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一零八章 刘胖子,你会帮我吗(下)

第一零八章 刘胖子,你会帮我吗(下)

    ()“至于你……”

    刘闯虎目圆睁,大步来到荀旦跟前。

    小丫头吓得已经说不出话,咬着嘴唇,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荀匡,你再不给我出来,我便要骂你老子了。”

    刘闯话音未落,就见从中堂拐角处,走出荀匡,一脸尴尬之sè。

    刘闯也不理他,而是瞪着荀旦,“你给你爹留信说,要看看我是什么样子……现在看到了吗?”

    “呜呜呜,看到了!”

    荀旦也没了底气,吓得涕泪横流。

    刘闯冷哼一声,“荀匡,带着你妹妹回临淄,见到你爹,就说:让他好好教导他闺女,让她知道,什么才是做客之道。”

    说完,刘闯气哼哼一甩袖子,大步流星便往后宅走去

    “刘胖子,你欺负人!”

    荀旦哇的一声,便哭起来。

    荀匡有心上前劝说,却又不敢阻拦刘闯。

    刘闯那气势太强大了,莫说是他,整个高密县城里,估计除了郑玄之外,没人敢在这时候再去与他说话。

    “小妹,刘公子刚才虽有些无礼,可也没有说错。

    你这两天太过强势,就连三娘子也要让你几分……你要知道,这不是咱家。三娘子她们让着你,是因为你的身份。可你要知道,刘公子虽出身高贵,可自幼便父母双亡,落难与民间。

    他能有今天这成就,又岂能容你胡闹?”

    “可是,可是我只是想帮他啊!”

    “你想帮他。但却用错了方法……你这两天的举动。会让刘公子颜面无存。”

    “那怎么办?”

    荀匡揉了揉太阳穴。苦笑道:“好了,你也不要难过。先随我走吧……咱们先去郑公家中,然后请郑公出面。你这样闹,回到家里,爹爹会打断你的腿的。等刘公子消了气,再说吧。”

    ++++++++++++++++++++++++++++++++++++++++++++++++++++

    刘闯进了后院,见左右无人,长出一口气。

    不过。他很快又头疼起来!

    刚才为了平息吵闹,他大发雷霆,甚至连麋缳也受到了责骂。

    可这件事,他也知道不能怪麋缳,甚至怪不得荀旦。

    吕布名声实在是不太好,年初时他派陈登去许都,想要向曹cāo求一个徐州牧的封赏。哪知道,陈登陈珪父子都得了好处,陈登甚至还得了广陵太守的职务,可是吕布却一无所获。

    为这件事。吕布怒不可遏。

    陈登靠着三寸不烂之舌,骗得吕布平息怒火。

    可这件事。却成为一桩笑话。人们当着吕布的面不敢说,但是背地里,常言吕布一介胡奴,痴心妄想。

    由此可见,吕布并不得人心。

    荀旦出身名门,对吕蓝这种庶门之女,自然看不上眼,所以言语中多有讽刺之意;而麋缳呢,也未必对吕布有什么好感,于是在不知不觉中,对吕蓝的态度,也不可避免有些冷落。

    吕布是吕布,吕蓝是吕蓝……

    人小姑娘千里迢迢而来,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终归是自己的客人。

    将心比心,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刘闯的身上,恐怕刘闯也要暴起杀人,做的更加过火……

    他之所以惩罚吕蓝,也是为了向荀谌表明态度,我并没有偏向谁。

    可这后果……

    刘闯轻轻拍了拍额头,回到书房里。

    “来人!”

    “公子有何吩咐?”

    走进书房的,是一个身着淡青sè长裙,梳着倭堕马髻的女子。

    这女子体态婀娜,生的更是貌美。

    刘闯看到她,不由得一怔。

    这女子她认得,就是当rì在彭城俘虏的杜氏,也就是秦谊的妻子。

    本来,杜氏是负责照顾步鸾的母亲,后安定下来后,步骘在高密买了一个宅子,和萧凌一起,把老夫人和步鸾接过去。老夫人不太喜欢杜氏,觉得这杜氏长的太过貌美,有狐媚子气,所以不愿意带她走。就这样,杜氏便留在郑家别院,负责伺候甘夫人和麋缳……类似于内宅大总管。

    “你怎么在这里伺候?”

    “三娘子说,公子这边需要有人伺候,她要回去受罚,所以……”

    刘闯闻听,不禁哑然失笑。

    缳缳啊……你现在越学越jīng明了!

