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九十一章 诸县之战(五)

第九十一章 诸县之战(五)

    ()“七个……八个,九个!”

    张牛儿手持一副弓箭,站在城头上朝琅琊兵散shè。

    之前三轮仰shè,他记不太清楚到底shè中几个人。不过,当琅琊兵靠近城墙的之后,他索xìng站在城头,一箭一个shè杀对手。最初的紧张情绪,早已经荡然无存。心里面只剩下一个念头:杀死对方!

    其实,不知是张牛儿如此想。

    城上所有的兵卒,都已经放松下来,朝着那些琅琊兵不断shè箭。

    与此同时,徐盛站在城下,指挥投石车向城外投掷火油灌。

    他们把火油撞在陶罐里,然后用干草裹在上面,点燃干草之后,用投石车投掷城外。十数架投石车嘎吱响个不停,火油灌如同雨点般飞出去,落在人群中,空地上,陶罐粉碎,遇到火焰顿时燃烧起来。刹那间,东武城外浓烟滚滚,那景象看上去,就如同后世的战场一般。

    火油灌砸在琅琊兵身上,顿时把对方变成一个火人,在战场上嘶嚎翻滚。

    刘闯手持铁胎弓,面sè沉冷。

    身边箭矢,已经shè光两个胡禄,也就是一百支利矢。

    眼见琅琊兵冲到城下,就听城头上有人高声喊喝:“浇水!”

    一锅锅冒着热气的滚烫开水从城头上浇下去,远远看去,就好像从东武城头上冲出一条条腾云驾雾的白龙。滚烫的开水浇下去,闪躲不及的琅琊兵并淋个正着,顿时被烫的皮开肉绽。

    “放滚木!”

    又是一声呼喝,一根根需两人合抱的树干从城上砸下去,砸的琅琊兵血肉模糊。

    一辆攻城车,缓缓向城门行来。

    刘闯眼见箭矢不得奏功,当下转身,从城头上抄起一根数十斤重的滚木,双手高举过头顶,大吼一声,向城下砸去。就听咔嚓一声,滚木击中攻城车,顿时把那攻城车砸的四分五裂。

    车后的琅琊兵,更死伤无数,倒在地上哀嚎不止。

    梆梆梆梆!

    从远处,传来一阵铜锣声。

    琅琊兵在付出数百伤亡之后,如cháo水般退却。

    “停止放箭,停止放箭!”

    城头上,响起一阵呼喊声。

    刘闯喘了口气,走到女墙后,探身向城外眺望。

    这时候,许褚已率部冲上城头,走到刘闯身边低声问道:“孟彦,情况如何?”

    “萧建这厮,看样子是要积蓄力量。

    方才不过是他在试探,接下来肯定会加强攻势。老虎哥,剩下的就靠你了……只要能撑过两天,萧建兵势必然减弱。到时候就放狼烟通知子义,咱们内外夹击,务必将萧建击溃。”

    许褚咧嘴嘿嘿笑道:“孟彦放心,他奈何不得咱们!”

    大约在一个小时之后,琅琊兵向东武县城发动了第二波攻击。

    很显然,萧建没有孤注一掷,把所有兵力投入战场。站在东武县城头,可以清楚看到萧建的中军大阵,并没有出现波动。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萧建依旧保持着几分小心……琅琊兵轮番攻击,如cháo水一般,一**冲击东武县城门。随着双方交手rì趋白热化,刘闯有意识吸引萧建不断投入兵力,渐渐的,双方就打出了火气。萧建从最初的克制,渐渐有些sāo动。

    在傍晚时分,伴随萧建最后一轮攻击失败,双方终于停止了战斗。

    但刘闯很清楚,这只是暂时的停止。

    “文向,今夜由你值守。

    萧建昼间损失颇为惨重,我看他已经快压不住火气,估计很快就会发动总攻。

    传我命令,儿郎们今夜人不卸甲,马不卸鞍,刀剑不得离手。再搜集滚木礌石,同时准备开水,以及火油灌。弄不好,萧建很可能会趁夜偷袭,大家需打起jīng神,提高jǐng惕才行。”

