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六十三章 似曾相识的感觉

第六十三章 似曾相识的感觉

    留下甘夫人?

    刘闯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麋缳的小脑袋,有点不明白,这小脑袋瓜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东西。

    甘夫人好歹是刘备明媒正娶,怎么可能留下?

    除非刘备死了,否则甘夫人就注定是刘备的女人。刘闯如果留下了甘夫人,这个名声传出去,可一点都不好听。再者说了,甘夫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留下她,似乎也没什么意思。

    “大熊,我只是觉得,甘姐姐好可怜。”

    “怎么说?”

    “你看甘姐姐被咱们请来这么久,那个刘备一点表示都没有。

    整天里打打杀杀,算计来算计去,哪里把甘姐姐放在心上?我觉得,甘姐姐跟着他,肯定没有好结果。甘姐姐一向很照顾我,她现在孤苦伶仃一个人,我实在不放心送她回刘备那里。”

    “这是甘夫人让你说的?”

    “不是!”

    麋缳摇摇头,撅着嘴道:“她什么都没说,可我知道她心里不痛快,并不想回到刘备身边。”

    刘闯苦笑着把麋缳搂在怀中,“这种事,咱们插不上手。

    甘夫人不高兴,也许有其他原因,但我相信,绝不可能不想回去。毕竟,她是刘备的妻子,这名份上注定的事情,咱们就算想帮她,恐怕也是有心无力。实在不行,等咱们回了颍川,你和她做干姐妹。这样一来,也能有个依靠……其他的事情,我恐怕是真的有心无力。”

    其实,麋缳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有些为难刘闯。

    但她实在是不喜欢刘备这个人!

    这段时间,和甘夫人在一起时。偶尔会说一些女人的私密话,有时候也会扯到那羞人的事情,刘备一些嗜好,也就在不经意间,被甘夫人暴露出来。这也更进一步加深了麋缳对他的反感。

    她想帮甘夫人,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帮到。

    听了刘闯的话,她有些不太情愿的点头,勉强不再劝说。

    不能让甘姐姐回去,否则不知道要被那个刘玄德如何折磨……两位兄长真是。怎找了这么个人?

    她轻轻叹了口气,依偎在刘闯怀中。

    想想,还是大熊最好!

    至少他很体贴,全不似那些男人,把女人当做货物。

    麋缳而今回想起来。突然为自己当初的那份坚定而感到庆幸。如果那时候她有半点动摇,事情恐怕就要变成另一个模样。嗯,大熊什么都好,可就是有的时候,太过于木讷了一些。

    刘勇当天晚上,就带着张承张李伦三人,前往颍川。联络钟繇。

    刘闯则派吕岱前去汝阴,和汝阴县进行联络。

    他则留在山中,一边等候汝阴县的回复,一边等待黄劭的消息。等了一整天。黄劭回来了!

    不过,他并没有带来他所说的近千黄巾,只带了一百多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看上去比乞丐还要狼狈的人,出现在刘闯的面前。黄劭。一脸尴尬之色,站在刘闯面前有些手足无措。

    那一百多个乞丐中,有三十多个女人,剩下的老的老,小的小,何来黄劭所说的‘健卒’气概。

    刘闯命人准备了饭食,这些人围在一起,狼吞虎咽。

    “老黄,怎么回事?”

    黄劭显得非常羞愧,低着头,好半天才轻声道:“寨子里,出事了!”

    “嗯?”

