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21章 假子(最后一天,求月票!)

第121章 假子(最后一天,求月票!)

    陷阵营兵马,渐行渐远,消失于地平线。

    秦谊嘴角微微一翘,脸上闪过一抹森然冷意。他转过身,沿着驰道缓缓而行,从城头上走下来。

    来到城门口的时候,恰好看到刘闯一脸怒色,纵马而过。

    在后方,曹性陪同着吕蓝,缓缓行来。

    秦谊连忙闪身躲避,藏在一棵大树后,目送曹性和吕蓝入城,这才如释重负般,长出一口气。

    他看看左右无人,便转入一条小巷。

    片刻之后,秦谊出现在周记金行门外,迈步走进大门。

    “伯友,这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周逵笑眯眯迎上来,拉着秦谊的手,极为热情。

    “高顺已经离开……刚才我看到刘闯和吕娘子出城,不知道是何缘故,后来见刘闯气呼呼独自入城。我估计他们之间,恐怕是发生了问题。请转告汉瑜公,就说要动手,便在明日戌时。”

    “明白。”

    周逵装作为秦谊介绍货物,片刻后秦谊转身离开金行。

    吩咐店中伙计看着店铺,周逵换了一身衣服,也跟着出去,直奔陈府。

    入夜后,周逵从陈府出来。

    此时天色已晚,路上行人稀少,冷冷清清。

    循着街道,他缓步而行,嘴里还哼着下邳的地方小曲。

    不过在经过一条小巷的时候,忽然间从巷子里窜出一个彪形大汉,二话不说上前一把掐住周逵的脖子,捂着他的嘴便拖进阴影中。周逵拼命挣扎。奈何那彪形大汉的气力惊人。根本容不得他反抗。进入小巷后。有人上前一棍子敲在周逵的脑袋上,把他当场打昏了过去……

    “元福,怎地这么一个家伙,也恁费事,一棍子不就解决了?”

    说话的人,带着些稚气,赫然是诸葛亮。

    而那彪形大汉,也就是周仓。听到诸葛亮的责怪。他牛眼一翻,“自家这气力,一棍子能让他脑浆迸裂。公子说要拿活的,总不成我拖着一具死尸回去。快点,公子在家已怕等急了。”

    他一摆手,张牛儿带着两个飞熊卫上前,用布袋把周逵套起来,便抬上巷口的牛车。

    吱呀吱呀,牛车在寂静长街上行驶,路上虽然遇到两队巡兵。不过周仓手里有曹性发出的腰牌,故而也没有受到盘查。便直接进入驿站中。与此同时,周府门外也有人跑来报信,说周逵今晚应邀赴宴,晚上不会回来,请家里人不必担心。周府上下,也就没有人再去过问。

    一盆冷水泼在周逵的脸上,周逵大叫一声,翻身坐起。

    身上湿哒哒的,看上去格外狼狈。

    不过周逵并没有在意这些,他连忙向四周查看,却见他身处一个灯光昏暗的房间里。

    墙壁上还沾着未干的血迹,地面上更有被冲刷后,留下来的血印子。

    蓬!

    伴随着一声闷响,就见一个赤膊大汉,拎着一个袋子走进来,看也没看周逵,把袋子扔在桌上。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周逵翻身爬起来,想要起身质问。

    可是他发现,他四肢被绳索捆绑,根本走不得几步。

    “如果我是你,就闭上嘴巴,好好休息。

    过一会儿,自然会有人来收拾……呵呵,到时候你想想看,该怎么回答,才能让我们满意吧。”

    大汉一只手不太利索,慢慢把袋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件件物品。

    有匕首,各种各样的匕首,直的、弯的,带锯齿形状的……此外还有各式各样的器具,很多器具,周逵闻所未闻。

    “这个叫夹棍。”大汉一边摆放东西,一边介绍。

    “待会儿把你的手指头一根根的夹住,然后拉着这绳索只需要一扭,呵呵,阁下的手指头就得粉碎。你看,这个叫做指夹,专门用来夹碎手指头;这个叫做手夹,可以把你手臂上的骨头一段一段夹碎;这个叫做腿夹,能够把你的腿夹成粉碎……还有这个,你恐怕认得,叫做竹签。待会儿会有人把你的指甲一片片的挑下来,你的手指头血肉模糊,会非常痛苦。

