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六十八章 声名鹊起

第六十八章 声名鹊起

    苌奴实在戌时撤离汝阴,继续追击刘闯。

    李通则留在汝阴,负责收拾眼前的烂摊子……曹操让他收复汝阴,他已经完成了任务。但汝阴虽然收复了,却变得千疮百孔。李通看着眼前的这副残破景象,也不禁感到暗自吃惊。

    那刘闯,果真是一个流寇吗?

    李通心中感到疑惑。

    最初,他接到消息,刘闯抢占汝阴时,并没有把刘闯放在眼里。

    一直以为那刘闯只是一个普通的流寇,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跑来攻城掠地,实在是自找死路。

    可是,刘闯却给他当头一棒。

    连贼寇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却平白折损了数百兵卒。

    他大体上能够理解刘闯为何要抢走粮食,说穿了就是为了让李通老老实实留在汝阴。

    这厮,倒是看得清楚。

    刘闯看出,李通必然会留下来照顾汝阴百姓。这说明,他对李通了解颇深……兵法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今看来,人家已经把他琢磨透了,可是他对刘闯,依旧没有一点认识。

    此战,如何不败?

    “若闯贼被苌奴所杀,曹公恐怕会面上无光。”

    当把手中事情处理完毕,有些清闲的时候,一名谋士上前,轻声对李通道:“将军按兵不动,难保有人在曹公面前中伤啊。”

    李通忍不住笑了。

    “苌奴能败刘闯?”他摇头道:“非是我小看他,吃了这么大亏,还觉得那刘闯可以手到擒来?我敢向你保证,那苌奴追击刘闯,必然惨败……这个人,不简单啊!何以从未听说过?

    对了。可曾知晓,那刘闯为何要攻取汝阴?”

    “这个,卑职倒是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讲。”

    “刘闯最初似乎并未想过夺取汝阴,只是派人前来通知,想要借道汝阴,而后北上前往颍川。

    据说,朱成县尊当时还出城相迎,安排刘闯入住驿馆。

    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刘闯突然在酒席宴上动手。不但将朱成县尊满门二十七口全部杀掉,还夺取了汝阴县城……这其中蹊跷,卑职还在继续打听,若有消息,定会立刻报知将军。”

    李通听罢。浓眉一蹙。

    也就是说那刘闯原本只是路过汝阴,想要前往颍川。

    他的礼数很周道,显然没有任何恶意。可又为何要动手斩杀朱成,夺取汝阴县城呢?如果他一开始就是为了夺取汝阴县城,那么又是什么来路?袁术要打他,他还敢在这里寻衅吗?

    李通越想,就越觉得不太对劲。

    “来人。把整理过的汝阴县案牍公文全部取来。”

    “喏!”

    不得不说,刘闯在占领了汝阴县之后,并没有大肆进行破坏,反而把县城里的案牍公文保护的极为周全。这也不符合流寇打家劫舍的行为方式。更让李通心里,感到莫名的好奇……

    当晚,他秉烛夜读,查看近来的公文。

    刘闯占领汝阴县城之前的户籍和税收账务。保存完善。

    之后他在汝阴五天时间,也处理了不少事情。更保留了一应主持县政之后所作出的批示。

    看得出,刘闯并没有想祸害汝阴,相反在五天时间里,解决了不少朱成任上为解决的问题。比如汝阴恶霸田平,霸占乡民田地。可朱成碍于田氏的影响力,一直押着案卷,迟迟没有给出解决之道。反倒是刘闯来了后,干净利落的把田家连根拔除,并把地契交还给原来的主人。

    这是个做事果决的人,他的雷厉风行,倒是解决了汝阴不小的麻烦。

    看罢案牍,李通越感觉奇怪。

    “来人!”

    “喏!”