    “老黄,出什么事了,你倒是说明白一点啊。”

    黄劭露出苦涩笑容,“我手下原本有五千多人,都聚集在山野之中。

    年初,何仪何曼兄弟起兵攻打颍川,借口我没有回来,所以强行将我手下兵马吞并大半……幸亏我一个老兄弟不肯低头,总算是保留下来八百多人。我不在,人心都散了,其他人都跟着何仪何曼走了。后来,曹操击溃何仪何曼,那两人也被曹操斩杀,数万兵马被曹操并下。

    我那老兄弟见形势不妙,就带着人躲到山里。

    本来进山之后,也就安全了……可当初何仪何曼并下我的兵马后,还带走了山寨里大部分粮草。

    我那兄弟眼见大伙坚持不住,于是准备下山劫道。

    不想遇了埋伏,以至于大部分人被汝阴县俘虏,我那老兄弟带着一干亲信,如今也下落不明。

    山寨里现在就剩下这些老弱病残,我实在是不忍心把他们丢下,所以斗胆将他们带来,还请公子收留。我想啊,公子回颍川后,家里总要有些伺候的人。三娘子到现在,只有小豆子一个人服侍,实在是有些寒酸。你看,那几个女人挺不错,手脚麻利,而且也极为可靠……

    公子,还请大慈悲,留下他们,否则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乱世之中,老弱妇孺的结局,几乎不用想也能猜到。

    失去了青壮年的保护,他们的结局大都会非常凄凉,能够曝尸荒野,甚至都是一种幸福,弄个不好,就会变成口粮,供人们裹腹。东汉末年,人吃人并非一句空谈。想当初曹操对徐州用兵,程昱就曾把人肉做成肉脯当作干粮。据说有不少人,是活生生的被做成了肉脯。

    刘闯看着这些个老弱妇孺,也不禁心生怜悯。

    虽说,这个年月里同情心最不值钱,可对于他这个从后世穿越而来的人来说,又如何能看着这些活生生的人,变成他人口中的口粮。如果他不肯收留,想来这些人除了死,没有选择。

    刘闯叹了口气,“既然如此,就留下他们吧。

    待会儿给他们填饱肚子后,给他们洗洗澡,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就留在你辎重营里做些杂活吧。”

    黄劭顿时大喜,连连向刘闯道谢,这才躬身退下。

    “没想到,老黄居然还有这样的菩萨心肠。”

    刘闯回头笑着对麋缳道,哪知道麋缳也好。小豆子也罢,包括甘夫人在内,眼睛红红的,却是一脸茫然。

    “孟彦,什么是菩萨心肠?”

    刘闯蓦地想起来,虽说佛教自汉明帝白马东渡以来,已经被许多人知道。但菩萨这个词,还未曾出现,所以麋缳等人都不明白。

    以后说话。可是要多注意些,免得闹出误会。

    刘闯微微一笑,“就是好心肠的意思……好了,我这边还有事,有什么问题。你们和老黄商议。”

    说罢,刘闯狼狈而走。

    只是他并未留意到,在他身后,甘夫人眼中流露出钦佩之色,目送他离开。

    “别吃我,不要吃我!”

    麋缳等人正准备走,忽听一个童子哭泣。

    原来。黄劭让大家洗干净身子,准备换一身衣服的时候,一个年纪大约十一二岁的少年,突然间挣脱了长者的手。大声哭喊着往外跑。他脸上脏兮兮的,一身衣服早就已经破烂不堪。

    光着脚,脚上遍布血痕。

    他看见麋缳等人,仿佛看到了希望。踉踉跄跄跑过来,脚底下一个趔趄。扑通就倒在地上。

    “卓膺,你干什么?”

    一个老人大声叫喊,一脸惶恐之色跑来。

    少年一把抱住了甘夫人的腿,好像溺水之人抱住救命绳索一样,“婶婶救我,婶婶救我……我不要被他们吃掉,婶婶救救我。”

    甘夫人也就在二十岁左右,被少年抱住腿,顿时满脸通红。

    不过,她还是喝止了那个追上来的老人,“你们要干什么?”

    “夫人不要听他乱讲,刚才黄公吩咐,要我们洗干净身子,好换衣服。

    这孩子是呆傻了,以为我们要吃他,所以,所以……请夫人饶他一命,他只是不懂事而已。”

    那边,黄劭也带着人跑过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顿时一怔。

    “怎么回事?”

