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24章 同病相怜(求保底月票)

第124章 同病相怜(求保底月票)

    关平?

    刘闯有些犹豫。

    杀,还是不杀?

    从头到尾,他没想过要招降关平,因为这个难度实在太大。

    “季弼以为,当如何处置?”

    陈矫道:“此前公子放走张飞,矫以为,并非不敌,实不愿激怒刘备。今吕温侯迎击袁术,下邳兵力空虚。故而公子不想此时再与刘备交恶,以免腹背受敌……呵呵,不知是否如此?”

    刘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陈矫又道:“既然公子不欲现在与刘备交恶,这关平杀与不杀,也无太大意义。”

    “不错,我正如此想。”

    “如此……公子干脆把关平送回去。”

    “可让我这么轻易把关平送回,我又不甘心。”

    关平这个人,在三国演义中的戏份并不是特别足,甚至还被假托为关羽螟蛉义子。但实际上,他确是关羽长子。早年间关羽在老家杀人逃亡,老妻不久过世。后关平辗转流浪,直到关羽有了名气之后,父子二人才算是重聚一起。关羽对关平,极为喜爱,一直让他跟在身边。

    就这一点而言,演义中关羽亲生儿子关兴,甚至都没有这个待遇。

    也许正是因为早年间关平四处流浪,关羽对他心怀愧疚,才让关平一直跟随,也算是一种弥补。

    如果从这一点来看,关羽对关平,自然是极为重视。

    陈矫一笑,“公子即不甘心。那就使些小手段。

    虽不至于让关羽和刘备反目,但想来让她二人心里埋一根刺。确不困难……公子以为如何?”

    +++++++++++++++++++++++++++++++++++++++++++++++++++++++

    张飞保护着陈珪从下邳逃出之后,一路狼狈不堪,逃回梧县。

    刘备此时正准备再次发兵,前往下邳助战。

    听闻张飞陈珪大败,他大吃一惊,连忙带着关羽和简雍出城相迎。

    看到陈珪蓬头垢面,衣衫不整的模样,刘备也是一愣。

    他从未见过陈珪如此狼狈的样子。以至于乍一见也是吃惊不小,连忙迎上前去,搀扶陈珪下马。

    “汉瑜公,何以如此狼狈?”

    陈珪一脸羞愧之色,仰天一声长叹:“此事说来话长,我小觑了刘闯小贼,更连累翼德受辱。”

    很显然。有邪不好在这里讲。

    刘备看陈珪一脸疲惫,也不怠慢,连忙把陈珪迎入梧县城中。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他先让人备了洗澡水,为陈珪张飞等人洗去风尘。

    而后在府衙设宴,酒席宴前,关羽拉着张飞。一脸紧张之色道:“翼德,何以不见坦之回来?”

    张飞闻听,顿时满面羞愧。

    “二兄,坦之为救我,方身陷囹圄。被刘闯小贼所俘。”

    “啊?”

    “那刘闯小贼,已今非昔比。

    若无此人。我未必会落得惨败……此子勇力,与我在伯仲之间。我与之死战,不想黑儿受不得力,被那小贼所败。黑儿死于小贼之手,“”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坦之更为保护我,被小贼所俘。飞实罪该万死。”

    把关羽的儿子给搭进去,自己却活着回来。

    张飞心里自责不已,一脸羞愧。

    关羽脸色大变,呆坐在位子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云长不必担心,以我之见,恐怕那刘闯小儿未必敢害得大公子性命。”

    “哼!”

    关羽长身而起,看了一眼陈珪,大步流星便离开衙堂。

    陈珪露出尴尬之色。

    他方才那话说得……刘闯凭什么不敢杀关平?

    那家伙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关平想要在他手里活命,似乎除了投降之外,再无其他办法。

    可问题是,关平会投降吗?

    陈珪刚才的话,好像就是说,关平会投降刘闯。

    要知道,关羽本就是一个极其高傲之人,又怎受得了这种话?陈珪或许是好言安慰,可在关羽看来,却是对他羞辱。关羽素来轻士大夫,陈珪这话出口之后,令他顿时生出不满。

    刘备或许对陈珪敬重三分,但关羽却不会。

    刘备这时候进来,诧异问道:“刚才见云长气冲冲离去,不知发生何事?”