    “立刻派人前往平舆,请满太守前来……就说,我在汝阴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想他来出谋划策。”

    扈从立刻领命而去,李通站起身,一不小心将一个卷宗扫落地上。

    从卷宗里,飘出一张名剌。

    李通捡起来,原本是无心扫了一眼,却顿时变了脸色。

    “中陵侯陶子闯,还家借道汝阴,还望协助。”

    这是一份极为普通的名剌,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人物事件解说的清清楚楚。

    古人名剌,并不是像后世的名片,只写一个名字。

    里面需要把事情说明,还要交代清楚自己的身份和来历,而后转到主人手中,有主人做出判断。

    中陵侯陶?

    李通瞳孔一缩,顿时露出惊讶之色。

    中陵侯是哪一位?

    他自然清楚。

    刘陶?那位敢于直言犯上,和十常侍对抗而死的中陵侯刘陶吗?

    中陵侯陶子闯,就是刘陶的儿子……刘闯!刘闯是刘陶之子?李通顿时感到万分震惊。别看刘陶已经死了十二年,可是他的名声在豫州,依旧极为响亮。刘陶当年满门遇难,被许多人扼腕叹息。原以为中陵侯子嗣断绝,而今突然出现一个自称是刘陶之子的人,怎不令人吃惊?

    是货真价实?还是冒名顶替!

    冒名顶替的话,大可不必回颍川,反而容易穿帮。

    那就是说,他真的是刘陶之子?

    李通有些不淡定了,这件事可不是小事。

    如果被颍川那帮子名门望族知道,他曾经要征伐刘陶之子,逼得刘闯不能归乡,这结果……

    李通,一时间陷入两难。

    就在这时,忽听有扈从在门外禀报:“启禀中郎,城外有袁术溃军过境,敢问中郎要如何处置?”

    已是四更天,天色依旧一片漆黑。

    李通听闻这个消息后,又大吃一惊……

    从苌奴离开,到现在不过两个多时辰,就被打败了?

    李通连忙率人出城观瞧,就见一队队溃兵从东面狼狈而走。

    将一队溃兵拦下。李通连忙问道:“尔等何以如此狼狈?”

    那领军的屯将断断续续向李通说明了情况,原来苌奴率部追击了不到一个时辰,就现了刘闯的辎重车队。他急忙率部追击,哪知道在途中遭遇刘闯伏击,全军溃败。苌奴在乱军中,被人一箭射杀,更使得袁军群龙无。

    “那闯贼究竟有多少兵马?”

    “太多了,漫山遍野,都是火光。影影憧憧的至少有五六千人。”

    李通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暗自庆幸。

    幸亏自己没有跟着追击,否则比苌奴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不过,刘闯何来这许多兵马?

    生这么大事情。已不是李通能隐瞒下来。

    而且,在没有弄清楚刘闯的实际兵力,以及他确切的动向之前,最好是按兵不动,静观其变。当下,李通再次写下奏疏,把情况一一说明之后。命人六百里加急,送往许都曹操之手。

    两天后,满宠抵达汝阴。

    在问清楚以后,满宠也不淡定了!

    要知道。颍川人的地域观念极强,更不要说这里面还牵扯到一个刘陶。

    刘陶虽非大家族,但是与荀、陈、钟、韩四大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刘陶还是皇亲国戚。论辈分,几乎是当今天子爷爷辈儿的存在。这事情若闹开了。可是一件大事。

    满宠性情刚毅,杀戈果决。

    但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也不知所措,忙与李通联名上疏,呈报曹操。

    三天内两份奏疏,说起来是非常严重。

    可惜,曹操此时却不在许都,而是前往洛阳巡视。

    虽则天子迁都,但洛阳作为旧都,经历战火之后,也是百废待兴,正需重建。等到两份奏疏送到曹操手中的时候,距离汝阴之战,已经过去了七天。曹操看罢奏疏,也是大吃一惊。

    刘备不是说,这刘闯是麋家家奴吗?怎地一下子变成了刘子奇之子!

    这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家奴背主,可以生死不问……但若是刘子奇之子,岂不是变得问题严重?

