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八十九章 诸县之战(三)

第八十九章 诸县之战(三)

    ()东武县衙衙堂上,灯火通明。

    刘闯等人站在地图前观瞧良久,一个个沉默无语。

    “诸君,怎样看?”

    刘闯见没有人开口,便沉声问道。

    “此必琅琊萧建之兵马来犯!”步骘沉声道:“只是,我等与萧建素无恩怨,他何以率兵犯境?”

    “无非要与曹cāo奏功耳!”

    太史慈冷笑一声,“加之此前公子解救孔明一家,惹怒此人。

    故而今想要趁我等立足未稳,出兵来犯……没想到,这厮倒是好大气魄,四县齐出,看样子是yù将我等斩尽杀绝而后快。”

    “斩尽杀绝?”

    许褚道:“却要有这个本事才好。”

    说着话,他起身请命道:“公子,请与我率本部兵马迎战,定取那萧建项上人头献于公子。”

    “仲康,你这话怎说的出来?”太史慈闻听,立刻不干了,大声道:“前次你已率部夺取东武,这首功已经拿下。今当由我率本部出击,若不取萧建首级,太史慈愿提头来见公子。”

    许褚和太史慈争相请战,倒是让刘闯这心里,放松许多。

    “孔明,你怎么看?”

    他突然扭头,向站在他身旁的诸葛亮看去。

    刹那间,十数道目光齐刷刷落在诸葛亮的身上,令诸葛亮顿时感到,浑身都好像不太自在。

    半夜三更被刘闯抓来,诸葛亮本来有些不满。

    可听说是萧建要来,他就来了jīng神。一直站在旁边。很认真的听着报告。

    “公子。亮以为,此战有大胜与小胜之分,需看刘公子是想要大胜,还是只想小胜?”

    “大胜如何?小胜又如何?”

    刘闯很享受这种感觉。

    他开始有点明白了,后世那部《狄仁杰断案传奇》中,狄仁杰为什么总喜欢说:元芳,你怎么看?

    这感觉真的很棒,特别是回话之人是诸葛亮。更让人感到心中满足。

    “小胜,很简单,将萧建击溃就是。

    萧建此次集四县兵马前来,兵力达万人之多。

    其中,东莞县兵出郓亭,毫无疑问是要牵制,或者准备击溃史涣将军所部人马,其余三县,合计兵马八千来犯东武,说明萧建的真正意图。还是在东武县,他的目标应该就是工资。

    若小胜。并不难。

    只需命史涣将军兵马速度返回,到时候便可以联手御敌。

    萧建兵马虽有八千,但若史涣将军能及时赶回来,公子手中可用之人也有五千。虽不比萧建兵力,但以亮看来,凭公子手下虎狼之士,败萧建易如反掌,也不需要亮来出谋划策。”

    太史慈许褚徐盛,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步骘和吕岱也没有异议……没错,萧建虽然在兵力上占据优势,但并不足以威胁到刘闯太多。

    “小胜,则萧建知难而退,不敢再来进犯。

    但若其得势,必会再次前来……那时候,公子再想败他,只怕要付出更多心血。”

    看着诸葛亮侃侃而谈,刘闯并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

    片刻后,他问道:“此为小胜,何为大胜?”

    “大胜者,从此萧建在琅琊郡,无立锥之地。”

    “哦?”

    “若大胜,则需谋划。

    萧建此人,最为谨慎。但凡其用兵,都不会孤注一掷。故而若要大胜,刘公子就需要设法引他兵马全部出动。若要达到这一结果,则郓亭史涣将军兵马便不得还。非但不能还,他必须要留在郓亭,抵御住东莞和公来大盗的联军,以接触东武侧翼之忧虑,全力抵御萧建。”

    “孔明,你说说看。”

    “亮以为,萧建虽调集八千兵马,必不会同时出动。

    相反,他会一点点的推进,用兵也会非常谨慎。若不到最后关头,他绝不会派出全部兵马。所以刘公子必须在东武,把萧建牢牢吸引住,让他使出全力,不再留有后手。琅琊兵马,以步卒为主。公子手下有一营骑军,可以在萧建兵马抵达之前,先撤离东武县城,藏于外。