    他厉声喝问。

    却听甘夫人道:“黄先生,没事的,这孩子只是受了惊吓而已,你别吓他,先去忙你的事情吧。”

    甘夫人虽然是俘虏,但是由于麋缳的关系,却没有人为难她。

    黄劭有些尴尬的挠挠头,恶狠狠瞪了那老人一眼,“让你做件事都做不好,万一惹怒了公子,到时候大家都有麻烦。赶快回去做事,和大家说清楚,别再闹出来事端,否则定要你好看。”

    那老人维维是诺,带着人走了。

    可黄劭却不敢离开,他害怕这少年闹出事情来,他不好向刘闯交代。

    其实,他非常清楚。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山寨里的确生过烹食儿童的事情……没办法,一帮子老弱妇孺,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活路?

    甘夫人蹲下身子,也不在乎少年头脏兮兮的,伸出手抚摸少年脑袋。

    “莫担心,他们不是要害你,只是让你洗干净了,换新衣服穿。”

    少年抬起头,惊魂未定。

    可是看着甘夫人的笑容,他总算是稳定了心神。

    “婶婶,他们真不是要害我吗?”

    “当然不是……以后你不用担心有人会害你,也不用害怕吃不饱肚子……”

    不知为什么,看着这个脏兮兮的少年,甘夫人突然生出一种母性的关怀,忍不住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卓膺!”

    “你爹娘呢?”

    “爹娘,都不在了……”

    又是个可怜虫!甘夫人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她抬起头,看着黄劭道:“黄先生,我想把他留在我这里,不知道是否可以?”

    “这个……”

    黄劭有些犹豫,目光向麋缳看去。

    麋缳道:“既然甘姐姐想要把他留下,那就留下吧。”

    既然麋缳开了口,黄劭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不过他还是决定,回头和薛文交代一声,免得这小子惹出麻烦来。

    甘夫人的心情,突然间好许多。

    她牵着少年的手,让人带他去洗漱更衣。

    “甘姐姐,留这小子作甚?”

    甘夫人轻声道:“我原本也有个侄儿,若活到现在,恐怕也是和他一般年纪。不知为什么。看见他,我就想起我家侄儿。”

    “原来如此!”

    麋缳一副恍然之色,看着那卓膺的背影,出一声幽幽的叹息。

    +++++++++++++++++++++++++++++++++++++++++++++++++++++++++++++++

    步骘,回来的很快。

    黄劭回来后第第三天,他就从汝阴赶回来。

    “汝阴县令已经同意我们借道……陈县令还说,会在县衙中设宴款待,请公子率人前往。”

    “哦?”

    刘闯闻听,觉得非常开心。

    在山里面已经好几日。实在是有些不耐烦了。

    既然汝阴县令表示愿意接纳,也就省的继续在山中躲藏。

    刘闯立刻下令,兵卒开拔出山。

    于是乎,一千四百人,加上近三十辆辎重车。就浩浩荡荡驶出山里,朝着汝阴县方向开拔而去。

    汝阴县县令,名叫朱成,年纪大约在三十多的样子。

    个头大约在178公分左右,不算太胖,面颊瘦削,透出精明强干之气。

    “闻公子举部来投。不胜欣喜。

    本县已派人前往许都禀报曹公,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请公子安心在此休息……不过,汝阴城小,恐无法容纳公子这许多部曲。我已命人在城外准备营地。还请公子多多见谅。”

    这朱成说起话来,倒是客客气气,令人心生好感。

    刘闯也能够明白他的想法。

    若换做是他,眼看着一千多人来到城下。恐怕也不敢贸然接纳。况且,正如朱成所言。汝阴城池格局的确不算太大。观其规模,和淮阴县城相差不会太多,最多也就是比淮阴大一两分。

    贸然一下子多出一千多兵马,的确是不好安排。

    “我等远道而来,多有叨扰,能得一安身之地足矣,岂敢奢求?”

