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九十七章 我有过墙梯

第九十七章 我有过墙梯

    ()彭璆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屈辱感,令他的身体,几yù爆炸。レ思路客レ

    他眼睛泛红,盯着郑玄。

    从一开始,郑玄发出这次邀请,就已经摆明了要为刘闯撑腰的态度,可惜彭璆没有看出来。

    他以为,凭他和孔融的关系,郑玄应该会支持他。

    想想也是,当初他费尽心思,得到孔融的重视,为方正之后,更兢兢业业多年,自认是劳苦功高。所以当他得到曹cāo册封的时候,也不禁喜出望外,自以为从此便可以飞黄腾达。

    彭璆当然知道,郑玄于北海国的威望。

    但在他想来,郑玄应该会支持孔融,那么也就一定会支持他。

    哪知道……

    管宁,邴原,乃当今名士

    一条龙的名头,即便是孔融也不敢得罪。

    可以说,郑玄今天几乎把北海国的名士全都请来,甚至包括刘政在内。

    汉室虽然衰颓,北海王一脉也早已没落,最有名的一个刘熙,却跑去做安南太守,避难交州。

    刘政以勇烈著称,虽然声名不太响亮,可毕竟代表着北海王一脉。

    管宁也好,邴原也罢……包括刘政在内,彭璆可以轻视,但却不敢得罪。

    至于那刘子正,本名刘平,平原郡豪强,乃汉室宗亲。

    三国演义中,未有此人登场,但是在三国志里,却有关于他的记载。刘平此人,极度厌恶刘备!早在卢植门下求学的时候,他就对刘备极为厌烦。因为。刘备家境并不算太好。刘平讨厌刘备。不是因为刘备贫穷。而是刘备那奢华的秉xìng。你明明家境不好。偏偏整rì身着华服,四处招摇。喝上好的酒,吃上好的饭菜……刘平对刘备这种习惯,可谓是深恶痛绝。

    以至于后来刘备被卢植赶出去,刘平甚至为之欢庆。

    但刘备却不肯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四处宣扬他是汉室宗亲,中山靖王之后。

    这也让刘平。更加恼怒。

    原因嘛……很简单,刘平也是中山靖王之后,说起来与刘备同宗。

    按道理说,既然是同宗兄弟,而且还是同门,两人应该互亲互敬才对。但刘平却认为,刘备的行为,令中山靖王的后人蒙羞。你都混到织席贩履的地步了,还口口声声说是汉室宗亲。

    我汉室宗亲,竟混的如此凄凉吗?

    再后来。刘备在随田楷在青州拒袁绍有功,试领平原相之职。

    要知道。当时诸侯林立,你刘备身为汉室宗亲,不思报效国家,却跑去为一个诸侯效力。刘平对公孙瓒田楷没什么意见,但心里面终究是向着袁绍多一些。毕竟,袁绍四世三公,乃当时俊杰。刘平对这样一个人,自然好感更多。所以,刘备出任平原相的时候,刘平甚至派出刺客,试图行刺刘备。

    刺客当然没有成功!

    刘备身边有关张相随,而且动不动就是抵足而眠,促膝长谈,刺客又怎可能刺杀成功?

    这件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刘备在平原郡并没有停留太久,便遇到曹cāo兵伐徐州。刘备便弃了平原,前往徐州去救援陶谦。

    此后,两人再无交集!

    刘平在青州,还是有些威望。

    他原本只是来拜访郑玄,可听说刘闯的事情之后,立刻举手赞成。

    原因很简单,刘闯让刘备吃瘪。

    在刘平看来,能让刘备难受的人,就是好朋友!

    而且,刘闯是刘陶之子,虽然刘闯也四处宣扬他的出身,可是在刘平看来,这和刘备的xìng质,截然不同。刘闯遭逢家难,流落于江湖之中,只要他真的是刘陶之子,这样做无可厚非。但你刘备,却是打着皇亲国戚的招牌,说难听一点叫做招摇撞骗,刘平也就难以接受。

    而今,刘闯的身份已经被郑玄确认,所有一切问题,也就不再成为问题。

    别看刘平的名望不如郑玄,也比不得管宁和邴原。

    但他毕竟是宗室之后,而且是堂堂正正的宗室,所以说出来的话,也极有份量。

    “孟彦,你真的两败吕布?”