    张飞连忙上前,把关平被俘的事情向刘备解说一回。

    刘备听得眉头直蹙,想要怪罪张飞,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这一次,还真不能埋怨张飞!

    他没有贪酒误事,没有鞭打士卒。

    这次失败,完全是因为中了刘闯的奸计。

    或者说,包括刘备陈珪在内,都被刘闯算计了一回……

    而张飞当时的选择,也不能说有错。换做刘备,在当时的情况下,恐怕也会优先保护陈珪。

    “玄德,此次实我之过错。”

    陈珪一声长叹,“我实在是太小觑了刘闯小儿。”

    “汉瑜公,可确信乃刘闯小儿的计策?”

    陈珪道:“吕布,一莽夫耳,不会有此心计。

    陈宫虽善谋,但其性情刚烈,多以阳谋,而不擅阴谋。张辽用统军之才,但这次计策,显然非他所长。我这一路上思来想去,若非吕布陈宫张辽,能有此算计者,恐怕也只有那刘闯。

    吕布留高顺和曹性在下邳,此二人皆战将,非智谋之士。

    若非他二人,那么在下邳掌控全局者,唯有刘闯。想那刘闯,本就是为与吕布结盟而来,听说吕布有意将女儿许配此人,所以暗中吩咐,密令他坐镇下邳,掌控局势,也并非不能。”

    刘备闻听这话。心里一阵发酸,忍不住放声大哭。

    陈珪、张飞和简雍见此。也不由得一惊,连忙问道:“玄德为何痛哭?”

    “我想起徐州百姓,想起玉儿,故而才会痛哭。”

    刘备泪流满面,“想我刘备,亦汉室宗亲,中山靖王之后。自幽州起兵以来,南征北战。蹉跎半生。到头来,只能寄人篱下,连一处安身之所都没有。偏那刘闯小儿,只不过一个同族,却可以做得大汉皇叔,声名远扬。这上天何其不公,今刘闯若与吕布联姻。备此生怕难再还家。”

    他把徐州当作了家!

    陈珪听着也是一阵心酸,连连安慰。

    就在这时,忽听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一名小校跌跌撞撞跑进来,噗通便跪在衙堂上。

    “主公,大事不好!”

    “何事惊慌?”

    “二将军。二将军他……”

    刘备闻听,顿时一惊,连忙抹去脸上泪痕道:“云长他怎地?”

    “二将军要起兵征伐下邳。”

    陈珪闻听一惊,连忙道:“玄德公,万万不可啊。”

    “怎地?”

    “今下邳局势不明。吕布到底留在下邳有多少兵马,尚未可知。

    二将军此时再对下邳用兵。恐怕也难讨得好处。当务之急,还是应该禀报曹公,请他出兵增援才是。”

    陈珪现在也有些拿不准局势了!

    天晓得吕布到底留了多少后手?亦或者说,是那刘闯手里,还有什么后招?

    敌情不明,实不该轻举妄动。

    陈珪认为,这个时候还是应该与曹操联络,请曹操出兵。

    对了,还有陈登……陈登这时候应该也已经出兵,但既然刘闯在下邳设计,恐怕元龙那边,也讨不得便宜。

    如此情况下,陈珪以为,实在不应该兴兵讨伐。

    刘备听完陈珪的话,二话不说,便冲出衙堂。

    他在县衙门口抢了一匹马,直奔校场而去。

    梧县校场里,关羽顶盔贯甲,已跨坐马上……陈到拦着他,苦苦哀求,希望关羽能够冷静下来。

    “云长,我知你心忧坦之,可兴兵讨伐,绝非一桩简单事,还要仔细筹谋。”

    “仔细筹谋?”