    嗯,这个是我最喜欢的一件物品……你别小看它,待会儿我会用它,把你的手指头一根一根钉在木头上。

    对了对了,这个东西我不是太清楚名字,不过待会儿会有人把它贴在你身上,据说能把你的皮,一层层扒下来……喂喂喂。”

    壮汉说的起劲,却不想周逵听得心惊肉跳,一头栽在地上,便昏迷过去。

    他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来,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深呼吸几口气,他冲着站在门口的刘闯和曹性苦笑道:“公子,你说的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啊,真有那么可怕吗?我刚才按照你吩咐的与他说的时候,别说他了,我都觉得浑身难受。”

    刘闯微微一笑,“不过是些小玩意儿,是不是很可怕,改天我给你试试?”

    大汉闻听,连忙摇头。

    刘闯呵呵笑了两声,回头对曹性道:“曹将军,请。”

    曹性看着刘闯的目光有些古怪,听到刘闯发话,他咽了口唾沫,连忙走进房间。

    “这屋子里的味道,怎恁古怪?”

    “当然古怪了,晌午后陈先生和孔明在屋子里杀了几十只鸡,把血泼的到处都是。”

    “元稷,你最好闭上嘴。

    若孔明知道你背后说他,少不得要找你麻烦。”

    武安国连忙捂住嘴巴,不再说话。

    刘闯走进来,也是眉头一蹙,忍不住骂道:“孔明和季弼,还真能折腾……这屋子里的味道实在是……算了,元稷把窗子打开。这里面待得久了。就算心理正常的人。也要有些变化。”

    武安国连忙把窗户打开。而后按照刘闯的吩咐,端起一盆水,泼在周逵身上。

    周逵激灵灵一下,猛然醒过来。

    “别打我!”

    他睁开眼,便凄声吼道:“我知道你是谁,刘闯,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还真是个聪明人!

    刘闯示意武安国把桌上的那些个器具拿开。和曹性坐下来。

    “巨路先生,我请你来的目的,你想必很清楚。

    我不想废话,如果你不想受罪,不希望元稷他把刚才说的那些招数全都用在你身上的话,呵呵……什么时候,有多少人?准备如何行动?说出来,我保你全家无事。若不然的话……”

    曹性一旁阴森一笑,“其实我对刘公子的这些个小玩意儿,很有兴趣。”

    周逵别看平日里耀武扬威。一副嚣张的嘴脸。

    实际上,他胆子并不大。

    刘闯和曹性坐在这里。便足以说明一切问题。

    陈珪的计划泄露了……至于是如何泄露?周逵不是特别清楚。但他却知道,如果他今天不老老实实的交代,接下来对面这两个人,绝对会把他往死里整治,到时候想死恐怕都困难。

    更不要说,周逵不想死!

    “我说,我说……”

    周逵声音里带着一抹哭音,瘫坐在地上喊道:“我什么都告诉你!”

    ++++++++++++++++++++++++++++++++++++++++++++++++++++++++++++++

    第二天,秦谊如平常一样,来到府衙。

    他走进大堂,却见衙堂上空无一人,而案子上摆放着一排金批令箭。

    见左右无人,秦谊走上前,抄起一支令箭,便藏在大袖里。而后强作镇静,往衙堂外走去。

    “秦宜禄。”

    “啊,曹将军。”

    秦谊正要出门,不想迎面曹性走来。

    把秦谊吓了一跳,手心里尽是汗水,脸上却做出一副震惊模样。

    “你怎么了?”

    “啊?”

    “我怎么看你脸色发白,是不是身体不适?”

    秦谊忙道:“是啊,昨夜偶感风寒,所以……怎么,曹将军有吩咐?”