    恐怕第一个不会答应的,就是曹操依为左膀右臂的荀彧和郭嘉。这两人,可是实打实的颍川人。

    曹操意识到,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件事若处理不好,很可能会引整个颍川世族的反弹,其后果比之当初曹操在兖州杀死边让还要严重。毕竟边让和刘陶,完全是不同等级的名士。刘陶为对抗十常侍而死,天下敬仰。如果让人知道,他唯一的血脉被他逼走,恐怕整个颍川,都会随之生一场暴动……

    边让死得时候,有荀彧出谋划策。

    可如果连荀家也跟着暴动,谁又为他出谋划策?

    不过内心里,曹操还是更相信刘备一点。

    冒名顶替……绝对是冒名顶替!曹操想了想,立刻派人前往汝南,通知满宠和李通继续追击。

    可是,他这道命令出后没多久,也就是大约六七的时间,从汝南再次传来消息:刘闯所部,强渡睢水,已进入徐州境内。

    “父亲,为何闷闷不乐?”

    一个稚嫩的声音传入曹操耳中,紧跟着从屋外蹦蹦跳跳,进来一个俊俏童子。

    “二郎不是要游白马寺,怎么这么早回来。”

    “那白马寺好生破败,没甚可耍……母亲带着三弟和四弟还未回来,孩儿不耐烦那寺庙气氛,所以就先赶回来。父亲,我见你刚才闷闷不乐,莫不是有烦心事,可否与孩儿说说呢?”

    童子,正是曹操次子曹丕。

    这是个极为聪慧的孩子,曹操从他六岁时就教他骑射,而今九岁,很得曹操的喜爱。

    曹操笑了笑,伸手把曹丕抱在怀中,“为父再想,前些时候是不是做错了一件事,正在自责。”

    “我知道,父亲是三省吾身。”

    “哈哈,也算是吧。”

    刘备!

    曹操心里面突然对这个名字产生出一丝厌恶。

    若那刘闯真的是刘陶之子,那这个罪名就只有让你,还有那个麋竺担负。

    还真是个厉害角色,竟然这么快就逃离汝南。不过。既然你已经离开,那我就不必在找你麻烦。

    接下来,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曹操的目光从桌上的书信移开,落在地图上。

    宛城张绣,已经成了曹操心腹之患。若不将其铲除,早晚必成大患。

    却不知,在他思忖的时候,曹丕却伸出小手拿起了桌上的书信。

    刘闯?

    曹丕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好奇之色。

    ++++++++++++++++++++++++++++++++++++++++++++++++++++++++++++++++++++

    让出汝阴县城。对刘闯而言,并无任何可惜。

    他原本就没有想过要长久占居汝阴,所以在和步骘等人商量妥当,伏击了李茂之后,便迅撤离。

    刘闯计算过时间。若苌奴加快行军度,差不多与李通的兵马会同时抵达汝阴。

    先让他们狗咬狗的打一架,而后他命太史慈带人埋伏在西淝水河滩,等候追兵前来时进行伏击。

    他不了解李通,但是根据口耳相传,对此人倒是有些了解。

    年轻时,李通是个胆大心细的人。

    不过随着年纪增长。他胆子虽然依旧很大,行动却渐趋沉稳谨慎。以他对部卒的态度来看,他决不可能对汝阴置之不理。至于苌奴?刘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袁术手底下能让他叫出名字来的,恐怕也只有一个纪灵。而且还是因为吕布辕门射戟的故事,才会记忆非常深刻。

    苌奴若追击,就要他好看。

    若苌奴没有追击,自己就可以安心撤离。

    总之。只要李通没有追过来,刘闯就不会太担心。

    可他却没有想到。西淝水一战太史慈在乱军中射杀苌奴,竟使得苌奴五千兵马,几乎全军覆没。

    不但如此,刘闯更缴获三百匹战马。

    连同他之前手中的马匹,骑军数量已激增至五百。

    如此一来,也使得刘闯的行军度,加快许多……不是说,有了马匹就有骑兵。

    没有马鞍马镫,想要练出一支骑兵绝非简单的事情。好在他手中的丹阳兵,不泛身强力壮之人。先学会在马上坐稳,也不要求你能够纵马疾驰,或者立刻在马上交战,所以相对容易一些。

