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四十九章 借道淮阴城(上)

第四十九章 借道淮阴城(上)

    一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却因为两边各有顾虑,不得不匆匆结束。

    这场遭遇战,双方各有死伤。

    不过相比之下,似乎是徐州兵的损失惨重一些,毕竟死了一个张南。可刘闯却觉得,自己的损失更大……原因很简单,刘备可以继续招兵买马,而他这边,却是战死一个少一个。

    八名斥候,是跟随管亥的老兵。

    且不说做蚁贼时,经历过多少场厮杀。单就说从盐水滩出来,这八名斥候跟随刘闯等人转战东海郡。在那么多次战斗中活下来,经验之丰富,绝不是郁洲山补充的二百兵卒可以相比。

    死了八个老兵,甚至比战死八十个新兵蛋子更严重!

    刘闯被关羽一刀砍伤,短时间内恐怕无法康复。即便是有参丸相助,至少半个月里无法和人交手。如此一来,也就等于减少了一个强横的战力。更重要的是,之前计划,必须修改。

    “咱们行迹既然暴露,想必广陵方面,一定有所防备……再想强渡江水祠,恐怕难以做到。”

    “那怎么办?”

    刘闯突然道:“咱们北上!”

    “北上?”

    “趁刘备和吕布尚未议和,咱们北渡淮水,把广陵守军带过去。”

    “这个……”

    “不把广陵守军带动,咱们就无法南下。

    再回郁洲山,显然不太可能;往西走,就必须要经过夏丘,还要从袁术和徐州之间的交战区穿过,会更加危险。陈珪老奸巨猾,一定会死守江水祠。如果不把他从广陵调动,咱们南下就是一句空话。弄个不好,等刘备缓过神来,就要面临刘备和陈珪老儿的联手夹击……

    咱们打淮阴,而后北渡淮水,把陈珪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等渡过和淮水之后,咱们从凌县绕道,从淮浦再次渡过淮水,直扑江水祠,而后强行渡江。

    此战关键,是要出其不意,调动广陵兵马。只要把陈珪调动起来,咱们就能多一线生机……”

    刘闯看着地图上,那一根代表淮水的蓝线,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后世太祖四渡赤水的经典战役。思来想去,唯有用这样一个方法,把整个广陵的兵马调动起来,打乱陈珪的部属,而后浑水摸鱼。刘闯对陈珪陈登父子的了解不多,但是从三国演义中的介绍来看,这是个老狐狸。

    他善于自保,不会轻易表现出立场。

    可是在刘备和刘闯之间,刘闯可以用后世毛爷爷的名义保证,这老狐狸绝对会选择帮助刘备。

    如果他死守江水祠,刘闯等人都要面临危险。

    唯一的机会,就是让他动起来。

    这个时候,刘闯不害怕陈珪动,最怕陈珪不动……他动起来,就会露出破绽。所谓一动不如一静,大致上就是这么一个道理。刘闯心里很清楚,这也是他目前能想出的最佳对策。

    黄劭薛文徐盛三人相视,最后目光落在了管亥身上。

    管亥揉了揉鼻子,突然嘿嘿笑了。

    大手拍了拍刘闯的肩膀,“孟彦这个主意不错,咱们能否南下江东脱离险境,就在此一搏。”

    一旁刘勇的眼中,更闪过一抹欣慰之色。

    刘闯武力高强,他很高兴;但他更希望刘闯是个文武双全的人,最好能像他的父亲刘陶一样。

    “孟彦好好养伤,夺取淮阴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来做。”

    “叔父,淮阴之战乃这次行动的关键。

    咱们人手不多,而且很多都是新丁,所以这一战不但要取巧,更要打得漂亮,赢得痛快。

    淮阴县城是两淮重地,多商贾云集。

    咱们夺取淮阴,不仅是为了调动陈珪老儿,更要趁此机会,补充辎重粮草,令军心稳定……所以,叔父不要有妇人之仁。若要激怒陈珪那老狐狸,等闲手段难以奏效,当以雷霆手段。”

    刘勇听得有些迷糊,不太明白刘闯的意思。

    但黄劭却好像明白了,他抬起头,轻声道:“公子的意思是……”

    “杀鸡儆猴!”

    “哦?”

    “淮阴步氏,乃当地望族,不过已经没落。

    其身后并无太强势力,但又代表着淮阴豪强的脸面。到了淮阴之后,对步家可以大开杀戒……如此一来,陈珪作为广陵世族代表,就无法再稳坐钓鱼台,势必会调兵遣将围剿我等。

    我要他动起来,完全动起来。

    只要陈珪一动,咱们的生机就会增添一分……虽则这样会激怒广陵世族,但区区一个没落步氏,他日待咱们强大之后,所有恩怨也就烟消云散。到那时候,谁又会在意淮阴步氏呢?”

    徐盛眼睛一亮,露出兴奋之色。

    刘闯这句话当中透出了巨大的信息量,让他感到无比振奋。

    公子并不是一个愿意安分守己的人……他回颍川,只是为了获取更为强大的资本。一旦他获得机会,就会另立门户。似徐盛这样的人,不怕主公没有野心,他就怕刘闯没有野心。

    “公子,此事就由我来做。”

    刘闯深吸一口气,见众人没有反对意见,于是露出一抹满意笑容。

    “既然大家都同意我的看法,那就行动起来。

    咱们立刻出发,直奔淮阴县城……想来这个时候,陈珪还没有得到消息。必须要在淮阴警戒之前得手,咱们动手越早,就越容易得手。晚一刻,就会多一分损失,所以请诸君多辛苦。”

    “我等,定遵公子所言。”

    刘闯眼中笑意更浓。

    他迈出了一步,一步他此前从未想过的步子。

    如果他能够成功,能够成功从徐州脱险,那么他的身边将会聚集起一群人。但如果他失败了……

    哈,就当他从未在这个时代出现过吧!

    +++++++++++++++++++++++++++++++++++++++++++++++++++++++++++++

    建安元年六月二十四日,清晨。

    淅淅沥沥的一场小雨,驱散了笼罩在淮阴县城上空的闷热。

    凉爽的天气,让人们感到非常舒服。

    而远在淮水之北的吕、刘之争,正渐渐归于平静,想来用不了太久,一切就能够恢复正常。

    门丁张驴,推开了淮阴县城的大门。

    聚集在城外的车队,立刻喧嚣起来。

    “都慢点,慢一点……排队,交纳入城税,领取号牌。

    哪个敢捣乱,就别看我不讲情面。县尊有令,入城商队要增加两成税金,都听清楚了没有?”

    张驴嗓门不小,城门外顿时一阵喧哗。

    不过,既然是淮阴县尊下令,人们也无可奈何。

    自从刘备和吕布开战以来,淮阴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商事更频繁许多。淮阴县令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敛财机会。朝廷的律令,已经无法在这里通行。淮阴县令在这里,就如同土皇帝。

    商贾们骂骂咧咧,心里有千万般的不情愿。

    但他们也清楚,民不与官斗,想要进城,就必须缴纳税金。

    罢了,了不起把货物价格提升一些,淮阴县城的生意很好做,相信可以把那两成税金找回来。

    于是,人们排着队,鱼贯而行。

    张驴只是一个门丁,税金是否增加,与他关系不大。

    他蹲在台阶上,和朋友说着话,忽然看到两个雄壮的大汉,背着沉甸甸的货物来到关卡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