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一一三章 义战

第一一三章 义战

    一个诸侯,邀请另一个诸侯……哦,或许刘闯还算不得诸侯,最多也就是个小诸侯,离开他的地盘,并不是一桩简单的事情。这里面牵扯很多方面的问题,所以刘闯也无法立刻回答。

    是夜,密水亭。

    陈宫让人烧了一盆水,舒舒服服的泡了一回脚。

    他和高顺坐在书房里面,有人送来蜜浆水供两人饮用,便退出房间。

    “孝恭,刘闯此人如何?”

    高顺放下水碗,沉吟片刻后道:“此人气度不俗,不是一般人。”

    “哦?”

    “而且他甚有野心。”

    “何以见得?”

    “今日城外初会时,他看我目光不对。”

    噗!

    陈宫一口蜜浆水喷出来,骇然看着高顺,“他看你目光,如何不对?”

    “公台,你莫误会……我的意思是,他似对我的陷阵营很感兴趣。

    我观其兵马,也算威武之师,但今日在酒席间,他屡屡试探,似乎想要我帮他练出一支陷阵强卒。若非野心勃勃之人,何以对此如此急迫?我觉得,这位刘公子,不可小觑。若不能图之,当与之结盟。若主公有此人从中协助的话,说不得能够坐拥一方,成就一番事业。”

    “孝恭所言,正是我所想。”

    陈宫赤着脚起身,在屋中走了两圈。

    “这样吧,明日你不妨探探铃铛儿的口风,看看此人对君侯是何态度。

    若能够拉拢,还是尽量拉拢。别的不说。只他的身份。便可以缓解君侯目前所面临的困境。”

    吕布名为掌控徐州。但实际上对徐州的掌控力并不算太好。

    他虽然竭力拉拢地方豪强缙绅,可不管是广陵陈氏,亦或者海西徐氏,对他始终不冷不热。

    陈珪偶尔会跳出来帮助吕布,但更多时候,还是另有所图。

    陈宫很清楚,吕布需要一个盟友。

    特别是此次和袁术反目之后,他在江淮地区。便被彻底孤立。如果能够和刘闯成为盟友的话,说不定还可以获得一些好处。刘闯虽不比袁术,但他却是天子承认的大汉皇叔,中陵侯之后。哪怕他现在帐下兵不过万人,将不过十员,可如果利用的妥当,对吕布大有益处。

    不管陈宫是不是真心辅佐吕布,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是真心想要击败曹操。

    在他看来,只要是曹操的敌人。就可以成为他的盟友。

    而此前曹操表面上对刘闯大加封赏,可实际上却是捧杀的行为。又岂能瞒得过陈宫的眼睛?

    也正是这个原因,才促成了陈宫此次高密之行。

    一路上,他看到刘闯大兴屯田,其野心已昭然若揭。

    如果,如果铃铛儿能够嫁给刘闯的话,凭借刘闯的身世,必然可以让吕布的地位获得提高。

    只是,刘闯能够同意吕布吗?

    他对吕布有善意是一回事,但是和吕布结为亲家是另一回事。

    没办法,谁让吕布的名声实在是太臭了……以至于不管谁提起吕布,一方面畏惧,另一方面却嗤之以鼻。

    想到这里,陈宫不由得轻轻一声叹息……

    ++++++++++++++++++++++++++++++++++++++++++++++++++++++++++

    陈宫和高顺在谈论刘闯,同样的,刘闯也召集部曲,在大厅议事。

    吕布的邀请,实在是太过突然,让刘闯一点准备都没有。

    他邀请刘闯去下邳,究竟是什么意思?

    真的是像吕布所说的那样,要他共伐袁术?可问题是,让刘闯讨伐袁术,且不说他要率部纵贯徐州,粮饷辎重如何解决?但只说刘闯手中的兵马,如今能够抽调出来的,怕也不多。

    “大家说说看,我去还是不去。”

    黄劭立刻道:“以我之见,最好不去。”

    “何也?”