    这守夜的工作,必须要有个细心的人来做才行。

    许褚虽然勇猛,但远不如徐盛心细。

    而且他rì间鏖战一整rì,几乎没有休息,所以也有些疲乏。

    刘闯让许褚所部休息,而后率领本部人马,在城下候命……rì间一场大战,东武兵死伤数百人。不过,琅琊兵的伤亡更加惨重,据刘闯粗略计算,他们的伤亡,至少在一千人以上。

    这种情况下,萧建恐怕很难保持冷静。

    集琅琊jīng锐兵马,围攻东武一座小城,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可是至今却没有任何收获……

    这面子,恐怕也很难过去。

    所以刘闯认为,萧建十有仈jiǔ,要孤注一掷。

    只有调动萧建所有兵马投入战场,才能够做好最后一击的准备。

    “今rì一战,不过是开始。

    估计明天会非常难熬……我们必须要正面承受住萧建的所有兵马……到时候,大家都要做好拼死一战。”

    “喏!”

    刘闯在城门楼上休息,城中治安,则交给步骘和黄珍负责。

    好在,辎重营尚有千人可以调遣,这些人的战斗力或许比不上其他兵马,但维持治安,绰绰有余。更不要说,领队的是武安国。他虽然残了一只手,但功夫却没有落下。一柄三十多斤重的大砍刀,能够以一当百。加之武安国在东武效力多年,对东武县城的情况也很了解。

    有多少条小巷,有多少个死角……

    这县城里有那些人危险,亦或者有谁喜欢聚众闹事,武安国心里,好像明镜一样。

    他回到东武县城,就迅速接手了城中治安。

    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武安国就控制住城中那些泼皮闲汉。有他带队巡视,刘闯倒是颇为放心。

    他坐在城门楼里,捧着一卷chūn秋,在灯下阅读。

    古有关羽夜读chūn秋,今rì我就来个疆场夜读chūn秋……刘闯的平静和沉稳,也使得城头上值守的兵卒,松了口气。看刘闯这么平静,他们心里也就没那么紧张,有条不紊在城头上巡逻。

    梆,梆,梆……

    不知不觉,城头刁斗三响,已是三更。

    东武城上,灯火通明。

    城下更燃起十几堆火,徐盛命人投掷出去的柴薪,为的是能够照亮城下,防止琅琊兵偷袭。

    “文向,情况如何?”

    “一切正常。”

    刘闯看了一会儿书,也有些乏了。

    说实话,这《chūn秋》的内容艰涩难懂,而刘陶的注疏,也颇有些晦涩。

    刘闯的古文功底并不是特别好,看chūn秋已经感到吃力,若再想弄明白刘陶的注疏,便更感吃力。

    可是,他必须要读。

    不但要读,而且还要尽量弄明白其中的含义。

    这可是他老爹留下的东西,哪怕不能够完全明白,但将来与别人谈论时,也要能够背诵出来。若是连他那便宜老子的文章都看不懂的话,定然会被人耻笑,于刘闯的名声也不太好。

    刘闯不求学富五车,但求不要丢人。

    但他必须要承认,想要弄明白刘陶的注疏,实在是太过吃力。

    看了一会儿,他就有些顶不住了。

    把chūn秋放在身边,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走出门楼。

    徐盛正带着人在城头上巡逻,看到刘闯,便停下来行礼。

    “公子,此战过后,是不是就可以攻取琅琊县?”

    “嗯!”

    “为什么不干脆占领莒县,亦或者夺取海曲和阳都?”

    刘闯深吸一口气,呵呵笑道:“哪有那么容易……咱们能占据东武,已经触动萧建神经。似琅琊县,乃至于姑幕县,相对荒僻,即便是占领了,也不会触怒旁人。这些地方,本就像那种无主之地,所以占了无妨。可若是夺取海曲、阳都、莒县这些地方,恐怕曹cāo和吕布,都不会同意。

    咱们现在的实力,终究还是有些薄弱。

    能夺取北海、东莱便已经是极致,再要贪心,恐怕……文向有没有听过一句老话,贪心不足蛇吞象。那蛇就那么大的胃口,却想要把大象吞掉。结果,就算他吞下去,也要被活活胀死。

    我可不想做那吞象之蛇,孔明和子山都说过,而今当徐徐图之,冒进必不得好死。”

    莒县,是徐盛老家。

    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可刘闯知道,在徐盛心里,对莒县还是有些牵挂。

    只是,在如今这种时候,他也实在是不好承诺什么。未来的路怎么走?他还没有一个妥善的解决之法。如今进入北海,就困难重重。将来想要独霸一方……想一想,还真有些头疼。

    “啊!”