    “哦,待会儿你到王城,向夫人禀报,请她从王城抽调一些兵马,借我两日。”

    “从王城抽调兵马?”

    “是啊,没想到孝恭和他的陷阵一走,我这兵力略显不足。

    本来驻守泗水门的陷阵营不在,如今必须要有人顶替。临时征召有些来不及,好在不过三五日的时间,先从王城抽调些兵马来,说不定能够顶上一段时间。对了,你若是身子不舒服,带回传令过后,就回去休息吧。孝恭不在这边,我是手忙脚乱,实在是有些头疼啊。”

    秦谊连忙道:“将军如此辛苦,可要多多保重才是。”

    “好了好了,你先去传令吧。”

    曹性好像是真的很烦躁,挥手示意秦谊离去。

    秦谊忙不迭答应,匆匆离开府衙。走出府衙大门,他只觉后背都湿透了,浑身有些发冷。

    不晓得,曹性会不会发现,少了一支令箭呢?

    秦谊下了台阶,走了两步之后,突然又停下来。

    他感觉,他好像捕捉到了什么……从王城抽调兵马?岂不是说,王城的守卫就会松懈下来?

    如果……

    秦谊眼睛一眯,脸上突然闪过一抹古怪笑容。

    吕布,你害我妻子被俘,你令我成为别人笑柄,今日我就让你尝尝,妻女被别人俘虏的滋味。

    他先是去王城,传达了曹性的意思。

    严夫人倒是很信任曹性,二话不说,就下令抽调一部兵马,前去听候曹性差遣。

    随后,秦谊离开王城,直奔周记金行。

    可意外的是,周逵并不在金行,让秦谊感到有些奇怪。但他并没有考虑太多,因为周逵这个人,生活极为浪荡。说不定昨天又在哪里吃多了酒,宿于那个娼妓家中,似乎司空见惯。

    不过。王城兵力空虚。倒是要尽快告诉陈珪。

    秦谊想了想。离开金行,在城里溜达了一圈之后,确定没有人跟着他,这才来到陈府门外。他本想想要上去敲门,可想了想,还是改变主意。从一条小巷里传过去,他直奔陈府后门而去。陈府的后面,在一条僻静小巷里。秦谊上前叩门。不一会儿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家臣。

    “请与汉瑜公知,就说秦谊有要事禀报。”

    过了一会儿,那家臣去而复返,带着秦谊进入陈府。

    穿过一条小路,两人一前一后,便来到了一间书房外。家臣在门外禀报,就听从屋子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让伯友进来吧。”

    “秦先生,请。”

    秦谊虚扶进贤冠。迈步走进房间。

    只见陈珪正端坐在一张榻椅上,手里捧着一卷书。读得津津有味。

    “伯友,坐。”

    秦谊深吸一口气,上前先躬身一礼,而后在一旁坐下。

    “伯友今日来,不知有何事情。”

    “老大人,我刚才在府衙得了消息,因为高顺不在,以至于城中兵力空虚,所以曹性从王城抽调出一半兵马,今晚会驻守泗水门。我本来想找巨路转告,奈何巨路昨晚又不知跑去那家娼寮宿酒,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我担心消息晚了,所以斗胆前来,还请老大人恕罪。”

    “这个巨路……”

    陈珪眉头一蹙,露出一丝不快之色。

    他也知道,这周逵好声色犬马,早前就时常夜宿娼寮。

    不过这是什么时候了,你这家伙就不能忍两日?待大功告成之后,你就算死在娼寮,我也不管。

    陈珪心里虽然不快,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

    “伯友这消息当真?”

