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一一六章 谁让谁好看?

第一一六章 谁让谁好看?

    下邳,城有三重。

    公元72年,汉明帝置下邳国,领17城,治于下邳。

    所以这下邳城,就如同一座王都,规模庞大,气势恢宏。外城,也叫大城,周长十二里半,而位于外城的南城门,又名白门楼,在后世更是广为人知。往来于江淮地区的商贩,出入城门,络绎不绝。而位于白门楼城内主干道白门楼街的东阳商号,在整条街上都颇有名气”“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这家商号,主营丝帛,生意格外兴隆。

    商号的掌柜姓丁,年四十岁,正是龙马精神的好年纪。

    阳光明媚,丁掌柜坐在后宅的院子里,正悠悠然哼着徐州地方的小曲,看上去一副快活模样。

    就在这时,忽见一个家奴跑过来,“老爷,不好了!”

    “有事说事,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丁掌柜眉头一蹙,便站起身来。

    那家奴连忙道:“老爷,北海国的刘闯,随陈宫他们已经抵达城外。”

    “嗯?”

    丁掌柜闻听,不由得眉头一蹙,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不过,他旋即晒然一笑,“来就来了,有什么值得惊慌?

    看起来,这刘闯倒是有些本事。八百葛峄贼居然奈何不得他,倒是让我感到有些意外。”

    “可是老爷,那葛峄贼可是qingchu来龙去脉。如果他们胡说八道,会不会弄出麻烦来?”

    丁掌柜闻听,先是一怔,旋即呵呵笑了。

    “就算知道了又如何?难不成那头虓虎。还能找咱们麻烦?”

    家奴立刻想到了商号背后的人物。顿时也轻松下来。是啊。就算是知道了又能怎样?吕布难不成还能翻了天吗?别看虓虎之名天下人皆知,可是在徐州这块地上,还轮不到他发威。

    主仆两人旋即都松了口气,更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吕布?

    也许他真的是勇力过人。

    可要说耍心思,玩手段,十个吕布,也不是自家主人的对手,又有什么值得害怕?

    这徐州。不是他吕布能说了算的地方。

    哪怕他号称虓虎,也不过是一个困入囚笼中的病虎而已……

    丁掌柜两人浑不在意,自开门做生意,似乎对刘闯的到来,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晌午时分,他丁掌柜坐在柜台后,正用算筹算账,丁阿狗则指挥着店里的伙计,整理店面。

    忽然,长街尽头传来一阵喧哗骚乱。

    紧跟着铁蹄声传来。隆隆作响,两队骑军风驰电掣般来到东阳商号门外。

    “飞熊卫。下马?”

    伴随着那领队的黑面大汉一声厉喝,mǎshàng骑士纷纷跳下战马,列队于长街之上。

    一个身高九尺的青年,在一个彪形大汉的陪同下,策马缓缓上前。

    就见他青年从mǎshàng跳下来,转身从一匹驮马背上,抄起一杆沉甸甸的奇形兵器,举目向商号的牌匾看去。

    “东阳?”

    他突然对身边大汉笑道:“好狂的名字,东边的太阳吗?”

    那大汉微微一笑,“若公子看他不顺眼,砸了就是。”

    “正合我意。”

    说着话,青年拖盘龙八音椎大步上前。

    丁阿狗在店铺里听到外面有动静,于是连忙走出来,想要看看情况。

    “客官!”

    看到那两队骑军堵在长街上,他心里不由得激灵灵一个寒蝉,连忙迎上去,脸上带着谀笑。

    哪知道,青年根本不理睬他,直奔店铺大门走去,步履越来越快,猛然间一个旋身,手中盘龙八音椎发出一连串刺耳的锐啸声,恰似鬼哭狼嚎,把丁阿狗到嘴边的话,生生憋回去。

    青年垫步腾空而起,盘龙八音椎蓬的砸在门头的门匾上。

    那黑漆门匾,顿时被砸的四分五裂。

    “元福,不要放走一个人。”

    青年厉声喊喝,一个手持大铡刀的黑面大汉,立刻带着人就把东阳商号围起来。

    丁掌柜这时候也觉察到事情不妙。

    不过,他好不慌张,快步从屋中走出来,冲着那青年一拱手,“客官,你这是什么意思?”

