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三十一章 余孽(下)

第三十一章 余孽(下)

    ()包裹里,放着的正是刘闯请麋缳打造的马鞍、双镫和马掌……看得出,麋缳很用心,特别是那两副马鞍,打造的非常jīng致,用料也格外讲究。レ思路客レ用鞣制而成的小牛皮外外壳,马鞍翘起两端,箍了两道铁环,令马鞍看上去更加jīng致。马镫连在马鞍下,还有两根大带……只是马掌孤零零摆放在那里,想必麋缳也不是很清楚,这马掌该如何装备,自然单独放在一边。

    “叔父,给你看样好东西。”

    刘闯招呼了刘勇一声,然后把象龙牵过来,把马鞍搭在马背上,系好大带。

    他摇晃了一下,见马鞍固定很稳,示意刘勇上马尝试。

    刘勇疑惑不解,依照着刘闯的指点,扳鞍认镫,翻身上马。而后,刘闯牵着马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刘勇立刻感受到,这马鞍的不寻常处。

    “孟彦,这是你设计的?”

    “嗯!”

    见刘闯点头,刘勇忍不住啧啧称奇。

    管亥在一旁心急火燎,忍不住问道:“大刘,这玩意儿究竟有何神奇?”

    “你来试试就知道了……”

    刘勇下马,让管亥骑上去。

    管亥双脚踩镫,坐在马鞍上跑了两圈,脸sè顿时大变。

    他翻身下马,示意刘闯把马鞍取下,而后轻声道:“这东西一定要保护好……如果传出去,说不得会惹来杀身之祸。

    孟彦是怎么想出来的?有这玩意儿,我骑战时,至少能提高三成力量。

    他娘的,当年在北海郡我要是有这宝贝,少说能与那厮鏖战百合,何至于最后无奈退兵?”

    那厮,便是关羽。

    管亥自从被识破的身份之后,倒也没有隐瞒。

    他坦承和关羽交过手,三十多个回合后体力不支,败给了关羽。

    甲子剑上的缺口,便是和关羽交手留下的痕迹……只是,他后来为何会落魄到流落朐县,甚至连店钱都无法支付的地步,管亥始终不肯明说。他不愿说,刘闯自然也不会勉强。有些事情,还是要等机会。时机成熟了,刘闯就算不去询问,想必管亥也会一股脑的说出来。

    “这玩意儿又是做什么?”

    刘勇拿着马掌,一脸疑惑之sè。

    “这个,是用来保护马蹄不受伤害所创……只是该如何钉在马蹄上,我还没有想好。

    若战马配上马掌,即便是在崎岖山路上行走,也可以不受伤害。叔父,不如回头先在大青身上试试?”

    大青,就是那匹青骢马。

    刘勇看了它一眼,虽有些不舍,但是在刘闯满是希翼的目光注视下,最终只能无奈的点头。

    青骢马好寻,象龙不易得。

    如果直接在象龙身上尝试,万一伤了象龙,才是得不偿失。

    倒是青骢马……

    刘勇叹了口气,有些心痛道:“试试就试试,不过要小心些……大青虽不比象龙,但也是一匹好马。”

    ++++++++++++++++++++++++++++++++++++++++++++++++++++++++++++++

    朐县的局势,已恢复了平静。

    随着陈到率领白?离开朐县,当rì城门一战后幸存下来的巡兵,也陆陆续续归队。虽说只有一百多人,但是和那些重金征召的流民相比,战斗力明显要高出一大截。毕竟是经过战火洗礼,这些巡兵虽说不上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可那股jīng气神,已远远超过了流民……

    站在一处,那感觉明显不同。

    朐县巡兵归队之后,还与流民发生了一次冲突。

    结果,**带着五十个巡兵,打得那一百多个流民狼狈而逃,根本无法抵挡。如此一来,朐县巡兵迅速夺取了主导地位,而黄革也松了一口气,不必每rì提心吊胆,担心流民惹事。

    只不过,黄革还是有些遗憾。

    他亲自上门,希望请管亥出山,但最终还是被管亥婉言拒绝。

    失去了管亥,朐县巡兵终究是少了魂魄。战斗力虽然增强了,可黄革还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时间,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悄然流逝。

    一转眼,已到了三月。

    朐山上的桃杏开始凋零,在暮chūn时节的靡靡chūn雨中,呈现出一种别样的韵味。

    距离朐县之战,已过去一个月。

    当rì残留下来的痕迹,随着一场场细雨,逐渐冲刷干净。

    刘闯的伤势也彻底恢复,并且意外发现,经过这一场血战之后,他竟然可以轻松的做出暴熊担山的动作。气血在五百年参丸的滋补下,变得更加旺盛,气息流转,也变得顺畅许多。

    “看起来,这龙蛇九变,还得靠实战突破。”

    管亥忍不住发出感慨。

    倒是刘勇,一脸不屑之sè,“实战的确是有助于突破,但如果一味靠实战突破,气血很快就会衰败。

    孟彦这次也是运气好,之前靠着你那些辽东参滋补,气血充盈。

    后来又得了那一盒参丸之助,才避免了rì后出现气血衰败的危险……修炼龙蛇九变,还是要循序渐进。临战突破可以帮助一时,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修炼自身,凝练气