    &nbsp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关羽怒声吼道:“待筹谋完毕之后,我家坦之已身首异处。

    叔至,你且让开,此事与你无关……当日我在界牌山未能斩杀那小儿,才有今日之祸。我这就带兵前往下邳,若不杀了刘闯小儿,难消我心头之气。”

    陈到拉着关羽的缰绳,死活不肯放手。

    就在两人争执不已的时候,刘备风一般赶来。

    他跳下马,上前两步,推开陈到,一把拉住关羽的马缰绳,“云长,切不可意气用事。

    我也担心坦之,可如今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刘闯今坐镇下邳,其手中究竟有多少兵马,实不清楚。他肯定已在下邳做好准备。你这时候去,恐怕会中气算计……云长,你我兄弟自幽州起兵以来,情同手足。此事,此事实我之过错。方才使坦之造擒,但请云长冷静。

    若云长定要出兵,我与你同去。

    便战死于下邳城外,也难辞其咎……”

    说着话,刘备留下两行热泪,失声痛哭。

    他这眼泪,的确是灵丹妙药。

    关羽见刘备如此痛哭,连忙下马,“兄长,你这又何苦?”

    他闭上眼睛,幽幽一声长叹。

    “也罢,既然兄长如此说,那,那,那……就当我没有这个儿子。”

    “云长啊!”

    刘备抱住关羽,哭得更加厉害。

    眼泪好像开了闸的红水一样,令关羽再也动不得半点气。

    +++++++++++++++++++++++++++++++++++++++++++++++++++++++++++++++

    把关羽安抚下来之后,刘备旋即派人打探下邳消息。

    同时,陈珪写了一封书信,命人送往广陵,交与陈登。在信里,陈珪把事情经过详细向陈登解释。

    他提醒陈登,不要轻举妄动。

    刘闯既然已经察觉此事。那么吕布必然有防备。

    这个时候若陈登动作,很容易招来打击。

    最重要的是。陈登是朝廷所任的广陵太守。如果他不动,吕布也未必敢轻举妄动。可如果他现在先行动手,吕布必然有了借口,征伐广陵。陈登虽然强横,却未必是吕布的对手……

    下邳方面,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刘备命人急奏许都,将下邳之事,告之曹操。

    同时。他秣兵厉马,提防吕布有所动作。

    不过,不管是下邳也好,吕布也罢,都没有太大反应。

    在陈珪偷袭下邳失败后的第四天,吕布于大泽乡痛击张勋。

    张勋被吕布打得大败,数万兵马几乎全军覆没。幸亏有部将死战保护,才算是保住性命。

    不过经此一战,张勋吓破了但,逃回蕲阳后,按兵不动。

    张勋一败,令七路大军震动。

    要知道。张勋是这七路大军中,除袁术以外,实力最强的一支兵马。

    而今吕布以数千人,痛击张勋,令各路兵马都心生忌惮。

    张勋逃回蕲阳后。又立刻写信给屯兵符离的桥蕤,劝说桥蕤退兵。与他共守蕲阳。

    桥蕤三思后,立刻撤兵返回蕲阳,以抵御吕布攻击。

    与此同时,陈宫则来到谷阳,劝说陈纪退兵……已张勋大败消息的陈纪,也是惊慌失措。张勋数万兵马都被吕布击溃,他手中的兵马,更不如张勋强大,岂不是也要被吕布所败?

    虓虎之名,在此之前因被刘闯两次击败,不如从前。

    可是大泽乡一战之后,陈纪便知道,虓虎还是当年那头虓虎,而他……却不是刘闯刘孟彦。

    本就担惊受怕,却突然得到吕布承诺,只要他肯退兵,吕布便不会计较。

    陈纪思忖之后,便决意自谷阳撤兵……

    如此一来,袁术屯兵垓下聚,虽兵马强盛,可侧翼已经完全暴露。吕布随时可能会出兵攻打袁术侧翼。而袁术正面的张辽,死守夏丘,拒不出兵,令袁术也无可奈何。七路大军,转眼间三路告破。剩下四路兵马,也都是惶恐不安。如此情绪下,袁术也无心再与吕布交锋。

    一时间,他进不得,退不得,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与此同时,陈登想要偷袭吕布,却发现吕布已经有了防备。

    他也不敢妄动,于是连忙撤兵,返回广陵。

    江淮战局,一下子陷入焦灼的局势。

    关羽表面上似乎是不想再去救回关平,但也是迫于无奈,只好守在梧县,等待消息……

    可下邳,依旧没有动静!

    下邳越是没有动静,刘备就越是紧张。

    这天晚上,关羽独自一人坐在军帐中休息,却忽听帐外脚步声响起,紧跟张帐帘一挑,从外面走进一人。

    “坦之!”

