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二十六章 ‘太子’无用(上)

第二十六章 ‘太子’无用(上)

    第二十六章‘太子’无用(上)

    汉代建造房屋,有着极其严格的等级制度。

    列侯公卿以及食禄万户以上的住宅称之为‘第’或者‘宅’。

    第宅的大门,可以直接开向大街,出入不受里门开闭的限制。似刘闯所住的地方,为里闾,进出都会受到限制。

    不过东汉末年,礼乐崩坏,早已没有了汉初时的严格规定。

    麋家大宅的建造,从某种程度上已经逾越了礼制,不过在朐县县城,乃至东海郡,官府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了麋家的宅第。麋家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推得鬼子哈哈笑。

    钱财可以通神,这是自古以来未曾改变的法则。

    麋家大宅里,建有一座望楼。

    大门外,喊杀声震天,麋家家人正奋力抵抗。

    可是在望楼里,却是另一番景色。麋芳站在垛口,看着院墙外蜂拥而来的羽山贼,露出焦虑之色。

    麋芳?

    没错,正是麋芳!

    他不是应该在郯县处理事情?为何会出现在这望楼之中?

    除了麋芳之外,望楼里还有一个魁梧男子。如果刘闯在这里,一定会感到万分惊讶。因为这男子,刘闯一定认得,就是那个在浮屠寺和刘闯争执,又在沭水河畔把刘闯打伤的张飞,张三爷。

    三爷神色轻松,面对着院墙外蜂拥而来的羽山贼,毫无反应。

    他手里拎着一个酒坛子,仰头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酒水顺着嘴角,洒在胡须上,在火光中晶莹剔透。

    “三将军,该动手了吧!”

    张飞哈哈大笑,“子方别担心,一切尽在掌控。

    此次主公决意铲除羽山贼,断然不会让他们逃走。不过,城门那边还没有传来信号,说明张闿还未投入全部兵力。只有让他全部投入战场,才可以一网打尽……些许毛贼,子方有怕什么?主公这次投入五千兵马,更派我率三百白眊精兵坐镇麋府,你大可以不必担心……

    让你的家仆再抵挡一下,只要城门口传来信号,就是反击之时。”

    张飞神色轻松,说不出的惬意。

    说完之后,他又喝了一口酒,连声赞叹‘好酒’。

    麋芳心中无奈,脸上却不能流露出半点不满之色,“来人,再为三将军取一坛好酒。”

    张飞闻听大喜,连连点头道:“子方果然晓事……你不用担心俺吃多了酒误事。不瞒你说,俺吃一杯酒,就涨一分气力。这酒吃的越多,气力就越足,待会儿杀贼也就杀得越痛快。”

    我呸!

    麋芳心里一声咒骂:只听说过贪杯误事,哪有说越持久越厉害的道理?

    谁不知道,你张三爷是出名了酒后无德……我给你酒不为别的,就是怕你耍酒疯,寻生事端。

    大兄也是,派谁来不好,居然把他派来。

    让二将军过来,或者让陈将军过来,都好过让三将军坐镇这边。

    只是,任他满腹牢骚,却奈何不得张飞。

    麋竺决定把宝压在刘备身上,而张飞更是刘备的心腹,万万得罪不起。麋芳想到这里,探头向望楼下看了一眼。望楼下,三百身披白眊披衣的白眊精兵,沉静列队,丝毫没有慌乱。

    这心里,总算是平静一些。

    麋芳旋即传令下去,命家中奴仆,拼死抵抗。

    喊杀声越来越响,羽山贼蜂拥而来……当初为了引诱羽山贼上当,麋竺率家僮三千离开朐县。除了迷惑羽山贼之外,麋竺还要担负另一个任务。他率家僮秘密潜入戚县,监视吕布动向。

    一旦吕布用兵,麋竺可以形成有效牵制,为刘备调拨兵马争取时间。

    如此一来,麋家的力量自然也就变得薄弱……

    单靠一干家仆护院,想要挡住羽山贼,难度自然很大。幸亏今天有一支商队返回,算是平添了一股力量。可即便如此,有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张三将军坐镇,麋芳心里总觉无法安定。

    麋家大院门前,已尸横遍地。

    羽山贼疯狂的攻击,令麋家死伤惨重。

    “二老爷,前面快顶不住了……麋沅身受重伤,麋涉方才派人过来,也说有些支持不住,请二老爷早作定夺。”

    麋芳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麋涉、麋沅,可都是他的心腹,也是麋芳一直在培养的助手。

    麋沅重伤了?

    麋芳有些按耐不住,他扭头向正在大口喝酒的张飞看去,刚想要说话,却听到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战鼓声。

    鼓声,是从城门口方向传来。

    张飞立刻把酒坛子扔到一边,健步来到望楼窗口,举目眺望。

    城门方向,一道狼烟冲天而起……

    张飞脸色

    一变,二话不说,转身向望楼下冲去。

    “子方,传令下去,让你的人后退……白眊列阵,随我出击。”

    张飞声若巨雷,却让麋芳喜出望外。

    “让麋涉退下来,退下来!”