    青年一笑,“我叫刘闯!”

    “啊?”

    丁掌柜心里咯噔一下,脸色顿时大变。

    “看起来,我也不必再多费口舌。

    你让人在半路上截杀我,那你就应该知道,我站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刘闯面色平静,眼皮子耷拉着,好像在说一件和他没有任何guānxi的事情。但那语气,却让丁掌柜的心里发寒。

    “客官,我不mingbái。”

    “不mingbái?”

    刘闯向左右看了一眼,就见长街上,已经围满了人。

    他突然大声喝道:“某家颍川刘闯刘孟彦,乃中陵侯刘陶之子,拜齐郡太守,东夷校尉,灌亭侯。

    今我受温侯之情,前来下邳赴约。

    然则途中却遇到一伙强人,意欲将我截杀……丁掌柜,你果然不mingbái我的意思?”

    “他就是刘闯?”

    围观之人中,有不少读书人,听闻刘闯自报家门,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刘闯在徐州,可不是无名之辈。

    不仅仅是因为他之前背负‘背主家奴’的身份,更因为他连败吕布,更被天子亲自确认,乃大汉皇叔,汉室宗亲。他老爹中陵侯刘陶,更是鼎鼎有名的人物,许多徐州士子,对刘陶更敬佩不已。

    “怎么回事,丁掌柜为何要杀刘东夷?”

    “是啊,刘东夷乃大汉皇叔,受吕温侯所邀前来下邳,丁掌柜杀他,是什么意思?”

    有那想mingbái里面玄机的人。却露出兴奋之色。

    他们想要看看。这刘闯究竟能耍出什么花样来?难道。他就不害怕得罪了东阳商号背后的人吗?

    丁掌柜心里发虚,但仍强作镇定,大声道:“笑话,下邳城谁不知道,我丁某乃正经的商人,你这厮怎恁野蛮,上来就砸了我家牌匾,莫非以为我下邳人可欺?”

    “是啊。你以为我们徐州人会怕你不成。”

    丁阿狗也大声叫嚷,想要挑起下邳百姓的怒火。

    可是,他们却晚了一步,刘闯自报家门,令许多人不敢轻举妄动。

    还有一些人,也想趁此机会看看,刘闯究竟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情?莫非,他要和那人开战?

    “呱噪!”

    刘闯扫了一眼丁阿狗,突然间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笑容。

    “那我就让你们mingbái一下,我今天来的意思。”

    说着话。手中盘龙八音椎嗡的一声抬起,朝着丁阿狗的脑袋就狠狠戳去。

    丁阿狗正叫嚷的起劲儿。在他看来,刘闯是万万不敢对他动手。

    可他没想到,刘闯却真的动手了!

    就听噗的一声,盘龙八音椎正戳在丁阿狗的面门上。那景象,就好像被戳碎的西瓜,脑浆混着鲜血喷射,溅在一旁正面带冷笑,一副得意模样的丁掌柜脸上,把丁掌柜吓得一声尖叫。

    “给我杀!”

    刘闯一声沉喝,盘龙八音椎呼啸着,便砸向丁掌柜。

    丁掌柜想要闪躲,可是身子却好像不受控制yi艳g,眼睁睁看着盘龙八音椎砸下来,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而尖亢的高喊。

    “住手!”

    人群外,有人高声喊喝。

    哪知道刘闯恍若未闻,一椎拍在丁掌柜的头上,把丁掌柜的脑袋好像砸进腔子里yi艳g,直挺挺便倒在血泊中。

    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就见一名男子带着一队人马跑过来。

    人群分开,来人便要上前。

    却听刘闯冷冷喝道:“仲康,拦住他们,莫要伤人。”

    许褚早就等待不耐烦了,只是没有刘闯的命令,他也不好出手。

    而今听到刘闯一声令下,他二话不说,便迎上去。

    随着许褚这一动,武安国带着一队飞熊卫也冲上来。迎着那队巡兵,一顿劈头盖脸的胖揍。

    好在刘闯下令不要杀人,否则这一队巡兵,恐怕无一人能够活命。

    而刘闯已大步走进东阳商号,他拖着沉甸甸的盘龙八音椎,椎头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周仓则带着另一队人马冲进去,见人就杀,逢人便砍,从商号一直杀进内宅。