    待萧建全力攻打东武之后,公子的伏兵从萧建身后杀出,到时候里应外合,则萧建必败无疑。

    此一战,萧建必元气大伤。

    公子可再遣一人前往开阳,游说臧霸。

    到时候臧霸从开阳出击,夺取阳都,萧建插翅难逃。”

    刘闯闻听,忍不住哈哈大笑,抚掌称赞。

    “孔明之策,最合我心。”

    “刘公子,你可要想清楚,小胜无险,大胜却要担待极大风险。

    至少在伏兵未出之前,你必须要正面承受住萧建的全部攻击……亮知刘公子勇武,麾下皆虎狼之士。然则这毕竟是八千贼人,刘公子你想凭借手中兵马硬抗对方,恐怕也会很吃力。”

    刘闯眼睛一眯,未在开口。

    诸葛亮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他手中三千兵马,若派出骑军,便只剩下两千步卒。

    就算加上辎重营以前兵马,想要硬抗八千琅琊兵,也并非是一桩易事,需要承担巨大风险。

    刘闯抬起头,向步骘等人看去。

    见步骘几人脸sè古怪,好像有话要说。

    只是碍于诸葛亮坐在这里,他们话到嘴边,终究是忍下来。

    “孔明,天不早了,且去休息。

    明rì天亮,再陪我巡视兵营。”

    诸葛亮何等聪明,哪能看不出,步骘等人有话要说。他非常顺从的站起身,与刘闯告辞之后,便走出衙堂。

    “公子,孔明这分明是想要借你之手,报仇雪恨啊。”

    诸葛亮离开片刻。步骘便起身说道:“他想要用公子的兵马。和萧建火拼……此子心机深沉。不可轻信。”

    刘闯微微一笑,“我当然知道,他是在利用我。”

    “那……”

    “不过,他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小胜若隔靴搔痒。

    今我大军兵临北海,兵锋已直指青州。想来北海那些人,到这个时候,不会不清楚我的意图。昨rì伯佐也好。元稷也罢,都已经多次阐明一个事实,那就是在北海、东莱、豪强林立,大有各自为政的架势。我们这支兵马初来乍到,必然会被许多人敌视……我可不想到时候进入北海,却要步步维艰。所以,我倒是赞成孔明的主意,既然要打,那就要个大胜。

    唯有如此,才可以震慑北海国人。让他们老实一些。

    或许将来他们还会与我们为敌,但为敌之前。他们就要考虑一下实力。

    说穿了,就是一句话:接下来的北海国,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话语权,我正yù借萧建项上人头,向北海国人立威。”

    这一番话出口,杀气腾腾。

    衙堂上众人,不由得感受到一股莫名寒意,一个个顿时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刘闯说的没有错,他们已经走到这一步,没必要再去遮遮掩掩。他们的目标,想来那些北海国人也非常清楚。刘闯这一只脚,已经踩在了北海国的门槛上,是时候向他们宣扬刘闯的实力。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刘闯打萧建,这真正的目的,还是放在北海国上面。

    “既然公子已有决断,还请明示,接下来当如何行动。”

    刘闯闭上眼,半晌后沉声道:“诸县存在,实在令人烦恼……若萧建占居诸县,便有落脚之地,与我相争。我若分兵驻守诸县,则会造成兵力不足。如今诸县在我眼中,实如一块鸡肋。”

    “公子的意思是……”

    “琅琊兵马,如今尚在峥嵘谷集结。

    方才孔明也说了,那萧建是个极谨慎的xìng子……我估计,琅琊兵马抵达东武,最少要两天时间。所以,我要求你们在两天之内,把诸县百姓全部迁移出去,并把诸县,给我彻底摧毁。”

    “啊?”

