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118章 驱虎吞狼

第118章 驱虎吞狼

    建安二年,袁术称帝,试图与吕布联姻。

    谁料想,吕布在陈珪的劝说下,竟斩杀袁术使者韩胤,令袁术大怒。

    这位自恃甚高的世家子,倒也不是说有多么看重吕布,亦或者有多么珍惜韩胤。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是自古以来不成文的规矩。更何况,吕布和袁术并非敌国,袁术是怀着结亲善意派人出使,结果你吕布却杀了我的使者,不但破坏了规矩,还**裸打了袁术一个耳光”“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心高气傲的袁术,又怎能受得这种羞辱?

    于是,袁术尽起七路大军,以桥蕤、纪灵、陈纪、乐就、张勋、杨弘(也就是三国演义中的杨大将)六人同时出击,同时自领一军,共七路兵马,征伐徐州。一时间,徐州硝烟弥漫。

    这七路大军主帅之一的陈纪,并非颍川陈纪,而是丹阳陈纪。

    袁术来势汹汹,数万大军更兵势骇人。

    下邳王城里,灯火通明。

    吕布面色如常,冷笑连连。

    而他麾下诸将却是表情不一。

    张辽双目微合,似乎毫不在意;成廉、曹性两人面带兴奋之色,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侯成、宋宪、魏续三人,则面露紧张之色,看上去甚至有些慌乱。八健将中,郝萌已死,臧霸听调不听宣,留守琅琊。除此之外,还有一名青年,正盯着刘闯,眼中更透着一股怨毒之色。

    刘闯坐在上首,陈宫在一旁作陪。

    他敏锐觉察到那一双怨毒的目光,不由得诧异看去。

    “公台。那是何人?”

    “此人乃温侯帐下宜禄。名叫秦谊。”

    秦谊?

    刘闯觉得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于是问道:“他这般看我,又是何意?”

    陈宫一怔,旋即露出一抹古怪笑容。

    “公子当初攻下彭城,将他妻子俘虏,莫非公子不知?”

    杜氏!

    这家伙是秦宜禄。

    刘闯突然想起这秦谊任何人,也mingbái了这个秦谊,为何是满脸的怨毒。

    很正常,老婆被人家给俘虏了。当然心中不爽。不过更为重要的是,他当初逃回彭城,信誓旦旦说是魏越如何如何。可后来被人打听到,魏越之所以出击,就是他秦谊戳哄的结果。

    这样一来,不禁令张辽等人对秦谊颇为反感,就连吕布,也对他有些不满。

    秦谊在下邳的地位,也自然降低。

    虽然还能参与议事,可大多数时候。根本没有他开口的余地。

    这一切,应该怨哪个?

    秦谊这等人。自然不会怪罪自己,他又不敢向吕布抱怨,于是这心中的怨恨,便转移到刘闯身上。

    只可惜,而今的刘闯,更不是他可以报复。

    “今袁术起兵,七路征伐,不知诸公有何主意?”

    吕布话音未落,秦谊终于忍耐不住,跳出来大声道:“君侯,袁术兵势惊人,七路大军近十万兵马来袭,不可力敌。为今之计,当请一使者,与袁公请和,想必袁公也不会一意孤行。”

    秦谊这话说的倒是没错!

    袁术今为众矢之的,如果和吕布硬抗,难免两败俱伤。

    所以,袁术也不一定真的会和吕布死战,只要吕布低头,袁术说不定会收兵罢战。

    可问题是,这秦谊说的太过于阿谀。

    袁术并不在这里,他袁公长,袁公短的称呼,让许多人感到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魏续道:“君侯,伯友所言,也有道理,袁术来势汹汹,不可力敌,当以请和为上,请君侯三思。”

    “敢问,魏将军要如何请和?”

    一旁曹性沉声问道。

    他根本不去理睬秦谊,仿佛这屋子里,根本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秦谊站在那里,感觉好生尴尬。他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好半天悻悻退下。

    魏续道:“其实这件事也不难,袁公所为者,不过是铃铛儿。

    只要君侯将铃铛儿送去寿春,到时候袁、吕联姻,乃天作之合,想必袁术自然会收兵罢战。”

    “魏续,你好没面皮。”

    不等曹性开口,成廉怒声骂道:“想君侯起于并州,纵横天下,何曾有过畏惧?