    黄劭沉声道:“吕布,虎狼也,为人反复,是非君子。

    他此次邀请公子前去,目的并不清楚。公子若去,很可能会受其算计,所以还是不去为妙。”

    刘闯搔搔头,不置可否。

    他手指轻轻敲击桌案,目光从在座众人身上扫过。

    步骘虽然没有开口,但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和黄劭一样,也不是很赞同刘闯前往下邳。

    不止是步骘,还有荀匡、史涣,也都在轻轻摇头。

    当刘闯目光落在诸葛亮身上的时候,突然笑道:“孔明……”

    “去!”

    “嗯?”

    诸葛亮站起身,沉声道:“亮以为,吕布相邀,无非两个目的。

    他想要借用孟彦哥哥的身份,来安抚徐州缙绅。据我所知,徐州缙绅,对吕布也是大都是虚以应付,对他并不支持。孟彦哥哥乃汉室宗亲,天子亲口承认的大汉皇叔,若能前往,对吕布大有好处。

    另外,吕布既然和袁术反目,从此将陷入孤立局面。

    他现在,应该可非常渴望能够得一强援……然沛郡刘备,江东孙策,还有曹操,莫不对徐州虎视眈眈。孟彦哥哥而今,虽算不得强大,但毕竟有名号在身。东夷校尉职务也不算高,可是待哥哥拿下东莱之后,也算是一方诸侯。一旦徐州兴兵,孟彦哥哥至少可以牵制住泰山兵马。

    所以勿论从哪一个角度而言,吕布都没有陷害孟彦哥哥的理由……”

    步骘等人听诸葛亮这么一说,也不禁轻轻点头。

    “况乎,吕布需要盟友,孟彦哥哥同样需要盟友。

    不然的话,孟彦哥哥身在北海,同样是危险重重……虽说这个盟书随时可能被吕布撕毁。但不管怎么样。在今年秋收之前。孟彦哥哥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发展,与吕布结盟倒也不错。

    还有一点,吕布邀请孟彦哥哥去下邳,是为征伐袁术。

    袁术?何人?

    他自立为天子,实乃国贼,天下人可共伐之,此乃义战。哥哥今方正名,正需此战树立威信。若能够将袁术击溃。则天下人必将称赞……到时候,曹操要动手的话,也要顾虑一番。”

    义战!

    诸葛亮提到这么一个词,顿时让所有人都改变了主意。

    “那孔明,你以为公子需领几多兵马?”

    诸葛亮微微一笑,轻声道:“既是义战,人到即可,何必在乎兵马多少?

    以我之见,哥哥率飞熊卫前去即可,再带上老虎哥哥。我亦随行,足以胜过千军万马。”

    他昂着头。如同一只骄傲的小公鸡。

    刘闯忍不住笑了!

    他仿佛看到,那个史书之中,自比管仲乐毅的诸葛卧龙。

    但诸葛亮的提议,却被步骘和黄劭反对。按照他们的想法,刘闯既然要去下邳,最好带上一校兵马。

    刘闯坐在榻椅上,闭目沉吟良久。

    “孔明说的不错,我今状况,不宜率部前往下邳。

    吕布麾下兵多将广,又何需我再调兵遣将?我今虽已在北海国落脚,可是根基并不稳固……今徐盛要屯守胶东,子义坐镇胶州湾。而高密也许有兵马驻守,以防范盗匪来袭……两三千兵马,与义战并无大碍。关键是我!只要我去了,便以足够,想必吕布也不会因此怪罪。

    嗯,我就带飞熊卫,老虎哥你辛苦一同,随我同行。

    至于孔明……”

    诸葛亮一听就急了,哪里还有刚才那副指点江山的沉稳,连忙道:“孟彦哥哥,我可以扮作书童。”

    看他那猴急的样子,刘闯忍不住哈哈大笑。

    “孔明,只要二娘子赞同,我便带你前去。”

    “这是我的事情,为何要她同意?”诸葛亮嘀咕了一句,但是还是答应,会让诸葛玲同意。

    与众人商议完毕之后,刘闯回到书房。

    他刚坐下,就见诸葛亮刺溜一下钻进了房间。

    “孔明,不去睡觉,跑来作甚?”

    “孟彦哥哥,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嗯?”

