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七十三章 行路难(三)求推荐,求月票!

第七十三章 行路难(三)求推荐,求月票!

    魏越究竟何人?

    一部三国演义,湮没了太多真相。

    以至于后世很多人只知道有一个魏续,而不知道魏越何许人也。

    哪怕是刘闯,也记不清楚是否有这么一个人曾名留青史。事实上,就算是史书当中,对魏越也只记载了一句话,随吕布破张燕于常山。他的能力究竟如何?他的本领到底有多强?他是何方人士?乃至于他最后结局如何?史书没有记载,所以人们自然而然把他和魏续,合并成为一人。

    不过,魏续是魏续,魏越是魏越。

    说起来,魏越并非吕布嫡系,原本是西凉飞熊军所属。

    但由于他性情过于耿直,不得李傕所喜。后吕布归顺董卓,见魏越枪马纯熟,便生出爱才之心。

    于是,李傕为讨好吕布,将魏越送至吕布帐下。

    但不管怎么说,魏越始终不是吕布亲信。

    所以在八健将之中,也没有魏越之名,一直默默无闻。

    这次之所以能够出任彭城太守,一来是吕布手下无人可用,二来则是张辽举荐,魏越才得以重用。

    他一心想要借此机会扬名立万,没想到刚到彭城,就有贼人送上门来。

    在派出信使的第二天一早,魏越就点起三千步卒,浩浩荡荡杀奔萧县。不过,魏越并非无能之辈,虽然秦谊分析的头头是道,也打动了他本人。但是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的真实来历之前,魏越还是保持了一份谨慎的小心。在行军的时候,他依旧派出大批斥候打探前方消息。

    同时又下令兵马保持队形,随时准备迎战。

    不过,当行至半路时,魏越得到消息。对方的确是一支流寇,已经把萧县团团围住。

    魏越松了口气,从斥候打探的结果来看,这支兵马显然非常散乱,是典型的山贼作风……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再客气。

    魏越立刻下令,三军加快行进速度。

    萧县兵力虽然不多,但是凭借萧县的城墙,想来是能够抵挡住一天。

    ++++++++++++++++++++++++++++++++++++++++++++++++++++++++++++++++++++++++

    从彭城到萧县。距离并不算远。

    若是全部以骑兵赶路,估计也就是半天的路程。

    徐州缺马,哪怕是吕布手中,骑军数量也不算太多,而且大都跟随在吕布的身边。

    似张辽曹性等人部曲。都是以步卒为主。而号称吕布帐下第一悍军的陷阵营,更全部是由步兵组成,根本没有骑兵参与。这也是吕布为什么要费大力气,收购马匹的原因。若骑兵步卒,吕布的优势就无法完全发挥出来。要知道,吕布最擅长的就是骑战,堪称天下无敌。

    魏越是在早上行军。到中午的时候,人马已经疲惫不堪。

    见士卒们有气无力的赶路,魏越也知道,这样赶路下去。即便是到了萧县也难有作为。

    反正短时间内,萧县也不会有危险……于是魏越下令,三军停止行进,在原地休息。埋锅造饭。

    士兵们闻听,齐声欢呼。

    队形一下子散乱开来。三五成群聚在路边。

    看着散漫的队伍,魏越不禁叹了口气。

    徐州虽好,奈何精兵太少……若是当年丞相手下的飞熊军,此刻想必已经快要抵达萧县,绝不会出现如此散漫现象。可是没办法,这些兵卒,大都是临时征召而来,此前并没有经历战场搏杀,甚至很多人在拿起武器之前还是农民的身份……有汉以来,徐州难出精兵,这与汉代的政策有莫大关系。高祖起于沛县,而沛县就隶属于彭城郡,一直以来受到优渥。

    或许,秦末汉初时,彭城多有精兵。

    但是在入汉以来,特别是东汉以来,徐州钱粮广盛,是一块富庶之地。

    彭城郡本名彭城国,属藩王所有,也是天下巨富之所,故而民众多懒惰,更喜好奢华……

    如此一来,彭城兵的战斗力也就可想而知。

    再加上曹操之前血洗彭城,使得彭城人口锐减。如今在彭城居住的,有半数以上都是流民,于是更造成了归属感不强,战斗力低下,甚至从来没有训练的情况。这并非短时间能够改善,也不是他魏越能够解决的闻听。可即便如此,在魏越看来,这三千兵马足以击溃山贼。

    “将军,喝口水吧。”

    一名扈从捧着一个水囊上前。

    “今天这天气还真有点古怪,已经九月,怎地还这么热?”

