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二十四章 谁是颍川陶?(下)冲榜求票!

第二十四章 谁是颍川陶?(下)冲榜求票!

    “哈,我就知道,瞒不住你!”管亥道:“其实我也没想过要瞒你,只是你以前做事畏首畏尾,让我也不敢把真相告知。其实大刘早就知道我做的买卖,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可我知道,他有些不满。也正是这样,他宁可四处奔波赚那辛苦钱,也不愿意接受我半点的资助。

    大刘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过于古板,不晓得变通。

    他又想帮你打好基础,又不愿意取那不义之财,活脱脱一个呆子……我做这无本买卖,也不是随意挑选对象,所取财货,皆有可取之处,拿的心安理得。狼吃肉,狗吃屎,想要成就事业,若一味恪守规矩,怎可能成功?倒是你这小子,自从出狱以来变化甚大,让我非常欢喜。

    不过这件事最好还是不要让大刘知道,否则的话,那家伙发起狂来,我可是有点吃受不起。”

    管亥说着,脸上露出一抹惧色。

    刘闯对刘勇的武力,又有了一番认识。

    看起来,管亥吃过刘勇的亏,否则也不会有这种表情。

    若论武艺,管亥的武艺不差,甚至比突破之后的刘闯还要高明几分。刘勇能让管亥吃亏,说明他的武力比之管亥更加高明。刘闯心中疑惑,不晓得叔父的武艺,究竟到了哪种地步?

    管亥曾对刘闯说过,这天底下的武将,无非三个等级。

    用力者层次最低,以蛮力取胜,不小虚实变化之道,算不得厉害。

    养气者,以气养力,以气用力,虚虚实实,变幻莫测……功夫练到养气的水准,基本上已经是登堂入室,可称之为骁将。似管亥,已到了养气的最高层次。对于力量的运用,炉火纯青。

    养气之上,谓之炼神。

    所谓炼神者,就是对气力的运用以到了存乎一心,心动力生,掌控自如。

    刘勇,已经到了炼神的境界……

    刘闯不禁笑了,点点头表示明白。

    两人吃了两碗羊杂羹,坐在门廊上闲聊起来。

    这时候,**匆匆赶过来,说是黄革突然跑到城楼上视察,让管亥前去拜见。

    管亥连忙起身,对刘闯道:“大熊,吃饱了就回家待着,这两天若没什么事情,就不要去找常胜了……娘的,也不知是怎地,最近两天出入县城的人特别多,弄的县衙那边压力颇大。

    晚上我就不回去吃饭,到时候我让**给你送过去,你就在家用饭吧。”

    说完,管亥就匆匆离去。

    刘闯又喝了一碗羊杂羹,感觉着吃了个七八分饱,才起身回家。

    回到家后,他把五花虬在院子里拴好,把甲子剑挂在墙上,然后回到屋中,就翻箱倒柜起来。

    薛州的示jǐng和管亥的那些话,让刘闯有一丝莫名的紧张感。

    从柜子里翻出来一件黑色的兕皮甲,然后站在屋子里穿戴起来。这兕皮甲,是去年他过生rì的时候,刘勇送给他的生rì礼物。皮子的质量很好,是经过特殊秘法鞣制,防御力不弱。

    兕皮甲上,还镶嵌了三排碗大的铁扣,更增加了防御效果。

    似这样一副兕皮甲,市面上价格大约在一金出头,换算成五铢钱,至少要在一万五到两万钱左右。

    当时刘闯接收到这件皮甲的时候,皮甲显得有些大。

    不过如今穿起来,倒是正好,只是还有些宽松。看起来,这兕皮甲的原主人,也应该是个体格魁梧的壮汉。刘闯把兕皮甲穿戴完毕,活动一下拳脚,感觉没什么束缚,倒也算合身。

    重是重了些,贵在防御力不弱。

    刘闯站在铜镜前,看着镜中模糊的影像,半晌后清清点头,露出满意之色。

    目光在不经意间扫过角落,刘闯又看到了那口箱子。

    上次被管亥打断,就没有在把这箱子放在心上……此时,刘闯突然生出一丝好奇心理,走过去伸手把箱子打开,顿时愣住了。

    箱子里摆放着

    一卷卷竹简,全部都是书籍。

    打开来一卷,粗略扫了一眼,居然是《秋》。

    放下左传,又拿起一卷,刘闯更感奇怪……是一卷手刻版的《史记》。

    长一米,宽半米,高近八十公分的箱子里,摆放的全部都是书籍。而且很多书籍,市面上根本没有流通,更像是家传典藏。箱子上面,除了这些书之外,尚有十几本用左伯纸装订而成的书册。