    袁术?无德小儿,七路兵马,某视之如乌合之众。魏续你不思力战,反而要用铃铛儿消灾解难,是何道理?难不成,我徐州无男儿乎?要用一个小女子来换取荣华富贵,某不屑为之。”

    “公诘(音ji)此话怎讲?

    我也是就事论事,并无其他意思。

    今袁术势大,当避其锋芒,一味死战,乃莽夫所为。就算拼得个你死我活,到时候还不是平白便宜别人?公诘,我并非怯战,实为君侯基业考虑。你就算胜了袁术,还不是元气大伤?”

    “未战便要请和,此非怯战是什么?”

    “你……”

    成廉曹性似乎和魏续等人颇有芥蒂,竟然在大堂上争执起来。

    吕布感到极为丢人,这他娘的还没打起来,自己人就先乱了……更重要的是,这里不仅仅是自己人,还有个刘闯在一旁看热闹,简直就是丢人。吕布顿感脸上无光,心里更勃然大怒。

    “都给我住嘴!”

    他啪的一声,拍案而起。

    成廉魏续几人立刻息声,但却仍旧怒目相视。

    吕布深吸一口气,强压着心头怒火,而后强自一笑,沉声道:“孟彦,你以为此事当如何是好?”

    刘闯很想说:吕布,你真不会做人!

    这屋子里都是你的人,更不泛骄兵悍将,还有智谋出众者。你不去问他们。反而问我一个外人。岂不是让他们心生芥蒂?你啊你啊。打仗你真是一把好手,可说手段,你真的幼稚。

    吕布问完话,屋中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这时候,刘闯自然不会做那出头鸟,于是微微一笑,“君侯帐下,武有文远将军可运筹帷幄。文有公台先生能妙计安天下。这种事情,君侯不问他们,何以问我?我对君侯兵马并不熟悉,甚至不知道君侯你如今帐下,有几多人可以调用?呵呵,君侯问我,怕是问错了人。”

    张辽眼睛蓦地睁开,凝视刘闯。

    而陈宫则轻轻摇扇,脸上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吕布一拍额头,狠狠瞪了魏续和成廉几人一眼。“却被你们吵得昏了头,孟彦切莫笑我才是。”

    刘闯微微一笑。端起铜爵,饮了一口酒水。

    “文远,公台,你们怎么看?”

    刘闯给吕布一个很舒服的台阶,吕布顺杆就滑下来。

    你们别怪我,刚才我问刘闯,不是小看你们,实在是被那几个家伙吵得昏了头。

    张辽这心里面,顿时舒服了不少。

    同时,他又因为刘闯这一句‘运筹帷幄’的评价,对刘闯顿生好感。

    他和刘闯打过交道,事实上在几个月前,两人虽未真个交锋,但也有过jiēchu。他对刘闯并不厌烦,而且在得知刘闯是名门之后,大汉皇叔之后,更生出几分敬重。如今……这友好度又上了一个台阶。

    这刘闯,也非那些好事人所言,是一个只知杀戮,嚣张跋扈的莽夫。

    此人心思细腻,颇能体谅他人感受,倒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张辽想了想,沉声道:“袁术七路并进,看似强盛,实则如公诘所言,乌合之众耳。”

    这句话,从成廉口中说出来,吕布会认为成廉不知轻重,是个莽夫;可如果从张辽口中说出来,就不太yi艳g。张辽胆大心细,不会轻易做出结论。但他这么说的话,自然有他道理。

    “文远,何以见得?”

    “七路大军,善战者无几人。

    只需破起一路,则其余六路兵马,自然不敢冒进。

    今盛夏将至,酷暑难耐……袁术恐怕也不敢和君侯僵持太久,到时候自然会收兵罢战。”

    吕布闻听,眼睛一眯。

    “公台,你也这么认为?”

    陈宫摇扇一笑,看着张辽,沉声道:“文远,你以为当痛击何人?”