    魏越接过水囊,咕嘟咕嘟灌了一大口水,忍不住低声骂道:“让大家尽量休息,一个时辰后动身。”

    “喏!”

    魏越坐在树荫下,喝了两口水,吃了两块干粮,靠在树干上闭目休息。

    忽然间,远方传来若隐若无的马蹄声。

    他连忙睁开眼睛,举目向远处观望。

    只见烟尘滚滚,似有大队人马正迅速逼近。

    魏越心里一动,连忙大声呼喊:“全部起来,全部起来,备战!”

    可问题是,兵卒们赶了这么久的路,若不休息还好,这一歇下,再起来时就觉得浑身酸痛无力。

    早有扈从牵马而来,魏越拧枪上马。

    他纵马在官道上奔行,想要让士兵们能够迅速振奋。

    可呼来喊去,就见兵卒们一个个有气无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抄起兵器,歪歪斜斜列阵站立,丝毫没有半点精神。

    魏越见此,心里就是一咯噔。

    他刚要喝骂,蹄声急促,对方人马已经到了跟前。

    一员大将,胯下狮子骢,手持强弓。在马上弯弓搭箭,倏地就射出一箭。

    那利矢破空,发出刺耳锐啸。

    说时迟,那时快,魏越刚要发声提醒,那支利矢已到跟前。一名骑将刚在马上坐稳,就被那倏忽而至的利矢射中面门,翻身在栽落马下。紧跟着,来将纵马疾驰。箭如连珠般飞射而出。

    而在他身后,百余骑紧紧跟随,箭如雨下。

    站在最前列的彭城兵,被这如疾风暴雨的箭雨攻击,顿时出现混乱。

    与此同时。对方也已经到了跟前。

    马上大将弃弓擎枪,高声喊喝:“东莱太史慈在此,贼将还不授首!”

    声到,马到,枪也到……

    两名骑将纵马上前想要阻拦,却被太史慈在马上奇诡的一个扭动,一枪一个。挑落下战马。

    魏越一见,顿觉不好。

    他跃马拧枪便要上去拦阻,忽听如雷战鼓声响起,从大军身后。突然杀出一支人马。

    为首小将,黑盔黑甲,胯下象龙宝马,手持一根沉甸甸的盘龙大棍。只是他这支盘龙棍……在他身后。更有数百名悍卒紧紧跟随。那员小将力大无穷,棍势惊人。在马上竟然毫不吃力的连连发力。所过之处,彭城兵上下人仰马翻,无一人可以阻挡。在远处,更见烟尘滚滚,天晓得还有多少人马正在逼近。

    魏越心里一咯噔,也感到一阵慌乱。

    他这心神一乱,就见太史慈已经到他跟前,拧枪便刺。

    太史慈的鹤舞枪也极为沉重,达六七十斤。但是,如此沉重的大枪在他手中,却丝毫不见吃力,快如闪电。魏越大叫一声,举枪相迎。两杆大枪斗在一处,太史慈不由得眼前一亮。

    “好枪法!”

    这太史慈本就是使枪的行家,能够被他称赞,可见魏越本领不弱。

    也难怪,能够被吕布看重的大将,又岂是易与之辈?