    他想了想,沉声道:“一会儿你吩咐伙房,做点粥饭。

    给缳缳做一碗鱼羹,她最喜欢吃这个……另外烤些肉食,再做些菜饼,做好了再与我知晓。”

    “喏!”

    杜氏俏生生离去,刘闯独自坐在书房里,轻轻拍着额头。

    这时候,房门却被人悄悄拉开了一条缝,只见诸葛亮从外面探头进来,看到刘闯坐在榻椅上,便笑嘻嘻道:“孟彦哥哥,我可以进来吗?”

    “哦,是孔明啊,进来吧。”

    诸葛亮笑嘻嘻进来,冲着刘闯竖起大拇指。

    “刚才我回来,听说孟彦哥哥把那两个小魔头都镇住了。”

    小魔头?

    刘闯先一怔,旋即哑然失笑。

    诸葛亮说的小魔头,怕就是指的吕蓝和荀旦吧。

    “孔明,你休要胡说八道,荀娘子和吕娘子若知道你这么说她们,必然会联起手来,收拾你。”

    “嘿嘿!”诸葛亮露出笑容,在刘闯身前站定。

    “给!”

    “这是什么?”

    “你上次不是说那长辕犁不甚方便,姐姐这两rì计算了一下,按照你说的那个短辕犁,绘出一张图来。孟彦哥哥看看,是否就是你之前说的那种短辕犁?姐姐说。若没错的话。可以着人打造。”

    刘闯一怔。伸手接过图纸,看了两眼之后,不由得心头一震。

    他上次和孔明也只是随口说了一下,因为当时他觉得,耕地用的犁,和他印象中的犁有很大不同。在三国时期,犁还停留在长辕犁的模式,真正转变为短辕犁。是在隋唐以后的事。

    他对农具也不是很了解,可是诸葛玲绘出的图纸,竟然与他记忆中的短辕犁式样相近。

    而且,诸葛玲还标注了短辕犁各部分的尺寸,看得出,是用了心思。

    刘闯很认真的把图纸看完,不过也没看出来什么状况。

    他觉得,诸葛玲设计出来的这款短辕犁,已经基本上接近于他记忆中的犁,于是连连点头。

    “二娘子这张犁。确设计极好。

    这样吧,你把图纸送到老费那里。让他依照图纸进行打造。

    若有什么地方需要调整或修改,便向二娘子求教……争取在季chūn到来前,完成这张短辕犁。”

    诸葛亮脸上,顿时乐开了花。

    他忙回答道:“孟彦哥哥放心,我这就去找老费。”

    “对了,还有件事。”

    “哥哥还有什么吩咐?”

    刘闯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过两rì,子义的孩儿便会送来这边,到时候你带他去康成公那边求学。对了,我jǐng告你,别欺负太史亨。那小子练得好拳脚,小心惹急了他收拾你。”

    哪知道,诸葛亮眼睛却一亮。

    好拳脚吗?

    他心里一声冷笑:正好还却个能使唤的人,他若来了,正好!

    ++++++++++++++++++++++++++++++++++++++++++++++++++++++++++++++++++

    晚饭时,杜氏做好了饭菜。

    刘闯让她把鱼羹和菜饼送去麋缳房间,而后端着一盘烤肉,便来到吕蓝的住处门口。

    还没有进门,就听到屋里传来噼啪的声音。

    吕蓝在屋子里正愤怒的摔砸物品,一边摔一边骂:“死胖子,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

    凭什么你要我抄写《女红》,我便要抄写《女红》?我阿爹都没有这么责罚过我……呜呜呜,好心好意来找你玩,你却要责罚我?死胖子,我才不会抄写,看你到时候,能拿我怎样。”

    刘闯在门外,忍不住笑了!

    笃笃笃!

    他敲响房门。

    “谁!”

    “吕小姐,我是刘闯。”

    紧跟着,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你来干嘛,我在抄书。”

    刘闯没有回答,拉开房门,迈步走进房间。

    就见吕蓝坐在书案后,手里拿着一支笔,面前铺着一张纸和一本书,正装模作样的在抄书。

    看刘闯进来,她抬起头,哼了一声,继续低着头抄写。

    刘闯走过去,把饭菜放在桌上。

    眼睛一扫,他忍不住哈哈大笑,“吕小姐,你不识字吗?”

    “你才不识字!”

    “可你把书都放反了……”

    “啊!”