    血才是关键。”

    临战,就免不了受伤。

    一次两次可能还好,时间长了,若受伤过多,气血随之衰败,身体也会马上垮下来。

    隋唐时期的秦琼秦叔宝,就是最好的例子。

    年轻时一味逞强,结果年纪大了,身子也就随之垮掉……

    管亥对此,倒是没有辩驳。

    他虽然没有修炼龙蛇九变,却学了一套引导术,存养自身。

    被刘勇絮絮叨叨教训了一顿之后,刘闯也很无奈。

    只不过,刘勇的话也是好意,他自然不会在意……这一天,一场小雨过后,空气格外清新。

    刘闯牵着象龙,从家中走出,沿着秦东门大街而行。

    “笨熊,那个常胜的shè术,真的很厉害吗?比陈到将军的shè术还要厉害?”

    麋缳一脸娇憨问道,刘闯顿时笑了。

    吕布娶了曹豹的女儿,并没有掀起太大的风浪。

    而且,他随后就变得格外低调,除了在小沛练兵之外,就很少与曹豹联络。

    一开始,刘备也很紧张。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吕布表现的也非常老实,刘备的防备之心,也随之淡去。汝南方面,曹cāo兵发颍川,斩何仪何曼兄弟,大败黄巾军。刘辟龚都见势不妙,立刻收兵撤退,不敢再窥觑曹cāo。但是,他们虽有心退让,曹cāo却不会就此罢手。既然已经兵进汝南,他誓要将汝南夺取。

    在击败了何仪何曼之后,曹cāo随即挥军南下,兵进汝南。

    刘辟龚都无奈之下与曹cāo决战,大败而逃……数万兵马,瞬息间烟消云散。

    刘辟龚都二人更逃进山林,总算是保住了xìng命,却元气大伤,再也无力出山夺取汝南……

    至此,曹cāo一统豫州之势,已渐趋明朗。

    刘备的注意力,随即放在了曹cāo身上,并派遣孙乾出使,意图与曹cāo交好。

    麋竺兄弟的jīng力,也投入其中。

    麋缳在朐县,每天好像一只快乐的百灵鸟,无忧无虑,脸上总是带着甜蜜笑容。那甜蜜,正来自于刘闯。

    身为穿越众,刘闯前世虽说是个光棍,可那谈情说爱的电视却看了不少。

    前世在他看来,是极其庸俗的手段。

    可放在这个时代,却无疑讨尽了麋缳的欢心。

    走在河畔,突然从树上摘下一朵花,插在麋缳的发髻上,几句简单的夸赞,都足以让麋缳心花怒放。

    只是,刘闯依然不知道,该如何与麋缳开口。

    这件事拖得越久,就越是麻烦……刘闯这心里,也非常着急。

    今rì,他打算去盐水滩学shè,哪知道麋缳听说之后,便吵闹着要随刘闯一同去,见识一下常胜的shè术。

    “这个嘛……说不好。

    感觉着,还是陈到的shè术更jīng湛。不过似他那种程度,恐怕也看不上我。常胜的shè术虽然不比陈到,可他愿意教我。所以在我看来,常胜的shè术比陈到高明,除非陈到愿意教我。”

    麋缳噗嗤笑出声来,给了刘闯一个白眼。

    “就会乱说!”

    “这可不是乱说,实事求是耳。”

    “罢了,说不过你……待会儿我一定要看看,那个常胜的shè术有多厉害。”

    麋缳说着,纵马就要走。

    却听得刘闯突然轻声道:“三娘子,且慢。”

    “嗯?”

    麋缳勒住马,扭头看去。

    就见刘闯端坐马上,正举目眺望。

    “在看什么?”

    “刚才,好像看到了一个熟人。”

    “熟人?”

    麋缳一怔,顺着刘闯的目光看去。就见城外护城河畔,三三两两聚集着一群衣衫褴褛的人。

    “哪个?”

    刘闯指着一个背影,“就是那个人……三娘子,你可觉得眼熟?”

    麋缳一怔,忙仔细观瞧。

    只是距离太远,她有些看不清楚,于是摇了摇头,轻声道:“看不清楚。”

    “咱们过去看看!”

    刘闯说着,纵马疾驰。

    象龙马犹如一道闪电,很快就追上了那个人,拦住他的去路。

    珍珠紧随其后,也来到刘闯身边。麋缳这才看清楚,刘闯说的那个人,衣衫褴褛,头发蓬乱,脸上脏兮兮的,更看不出模样来。他个头不高,170公分左右,低着头,看上去很害怕。

    笨熊不是一个喜欢欺凌弱小的人啊……

    麋缳疑惑看着刘闯,有些不太明白刘闯的意思。

    这段时间,朐县城外有不少流民,大都依着护城河而居。

    刘闯也不说话,凝视那个乞丐。半晌后,他突然从怀中取出钱袋子,里面装了二百多五铢钱。

    啪的一声,丢在那乞丐的身前。

    “看你这模样,想来是遇到了难处……我身上也没带多少钱,只有这些,先拿去用吧。

    而今朐县好不容易恢复了太平,我不想再看到这里发生什么变故。如果没什么事,就离开这里,千万别让我再看到你。我这次放过你,但下次,定不会手下留情,你自己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