    坐在书房里,刘平忍不住好奇问道:“那吕布可是有虓虎之名,你居然能两次将他击败?”

    刘闯咧嘴而笑,脸上又浮现出那种憨憨的表情。

    “两败吕布,非我一人之功。

    第一次,是子义和仲康两人先攻吕布。此二人皆有上将之勇,吕布本就落在下风,我再出手,败他不难;第二次,也是有子义一旁用弓矢相助,故而我才能全力与吕布交手,而吕布却无法发挥出全部力量,所以才有两败之说。我两败吕布,非我强于他,实吕布过于轻敌。”

    如果刘闯这时候大包大揽,把大败吕布的功劳揽在身上,估计刘平反而不会相信。

    他微笑着点头:“孟彦倒是一个实在人。”

    说罢,刘平不再开口。

    不过从他这句话当中,刘闯却听出另一层含义。

    刘平与袁绍交好!

    在刘闯和刘平对话的时候,郑玄坐在一旁,一直没有言语。

    管宁一旁闭目养神,而邴原则好奇打量刘闯。

    诸葛亮站在刘闯身后,不禁感到有些紧张。他虽然骄傲,可是在郑玄这种当世大儒面前,依旧感受到一种莫名威压,让他感到口干舌燥。偷偷看了一眼刘闯,却见刘闯神sè如常。

    郑玄突然开口:“孟彦,有件事我想你明白。”

    “请郑公训示。”

    “子奇蒙难,实乃汉室之不幸,我们一直为此感到悲伤。

    一直以为,子奇之后,济北贞王便已绝嗣。不想你大难不死。还创出偌大名头。我亦为中陵侯感到高兴。你的事。我找人打听过。过去的就过去了,很多事情,也是不得已,怪不得你。

    我之所以支持你入北海,除了中陵侯之外,还有一个原因。

    我知你而今已经成势,占居东武三县,大败萧建。声威赫赫。你既然决意要进入北海,恐怕就算我不同意,也无法让你改变主意。北海自黄巾之乱以来,兵祸丛生,实已虚弱不堪。文举当初在北海,重文事而不重武事,以至于最后被袁谭所败,不得已只好灰溜溜的离开。

    所以,哪怕我阻止你,以彭璆的兵力。恐怕也无法阻拦你进入,反而兵祸再起。生灵涂炭……

    我要你保证,进入北海之后,不要妄动兵戈,不要轻启战端。

    我希望你能护佑北海得以平安,却不希望因为你,令北海的局势,变得更加混乱……你可能做到?”

    “这个……”

    刘闯犹豫一下,轻声道:“回世父的话,闯并非好杀之人,此前所做,不过是为求一线生机。

    世父的要求,我不敢说一定可以做到。

    我只能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没有人来打我,我自不会轻启战端。可如果有人要打上门来,闯亦不会束手待毙。家父当年为十常侍所害,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虚名若浮云,若想要求得活命,还需手握钢刀。没有这个,再大的名气,到头来也不过一冢中枯骨耳。”

    刘闯这一番话,令郑玄眉头一蹙。

    不过他旋即释然,幽幽一声轻叹。

    “你与你父,都是一个样子,秉xìng刚烈,不容他人欺辱。

    不过,你和你父又有不同,你父更笃信文章道德,而你却好像更相信你手中钢刀……也不怪你,这些年流落江湖,想来也遭遇过许多不平之事,才让你有如此想法。那你告诉我,你进入北海之后,意yù何为?”

