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五十一章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节奏?(上)

第五十一章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节奏?(上)

    “小姐,我有点怕!”

    营地中的气氛很沉闷,就算是小豆子这种单细胞生物,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麋缳把小豆子搂在怀中,看着不远处手持盘龙棍,搂着象龙脖子喃喃自语的刘闯,脸上却闪过一抹灿烂笑容。只要孟彦在,我又有什么害怕?了不起和他一起死,来世再次携手就是。

    “别怕,没什么,你看黄先生。”

    似乎是觉察到了什么,黄劭抬起头朝这边看过来,还挤出一丝很难看的笑容。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后背的衣衫已经被冷汗湿透。

    也幸亏现在是暮夏,虽然夜风有点凉,吹过来冷飕飕的,总算不是特别难受。他朝着小豆子笑了笑,又低下头,心不在焉的看着账本。那账本就是薄薄几页,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不过,小豆子的情绪,总算是稳定下来。

    突然,马蹄声传来。

    珍珠特有的清脆蹄声,让象龙突然兴奋起来。

    刘闯回头看去,就见珍珠驮着一人冲进营地,直奔他而来。

    马上的人,不是刘勇?

    刘闯心里咯噔一下,忙定睛看去,认出马上的人赫然是徐盛。

    他快步迎上前,一边黄劭和麋缳都站起身来。珍珠在刘闯面前停下,旋即和象龙耳鬓厮磨。

    徐盛跳下马,“公子,咱们赢了!”

    尼玛,吓死我了!

    刘闯脸上露出笑容,回身朝麋缳看去,“我就说嘛,叔父和亥叔亲自出马,哪里有不胜的道理?”

    说完,他转过身,看着徐盛问道:“文向,战况如何?”

    “大获全胜……元绍正押着俘虏过来,亥叔和勇叔则在打扫战场。”

    “还有俘虏?”刘闯没有留意到徐盛脸上的古怪表情,只觉万分畅快。他长出一口气,笑呵呵问道:“吕布这次派何人统兵?有没有问明白,为什么会突然袭击我们?莫非吕刘已经议和?”

    “这个……”

    “怎么了?”

    徐盛搔搔头,轻声道:“公子,不是吕布的兵马。”

    “啊?”

    刘闯一愣,看着徐盛有些不解。

    凌县是吕布的地盘,从凌县来的兵马,不是吕布的兵马,又会是何人?

    “难道说……”刘闯舔了舔嘴唇,“难道说,是刘备的兵马?不可能啊,凌县怎可能有刘备兵马?”

    除非刘备攻陷凌县!

    算了算去,这淮北地区除了吕布的人,就是刘备的人。

    可问题在于,如果是刘备的人,他怎可能只派出五六百人追击?而且从徐盛所说的战斗情况来看,对方的战斗力并不强。五六百人,被三百乌合之众不用半个小时就击溃?刘闯不相信。

    别的不说,单说那白眊兵。

    莫说是五六百人,就算只有三百人,想要取胜也必然是惨胜。

    徐盛轻轻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公子果然聪明……还真就是徐州刘玄德的兵马。”

    不是吧!

    刘闯这一回,可真有些吃惊了。

    真的是刘备的兵马?他的兵马怎么会在凌县?这不科学!按道理说,吕刘议和刚开始,怎可能这么快达成协议?再者说了,就算是两边议和成功,吕布也不可能把凌县交给刘备手里。

    依稀记得,他把刘备安置在小沛。

    “这个……”徐盛刚要回答,远处传来车马声,还有一阵喧哗声。

    车马?

    刘备如果是要追击自己,派车马出战作甚?