    当关羽看清楚来人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连忙放下书,起身上前。

    关平一进大帐,便噗通跪下来,“父亲……能再与父亲相会,孩儿实在是,实在是……”

    他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表达他内心的激动。

    关羽连忙把他搀扶起来,拉着关平的手,虽竭力保持平静之色,可是那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关羽内心里的惊喜和激动。

    “我儿,莫非我这是在梦中不成?”

    关羽万万想不到,关平竟然出现在面前。

    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见关平身上并无什么伤害,这才松了口气。

    “父亲,这不是做梦,孩儿……回来了。”

    在经过短暂激动之后,关羽突然想起一件事,脸色一沉,凝视关平。他向后退了一步,沉声问道:“坦之,你又如何回来?莫非是降了那刘闯?”

    关平连连摇头,“父亲,孩儿绝没有投降刘闯。”

    “那你怎么回来的?”

    关平也是一头雾水,脸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他挠挠头,“说起来,孩儿也不是太清楚。

    那日刘闯小儿将孩儿抓住以后,理都未理,见也未见……本来,孩儿已做好准备,已死报答父亲养育之恩。哪知道刘闯根本没有找我,把我关在一处独院里,好吃好喝的款待两日。

    昨晚,突然有人前来,告诉孩儿可以离开。

    临走时,还给我一匹马……否则孩儿也不可能这么快回来见到父亲。

    对了,那个人在送我出城之后,还给了我一封书信,说是刘闯小儿写于父亲……不过内容,孩儿不知。”

    说着话,关平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给关羽。

    信是用左伯纸为信笺,不过上面涂涂改改,好像这封信写得非常犹豫。

    关羽虽非读书人,而且流浪半生。但自从和刘备起家之后,也接触过不少读书人,倒也认得出字的好坏。

    字,很漂亮!

    三国演义中,张飞屠户出身,给人感觉是个粗人。

    可实际上,这厮却是饱读诗书,更能画的一手好仕女图。他的字,没有他的画出色,但也有些水准。关羽跟着张飞学过一段时间,字未必能写的好,但却可以看出这字,是否写的漂亮。

    刘闯前世,闲来无事时,常临摹字帖。

    他喜欢颜真卿和柳公权的字,所以颇有些颜骨柳筋的风范。

    关羽看到那字,忍不住赞了一声好。

    “这刘闯小儿,倒是写的一手好字,到底是中陵侯之后。”

    他讨厌士大夫不假,但若说对刘闯讨厌,倒也未必强烈。

    刘闯虽然是士大夫出身,可自幼落难民间,也是吃尽苦楚……有时候,关羽甚至也很欣赏刘闯。

    特别是现在刘闯放回关平,他对刘闯也就多了些好感。

    只是,他再往下看,却见那涂涂抹抹的地方,不禁哑然失笑。

    “坦之,这刘孟彦写的一手好字,但文采终究不足。

    到底是在民间受难,难有那机会读书。你看他,一封书信涂涂抹抹,恐怕是费了不少心思吧。”

    关平深以为然。

    他的命运,和刘闯何其相似。

    早年间关羽杀人,逃离家乡。随后母亲病故,关平就变成一个孤儿,四处流浪,靠乞讨为生。

    他觉得,自己运气比刘闯好一些。

    毕竟关羽还活着,最终他父子可以重逢。

    而刘闯……不管他如何奋斗,中陵侯刘陶,都不可能死而复生。

    这也注定了他,不能像自己这样,有父亲疼爱关怀。所以,关平对刘闯,倒是突然升起一丝同情。

    “是啊,刘孟彦虽说如今风光,确终究比不得孩儿,能够承欢父亲身旁。

    虽说孩儿与他是敌人,但细想起来,他也挺可怜。为了一个女子,辗转南北,几欲与天下人为敌。”

    关羽点点头,发出一声叹息。

    就在这时,帐帘突然一挑,从外面走进来两人。

    “云长,我听说坦之回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昨晚失眠到凌晨五点才睡,下午补了一觉,睡得好舒服……可睁开眼,已经三点半。

    之后迟迟进不得状态,所以更新晚了,还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