜浆水。

    “子方,我有一桩大事,正在犹豫找何人去做。

    你来了,倒是为我解决了一个麻烦……我不妨实话与你说,此次前去下邳,虽然和吕布结盟,但是我对未来的结果,并不太看好。北海国实在是太小,周遭强敌太多,绝非根基所在。”

    “啊?”

    麋芳闻听一怔,旋即心中窃喜。

    刘闯能把这件事告诉他,说明刘闯对他非常信任。

    这也让麋芳更有了jīng神,连忙问道:“那不知公子,有何谋划?”

    刘闯闭上眼,沉吟片刻后问道:“二兄,我能信任你吗?”

    麋芳连忙躬身道:“芳愿为公子效死命。”

    “你附耳过来。”

    刘闯在麋芳耳边,窃窃私语半晌。

    麋芳最开始面露震惊之sè,但旋即眉头紧蹙,到后来又慢慢舒展开来,脸上露出几分凝重。

    “此事,便交与你全权负责。

    若需钱帛,只管开口。而今高密、夷安、即墨、东武数县库府充盈,待秋收之后,想必会更加宽裕。所以我要你做好准备,等过些时候,子明把种子送来,你就要着手cāo办这件事。

    不过,你不得用本名行事,最好换个身份。

    还有,这件事必须要谨慎保密,除参与者之外,不可与任何人言,哪怕是缳缳也不能告诉她。”

    麋芳心里很激动,虽然有些不安,但更多是一种狂喜。

    他知道,只要他能把这件事做好,那么从此以后,他就将成为刘闯的核心成员。

    如诸葛亮,管亥,许褚这样的核心成员。

    这,可是关乎刘闯的前途。

    麋芳沉吟片刻后,郑重道:“公子既然如此信我,芳若不得将此事办妥,愿提头来见。”

    “很好,那你去准备一下,随时动身。”

    ++++++++++++++++++++++++++++++++++++++++++++++++++++++++++++

    和麋芳这次密谈,除了当事人两人之外,几乎无人知晓。

    随后,刘闯向管亥讨要来常胜、裴炜、张超、张承和李伦五人,准备让他们五个跟随麋芳行动。

    这五个人,是随刘闯从朐县起事的元从,忠诚度自然不必担心。

    而他五人又恰恰都不是声名显赫之人,随着刘闯在高密站稳脚跟以后,五人也就变得有些沉寂。刘闯把他的打算,与五人说了一遍,并告诉他们,此事必须要保密,就算是管亥也不能说。

    在思忖之后,五人决定跟随麋芳北上。

    说起来,他们五个人不似裴绍,有统兵之能。

    论武艺,以常胜和裴炜最高,但如果在军中,只能做一个百人将。

    更不要说军纪森严,特别是高顺来以后,把七律五十四斩重新整理,军中风纪越发严格。

    常胜裴炜都不是那种喜欢被约束的主,更不要说张承张超三人,也是那游侠儿xìng子,更不适合在军中效力。相比之下,随麋芳北上,似乎更符合他五人的xìng格,故而很爽快便答应下来。

    数rì之后,太史慈从胶州湾秘密返回。

    同他一起来到高密的,还有薛州。

    “薛当家,有件事情想要请教。”

    如今的刘闯,已经不是去年那个在朐县城外,和薛州交谈的小子。

    他现在是齐郡太守,灌亭侯……而那大汉皇叔的名头,更是让薛州感到莫名的拘束。看着刘闯,薛州也不禁在心中感叹。他从未想过,当年那个朐县小子,竟如此迅速的崛起。快的,让他感到吃惊……

    所以听到刘闯询问,薛州不敢怠慢,连忙起身还礼。

    “请教不敢当,请公子吩咐。”

    当初那个可以在郁洲山,与他侃侃而谈的薛州已经不复存在。

    刘闯在心里面,也是一声感叹。

    可这种事,没有办法。

    随着地位的提高,他必将慢慢去体味,什么叫做‘高处不胜寒’。

    “有伯可知,何处有造船工匠?”

    薛州闻听一怔,突然哑然笑道:“恐怕公子还不知,州在起事之前,曾做过船工。

    别的不说,若说造船,州倒是有些自信……不过,公子难道要造船吗?这可不是一桩小事。”

    刘闯也感到很吃惊,没想到他一直在寻找的船工,就在身边。

    “我yù在下密修建船坞,营造海船。

    只是苦于不知该去何处寻找船工……却没想到,有伯就长于此道。不知有伯可愿为我建造海船?”

    虽然不是很清楚刘闯为何要修建船坞,建造海船,但既然刘闯吩咐,薛州当然不会拒绝。

    倒是一旁太史慈眼睛一亮,轻声问道:“公子,yù兴兵乎?”

    下密位于高密以北,并不在刘闯的控制范围以内。

    现在,他突然提出要修建船坞,那就肯定要对下密兴兵。

    在胶州湾半载,太史慈可真的是憋坏了。

    除了安置移民,修建城廓,就再也无事可做。显得太史慈每天骑马shè箭,早就有些不耐烦。

    如今刘闯要用兵……

    刘闯微微一笑,“子义,你别说话。

    下密战事,和你无关,我准备让亥叔亲自主持。”

    “啊?”

    “不过你也别急,下密之战与你虽无关系,但是东莱之战,我却希望由你主持。文向在胶东练兵,已有时rì。你持我印信,明rì一早动身,便赶去即墨,与文向汇合。到时候,我要你用最快速度,将东莱拿下。你打的越狠,战果越是辉煌,我这边就越方便解决那个彭璆!”

    太史慈闻听,顿时眯起了眼睛。

    他沉声道:“公子放心,我必为公子,夺取东莱!”(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