    吕蓝闻听,顿时脸一红,连忙把书转过来。

    “我高兴,我乐意……用你管我。”

    刘闯站起来,拿起一条毛巾,在水盆里湿了湿,拧干之后递给吕蓝,“先把脸擦干净,简直就是个小花猫。”

    吕蓝的脸上,还挂着泪痕。

    她下意识接过毛巾,可又觉得很没有面子,把湿巾扔在桌子上,头一扭,也不理睬刘闯。

    刘闯摇摇头,伸手把毛巾拿起来。

    “吕小姐,我知道这两天,你受了委屈。

    我代缳缳向你道歉……来,先把脸擦干净,把饭菜吃了。若是饿瘦了你,只怕你老爹会立刻提兵杀来高密,找我拼死拼活。我如今才刚安顿下来,可不想再去和你老爹火拼三百合。”

    吕蓝听刘闯说的有趣,噗嗤笑出声。

    她接过毛巾,把脸擦干净,拿起一块菜饼,吃了一口。

    “死胖子,我又没做错,你干嘛要罚我?”

    “罚你,是因为你在我这里舞刀弄枪……你也知道,这刀枪无眼,万一伤了谁,都不是好事。以后你再与人争执,最好别用兵器。我知道你喜欢舞刀弄枪,但也不用整天都带着把刀啊。”

    “刘胖子,你不喜欢我用刀剑吗?”

    “呃……这倒也是不是,只是怕你伤了人,或者伤了自己,都不好!

    对了,你怎么跑来这里?你老爹难道就不怕你出事?”

    吕蓝嘴巴一撅,露出委屈之sè,她低着头轻声道:“刘胖子,你去年和我说好,要我开chūn来找你,怎地你忘记了?”

    刘闯一怔,蓦地想起来,当时送吕蓝回去的时候,好像是有这么一个约定。

    只是,他当时也就是随口一说,却未曾想吕蓝居然当了真。

    脸上露出赧然之sè,他憨憨一笑,“你看我这记xìng,来到高密之后,又是打仗,又是整顿兵马,险些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吕小姐莫怪,是我记xìng不好。”

    哪知道,吕蓝并没有露出笑容,眼眸中却闪过一抹悲伤之sè。

    “刘胖子,是不是你们男人,整天都想着大事业,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这小丫头有心事!

    刘闯道:“当然不是!”

    可他拙于口舌,不知道该怎么劝说。

    而吕蓝则低着头,默默的吃了两口,突然道:“刘胖子,过了这次,我以后怕没有机会来看你了?”

    “怎么了?”

    不知为什么,当吕蓝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刘闯心里突然一紧,有一种难受的感觉。

    吕蓝眼中闪着泪光,低着头轻声道:“爹爹要把我许配给袁术的儿子。”

    “啊?”

    “刘胖子,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个什么袁术的儿子,我又没见过他。

    可是娘亲劝我说,如果爹爹能够和袁术成为亲家,身份和地位,都会提高,以后就不会再有那么多人,耻笑他的出身。爹爹是个很要强的人,我知道,他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

    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只让刘闯感到心痛。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历史上,吕布和袁术的确是定下了这么一桩亲事,不过后来具体是什么原因,这桩亲事并未成功。哦,对了……好像是陈珪陈登父子在中间作祟,吕布没有把吕蓝,送去袁术那边。

    如果不是吕蓝提起这件事,刘闯险些就忘记了此事。

    看着吕蓝那副哀伤的小模样,他轻声道:“吕小姐不必担心,温侯定不会让你嫁给袁术之子。”

    “你懂什么,那袁术出身高贵,爹爹根本无法拒绝。”

    “没错,袁术他的确出身好,可你别忘了,他如今称帝,却是犯了众怒,温侯又岂敢在这个时候,和袁术联姻?”

    “真的?”

    吕蓝猛然抬起头,看着刘闯。

    “当然是真的!”

    “可是,可是,可是……”吕蓝犹豫良久,轻声道:“如果爹爹一定要我嫁给袁术的儿子,刘胖子你帮我吗?”

    “帮!”

    刘闯几乎是脱口而出,没有任何犹豫和迟疑。

    听到这句话,吕蓝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灿烂笑容。

    “真的吗?”

    刘闯点点头,伸出手,“和以前一样,咱们拉钩。”

    那如玉般白皙的小指头,勾在刘闯的小指上,吕蓝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阳光。

    突然间,刘闯觉得,眼前这个小丫头,还真的是一个美人胚子!(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傲霸殇飘红,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