    “呵呵,那倒也不是。”

    朱成笑道:“城里的确是安置不下这许多兵马,但是本县已命人打扫了驿馆,公子可以在城中休息。”

    “这样啊!”

    刘闯想了想,便点头答应。

    “子义,你和亥叔与吕先生,在城外扎营。

    我带文向和元绍,领骑军入城……若有什么需要,就让人与我知晓,我会设法请朱县令帮忙。”

    太史慈和管亥相视一眼,点头答应。

    刘闯又吩咐几句,便命人护送车仗,随着朱成缓缓进入县城。

    这朱县令非常热情,一路上滔滔不绝。

    在驿馆中安顿下来之后,又邀请刘闯前往县衙里赴宴。

    刘闯不好推辞,只得答应下来。

    此时,天已经不早,刘闯让徐盛和裴绍两人在驿馆中负责警卫,而后就带着黄劭,准备赴宴。

    哪知道,在半路上黄劭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公子,我有件东西忘在车上,先回去取来。”

    “很重要吗?”

    “是我亡妻留下来的物品,我一直戴在身边……刚才走的匆忙,以至于落在了车上。”

    黄劭早年曾娶妻成家,后来家道中落,妻子病亡。

    黄劭对亡妻颇为怀念,故而把亡妻当年留下来的一枚簪子随身携带,甚至看得比自己性命还重要。

    这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刘闯心里念叨了一句,并没有阻止他,而是任由黄劭前去。

    黄劭匆匆回到驿馆,便直奔马厩。

    那马车还停留在马厩外面,他跳上车,钻进车内,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红色香囊,如释重负的长出一口气,贴身放好之后,复又从车子上下来。这时候,从马厩里走出来一个马夫。他个头不算太高,也就是在175公分左右,黑面长身,板肋虬髯,形容甚伟。

    手里,拖着一口铡刀,一身灰色襜褕,腰系一根巴掌宽的系腰大带。

    他看到黄劭,先是愣了一下,旋即露出惊喜之色。

    不过,黄劭是背对着他,故而并未留意。他取回了簪子,放下了心。便准备赶去县衙陪伴。

    就在这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强压着惊喜的低沉声音:“前面那人,可是黄公美?”

    公美,是黄劭的表字。

    《小尔雅》中有记载:劭,美也。

    不过,黄劭已经很多年没有用过他的表字,除了几个身边亲信,根本无人知道他名叫黄公美。

    故而听闻这熟悉的称呼,黄劭激灵灵一个寒蝉。

    他猛然回过身。顺着声音看去,就听哐当一声响,那黑面大汉手中的铡刀一下子掉在地上。

    “黄公,真的是你?”

    “元福?”

    黄劭看清楚那黑面大汉的长相之后,也是大吃一惊。

    他快走两步。来到大汉身前,“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前些日子会寨子,只看到一些老弱妇孺在那边。他们说,你已经走了,还有人说你已经死了……你怎么会跑来这里,在驿馆做事?”

    黑面大汉很激动,虎目中闪动泪光。

    “当初我得到黄公消息。就准备返回山寨。

    可是那何仪何曼兄弟却欺上门来,强行并走人马……我随竭力阻拦,可黄公不在,那些人便想着改头换面。另谋出路。无奈之下,我只好带剩下的人回到山寨,可是寨子里粮草告罄,我只好有带着大家出身寻找出路……一月前。我们在慎县城外遭遇伏击,几乎全军覆没。

    不少兄弟被送来汝阴关押。我带着剩下的几十个兄弟混入城中,想要劫牢……

    可是城里守卫太过严密,我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所以我让大家散开,在城里找些活计,我则混入驿馆,在这里做马夫。对了,黄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何会出现在这汝阴县城之中?”

    黄劭闻听,不由得扼腕长叹。

    他轻声道:“我是随公子前来。”

    “就是你信里说的那个中陵侯之子?”