    凄厉的哭号声,从东阳商号里传出。

    惨叫声更接连不断……

    围观者一个个面露惊恐之色,面面相觑。

    他们可没想到,刘闯竟然会如此凶残,或者说……如此的胆大妄为。

    在东阳商号对面的一座酒楼里,两个青年凭栏而望。

    “宝坚,看起来……这徐州怕是要有一场热闹了。”

    一个青年轻轻摇头,“这刘孟彦与虓虎不同,此人虽起于微末,确是实实在在中陵侯之子,杀戈果决,性情刚烈。你们用对付虓虎的那一套手段来对付他,恐怕是难以起到效果啊。”

    另一个青年则面色阴沉,一言不发。

    半晌后,他突然道:“若容此人得势,则苍生必将蒙难。

    此子有虎狼之性,手段残忍,可比当年董卓;偏他出身高贵,与董卓又有不同。若他得势,只怕天下不得安宁。陈公此次虽然失策,但依我看,也并非坏事。当天下人共征讨之。”

    白袍青年闻听,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青年,淡然道:“宝坚,你们最好还是想qingchu。

    刘闯不是吕布,更非董卓。他乃大汉皇叔,汉室宗亲,背后更有康成公、管幼安扶持,又岂是你们三言两语能够挑动?”

    “季弼,你这是什么话,难不成我等就要向他低头?”

    白袍青年一笑,摇摇头道:“低不低头我不知道,可我知道,此人可不是吕布。恐怕不好哄骗。”

    锦衣青年闻听。脸色一沉。露出不快之色。

    “慢慢慢,我可不想与你争吵……呵呵,你们要对付此人,我不会管。

    不过我只是想提醒你……宝坚,这件事和你本无guānxi,若是卷入其中,恐怕难以善了。他不是吕布,他的出身。还有他背后的力量,注定了他不可能像吕布那样对你们心怀敬意。所以,你们若没有十足把握,最好不要轻易将之触怒。触怒他的结果……呵呵,想来你也看到。”

    锦衣青年闻听,不禁哼了一声。

    可他这心里,却不由得有些嘀咕。

    没错,刘闯背后如今聚集了北海、颍川两大士族力量。

    董卓当年苦苦寻求世族支持而不得,吕布更是对徐州世族表现的极其软弱。但刘闯不同,他不需要向任何一支世族力量低头。因为他本身,就代表着一股极为强大的世族力量……

    郑玄。乃当今硕果仅存的极为儒学大家。

    自蔡邕死后,在学术上能够与郑玄抗衡的人不多,哪怕是孔融,也无法与郑玄相提并论。

    而颍川士族,更是天底下几处强大的士族力量之一。

    颍川书院天下闻名,而颍川士族更是能人辈出,让人无法小觑。

    青年想到这里,不由得也感到有些头疼……早知道这刘闯行事如此暴烈,如此凶残,之前就应该换一个对策。这种人,可以拉拢,而不可以敌对?可现在,恐怕大家都不好退让了。

    刘闯的大开杀戒,让他没有退路的同时,也使得徐州世族失去了退路。

    是死磕?还是暂时退让?

    青年扭头向坐在桌前吃酒的青年看了一眼:也许季弼说的不错,若无十足把握,不要轻举妄动。

    远处,传来一阵急促马蹄声。

    一匹赤兔胭脂兽,驮着一员大将,如风一般疾驰而来。

    那员大将一身月白色百花战袍,腰系大带。

    “孟彦,手下留情!”

