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四十一章 徐州风云动(上)

第四十一章 徐州风云动(上)

    (不是刘闯妄自菲薄,也不是他胆小怕事。

    也许而今的张辽还没有达到他后来大战逍遥津的程度,可作为八健将之一,也非等闲之辈。

    看那兵营,至少有两三千兵马驻扎。

    这可不是朐县那些巡兵,更非麋家僮客的乌合之众。

    吕布的部曲,可谓百战jing兵。而刘闯这边,算上麋缳和小豆子,也不过三十八个人,怎可能突围成功?

    只是,刘闯不明白,张辽为什么会驻扎三河湾。

    但这已经不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因为现在他现在要做的是尽快赶回去和刘勇等人汇合,而后商议应对之法。

    裴绍没有反对,两人从山包上滑下来,很快找到张承,朝开阳大泽方向赶去。

    与此同时,三河湾兵营中,张辽非常无聊的发出一声叹息。

    他端起一个双耳爵,泯了一口酒,一脸落寞之色道:“主公要取徐州,却让我在此留守,监视那劳什子东海郡……连孝恭那闷葫芦都可以前往下邳,为何偏我不能?倒霉,真个是倒霉!”

    ++++++++++++++++++++++++++++++++++++++++++++++++++++++++++++++

    “吕布的人,屯居三河湾?”

    黄劭也是一脸茫然,有些想不明白这其中缘由。

    刘勇道:“如此说来,咱们西进之路,已然被封锁了吗?”

    管亥点头,“既然吕布在此屯驻兵马,凭借咱们这些人的力量,想要闯过去,恐怕不太可能。”

    “那怎么办?”

    刘闯忍不住问道。

    黄劭沉吟许久,轻声道:“向北,可入琅琊。

    不过琅琊依旧是徐州治下,而且毗邻东海。麋家虽只是一郡豪强,但其扎根徐州百年,人情不可小觑。我估计他们这个时候,已经封锁了北进的通路。而且就算进入琅琊,谁又能保证,麋竺不会请琅琊郡协助?西进不得,北上不得……咱们东面是大海,剩下的便只有……”

    “南下!”

    刘闯脱口而出,不过旋即露出苦色。

    “若是南下,和颍川可就是南辕北辙了。”

    “却总好过困死在东海郡。”

    听黄劭这语气,刘闯顿时来了jing神。

    “黄先生莫非计将安出?”

    “其实南下,也未必安全……广陵陈氏,素与刘备亲近。

    若麋竺报知刘备,陈登岂能袖手旁观?到时候只怕是整个徐州治下,都会视你我为敌,那时候才真是要寸步难行。”

    “你的意思是……”

    黄劭脸色yin晴不定,半晌后开口道:“唯一出路,渡江绕路?”

    “啊?”

    黄劭这一句话,不禁让刘闯吃惊,就连刘勇几人也都觉得有些不妥。

    “你的意思是……去江东?”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黄劭点点头,“而今江东,亦混乱不堪。

    去年刘繇被袁术从寿春赶到了曲阿,双方就撕破面皮。而那刘繇又是个蠢货,才稳住阵脚,就把丹阳太守吴景和丹阳都尉孙贲赶去了舍阳,而后吞并横江,与袁术和吴景为敌……那吴景,却是江东士族代表,无缘无故被刘繇驱逐,又怎可能善罢甘休?所以挑动江东士族与刘繇、王朗为敌。

    公子可知江东猛虎,孙坚孙文台吗?”