    刘闯道:“世父,闯虽读书不多,也知仓廪足而知荣辱。

    道德文章,必须要建立在吃饱肚子的基础上。北海这许多年来,之所以如此混乱,不是北海底蕴不深,而是疏于建设。老百姓肚子都吃不饱,只能跟随盗贼行动,跑去做那劫掠之事。

    孔相当初在北海,只知道德文章,却无视百姓死活。

    他虽收拢被黄巾裹挟贼人数万人复归于农田,又修城邑,立学校,表显儒术,看似为民所想,实则于北海无一利。盗匪不靖,仓廪不足,百姓食不果腹,又如何知道什么才是仁义道德?所以,在我看来,若yù平靖北海,无非三件事,屯田,剿匪,聚集流民,恢复生产。”

    郑玄眉头紧蹙,刘闯的话,显然让他感到有些不快。

    “孟彦,你方才这些话,在这里说也就罢了,切莫出去乱讲。

    文举乃当今名士,哪怕中陵侯在世的时候,也对他极为推崇。你一个小孩子,又懂得什么?”

    一旁管宁睁开眼,饶有兴趣的打量刘闯。

    说实话,他最初受郑玄之邀前来力挺刘闯,并非他对刘闯有多么看好,而是因为刘陶之故。

    不过刚才刘闯说的‘仓廪足而知荣辱’,恰恰是管宁先祖管仲所言。

    据管宁所知,刘闯因为流落民间,并没有读过很多书。

    可这小子居然能说出‘仓廪足而知荣辱’的话语,令管宁也不得不对他,又高看几分……

    “康成公,我可不是要与你争执。

    我倒是觉得孟彦说的,没什么错。文举道德文章的确好,才华也非常出众,但他在治理北海的事情上,我却不太认同。最初来到北海,就立学校,教授人文章。可问题是,大家连肚子都吃不饱,又学得什么礼仪道德?他虽起兵讲武,却又不通兵事。你看他所用之人,哪个能领兵打仗?文举当初举荐我,我很感激。可若论到治理地方,他……我可有一比。”

    “根矩,比从何来?”

    “就如同那战国时赵国的赵括,只能纸上谈兵。”

    郑玄这脸上,透出尴尬之sè。

    他可以斥责刘闯,但是对邴原,却不好责怪。

    如果邴原说的是错误的。郑玄倒是可以据理而争。可偏偏。邴原说的这些。恰恰是孔融的缺点。

    “今北海动荡,内有盗匪横行,外有诸侯虎视眈眈。

    如此情况下,不能只讲仁义道德,有的时候,还是要比拼武力。我喜欢孟彦这种态度,他说的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之。而今北海,需要的正是孟彦这等强势之人。”

    “根矩,康成公教训晚辈,你掺和什么?”

    管宁笑着骂了一句,又道:“不过我也以为,孟彦说的不错。”

    “你们……”

    郑玄手指着管宁两人,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知道,邴原刚才没什么恶意,哪怕在谈及孔融的时候,虽言语不敬。却也只是政见不同。邴原也是个火爆脾气,而且喜好武事。别看他是个读书人。可对付两三壮汉,却不成问题。

    只是郑玄没想到,管宁也支持刘闯。

    他向刘闯看去,却见刘闯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茫然之sè。

    不是在教训我吗?

    怎么这三个人,先争执起来?

    不知为何,郑玄突然想起刘陶,又联想到刘闯这些年,流落民间,受尽苦楚,心里不禁一颤。

    北海郑氏虽是大族,但是到郑玄这一代,早已没落。

    郑玄早年间甚至还跑去做过小吏,可想当时生活是何等艰难。

    别看他郑家的门庭甚高,也亏得他那些学生照顾。在回到高密之后,更得了许多人的关照。

    也许,孟彦说的没错。

    北海动荡多年,的确是需要一个强势之人坐镇。

    “孟彦,我同意你入北海。

    但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

    “请老大人吩咐。”

    “北海国毕竟是朝廷治下,今北海王虽已不在,但仍有朝廷委派的北海相。

    我知道,你未必能看得顺眼彭璆。可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朝廷承认的北海相,而你……如今什么都不是。关于你的身世,我会代为向朝廷呈报,想来天子也不会对你太过于苛责。先设法得一功名,而后再求其他。在天子未承认你身世之前,哪怕是彭璆寻衅,你不得过汶水一步。”

    “啊?”