    就在刘闯和徐盛谈话的时候,忽听远处传来一声惨叫。

    从城墙外,突然间窜上来百余名军卒,头戴红sè抹额,胳膊上系着红sè绸缎,清一sè缳首刀,冲上来,便一阵疯狂砍杀。

    刘闯一怔,旋即大声喝道:“敌袭,文向,击鼓鸣号!”

    话音未落,他如同一股旋风,呼的就冲向敌群。

    两名头戴红sè抹额的琅琊兵,恶狠狠扑向刘闯。却见刘闯探出双手,蓬的便攫住两人手臂。

    他身高臂长,有着先天优势。

    虽然没有带兵器,却足以解决对方。

    不等刘闯解决亮两个琅琊兵,就见四五个琅琊兵大声吼叫着向他扑来。刘闯一急,顿足一个暴熊担山的动作,手上两个琅琊兵竟被他一下子抡起来,狠狠砸向对方。那四五个琅琊兵没想到,刘闯会如此凶悍。砰砰两声响,被砸到在地。不等他们站起身来,刘闯已经冲到近前。他双脚踩住两个琅琊兵的胸口,脚下一个千斤坠,大吼一声,两脚向下顿时一沉。

    两个琅琊兵被他一脚踩碎胸骨,口中喷出血雾,立时毙命。

    刘闯单手抓起一个琅琊兵,转身便扔下城头。

    趁着这机会,徐盛已经命人敲响战鼓,呜咽的号角声,撕裂寂静的深夜,在城楼下境界的东武兵卒,立刻齐声呐喊,冲上城头。

    与此同时,城外萧建大营中,突然灯火通明。

    城下,用处近千名琅琊兵,有的扛着撞木,有的举着云梯,朝东武县城扑来。

    刘闯面无惧sè,劈手从一名琅琊兵手中抢过一口大刀,拖刀便将那琅琊兵劈成两半。

    “传令三军,准备迎敌。

    哪个敢后退一步,格杀勿论。”

    刘闯说着话,便冲进人群中。他一手持刀,一手抓住一个琅琊兵,把那琅琊兵当作盾牌,劈砸摔打,如同一头疯狂的暴熊,冲入人群之中。所过之处,就见血肉横飞。刘闯出手狠辣,而且绝不留情。死在他手下的琅琊兵,竟然没有留下一具完好的尸体。在他身后,徐盛已经高声呼喊:“弓箭手,放箭!”

    夜sè中,箭矢冲天而起,飞落城下。

    萧建乘坐一辆兵车,来到阵前,眼看冲上城头的琅琊兵纷纷被赶下来,顿时恼羞成怒。

    经过rì间鏖战,萧建也知道,对手并不容易对付。所以在傍晚最后一次攻击的时候,他选出一百名军中悍卒,悄然来到潍水上游潜伏下来。待天黑之后,这些人顺着潍水来到东武城下,贴着城墙根,才算躲过城上兵卒的眼睛,想要趁着后半夜对方守卫松懈后,发动偷袭。

    哪知道……

    萧建再也无法忍耐。

    从昼间无数次攻击来看,东武县城里的兵力,并不算太多。

    萧建不想拖延太久,他也希望借此一战,能够彻底稳固住他在琅琊郡的阵脚。

    眼见偷袭失败,萧建也就不再遮遮掩掩。

    “给我攻城,攻城……传我命令,哪个先登,赏百金。”

    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听到萧建的命令,琅琊兵齐声呐喊,在隆隆战鼓声的催促下,朝着东武县城扑来。

    “公子,萧贼发动总攻了!”

    “立刻传令,命仲康在城下待命……告诉步骘黄珍和武安国,给我加强城中巡逻,绝不许有人在这个时候闹事。”

    “喏!”