    骑军的增加,使得刘闯手中力量又得到增强。

    如今,加上在汝阴县解救的三百多名黄巾军,刘闯手中的兵力,已经达到一千六百人。

    但兵力的增加,并不代表战斗力增强。

    刘闯在下城父重新整顿兵马,将骑军拨出来,全部交由太史慈统帅,萧凌为副将,协助太史慈。

    八百步军,独立为一营,仍有管亥统帅,徐盛为副将。

    如此一来,战兵就多达一千二百人。

    再加上三百辎重兵,还有刘闯身边一百零八名飞熊卫,实力增长不少。

    此外还有刘勇先前带走的三百人……刘闯仔细计算了一下,他手中的总兵力,已扩充到两千。

    既然已经无法返回颍川,那索性就杀出一条血路。

    太祖曾经说过:枪杆子里出政权。

    乱世之中,谁手中有兵马,谁就可以称王称霸……

    只是这路途漫漫,想要达成目标,还需要一段漫长的路程。

    从徐州逃去江东,从江东转道汝南,到头来居然又要返回徐州。

    这命运真的好想一个大转盘,转过来转过去,刘闯现,自己最后居然又回到了原点。

    “子山,咱们这一次,真的可以成功吗?”

    在行军的途中,刘闯低声询问步骘。

    步骘微微一笑,轻声道:“公子不是说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吗?

    而今,江东混乱,动荡不堪,且豪强林立,非江东人氏难以占居;荆州刘表,八顾之一,根基已稳,难以动摇;关中生灵涂炭,李郭相峙,非短期可以平静。而豫州、兖州是曹操治下,公子既然已经和曹操反目,小胜或许可以,想要寻栖身之所,恐怕是非常的困难。

    我思来想去,唯有青州。

    初平四年,袁绍与田楷战于青州,后逢魏郡叛乱,袁绍只得收兵。之后曹操又攻徐州,田楷强自出头,结果实力大损,以至于青州八郡,田楷而今实际控制的,也只有四郡之地,即平原、乐安、乐陵和济南……北海太守孔融,而今已归顺曹操,离开青州,正处混乱之状。

    东莱郡广袤,而东莱太守管统更不是什么守成之主,公子可取而代之。

    莫忘了,咱们还有一支奇兵……就是那郁洲山的薛州。若薛州率部上岸,于公子而言,必是有力补益。到时候,公子可以北海为屏障,据东莱郡而守,伺机而动,再谋其他的出路。”

    北海郡,东莱郡……

    这也是太史慈毫不犹豫表示支持的主要原因。

    那是他的老家,他的母亲和妻儿,都在家中翘期盼。

    刘闯也觉得,这是一条出路。

    最重要的,还是那郁洲山的三万人口可以给予他极大支持,让他能够拥有一些底气去叫板。

    只是,从汝南到青州!

    刘闯忍不住暗地里撮牙花子……这一趟下来,可真的是快闭上两万五千里长征了。

    青州,北海?

    想要安全抵达,恐怕也不是一桩容易事。

    罢了,已经到这一步,且行且说吧。

    他和步骘讨论着日后的展,不知不觉间,黄昏已至。

    斜阳,夕照。

    映衬晚霞一片火红。

    正当刘闯和步骘讨论事情的时候,忽然有探马来报:“公子,前方有一支人马,拦住了去路。“

    刘闯闻听一怔,和步骘相视一眼,便催马上前。

    正前方是一座土丘,土丘下一支人马拦住刘闯的去路。为一员大将,黑盔黑甲,身披黑色麒麟缎子战袍,胯下一匹高头大马,掌中一口九尺大刀。他横刀立马,拦在道路中央。

    在他身后,八百青壮一字排开,杀气腾腾。

    大汉身高体壮,膀大十围。

    他催马上前,厉声喝道:“兀那贼人,你家爷爷在此,已恭候多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