    他在mǎshàng高声呼喊,眨眼间就到了人前。

    此时,长街上的战斗已经停止。

    许褚带着飞熊卫站在东阳商号门前,看qingchu来人之后,虎目中闪烁一抹兴奋之色,下意识握紧手中大刀。

    来人,正是吕布。

    +++++++++++++++++++++++++++++++++++++++++++++++++++++++

    吕布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副模样。

    陈宫传信来说,希望吕、刘结盟,吕布非常高兴。

    他虽不擅长谋略,但也qingchu,能有一个盟友的话,可以令他在徐州立足更稳。特别是在他杀了韩胤,和袁术反目之后,对盟友的期盼,也就越发强烈。也许,刘闯而今还算不得强大,但吕布却看得出来,在得到天子认可,郑玄支持后的刘闯,有着无限大的惊人潜力……

    这潜力,甚至比吕布还大!

    这种情况下,吕布自然希望能够和刘闯交好。

    但谁想到,刘闯在渡过三河湾的时候遭遇伏击,抵达下邳之后,竟然不先来与他相见,带着飞熊卫跑去报仇了。

    这事情,可就大了!

    东阳商号背后是什么人?

    吕布自然qingchu。

    可是他却不相信,陈珪父子会反对他,因为他对陈珪父子,可说是敬若上宾。

    这里面必然有什么误会,可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使得陈珪父子,和自己反目,就麻烦了。

    吕布得到消息之后,立刻赶来白门楼街。

    可是……

    当他看着躺在长街上,翻滚哀嚎的巡兵,以及东阳商号门前,那两具血淋淋的尸体时,顿时大怒。

    “叫刘闯出来见我!”

    吕布跨坐mǎshàng,厉声喝道。

    哪知,许褚站在商号门前,看着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是这个家伙!

    吕布看qingchu许褚,心里一咯噔,心头的火气,随之消减不少。

    他认得许褚,当初在傅阳城外,许褚、太史慈和刘闯,三人联手打得他狼狈而走。虽说刘闯等人以多欺少,有胜之不武的嫌疑。可吕布qingchu,若单打独斗,他与这三人,没有百十回合,根本见不出分晓。

    太史慈、许褚……还有一个吕布未曾见过,听说武力更胜这两人一筹的刘勇。

    再加上刘闯,北海竟有四名炼神高手,吕布有时候也感到羡慕,刘闯手下,能人何其多也!

    “许褚,叫你家公子来见我。”

    吕布话音未落,就听从东阳商号中,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温侯,何以动怒?”

    刘闯缓缓从商铺里走出来,手中倒拖盘龙八音椎。

    算起来,吕布和刘闯已有数月未见。

    刘闯的个头,似乎比之上次白芦滩阻击吕布的时候,又长高了些。

    本来,他身形虽高,但尚不足九尺。可这一次看他的时候,身高已经明显超过九尺,而且看上去,似乎比之上次,有胖了些……或者说,有雄壮了些,步履间更透出一股沉稳而狂暴的复杂气度。

    那感觉,就好像巍巍泰山,正向他行来。

    这家伙似乎变得更厉害了!

    吕布心里不由得一声叹息……

    随着年龄的增长,吕布而今正处于巅峰状态。

    可他自己qingchu,他这种巅峰状态保持不得太久……再想要向前迈进,恐怕已没有可能。

    待巅峰过去之后,必然面临衰退。这也是吕布为什么迫不及待想要得到徐州牧的原因之一。他需要有一个地盘,否则待虓虎老去,不再似当年那般具有威慑力的时候,又该如何是好?

    还去和人争强斗狠,四处漂泊吗?

    从并州到河洛,从河洛到关中,又从关中到河北,最后从兖州来到徐州。

    赤兔马,也在老去。

    吕布很qingchu,他必须要尽快找到一个栖身之所。

    看着刘闯,吕布心里突然生出一种羡慕的情绪:自己如刘闯这么大的时候,还在草原上杀胡,那厮刘闯,已有了容身之处。

    “刘孟彦,某好心邀你前来做客,你却在这里大开杀戒,还打伤我巡兵,是何道理?”

    刘闯不慌不忙,把盘龙八音椎递给周仓。

    他一整衣袍,上前一步,拱手道:“温侯,我敬你勇力无双,虓虎之名天下人皆知。

    可你大好英雄,何以受人蒙蔽?我此来下邳,乃为你我前程。你有人却不想你我能够得意,故而在半途截杀。温侯,你可知道,若我前日死在徐州的话,只怕用不得多久,就是你蒙难之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