    刘闯大吼一声,抬手抓住一个琅琊兵,把他扔下城头。

    萧建忍不住了吗?

    看起来,他并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能忍……既然你已经发力全攻,那我也就不必在留有后手。

    “元福!”

    “喏!”

    周仓浑身是血,跑到刘闯身前。

    方才,在琅琊兵冲上城头的时候,他也上阵杀了一个痛快。

    就见他拖着那口血淋淋的大铡刀,“公子,有何吩咐?”

    “告诉子山,让他点火放狼烟。”

    “遵命!”

    周仓转身就走,刘闯也冲到女墙后。

    看着如蝗虫一般蜂拥而来的琅琊兵,他咬咬牙,厉声喝道:“三军听令,给我拦住贼兵……坚持,只要坚持到天亮,此战必胜。”

    接下来的三四个小时,必然会非常艰苦。

    刘闯必须要顶住琅琊兵的全力进攻,等待太史慈伏兵出现。

    说实话,这也是刘闯遇到过的战事中,最为凶险的一次……他等于是把萧建的全部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身上。一旦他支撑不住,之前所有的努力,就将要付之东流。刘闯咬紧牙关,从驰道旁抱起一块数十斤重的巨型礌石,身体在原地转了一圈,大吼一声,把礌石扔出。

    礌石从城头上飞落下来,砸在一名琅琊兵的头上,顿时脑经迸裂,血肉模糊。

    只是,双方都已经杀红了眼,琅琊兵在萧建的督率下,已不惧生死,轮番向东武城门攻击。

    “孟彦,我来助你。”

    许褚冲上城头,见刘闯举起一根滚木朝城下砸去,便要上前帮忙。

    “老虎哥,让城下给我准备大火油灌。”

    “好!”

    东武县城的库房里,存放了大概有五万斤的火油。

    这些火油,原本是准备送往泰山郡,不想刘闯前来,把这批火油留下。

    刘闯在此之前,已经命人搜集酒瓿。

    二十斤装的酒瓿,共有二百余个,里面都装满火油,而后用干草包裹住,存放在驰道上。许褚抽调了一部分辎重营的军卒,把火油灌堆放在城门楼的两个死角,能避免被投石车击中。

    此时,萧建已经下令云车投入战场。

    十数辆云车,缓缓向东武城墙靠拢过来。

    刘闯一把抓住一个兵卒,“你叫什么名字。”

    “回禀公子,我叫张牛儿!”

    “再找一个人,一人一支火把,跟我来。”

    刘闯说着话,便大步流星,来到城墙的死角处。

    从外面看,他这个位置是一处死角,但是从刘闯的位置看,却可以把城下的景象看得清楚。

    “老虎哥,可敢与我比试?”

    “怎么比?”

    刘闯咧嘴大笑,“咱们就看看,谁投掷的远,谁烧毁的云车多。”

    “哈,正要与你比试气力。”

    刘闯拎起一个火油灌,抓住上面的草绳,“张牛儿,给我点火。”

    张牛儿二话不说,拿起火把就凑过去,把火油灌外面的干草点着。刘闯抬头,看了一眼正缓缓靠过来的云车,踏步猛然一个旋身,大吼一声之后,连酒瓿带火油,足足三四十斤的火油灌,被他一下子甩出去。火油灌在空中划出一个奇美的抛物线,如同一团巨大的火球,蓬的就砸在云车上。

    酒瓿顿时粉碎,火油打湿云车。

    刹那间,那云车便燃烧起来……不等云车上的琅琊兵反应过来,又一个火油灌击中云车。

    整座云车,被熊熊烈焰包裹起来,车上的军卒,凄声惨叫,从近十丈的云车上纵身跳下……

    由于云车的出现,城头上的军卒本来有些慌乱。

    可是看对方云车突然起火,东武兵先是一怔,旋即爆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

    “公子威武!”

    “公子威武……”

    许褚跳脚大骂:“第二个火油灌是我扔的!”

    可是他的吼叫声,却被那山呼海啸的欢呼声淹没,气得许褚脸通红,抓起一个火油灌点燃,看到有一队琅琊兵已逼近城门,立刻甩手投掷出去。火油灌在东武城下,顿时化作一片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