    “正是。”

    黑面大汉忍不住问道:“那人究竟如何?竟使得黄公你抛家投奔?”

    黄劭微微一笑,“公子远见卓识,他之前就预料到,何仪何曼必不是曹操对手,才劝我留下。

    我本想为大家某一条出路,没想到……

    对了,你去召集一下人,就说不必担心。待会儿我去县衙,与公子把情况说明之后,让公子出面求情。想来这汝阴县令,会卖公子一个面子。等大家都出来了,咱们跟随公子离开。

    我已经去过山寨,把寨子里的人都带出来,如今就在城外军营。”

    原以为,黑面大汉会很高兴。

    哪知道这黑脸大汉听完之后,却浓眉一蹙。

    “你是说,今天那汝阴狗官在县衙里设宴邀请的,就是你说的中陵侯之子吗?”

    “是啊。”

    黑面大汉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冷笑之色。

    “若是如此,我看黄公你还是别去了。”

    “此话怎讲?”

    “我今天留意到,城中兵马调动极为频繁。

    你知不知道,县衙里面,至少埋伏了三百巡兵。其他人则全部被调往城门,做出死守的准备。

    我看,那狗官不是要设宴招待,而是想要将你说的那位中陵侯之子斩杀。

    黄公,咱们赶快走吧……你现在离开,还有一线生机。若是走的晚了,恐怕有性命之忧。”

    黄劭脸色顿时大变,脸上更是阴晴不定。

    怎么会这样?

    好端端,子山已经报上了公子家门,为何汝阴县令还要陷害公子?

    难道说……曹操并不希望公子前往许都?似乎也不应该,按道理说,曹操还不知道公子回乡的消息,怎可能加害公子性命?

    “黄公,事不宜迟,咱们走吧。”

    黄劭看着黑脸大汉,半晌后轻轻叹了口气,“元福,咱们往哪里走?”

    “我们进山。”

    “还像以前那样子打家劫舍,做一辈子山贼?

    到头来,也就是和那刘辟龚都一样,最后难有好结果……元福,你可知道我为何选择跟随刘公子?因为他从不会因为你我黄巾出身而有歧视。他的叔父,就是当年纵横青州的渠帅管亥。公子本人,虽封家难自幼离家,可毕竟是皇亲国戚,中陵侯刘陶刘子奇的唯一血脉。

    我投奔他,就是为了给大家谋一条出路,别一辈子到死,还要顶着一个山贼之名。

    你我都好说,可是那些孩儿们呢?

    所以,不管怎样,我都不能在这个时候弃了公子离开……城外那些老兄弟们刚吃了一口饱饭,满心希望过上稳定生活。这是咱们最后一个机会,我不能离开,便死也要与公子同行。”

    黑面大汉听罢,陷入了沉默。

    半晌之后,他轻声道:“黄公,这位刘公子,真能不嫌弃咱们出身吗?”

    “当然!”

    “你觉得,他能成就一番事业?”

    “呵呵,我相信,这次不会选错……”

    “那好,我跟你干了!”黑面大汉一咬牙,恶狠狠道:“从长社之战以后,我便跟随黄公你,既然黄公你决定要赌一回,我怎能落于人后?不过,驿馆外已经被人监视,只要有半点异动,就会惹来兵马围攻。黄公最好想个办法,能尽快通知那位刘公子……我去召集人手,把城中粮仓点了。到时候大火一起,城中必然混乱,大家乘势而且,说不定能挽回局势。”

    黄劭连连点头,“元福,倒是长进不少。”

    他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一条黄色头帕,递给周仓。

    “你找个可信之人,让他出城找管亥将军……把城里的情况告诉他管亥将军,他定有主意。”

    “好!”

    “那咱们分头行事,大家的前程就赌在今晚,我去找文向商议,而后前去县衙,陪伴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