    “回老大人,这件事是我亲自去王城传令,严夫人那边也同意,抽调一部兵马。”

    陈珪倒吸一口凉气,突然露出一抹喜色。

    “此天助我也!”他哈哈大笑,站起身来走到秦谊身边,挽住秦谊的手,亲热道:“伯友不愧是栋梁之才,能明事理,辩是非,此明智之选。此前宝坚曾向我举荐你,我一直有些不放心。

    不过现在,我却放心了。

    对了,今晚举事,就要拜托与你。

    若大功告成,我必会代你向刘使君请功,到时候做个一州别驾,想来易如翻掌。”

    秦谊也露出一抹感激之色,“能够为老大人效力,乃谊三生之幸。

    谊久慕老大人威名,可惜福薄,一直未得相见。今与老大人一会,谊纵死何妨?谊有一不情之请,却不知该不该说。”

    “伯友,说来。”

    秦谊退后两步,突然噗通就跪在陈珪面前。

    “谊自幼父母双亡,后随温侯漂泊四方。

    方才见老大人,忽心生仰慕,犹若见生父一般。谊也知福薄,但还是希望能够拜在老大人膝下,还请老大人成全。”

    陈珪当时就呆愣住了!

    这厮好无耻……居然要认我做他老爹。

    从年龄上,陈珪收秦谊做干儿子也算不得事情。

    不过从这件事,陈珪却看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地方……这秦谊,似乎并不看好刘备。或者说,他知我还有后招,所以想要通过我,获得更大的前程。也就是说,秦谊想要陈珪做他靠山。

    “伯友,你这是何必。”

    陈珪连忙伸手搀扶,可是秦谊却跪地不起。

    “若老大人不答应,谊生又何欢。”

    陈珪见此情况,也知道今天若不收了这干儿子,恐怕是过不得这一关。

    也罢,他不想辅佐刘备,那就不去。

    看这小子也听机灵,干脆就让他留在我身边,将来也能给元龙打个下手,也算是为我陈家添一家臣。

    “伯友,你这是……好好好,既然你这么说,老夫若不应下,便是不通人情。”

    “多谢父亲大人。”

    秦谊喜出望外,从地上爬起来。

    辅佐刘备?

    或许他如陈登所言,有王霸之略,可我却看不出半点端倪。

    倒是陈家,久居广陵,乃徐州望族。如果能够得到陈家的支持,岂不是胜过那刘备百倍?

    秦谊想得很简单,什么日后前程,那都是屁话。

    关键是,眼前的实惠!

    有陈珪在,他又何愁荣华富贵?

    ++++++++++++++++++++++++++++++++++++++++++++++++++++++++++++++++

    在陈府与陈珪商议许久,秦谊告辞而去。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

    秦谊在家中是坐立不安,感觉这时间,过的实在是太慢。

    好不容易将到戌时,他换上一身衣服,拿起一口宝剑,挎剑直奔白门楼。

    路上,他遇到一支巡兵。

    不过那巡兵队率认得秦谊,并未拦阻他,而是直接放他通行。

    秦谊来到白门楼的时候,还不到戌时。

    有城门守将见他前来,不禁疑惑问道:“秦宜禄,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秦谊一脸不耐烦的模样,从怀中取出那支金批令箭,“你道我想来吗?曹将军方才派人找我,说今晚会有一批辎重抵达。他公务繁忙,无暇前来查看,所以让我过来等候,清点辎重。”

    “呵呵,秦宜禄何必如此模样,这可是曹将军对你的信任。”

    秦谊故作疲乏,打了个哈欠道:“我昨天受了风寒,今日还在家养病。

    这种信任,你若要便送给你……”

    “哈哈哈,秦宜禄说笑了,此曹将军厚爱,小将却担当不起。”

    两人站在城头上说笑,秦宜禄感到莫名心焦。他一边与那校尉寒暄,一边不时朝城外眺望。

    “秦宜禄,你这般着急也没有用处。

    不如你先去休息一下,待会儿若有车队过来,我再去通知你。你这样等,要等到什么时候?”

    “再看看,再看看……若过一会儿还不来,我便去休息一下。”

    时间,就这样悄然流逝。

    戌时已过,秦谊感到一阵困意涌来。

    他站起身,用力伸了个懒腰,走到女墙后站稳,举目向远处眺望。

    忽然间,就见远处火光闪动,一队辎重车缓缓朝下邳城行来……秦谊不禁轻轻一拍女墙:他娘的,终于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