    “如果哥哥要去下邳,最好让管将军来高密坐镇,命史将军驻守东武。”

    刘闯闻听一怔,脱口而出道:“为什么?”

    诸葛亮道:“论才干,史将军胜管将军十倍。

    但论威望,管将军是孟彦哥哥的叔父,他坐镇高密,也可以让人心安。再说了,哥哥而今的敌人,在泰山而非北海。区区彭璆,相信管将军便可以将之解决。但若吕虔趁哥哥不在偷袭东武,哥哥以为,是史将军坐镇东武安全,还是管将军坐镇东武安全呢?”

    这小屁孩子,说的还真有道理。

    其实,高密这边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问题,有郑玄在,管亥就是个摆设。

    但对于刘闯的部曲而言,管亥便是刘闯的长辈,当刘闯不在的时候,有他驻守更令人放心。

    刘闯想了想,便沉声道:“既然如此,那我明日就把亥叔调来高密。”

    诸葛亮听罢,嘿嘿的笑了。

    他很满足,满足刘闯听取了他的意见。

    特别是在刘闯夸奖他两句之后,小屁孩儿便高高兴兴的睡觉去了。

    把身上的大氅脱下,刘闯在榻椅上坐定。

    他突然间,嘿嘿直笑。

    这世上的事情,可真是变幻莫测。

    在傅阳时,刘闯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与吕布合作。

    从感情上而言,吕布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说,吕布却是最适合的盟友。

    也许有朝一日,他二人会再次刀兵相向。

    但现在……

    刘闯突然一笑,且走一步看一步吧……天晓得以后,又会发生什么变化!

    ++++++++++++++++++++++++++++++++++++++++++++++++++++++++++++++++++++++

    刘闯同意前往下邳,的确是出乎陈宫的意料。

    他知道,刘闯会同意前去。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刘闯会这么快答应。

    荀攸评价陈宫智迟。此时也就表现的淋漓尽致。陈宫的特点。在于事前做出各种设想和安排,一旦发生变故,依照他之前所设想的方法解决。可是一旦变故超出他的设想范畴,他就会出现慌乱。

    所以,当刘闯同意前往下邳的时候,陈宫有些慌了。

    他反而在心里嘀咕,刘闯是不是怀有什么目的?

    否则,他身为一方诸侯。就这么轻易离开领地?难道,他就不怕危险吗?

    “陈先生,讨伐逆贼,我辈义不容辞。

    然则我方来北海,各方未定,兵马分散极广,难以集中。

    所以,我不准备带太多兵马前往下邳,除一两亲随之外,我只带飞熊卫……想来温侯不会责怪。”

    “不会不会不会。”

    陈宫糊涂了!

    你就这么相信吕布吗?

    只带飞熊卫前往……

    “却不知。公子究竟率部几何?”

    “飞熊卫两队,共一百零八人。亲随一人,便是昨日你们所见的许褚,还有书童一人,共一百一十人,若算上我,共一百一十一人。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要求,希望先生能够成全。”

    一百一十一人……你以为你是谁啊!

    陈宫有点想不明白,刘闯何以会如此胆大。

    他有些手忙脚乱的回答:“却不知,公子有何要求?”

    刘闯嘿嘿一笑,目光便落在高顺的身上,让高顺激灵灵打了个寒蝉。

    “其实,也算不得要求,说是请求更为妥当。

    先生此行兵马雄壮,我甚羡慕。铃铛曾与我说过,孝恭将军乃天下一等一练兵的奇才,这支兵马,便是孝恭将军所率。所以……我厚颜冒昧恳请,借孝恭将军一载,为我练出一支似陷阵一般精兵,可否?”

    “这不可能!”

    不等陈宫开口,高顺就大声道:“陷阵乃我多年心血,又岂是一年可以练成。”

    陈宫一惊,连忙一把将高顺拉回来。

    他狠狠瞪了高顺一眼:他说让你帮他练出一支陷阵营,你就真的帮他练出一支陷阵营吗?别的不说,他说了一年,你还来个一年时间不够。你这家伙,怎如此实在,难不成想帮他更久?