    东汉末年,骑射逐渐取代以往的战车,但是车兵却并未因此而淘汰,甚至在军中占居一定比重。

    但此时的车兵,多以戎车、云车、指南车和辎车为主。

    所谓戎车,也就是指挥车,主要是用以观察战况所用;云车,是指爬城车具;指南车,顾名思义就是用于司南;而辎车更容易理解,就是辎重车。事实上,在东汉末年仍用于战争的战车,主要是以轻车为主。但车兵代价高昂,轻车更需要马匹和车辆配合,费用非同一般。

    所以轻车多用于那种大规模野战,平时都藏于武库。

    刘备手里,恐怕没有多少轻车,就算他夺取了凌县,想来那凌县武库之中,也不可能存放太多战车。

    车马,徐盛说的是车马,而不是兵车。

    刘闯越发糊涂起来,于是迈步向营地外迎过去。

    远远的,就看到裴绍带着常胜和裴炜两人,领一队骑军,押送着一队俘虏缓缓走来。除了俘虏之外,还有十两辎重车,和一辆外观看上去很精美华丽,一看就是供人称作的马车。

    “这么多辎车?”

    刘闯看到后,也是一愣。

    “公子!”

    裴绍领着裴炜常胜上前,跳下马躬身行礼。

    “此战我等出其不意,在途中伏击,大获全胜。

    不过这些人,应该不是追击我们,而是……公子,你随我来。这件事还得要你来出面解决。”

    这时候,麋缳带着小豆子也跟上来。

    看裴绍几人表情古怪,麋缳也不禁有些好奇。

    很明显,这支兵马出现的诡异,而裴绍几人的表现,更是令人疑窦丛生。

    “孟彦,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神神道道,也不知道你们搞什么鬼。”

    说着话,刘闯迈步向马车走去,负责赶车的李伦连忙跳下车,与刘闯见过礼之后,闪身退到一旁。

    “车上,何人?”

    刘闯向李伦问道。

    李伦搔搔头,“公子,还是自己看吧。”

    一群装神弄鬼的家伙!

    刘闯举起盘龙棍,把车辆往上一挑。

    有军卒举着火把上前,虽然刘闯没有靠过去,但是却清楚的看到,那车中竟坐着两个女子。

    其中一个,身着华服,姿容绝美。

    而另一个则明显是婢女打扮,躲在那美妇身后,战战兢兢。

    女人?

    刘闯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吞了口唾沫,刚要发问,却听到身后传来麋缳的声音:“甘姐姐,怎地是你?”

    干姐姐?

    没听说麋缳在外面,还有干姐姐啊。

    而且东汉时期,似乎也没有‘干姐姐’这个叫法。难道是……刘闯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隐隐约约猜到车中女子的身份。不等他开口,麋缳已经到了马车旁边。而车中女子看清楚是麋缳,也露出惊喜之色。原本,她还在强作镇静。可是看到麋缳后,再也忍耐不住……

    “三娘子!”

    话未说完,泪如泉涌。

    刘闯转过身,看看裴绍几人,突然露出苦涩笑容。

    若他猜得不错,这车中的女子,应该就是刘备的妻子,历史上那根随刘备四处奔波,并且剩下刘禅的甘夫人。

    只不过,刘闯有点不明白,甘夫人怎么会在这里?

    我的个天,这是怎么一个节奏啊!

    他已经拐走了麋夫人,如今又劫下了甘夫人……那岂不是说,刘备刘皇叔将要开始光棍生活吗?

    若刘备知道甘夫人被他劫走,就算他能说出‘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这样绝情的话语,恐怕也会和刘闯誓不罢休。这并不一定就是说刘备有多么爱甘夫人,而是他两件衣服都被刘闯抢走,这颜面何存?想他也是堂堂刘豫州刘使君!麋缳还好说,毕竟没有正式嫁给刘备。可甘夫人是刘备明媒正娶的夫人,据说刘备对甘夫人极为喜爱,又怎可能善罢甘休?

    换做是刘闯的话,绝对要死拼对方。

    这他娘的分明是要和刘备死磕的节奏啊!

    刘闯脑袋瓜子一下子乱了,虽然不清楚甘夫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是却明白,他和刘备已成不死不休的局面。

    羊脂美人啊!

    这可是历史上有名的羊脂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