    “我不要萧建得到诸县,那对我而言,实在是太过危险。

    不过,既然我不能占领诸县,那就让它彻底毁去。诸县人口不多,迁移起来应该不会太难。

    传我命令,让黄珍和武安国负责此事,可以把诸县库府中的粮食钱帛尽数散于百姓。

    后rì傍晚前,诸县百姓必须全部撤出……而后给我一把火,烧了诸县,不要给萧建留一块完整瓦砾。诸县百姓迁出之后,可小珠山一带迁徙。告诉他们,待战事结束之后,他们的损失,我会十倍赔偿。但现在,他们必须要听从我的命令……如若谁敢抗命,便就地格杀。”

    诸县如果被毁,那么东武就是孤城一座。

    刘闯此举,颇有些破釜沉舟的意思,让步骘等人,不禁感到有些吃惊。

    黄珍和武安国原本就是东武的父母官,虽然并非诸县上官,但诸县的百姓对他们并不陌生。

    “子义,此事就有你来负责协助。

    到时候你率兵藏于铁撅山一带……记住,什么时候见东武城头燃起狼烟,什么时候出兵攻击。

    在没有见到东武城头的狼烟之前,不管这边战况何等激烈,你都不得出击。”

    “末将,明白!”

    太史慈心知,刘闯这是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萧建彻底击溃。

    见太史慈领命之后,刘闯又对吕岱道:“定公,烦劳你辛苦一趟,前往开阳游说臧宣高。”

    吕岱点点头,表示明白。

    “既然都已明白,就各自下去准备。

    仲康,明rì你率一千人虽伯佐和元稷走一趟诸县,配合他们行事。

    另外,告诉萧凌,命他率骑军斥候出击,给我严密监视萧建的一举一动,有情况立刻来报”

    “喏!”

    “文向,从明rì起,城上防务,便由你辎重营负责。”

    “末将遵命!”

    “散吧。”

    刘闯起身,大袖一挥,转身便回去后宅。

    不知不觉中。刘闯身上已经隐隐凝聚了一种很难用言语说清楚的气质。

    你可以说这种气质就是所谓的‘王霸之气’。也可以称之为。是他对自己的自信。但凡成大事者,莫不对自己有极大的信心。哪怕是刘备,就算是在最落魄的时候,也未曾丢弃这种气质。

    若不然,他何以百战百败,百败百战?

    ++++++++++++++++++++++++++++++++++++++++++++++++++++++++++++++

    战争的yīn云,在悄然中袭来,笼罩在东武县上空。

    一时间。无数双眼睛都注视在这个小小的东武县城,臧霸、张辽、北海国各路豪强,齐郡袁谭,东莱郡管统,以及远在济南国的田楷,和身处泰山郡的吕虔。

    吕虔,字子恪,兖州任城国人。

    曹cāo代理兖州牧的时候,听说吕虔很有胆识和策略,便把他征召过来。委任为从事,并让他率领家兵。镇守湖陆。后襄贲校尉杜松的部曲叛乱,与当时还在泰山为贼的昌豨等人勾结。曹cāo就用吕虔代替杜松,几乎不费一兵一卒,便解决了叛乱,并且安抚下襄贲的军心。

    此后曹cāo在兴平元年,任命吕虔为泰山太守。

    泰山郡靠近高山大海,世道混乱。

    袁绍还设置中郎将郭祖和公孙犊等人占山为寇。

    吕虔率家兵抵达泰山之后,广开降路,向四方盗匪招降,并承诺宽恕,绝不会追究其罪行。

    于是,郭祖等人纷纷来降,泰山郡逐渐稳定下来。

    随后吕虔又征召青壮补充兵员,使得泰山郡从此以后有了jīng兵,其兵力只强盛,冠绝兖州。

    吕虔早就与萧建有勾结,让他在琅琊郡,牵制臧霸。

    当他得到萧建出兵东武的消息时,也不禁大吃一惊……

    萧建为人谨慎,为何要突然出兵东武?

    “你是说,闯贼已占领东武县?”

    “正是!”