    高顺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坐下。

    “公子,这却有些难了。

    孝恭乃温侯最为看重之人,恐怕难以离开啊。”

    “陈先生,你又何必骗我?”刘闯呵呵笑道:“若温侯真个看重孝恭,又岂会将兵符收回?”

    “这个……”

    陈宫哑口无言。

    他心里暗自叫苦:君侯啊君侯,这可不是我的错。

    人道是女生向外……你家这铃铛儿把你的老底儿都交出去了,这让我如何是好?

    在他想来,这必然是吕蓝告之刘闯。

    可实际上,吕蓝对此并不是特别清楚……她只知道吕布有点讨厌高顺,但她也知道,吕布对高顺也挺看重。之所以讨厌高顺,一来是因为之前郝萌的事情,二来就是因为这高顺太不会说话。

    刘闯之所以知道高顺不得重用,还是步骘分析出来。

    “陈先生,我也知道,你对此事可能做不得主……不如这样,你现在写信,禀报温侯……就说我想借用高将军一年,一年之后,我必奉还。嗯,若温侯不同意,咱们再说,你看这样可好?”

    陈宫想了想,似乎也只有如此。

    他回去写信禀报吕布,暂且不提。

    刘闯在高密开始调动兵马,先是将管亥召回高密,而后拜史涣为东夷长史,驻守东武。

    他身为东夷校尉,手底下有两个长史的名额。

    除了史涣之外,这另一个名额交给了太史慈……除此之外,他还拜荀匡为行军主簿,将吕岱此前的一应事务,交由荀匡负责。

    把这些事安排妥当之后,刘闯便开始等待吕布的消息。

    不过,没等到吕布的回信,却先收到齐郡一封书信。

    荀谌在信中说:荀旦你跑出去已经折腾够了,现在给我回家呆着。

    另外,他告诉刘闯,彭璆的事情不必再去费心。

    齐郡太守的问题,已经得到解决。大公子袁谭愿意出面作保,请袁绍以大将军印除刘闯为北海相。

    刘闯接到这封书信,也是吃惊不小。

    “世父,袁本初的任命有用处吗?”

    郑玄则露出诧异之色,看着刘闯笑道:“袁绍乃当朝大将军,有号令天下之权力。

    他那大将军印,就如同皇帝的玉玺一样,甚至可以和朝廷抗衡……孟彦,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

    怪不得曹操一开始想要做大将军,袁绍立刻与他反目。

    等到曹操把大将军之位让给袁绍之后,哪怕曹操奉天子以令诸侯,袁绍好像也不太放在心上。

    原来,这大将军印,还有如此权力?

    郑玄叹息道:“孟德当初迎奉天子,已成为众矢之的。

    他若在交恶袁绍,势必难以保全。他把大将军印交出去,虽说将袁绍安抚下来。可如此,也使得汉室江山由此而分裂,南北对峙。袁绍手握大将军印,可敌一州之力,如虎添翼啊。”

    刘闯没有再去听郑玄的唠叨,他的注意力,顿时集中在了袁绍手里的大将军印上。

    这……

    不是说,乱汉者贾诩吗?

    怎么听郑玄话里的意思,真正乱汉者,却是曹操?

    政治这东西,果然是复杂的很。

    刘闯原以为他对这个时代,已经有足够的了解。

    可是现在看来……

    “世父,我想学一学我大汉典章。”

    “哦?”

    郑玄一听刘闯这话,顿时高兴了。

    刘闯跟着他,也学了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可这一两个月里,这家伙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根本没有认真求学。刘闯时有惊人见解,让郑玄茅塞顿开。但他不好好学,郑玄也没有办法,只能在私下里和管宁唠叨,和诸葛亮唠叨……他也知道,刘闯的确有很多事要做。

    如今,刘闯主动求学,郑玄自然高兴。

    哪怕他想学的是大汉典章,郑玄也很支持……身为皇亲国戚,大汉皇叔,若是对大汉典章不熟悉,岂不是令人耻笑?

    “孟彦,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啊?”

    郑玄正色道:“我是说,你对旦儿,还有三娘子她们,都要有个交代才是,总不成让她们一直这样子,无名无份的跟着你。如今还好说一些,可若时间长了,恐怕对你名声会有损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