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五章 麋缳夜奔(上)

第三十五章 麋缳夜奔(上)

    ()庭院中,树叶沙沙响。レ思路客レ

    从朐山吹来的风,带着一丝海水的气息,从朐县上空拂过,令人感到格外凉爽。

    暮夏时节,正是最炎热的时候。不过那风中的凉意,让人感觉非常舒爽。里闾民舍的屋顶白茅随风摇曳,汇聚在一起,犹如白sè波浪。远远看过去,很漂亮,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受。

    麋缳眼泪汪汪,伸手摸着刘闯的头发。

    “笨熊,你好可怜。”

    听完刘闯讲完自己的故事,麋缳不禁为之动容。

    只是她的这个动作,实在是让刘闯感觉不太舒服……怎么有一种宠物的感觉,真是不太自在。

    不过,没等他做出反应,麋缳的脸sè,突然变了。

    “笨熊,你是不是要走了?”

    “啊?”

    麋缳眼中,闪动泪光。

    好像无意识的把蝉衣飘带在手指上缠绕,她抬起头,看着刘闯,“笨熊,你现在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肯定要回去归宗认祖。那岂不是说,你要离开朐县,以后是不是不会再回来了?”

    麋缳娇憨刁蛮,但并不愚蠢。

    刘闯顿时沉默了!

    片刻后,他用力点点头,突然一把握住麋缳的小手,“三娘子,你跟我一起走吧。”

    麋缳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好像天边晚霞。

    她用力从刘闯手中抽出柔荑,有些生气道:“笨熊,你这话说的忒无礼了。

    我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和你走?朐县是我的家,我家里还有兄长……怎能不明不白的和你走。

    哼,你不是司马相如,我也不是卓文君。

    若真那样做,我以后又如何见人……笨熊,这种话以后不许乱说,弄不好会惹来事端。”

    “可是,我想和你在一起。”

    刘闯笨嘴笨舌,看着麋缳轻声说道。

    麋缳垂下螓首,半晌后怯生生道:“笨熊,我也不想你走,可是……

    你和我大兄说一下吧,以你而今的出身,大兄一定不会反对,到时候我就有借口和你一起。”

    和麋竺商量?

    刘闯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出结果。

    麋竺而今一头扎在刘备的身上,在他看来,已坐拥徐州的刘备,又怎是刘闯可以相提并论?哪怕刘闯出身颍川刘氏,可别忘了,麋竺是商人,他更看重的,恐怕还是眼前的这份利益。

    刘闯脸sèyīn晴不定,“可是你大兄,能同意吗?”

    “为什么不同意!”

    麋缳抬起了头,一脸疑惑之sè,“我虽然没听过你父亲的名字,但以你之言,必然是一代名士。我大兄生平最敬重的就是名士,若知道你是颍川刘氏子弟,高兴还来不及,如何能反对?”

    “可是……”

    麋缳顿时变了脸,好像一头凶狠的小老虎,挥舞着拳头,“笨熊,你想反悔?”

    “我哪有……”

    “那你吞吞吐吐的不爽快!”麋缳喜欢刘闯,两人更是青梅竹马,感情很深。如果刘闯没有开这个头,麋缳还能矜持一些。可既然已经表明了心迹,当然不会再遮遮掩掩的去隐藏。

    “我不管,你去和大兄商量,否则的话……哼哼,小心我打你。”

    眼看着平rì里温良贤淑的麋缳,又变身家暴女的倾向,刘闯哪里还敢拒绝,连忙点头答应。

    可答应之后,心里又一阵发苦。

    该如何才能让麋竺点头呢?

    ++++++++++++++++++++++++++++++++++++++++++++++++++++++++

    天将黑时,麋缳离开了刘家。

    心里满怀忐忑,惊喜,期盼,麋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反正心里面有些五味杂陈。

    刘闯的身世突然明朗,让麋缳有些吃惊。

    她喜欢刘闯,但也因为这样,所以时常感到焦虑。

    大兄是什么样的人,她非常清楚。

    商贾出身的麋竺,有商人世家那种与生俱来的市侩和功利特xìng。虽然他在徐州颇有名望,但更多是建立在麋家那富可敌国的家产之上。哪怕他再高瞻远瞩,可是那商人的功利和市侩,注定了他决不可能容忍麋缳嫁给刘闯这样一个没有出身,没有家产,更没有地位的平民。

    麋缳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她从不敢在麋竺面前提起刘闯,就是害怕触动了麋竺那根敏感的神经。

    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刘闯一晃变成了颍川名士,大汉国戚,谏议大夫刘陶的独子,也就预示着刘闯的身份和地位,将会发生巨大改变。麋家虽非名门,却也是大户豪强。麋缳在这种环境中长大,自然清楚似刘陶那样一个名士,背后蕴藏着何等巨大的隐xìng能量。而那能量,绝非麋竺能抗拒。

    也就是说,麋竺会同意她和刘闯的关系。

    这一直是麋缳梦寐以求的结果,但这一刻即将到来时,麋缳却产生出一种难言的感受。

    患得患失……对,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笨熊,还会像以前那样爱护我吗?

    麋缳一时间,迷茫了!

    “小姐,你总算回来了。”

    麋缳来到麋家门前的时候,麋涉快步上前,为麋缳牵住马缰绳后,有马夫上前趴在一旁,麋缳踩着那马夫的背,从珍珠身上下来。

    麋涉轻声道:“大老爷回来了。”

    “啊?”

    麋缳愣了一下,但旋即露出一抹喜sè,“大兄是何时回来的?”

    “大老爷午后到家,之后就和二老爷在书房里商议事情……这会儿还没有出来。”

    麋缳连忙道:“那我去找他。”

    说罢,也不等麋涉再开口,便好像一只快乐的小鸟般,跑进了大门。

    大兄回来的正好,我正好可以和他商量一下笨熊的事情。想来大兄知道笨熊的身世,一定会很开心吧!

    想到这里,麋缳心中立刻生出一丝甜蜜。

    能够和刘闯在一起,对麋缳而言,也是她如今期盼的结果……所以,她已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麋竺。

    麋缳一路小跑,穿过中阁,直奔后宅。

    麋竺的书房,就在后宅东庑,四周静悄悄的,沿途也不见什么人。麋缳很了解自家兄长的毛病,每逢和二兄商量事情的时候,就会把后宅的人赶走,以期有一个相对而言安静的环境。

    沿着后廊走,麋缳来到麋竺书房门外。

    这是一处极为幽静的厢房,一边是池塘,旁边栽种一片竹林。

    和风徐徐,拂动竹林摇曳,沙沙作响。麋缳放慢脚步,刚准备敲门,却听到一个清雅的声音,从屋中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