    吕虔倒吸一口凉气,坐在帅案后,沉吟不语。

    曹cāo此前已派人通知他,暂时不要去招惹刘闯。所以,吕虔对刘闯一行,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始终没有动手。可是内心里,他对刘闯颇为不屑。在他看来,刘闯不过是假冒刘陶之子,当不为人子。吕布接连败给刘闯,是他轻敌所致。至于从吕布那边传来的消息,吕虔也是半信半疑。天晓得吕布是不是为了掩饰失败,故意如此呢?这种事,可说不清楚。

    吕虔一直想掂量一下刘闯的份量,奈何刘闯并未走泰山郡,让他也不好轻举妄动。

    而今萧建出兵,倒正好符合了吕虔的想法。

    就让萧建去掂量一下刘闯的力量,而后再做决定……

    “萧相所为,乃徐州事务。

    我为泰山郡太守,也不好擅自插手其中……既然萧相出兵,那就让他小心一些。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不过,萧相用兵之后,琅琊郡内兵力空虚。传我命令,命南武阳、费国,南城三县兵马于祊亭集结,以防止开阳臧宣高异动。”

    祊亭,位于临沂以西,与琅琊郡接壤。

    吕虔也担心,萧建这一用兵,身处开阳的臧霸会蠢蠢yù动。

    他派兵屯驻祊亭,便是jǐng告臧霸,不要妄动。

    在吕虔看来,臧霸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跑出来找萧建的麻烦。

    一时间,琅琊郡,北海国,风云变幻。

    在刘闯等人议事后的第二天,黄珍和武安国在许褚的陪同下,便来到诸县。

    抛弃家园?

    这对于诸县人而言,自然不能接受。

    要知道,中国人最终这乡土情,甚至后世流传有落叶归根的成语。

    这好端端让他们抛弃家园,诸县人哪能同意……黄珍和武安国见诸县人不肯配合,也感到非常棘手。

    这可是刘闯第一次委派他们任务,若不能够顺利完成,他们在刘闯面前,也不好再说话。

    于是,黄珍请许褚率一营兵马,从老街开始驱赶百姓撤离。

    一开始,诸县百姓还想要抵抗……哪知道没等他们动手,一队如狼似虎的兵卒便冲过来,接连斩杀了十几个跳的最狠的人。鲜血,在火光的照映下,透出一股子诡异之气。原本还信誓旦旦要拼命的人们,一下子变得老实下来。

    “父老乡亲们,刘公子乃中陵侯之后,是汉室宗亲。

    他怎么会害你们?只是,东武不rì就会有兵祸来袭,到时候你们诸县,比将首当其冲,遭遇兵祸。所以,刘公子也是不得已,才安排大家撤离诸县。请大家放心,刘公子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等战事结束之后,大家的损失,会加倍赔偿,绝无虚言……你们看,刘公子这里已经命下官打开库府,凡是愿意撤离之人,可以领取过冬粮食,还有五千大钱,机不可失啊。”

    一边是明晃晃,血淋淋的钢刀。

    另一边则是粮食和钱帛……

    老百姓们看到这一幕,也就明白了,他们若不撤离,对方一定会大开杀戒。

    中陵侯是谁?

    于他们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能够得到好处。

    于是有人忍不住诱惑,站出来领了粮食和钱帛,而后回家收拾了东西之后,便哭哭啼啼离开家园。有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在铁血的镇压之下,当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诸县已经基本上清空。两万人走了八成以上,朝着小珠山方向迁徙。剩下一些人,大都是诸县本地豪强。他们可不必那些普通百姓,若要迁离家园,所要遭受的损失,可是难以估量……

    黄珍苦口婆心,又劝走了几家人,但还剩下四五家大户不肯离开。

    “伯佐,别再劝了。”

    武安国抬头看看天sè,轻声道:“公子规定的时间,差不多要到了。

    既然他们想要送死,便成全他们……我已经在城中各处放置好了引火之物。公子有令,亥时之前,火烧诸县。不管城中有没有人,都必须动手。若再晚的话,只怕要耽误公子大事。”

    黄珍站在城门楼上,手扶女墙,举目眺望。

    半晌后,他幽幽一声叹息,“既然有人不知死活,那就随他们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