    “自当与袁术交锋。”

    陈宫想了想,轻声道:“文远之计虽好,却还是有些莽撞。

    相较其他六路兵马,袁术兵力最盛……如果与之力敌,只怕君侯也伤亡不小,此两败俱伤之局。我以为,当打一路,拉一路。”

    “打一路,拉一路?”

    陈宫点点头,扭头道:“君侯,宫有一计,可败袁术。”

    “公台请讲。”

    “请文远坐镇夏丘,与垓下聚阻挡袁术一路兵马,只守不攻,拖延时间。

    七路兵马中,出袁术一路之外,当以张勋兵势最盛,然则其麾下多为乌合之众,兵力虽盛,却不足为患。君侯当亲率兵马击之,必能大获全胜。如此一来,陈纪兵力最为薄弱,到时候心生畏惧,君侯遣人与之劝降,必愿请降。如此,七路大军两路被破,袁术焉敢再进犯?”

    刘闯坐在一旁,实有些吃惊。

    他是亲眼看到这顶级谋士,是如何出谋划策。

    对于历史上袁、吕这一战,刘闯有些印象,他知道吕布最终获胜,但究竟是如何取胜,却不qingchu。

    陈宫之计,倒是极为可行。

    刘闯轻轻点头,也不禁为之赞叹。

    吕布沉吟不语,片刻后,突然一拍桌子,“公台此计甚好,就依公台所言。”

    接下来,就是具体的调兵遣将。

    刘闯在一旁听得倒是津津有味,从吕布的调兵遣将中,他也看出了不少东西,感觉收获颇大。

    待众人散去之后,陈宫却留下来。

    “君侯,我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吕布道:“公台但说无妨。”

    “今君侯亲率兵马出击,下邳还需有人坐镇。”

    “哦?”

    “刘公子品性高廉,勇力无双。

    今君侯既然出征。何不使刘公子留守下邳?如此一来。也能让刘公子感受到君侯诚意。”

    吕布闻听。眉头顿时一蹙。

    他看着陈宫,而陈宫则一脸坦然之色。

    若换一个人的话,吕布必然会生出猜忌之心。比如,陈宫是不是和刘闯已经勾搭在一处,想要谋取徐州?不过,正因为是刘闯,吕布也就多了几分宽容。这里面,功劳最大者。不是陈宫,而是吕蓝。

    回下邳之后,吕蓝叽叽喳喳说了不少刘闯的好话。

    比如,她最初和荀旦争吵,刘闯毫不犹豫站在她这一边,教训荀旦……

    比如,刘闯和她拉钩。

    比如,刘闯如何如何……

    严夫人,也就是吕蓝的生母,还有任红昌。也就是貂蝉,在私下里和吕布谈及此事的时候。莫不笑着对吕布说:“铃铛儿长大了,看起来似乎对刘公子颇为倾心,而刘公子对她,也是非常疼爱。”

    吕布对吕蓝,自然是非常疼爱。

    刘闯能够站在吕蓝这边说话,自然也表现出他对吕布的善意。

    “公台,你以为那刘孟彦,可信乎?”

    “君侯,刘孟彦有大志向,更能分得轻重。

    我在高密与之交谈的时候,可以感受的出来,他对徐州,并无野心。如今若徐州落入他手,并非一件好事。而且,若他交恶君侯,他也将在北海,陷入孤立无援的局面。所以,君侯与他,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呵呵,不瞒君侯,我觉得,就算君侯把徐州送与他,他也未必能看得上。”

    吕布眉头一蹙,有些不快。

    “公台,此话怎讲?”

    我辛辛苦苦,拼了老命想要夺取徐州,你刘闯居然还看不上?

    吕布这心里,当然会感到不太舒服,所以在询问的时候,语气也就自然变得有些生硬……

    陈宫道:“君侯息怒,我倒是以为,刘公子的考虑颇为实在。”

    “讲!”