    刘闯一怔,“你是说……”

    黄劭笑道:“那孙坚乃吴景的姐夫,虽然已故去多年,但是声望犹存。

    孙坚西夏有一子名叫孙策,年方二十二岁。孙坚死后,他就在袁术手下效力,听闻吴景受辱,于是向袁术借了些兵马,在去年腊月,以折冲校尉之名,渡江助战,协助吴景抗击刘繇。

    这孙策非同一般,有乃父之风,勇武异常。

    他一渡江,就招来乃父昔ri旧部朱治,随后又找来他幼年好友周瑜,攻克横江,击溃筰融薛礼,生生把刘繇从曲阿赶去豫章,而今正率部兵进会稽,yu征讨王朗,更得江东士族拥戴,人颂‘江东小霸王’……之所以说这些,也是为了说明而今江东的情况,极为混乱动荡。

    公子渡江之后,可以借道江东,过寿春渡淮水进汝南,而后可以直抵颍川。”

    黄劭说完,凝视刘闯,等待他的回答。

    路是绕的远了,不过若按照黄劭的说法,的确是相对安全一些。刘备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影响到江东格局。更何况,他正在和袁术交锋,袁术自然也就不可能为难自己这些人……

    不过,刘闯总觉得,他似乎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可究竟是什么事情?

    他又想不起来,于是蹙眉沉吟不语。

    “若这样说的话,咱们说不定还能在江东浑水摸鱼呢。”

    管亥闻听,忍不住哈哈大笑。

    哪知道黄劭脸色一变,“渠帅,你可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咱们若能到江东,最好是安分守己,切莫惹是生非。江东素来排外,而且地方士族豪强更休戚相关,彼此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那刘繇为何会被孙策打得这么狼狈?

    要说他也是皇亲国戚,可是却得不到江东士族的支持……原因很简单,这个家伙非江东人氏。”

    管亥原本只是一句说笑,可是听了黄劭这一番话后,顿时变了脸色。

    “老黄,我只是随口一说。”

    “我知道你是随口一说,可我却担心,你会莽撞。”

    管亥呵呵一笑,没有再开口。

    刘勇道:“说是这么说,可是要去江东,就必经广陵……我们又该如何渡江?”

    黄劭笑道:“这却不难。

    公子曾与郁洲山薛州有过接触,那薛州对公子,也颇有好感。他手上有海船,可以送咱们到盐渎下船。而后从盐渎经海陵,

    从江水祠渡江,直抵丹阳。只要咱们能够渡过大江,便可以安全无虞。”

    “为什么要经汝南?”

    当刘闯听黄劭提到薛州,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开口问道。

    “啊?”

    “我是说,咱们为什么非要从汝南走……黄先生,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在汝南有些根基。

    前次刘辟龚都被曹cāo击溃之后,便躲在汝南。莫非……”

    黄劭脸一红,露出尴尬之色。

    “公子回颍川,总要有些帮手。

    刘辟龚都那边我倒是没有想到,不过我在汝南,的确是有些手下……当初随大贤良师起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而今他们东躲xizàng,也没个安生。我就想着,给他们也寻一条出路。”

    如果刘闯能够顺利回到颍川,并且归宗认祖。

    毫无疑问,他至少能够在颍川站稳脚跟。黄劭想的倒也没错,能为手下某一条出路,终究是一桩好事。

    “你在汝南,有多少人?”

    “二月之前,有三五千人;不过被曹cāo击溃之后,也就剩下七八百人而已。他们如今多在上蔡一带活动,前些时候还与我联系。我原本打算让他们前来郁洲山……不过现在想来,也不必再费周折。到时候公子渡淮水时,我让他们设法在北岸接应,到时候就可以汇合一处。”

    “嗯……”

    刘闯沉吟片刻,抬头道:“此事先不急,那我们如何与薛州联系?”

    “这个简单!”

    &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黄劭心里有些失落,不过很快就驱走了这个念头。

    “既然三河湾有兵马盘踞,咱们西进之路被阻,便只有往回走。

    我相信,麋家一定没想到咱们已经到了这里。所以他们若拦截设卡,一定会集中在沭水东岸。咱们现在就折返回去,现在西岸造出声势,而后趁乱渡河,沿祖水入海西,而后登船南下。

    可惜,薛州的海船无法离郁洲山太远,咱们只能在盐渎下船。

    若不然的话,大可以直接绕过大江,在江东登陆,才是上上之选……”

    黄劭说罢,露出遗憾之色。

    刘闯倒是可以相信黄劭的话语,要知道东汉末年时的海船,根本不具备远洋能力,除非可以沿海进行补给,否则就无法行驶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