    这魏越也是堪堪进入炼神阶段的武将,枪法出众,精妙过人……和太史慈斗了十数个回合,这才渐渐露出不敌的状况。魏越被太史慈拦住,但另一边,萧凌率骑军已经杀入彭城兵阵中。

    他和刘闯在中军汇合,并没有合兵一处,而是擦肩而过,继续冲杀。

    彭城兵一来匆忙应战,非常慌乱,二来疏于训练,大多数人没有上过战场……在面对千军万马奔腾而来的局面,一下子就乱了心神。事实上,这也是这个时代大多数战争的缩影。后世那种千军万马列阵,然后箭矢如雨,口呼‘大风,大风’的震撼场面,其实并不是太多。

    这种场面,只是在双方精锐部队决战时,才会出现。

    大多数时候的交锋,其实就是看谁能稳住气,谁能稳住阵脚……哪一方先乱,就注定失败的解决。

    所以,虽然历史上动辄几十万几百万兵马的交锋,实际真正作战的士兵,也只占了少数。

    刘闯兵马,从历阳开始,一路奔波。

    至汝阴开始,抵达彭城郡,士兵们虽然不说是身经百战,可是这经验,远非彭城兵可以相比。

    彭城兵是千里跋涉而来,刘闯部曲,则是以逸待劳。

    在加上魏越被太史慈缠住,根本脱不开身指挥作战,以至于彭城兵只抵抗了一盏茶的时间,便溃不成军。

    三千兵马,战死者不过二三百人。

    可逃逸者却多达千人……剩下的兵马,非伤即俘,已无力继续作战。

    魏越几次想要脱身逃走,却被太史慈拦住。

    打到了这个时候,魏越已经知道,败局已定,可是又不甘心束手就擒。

    刘闯拖棍而行,来到阵前,看着太史慈和魏越交锋。

    他暗自称奇,忍不住问道:“子义,这厮何人?”

    “便是那彭城魏越。”

    太史慈游刃有余,甚至还有精神去回答刘闯的提问。

    魏越只觉羞怒无比,大吼一声,大枪招数一变,枪枪连环,如疾风暴雨,显然是要和太史慈拼命。

    “子义,差不多了,咱们还要收拢兵马赶往彭城。

    想来亥叔他们这个时候已经得手,莫要再和他啰唆,你若是不动手,那我可就要上了!”

    太史慈闻听。哈哈大笑。

    大枪随之变招,透出无尽狂野之气。魏越的枪法,如果比作是江水滔滔,那么太史慈这时候的枪法,就如同滔天巨浪。只三五个回合,魏越就抵挡不住,被太史慈杀得汗流浃背,狼狈不堪。

    二马错蹬的一刹那,太史慈突然枪交左手。探身出去,一把抓住魏越腰间大带。

    他猛然丹田发力,在狮子骢上长身而起。

    “给我下来。”

    魏越一声惊呼,被太史慈生生从马上拎起来,而后摔在地上。

    太史慈这一摔。可有门道。

    魏越落地之后,全身骨头都好像散开了一样,根本使不出力气。他哼了一声,还想要挣扎。

    一旁早就不耐烦的周仓裴绍二人健步上前,一个一脚踩在魏越身上,另一个把他捆起来,而后便拖到刘闯面前。

    “魏越?”

    “正是某家!”

    “听口音。你好像不是中原人氏。”

    魏越丝毫不惧,“某家武威姑臧人,狗贼休要多言,今日落入你们手中。要杀要剐便只管来,休要羞辱某家。”

    武威,姑臧?

    刘闯愣了一下,那不是西凉吗?

    不过。他并没有因为魏越言语中的无礼而生气,反而呵呵笑道:“你这家伙。倒是个硬骨头。

    来人,把他给我带上,咱们前往彭城。”

    直到此时,魏越才发现,刘闯袭击他的兵马人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太史慈的骑军也就是百十来人,而刘闯手下,也不过千余人而已……至于那滚滚烟尘,是刘闯命人制造出来的假象。他借鉴了三国演义中,张飞在当阳桥头使用的疑兵之计。命人在后方扬起灰尘,乍一看好似千军万马。彭城兵猝不及防之下,也被这景象惊吓,以至于乱成一团。

    魏越暗自心惊,对方看上去,好像并不是那砀山贼。

    他被扶上马的时候,忍不住开口问道:“尔等,究竟是何方兵马?”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

    “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率部前来……呵呵呵!”

    刘闯一句话,让魏越面红耳赤,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是啊,连对方来历都没有弄清楚就冒然出兵,哪有不败之理?他苦笑一声,不在询问。倒是裴绍忍不住道:“我家公子,便是刘闯。”

    “刘闯?莫不是那背主家奴?”