    “徐州,已非当年钱粮广盛之地。

    况乎其位于江淮,乃四战之地。南有孙策对广陵虎视眈眈,袁术更垂涎徐州,非一日之事;西有曹操刘备,毗邻徐州,北有袁绍,坐拥青州。徐州,背依大海,没有退路,且州内宗族豪强势力强盛,更非短期可以平定。这许多因素参杂一起,也就注定了徐州非久居之所。

    君侯以勇力而取徐州,或许会为人所顾忌。

    但若是以刘公子之力夺取徐州,恐怕曹操、袁绍乃至于孙策袁术,都不会善罢甘休……

    这徐州,与君侯而言为根基,与刘公子而言……呵呵,用他的话说:实乃火炭,不可攫取。”

    这意思就是:刘闯没有那个占居徐州的力量!

    吕布听罢之后,也不禁连连点头。

    陈宫见吕布心动,于是趁热打铁道:“况乎,有铃铛儿在,刘公子定然会全力守护,君侯则无后顾之忧,可全力迎击袁术。我以为,而今之局势,除刘公子外,再无其他的合适人选。”

    吕布连连点头,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叹。

    “既然公台这么说,我也觉得,刘孟彦倒是个可以托付之人。”

    说罢,他站起身来,在屋中徘徊片刻。

    “既然如此,就让他留守下邳。”

    “不可!”

    陈宫又道:“这件事,最好还是让铃铛儿与他说,若君侯出面,不免有些……

    呵呵,刘闯bijing是灌亭侯,更是大汉皇叔,东夷校尉。论这身份地位,亦不逊色君侯太多。”

    别看刘闯年纪不大,可是他的出身,注定了他的身份,不会逊色于吕布。

    若吕布出面,不免有上级对下级命令的意思;但如果让吕蓝出面,这件事就比较能说的过去。

    吕布想了想,也觉得陈宫这建议有道理。

    “铃铛儿,可愿出面?”

    陈宫闻听,忍不住哈哈大笑,“君侯,我以为,铃铛儿会很愿意让刘公子,留在下邳……”

    吕布忍不住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

    女大不中留!

    看样子,我也要好好考虑一下,铃铛儿的嫁妆了!

    +++++++++++++++++++++++++++++++++++++++++++++++++++++++++++++++

    许都,司空府。

    曹操手中竹简哐当一声掉在书案上,一双细目,闪烁出森森冷意。

    “刘闯,去了下邳?”

    郭嘉沉声道:“据陈汉瑜传来的消息,刘闯这时候,应该已经抵达下邳。”

    曹操有些不淡定了,在屋中徘徊。

    “奉孝,你说这吕布若与刘闯结盟,会是怎样状况?”

    郭嘉轻声道:“吕布,虓虎也。

    奈何他出身太差,加之此前朝秦暮楚,故而声名狼藉,所以难成气候;可刘闯却不同,他乃大汉皇叔,又是中陵侯之后,甚得士人所重。若两人结盟,必成心腹之患,主公当早谋之。”

    “以奉先之心性,可容得刘闯?”

    郭嘉沉吟片刻,“陈汉瑜派人来说,吕布之女此前就在高密,与刘闯甚亲。

    而今吕布请他前往下邳,表面上是为迎回女儿,恐怕……我听人说,吕布对其女甚爱之。他之前一直想要把女儿嫁于袁术,可是为刘闯,不惜斩杀袁术使者,可见吕布对刘闯,亦是看重。

    以刘闯之名,配以吕布之勇……”

    郭嘉没有再往下说下去,可是已经表明了他的意思。

    曹操嗯了一声,坐下来沉思不语。

    片刻后,他向郭嘉看去,低声问道:“奉孝,可有破解之法?”

    方经宛城之败,曹操虽说元气未伤,但损失也颇为惨重。

    他现在,需要的是稳定局势,而不是妄动兵戈……所以思忖片刻之后,他还是决定,暂不出兵。

    郭嘉如何不mingbái曹操的心意,于是微微一笑,“主公不必担忧,嘉有一计,可为主公分忧。”

    “奉孝,计将安出?”

    “吕布是狼,而主公手中,还有一虎。

    引虎吞狼,则袁术必心生不满,到时候主公便可坐收渔人之利,不费一兵一卒,谋取徐州。”

    “你是说……”

    曹操先一怔,旋即mingbái了郭嘉的意思。

    他忍不住抚掌大笑道:“奉孝所言极是,而今正当驱虎吞狼!”(未完待续。)

    ps:写了一下午,混身冒虚汗……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