    他大声喊道,家臣忙不迭跑去传令。

    用力呼出一口浊气,麋芳整个人好像瘫了似地,一屁股坐在地上,额头上冷汗淋淋。

    这三将军,还算是靠谱……

    +++++++++++++++++++++++++++++++++++++++++++++++++++++++

    朐县城下,火光冲天。

    管亥手持一口大斧,率一队巡兵,死守在城门卷洞外,把数以百计的羽山贼锐士死死挡住。

    听闻羽山贼玉袭击朐县,管亥一直加以小心。

    但他完没有想到,羽山贼竟然会选择在今夜动手!本来,他只是带人在城下巡视,不想一伙贼人突然从路边的小巷中杀出。与管亥想像中的羽山贼不同,这伙贼人战斗力极为惊人。

    猝不及防下,数十名巡兵被贼人所害。

    幸亏**率队赶来,否则这城门卷洞必然被羽山贼夺取。

    管亥匆忙下令,命人关闭城门。哪知道就在他准备关闭城门的时候,城外又出现一支兵马,向城门发动攻击。而且,贼人数量惊人,居然近千兵马。管亥当时也吓了一跳!要知道,朐县守军不过三百巡兵,而贼人多达千人,着实有些出乎管亥的意料之外。好在千钧一发之际,黄革率一部兵马赶来,迅速登上城头,并下令管亥尽快除掉城内的羽山贼细作。

    黄革的兵马从何而来?

    管亥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他也不想去弄清楚,因为眼前的局势,已经让他感到焦头烂额。

    该死,该死!

    管亥在心里不停咒骂。

    真的是阴沟里翻船,终rì打雁,到头来却被雁啄了眼。

    羽山贼的这次偷袭,显然是经过缜密策划。从一开始制造恐慌,迫使朐县周遭百姓逃至朐县城内。而羽山贼则趁机混入城中,里应外合,制造混乱,协助羽山贼夺取朐县。这一步步走的非常妥当,就连管亥这个曾经统帅过千军万马的黄巾军渠帅,也没有觉察到其中危险。

    疏忽了,真的是疏忽了……

    两名羽山贼锐士突破了巡兵防线,朝卷洞扑来。

    管亥手持大斧,二话不说就迎上前去,将两个锐士拦住。可问题是,数百羽山贼锐士,绝非巡兵的水准可以抵挡。所谓巡兵,平rì里所做的工作主要是以维持治安为主。虽然经过一些简单的训练,应付一些地痞流氓绰绰有余,可若是对付那种精锐士卒,立刻会原形毕露。

    而且,羽山贼锐士不断在武力上强于巡兵,其装备也胜过巡兵不少。

    为了保证这次偷袭成功,阙霸和张闿几乎把军中最好的装备都交给了这些锐士持有。所有人身披筩袖铠,手持缳首刀。如此一来,只短短几个回合,巡兵的防线就被羽山贼突破……

    “挡住他们!”

    管亥嘶声大吼,手中大斧轮圆了,瞬息间将两个羽山贼锐士劈翻。

    他在城门卷洞外左冲右突,见那里出现危险,就立刻前去支援。可即便如此,在羽山贼锐士的攻击下,巡兵防线不断后退,已渐渐退至卷洞内。管亥独自在卷洞外持斧阻敌,可效果显然不是太好。

    与此同时,城门楼上,黄革也是紧张万分。

    “张南,城上就交给你来指挥。”

    黄革故作镇静,把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将指挥权交给张南。

    不少巡兵感到不满,张南只是个队率,在巡兵之中,地位也不算太高,为何要把指挥权交给他?

    但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巡兵感到震惊。

    张南也不客气,领命之后,拔出宝剑,厉声喝道:“白眊兵,列阵阻敌……巡兵后背,运送箭矢辎重。

    **,你带两队巡兵,到城下援助朱贼曹。我知他悍勇,只是羽山贼今rì倾巢而出,只他一个人,恐怕也难以守住城门。白眊御敌,务必要坚持住,今rì一战后,朐县必能从此太平。”

    这张南根本不像是一个巡兵队率,指挥起来颇有章法。

    而跟随黄革登城的二百兵卒,二话不说便冲到女墙之后,随着张南一声令下,弯弓搭箭,向城下蜂拥而来的羽山贼射去。

    **眼睛一眯,看了黄革一眼,似乎恍然大悟。

    这个张南,绝对不是黄革的亲戚……看起来,黄革早就有所准备,而张南的来历,伴随他那一声‘白眊兵’似乎也呼之玉出。**听人说过,刘使君帐下有一支悍卒,名为白眊精兵。如果此白眊为彼白眊,岂不是说刘使君已经派来援兵相助?那这一战,定胜多负少……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