    “大胆!”

    周仓一听就怒了,厉声喝骂:“麋子仲胡言乱语,尔等也能轻信。

    我家公子乃济北贞王之后,中陵侯刘陶刘子奇之子,乃堂堂正正皇亲国戚。他麋子仲有何德能,敢说我家公子是他家奴?某家倒要知道,他欺凌汉室宗亲,有算得什么?实乃国贼!”

    麋竺在徐州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亮了。

    以至于他说出来的话,很多人都会相信……

    刘备兵败徐州之后,麋竺没能来得及逃走。

    不过,仗着他徐州豪强的身份,吕布也没有为难他,反而拜麋竺为徐州别驾,留在下邳城中。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魏越才知道刘闯的名字。

    本来,他还有点鄙视。

    可是听周仓这么一说,魏越也大吃一惊。

    “你说刘闯,是中陵侯之子?”

    刘陶曾为京兆尹,坐镇长安城。

    魏越身在凉州,也听说过刘陶之名,知道那是一个傲骨峥嵘,享誉天下的名士。

    其实,你说刘陶究竟做过什么事情?或者说为后世留下什么特殊的贡献?倒也没有……

    可是在当时那个时期,十常侍权势滔天。

    敢和十常侍对着干的人,那就一定不是等闲之辈。

    也正是这个原因,再加上刘陶才学出众,足以让他成为当时士人的楷模。

    哪怕是魏越,听说了刘闯的身份,也不禁心生敬佩之意。

    周仓挺着胸膛,一脸骄傲之色,“那是自然,我家公子当年蒙难,却有族谱为证……若非奸人使诈,那曹操出兵阻挡,我家公子现在,恐怕已经到了颍川归宗认祖,那还会你这彭城?”

    言下之意,告诉魏越:我家公子打彭城,是给你面子。

    从知道刘闯是刘陶之子的时候,魏越的气焰就没了,甚至连气势也低弱几分。

    他咽了口唾沫,朝远处刘闯看去,露出敬佩之色……

    +++++++++++++++++++++++++++++++++++++++++++++++++++++++++++++++++++++++++

    本来,刘闯说拿下彭城,魏越还不太相信。

    可天黑时分,当他被押解到彭城城下的时候,才知道彭城在他离开后不久,就被刘闯派人占领。

    步骘献计,让许褚和史涣二人假冒魏越部曲,诈说是奉魏越之名前来。

    留守彭城的秦谊不疑有诈,于是打开城门。

    许褚史涣二人,立刻领兵占居彭城城门……而后埋伏在城外的刘勇管亥等人伏兵四起,一举将彭城攻占。至于那位监军秦谊,在听说城门失守之后,甚至连抵抗都没有抵抗,便仓皇逃走。

    于是乎,刘闯几乎兵不刃血,将彭城拿下。

    占领彭城之后,吕岱立刻带着人安抚城中百姓,并命人打开彭城粮仓,发放粮食。

    这年月,安抚百姓的最佳手段,莫过于发放粮食。要知道,随着刘备和吕布两人相互争斗,徐州已经出现衰落之势。双方又是在夏季交锋,以至于许多地方粮食都还没有来得及收割,便烂在田里。徐州的粮价,也是暴涨。一石粟米在年初时,是180钱,而今已涨到近三百钱。

    如此高涨的粮价,自然令百姓心生不满。

    许多地方出现民众大规模的迁徙,更有许多富户南下广陵,甚至渡江前往江东等地去避难。

    所以,吕岱开仓放粮之后,很容易便获得当地百姓的好感。

    见此情形,吕岱又命人张贴告示,招兵买马。

    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彭城虽然已经被刘闯拿下,可是接下来,他们将要面临吕布的疯狂报复。

    吕布,绝不会坐视彭城被夺取。

    他也不可能忍下这口气,否则就要被人看轻。

    接下来的战斗,才是对刘闯真正的考验。

    所以,当士兵们在城中休息的时候,彭城府衙大堂上灯火通明,所有人都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彭城已经攻占,接下来又该如何安排?

    ps:推荐新书,《权门》。书号:2401598。简介:身怀权力系统,打造一个富贵齐天的权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