    刘闯听了这个要求,顿时有些傻眼。

    汶水,是潍水支流,位于高密以北……

    刘闯知道这条河流,更知道这条河流以南,不过高密、昌安、安丘、淳于四县。这四县相比北海国其他县城,不论是规模还是人口,明显不足。也就是说,北海国真正富庶之地,都在汶水以北。似营陵、朱虚、都昌、平寿、剧县……人口大都在三万以上,近二十万人口。

    而高密四县的人口,尚不足十万。

    若只是占居这四座县城,又有什么意思?

    刘闯看着郑玄,顿时愁眉苦脸。

    同意?

    地方太小,人口太少,根本发展不起来。

    可不同意?

    估计老头会立刻翻脸,拒绝刘闯进入北海,那么此前所做的种种努力,也都将要付之东流。

    就在刘闯感到为难的时候,忽觉诸葛亮在他身后,扯了一下他衣袖。

    偷眼看去,就见诸葛亮朝他点点头,那意思是说:你赶快答应啊!

    这小子难不成还能变出花样来?

    刘闯心里一振,顿时有有了jīng神……小诸葛再小,那也是诸葛亮。他既然这么做,肯定是有他原因。

    于是,刘闯连忙点头,“愿遵世父主张。”

    郑玄不由得松了口气,他是真害怕刘闯一怒之下,会拒绝他的要求,那样的话,他脸上无光。

    他也知道,他这个要求有些过分。

    北海国最富庶的几座县城,都是在汶水以北。刘闯若不能渡过汶水,必然会面临许多麻烦……可是,郑玄也是为刘闯考虑。刘闯如今已经快成为众矢之的。他之前斩杀萧建,等于得罪了曹cāo。如果让他渡过汶水,弄不好便要和袁谭直接面对……更不要说,还有个彭璆。

    立足未稳之前,一下子有这么多对手,郑玄自然为刘闯感到担心。

    最好是能平平安安,不费刀兵的拿下北海。可在此之前,郑玄需要豁出去老脸,为刘闯争取一个出身,一个功名。今刘闯挟大败萧建之威势进入北海,所缺乏的,就是一个名号。

    名不正,则言不顺。

    特别是在齐鲁之地,学风极盛,更讲究师出有名。

    刘闯若只是占居几个小县,估计还不会惹人太过反感;可如果刘闯真的把北海国完全占领,接下来势必要面对巨大的压力。别看刘闯如今也算声名赫赫,可是在郑玄眼中,他就是一个孩子,刘子奇的孩子!别的不说,就为了刘陶,郑玄说什么,都不能让刘闯受到上海。

    ++++++++++++++++++++++++++++++++++++++++++++++++++++++++++

    “孔明,你为什么要让我答应?”

    郑玄毕竟七十岁人了,年纪已经不小。

    在处理完诸多琐事之后,也感到有些疲乏,便安排刘闯在客房中休息。

    刘闯回到客房,便一把拉住了孔明,疑惑问道。

    诸葛亮笑嘻嘻道:“孟彦哥哥,其实老大人也是一番好意。

    我觉得,他可是为你费了不少心思,只看今天他请来管宁邴原他们,就知道他其实,是支持你进入北海国。可是你现在,毕竟是没有功名。这么直接进入北海国,反而会惹人敌视。”

    刘闯一怔,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暖流,之前对郑玄的怨恨,一下子减弱许多。

    “孔明,我也知道世父是为我想。

    可时不待我,我如果不能尽快立足北海,只怕后患无穷……你也知道,今天下动荡,北海国早晚会被卷入其中。如果我不能尽快壮大起来,到时候只怕,会被他人所窥,又是麻烦。”

    “所以,我要孟彦哥哥答应老大人的要求。

    老大人只说,不许孟彦哥哥迈过汶水,可是却不代表,孟彦哥哥没有壮大的机会。

    汶水以北五县虽然富庶,可那里毕竟紧邻齐郡,难道孟彦哥哥认为,袁谭会任由哥哥壮大?”

    这个……

    若我是袁谭,恐怕二话不说,就会发兵攻打。

    “孔明,那你的意思是……”

    “老大人不许孟彦哥哥过汶水,但是却没有阻止你向东扩张……北海国,虽以五县最富庶,但别忘了,东渡胶水,便是即墨。那里虽不比五县富庶,却可以为哥哥夺取东莱,谋得先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