    翻开来,就见上面都是用隶书撰写的文章。

    《七曜论》、《匡老子》、《反韩非》、《复孟轲》……

    每篇文章的落款,都有‘颍川陶’的字样。刘闯坐在箱子跟前,翻看了一会儿之后,摇摇头把书卷竹简又放回箱子里。颍川陶?颍川,毫无疑问是地名,陶恐怕是指这些藏书的主人。

    问题是,刘勇又是从何处得来这些藏书?

    还有,这个‘颍川陶’,又是何人?

    刘闯感觉有些糊涂,因为在他的记忆中,实在是想不起有什么人的名字为‘陶’。陶,也是姓氏,那这个颍川陶,究竟是名字还是姓氏?一时间,让刘闯也不知该从何处寻找答案。

    天,渐渐黑了。

    晚饭时,**送来一盆羊肉羹,还有四个刚烤好的麦饼。

    就着羊肉羹,刘闯一个人就干掉了四个麦饼,而那一盆羊肉羹,也被他喝了三分之二还多。

    吃饱了肚子之后,刘闯又开始整理书箱。

    他把箱子里的书卷全都拿出来,而后一卷卷看罢,又把书卷一卷卷放回箱子。

    这是什么?

    当外面只剩下最后一卷竹简的时候,刘闯拿起来打开,却发现竹简上面,都是一个个名字。

    他正要仔细翻看,忽听得屋外传来脚步声。

    刘闯一怔,便顺手把书卷放在箱子里,合上盖子,大步往屋外走去。

    哐!

    一声闷响,却是柴扉被人踹倒。

    五花虬希聿聿发出一声长嘶,原地打转,想要挣脱缰绳。

    紧跟着,十几个身穿灰色??,手持火把兵器的男子从外面冲进来。

    刘闯刚好走到门口,见此情况忙一声厉喝:“什么人,敢擅闯民居?”

    “他就是刘闯!”

    为首一个男子,大声喝道。

    火光中,刘闯把这男子的相貌看得清清楚楚。

    不到180公分的个头,生的很敦实。?帻裹头,断眉金鱼眼,脸上还长了一个极为显眼的痦子。

    “宫九?”

    刘闯一眼认出了来人,却是马场的管事。

    之所以认得宫九,也是因为他脸上那个痦子太过于抢眼。

    刘闯曾询问过麋涉,所以对这个人印象非常深刻。只是看这宫九的样子,杀气腾腾,来意不善。而他身后的十几个人,一个个也都是满脸剽悍之色,手持兵器火把,一看就非善类。

    “王虎,就是他杀了你兄弟……若想报仇,就在今朝。”

    宫九话音未落,从他身后噌的便窜出一个魁梧壮汉,手持一口大刀,恶狠狠道:“姓刘的,拿命来!”

    刘闯抬手从墙上摘下甲子剑,没等他解开刀囊,王虎已经冲到跟前。

    我何时杀了他兄弟?

    刘闯心里疑惑,可是手上却没有半刻迟疑。

    眼见王虎手起刀落,他不慌不忙,举刀相迎。

    铛……一声脆响,那王虎手中的大刀顿时被崩开。趁此机会,刘闯握住刀柄,顺势把刀囊往下一捋,抬手就把刀囊扔向王虎。紧跟着,就见刘闯健步如飞,倏忽便到了王虎身前。

    王虎刚躲开了刀囊,发现刘闯已经到跟前。

    吓得他大叫一声,抬手就要挥刀,哪知到他手臂才一动,一抹寒光在眼前出现,甲子剑一式顺水推舟。刘闯横刀身前,一手托着刀背向外一送,就听啊的一声惨叫,顿时血光崩现……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