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二十三章 郁洲山(上)

第二十三章 郁洲山(上)

    薛州?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刘闯眼中闪过一抹光亮。

    在记忆里,薛州并不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在史书中更没有留下记载。但刘闯却知道这个人!郁洲山海贼之王,东海郡三大流寇之一。所谓东海郡三大流寇,羽山贼算一支,主要是盘踞在朐县和郯县地区;郁洲山海贼,在三大寇中势力最为强横,使得官府也束手无策。

    郁洲山海贼之所以强横,主要是因为他们居于海上,难以剿灭。

    东海郡濒海,也为海贼创造了非常有力的生存条件。官府若要围剿,便退出大陆,藏身于海岛;若官府放松戒备,就上岸袭掠城镇。同时,海贼还负责走私活动,与沿海豪门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薛州,就是这支海贼的首领。

    此人原本也是太平道中人,后黄巾起义失败,就带着人抢了十几艘海船逃至海岛郁洲山藏身。

    郁洲山海贼大都是渔民,所以有先天优势。

    历经十余载,郁洲山海贼已发展数万人之多,成为东海地区最为强横的一支兵马。

    至于三大寇中的第三支力量,刘闯倒是没有听说过。

    据说人数不多,但战斗力极强,纵横东海郡,袭掠过往商队。

    不过这支流寇很聪明,虽袭掠商队频繁,但是绝不会去碰触那些豪强名门的利益,故而也无人理睬。

    这支流寇行踪隐秘,同时又心狠手辣。

    据说,他们从没有遇到过失败,而且每次行动,都有非常完善的计划,令受害者不知如何追查。

    没有人知道这支流寇的来历,故而有人将这支流寇称之位‘蚁贼’。

    所谓蚁贼,就是势力不大,可是有非常凶狠。他们不会造成太大的破坏,但每次出手都能成功。

    刘闯隐隐约约,能猜出‘蚁贼’来历。

    管亥为帮助刘闯练功,购买了那么多名贵药材。

    凭他一个小小的贼曹收入,根本不可能支撑。也就是说,管亥还有另外的收入,但却无人知晓。

    在见过裴绍等人以后,刘闯隐隐觉得,裴绍他们就是人们口中的那支‘蚁贼’。

    也许正是知道管亥的来历,所以刘勇一直不肯接受管亥的帮助,宁愿自己出生入死的打拼。想来,他是担心刘闯和管亥扯上关系,会影响他rì后的发展。可刘勇没想到,他虽然不肯接受管亥的援助,但刘闯却心安理得的接受下来。若刘勇知道,恐怕也会感到万般无奈……

    薛州,三大寇之一。

    刘闯当然听说过此人,没想到他居然会堂而皇之在眼前出现。

    只是他想不明白,薛州找他会是什么用意。

    他上下打量薛州,这个传说中的海贼王乍看上去,就好像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一样,一脸憨厚之色。可如果只是单纯的从外表判断,那绝对是个天大的错误。刘闯听人说过薛州的事迹,这厮绝对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初平二年,薛州方带人在郁洲山站稳脚跟,还没有闯下而今偌大名号。

    那一年冬天,郁洲山粮荒。

    薛州派人前往赣榆县,向当地一个大户借粮。

    那大户也不是易与之辈,在当地颇有声望,家中更养了几百个僮客,而且和祝其县县令是儿女亲家。薛州一个无名小卒跑来找他借粮,大户又怎可能答应?他不但拒绝了薛州的请求,更命人把前去借粮的人打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扔在赣榆县城外,叫嚣说若薛州赶来,就让他人头落地。

    三天后,薛州率三百海贼攻入赣榆,将那大户一家153口人满灭诛除。

    祝其县令的女儿,被薛州下令**致死,而后赤身**扔在荒野中,连个遮羞的衣服都没有。

    当时薛州就站在那大户面前,笑呵呵问道:“我现在就在你面前,你又如何让我人头落地?”

    随后,他下令把那大户千刀万剐凌迟,只留了一口气,吊在城门楼上等死。

    当时祝其县令听说后,气得暴跳如雷,点起八百乡勇前往赣榆,想要把薛州灭掉。哪知道被薛州在半路伏击,八百乡勇无一幸免,包括那位祝其县令,也被薛州砍了头,挂在赣榆城上。

    经此一战,薛州声名大振。

    陶谦也曾出兵想要剿灭薛州,但大海茫茫,又如何围剿?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

    刘闯可不会被薛州的外表所迷惑,心里已盘算着,薛州前来的目的。

    而薛州也在打量刘闯,片刻后突然一笑,慢悠悠道:“孟彦,我这次来,是想要当面向你致谢。”

    “哦?”

    “之前老黄被抓进牢狱,是因为我的缘故。

    若非你去伊芦乡通知,我还在满世界寻找老黄的下落……正是你的传讯,让我免去了失信的罪名。而且,老黄在我面前也多次提起你的名字,说你非同一般。我也是觉得好奇,所以才想着来和你见一见。确是是个好汉!只可惜人各有志,我也知道你不会随我前去郁洲山。”

    刘闯心里一动,却没有接话。

    薛州见刘闯没有反应,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于是笑了笑,沉声道:“薛某不好欠人恩义,这次来是有一件事要告诉孟彦。

    我听说,羽山张闿已率部离开羽山……老黄大概也和你说过关于张闿的事情,所以我就不再赘言。阙宣虽死,但他的兄弟和儿子都还活着。阙太子我并不是很了解,只见过一次而已。此人没什么本事,所以不必顾虑。但阙霸和张闿倒是有些手段,你最好是多加小心。”

    阙霸,张闿!

    这也是刘闯第一次听人提起阙家人的名字,眉头不由得一蹙,轻轻点头,表示知道。

    薛州心里暗自称赞,这小子倒能沉得住气!

    一般来说,似刘闯这种年纪,大都会比较毛躁。不过看刘闯那一脸的平静,让薛州更高看了一眼。

    话说回来,如果刘闯是个急脾气,前世又怎可能在隐忍一年后下手,连杀两家十口人?

    薛州道:“我听说,张闿他们的目标,就是朐县。”

    他停顿了一下,见刘闯还是一脸平静,于是接着说:“而且我还听说,张闿他们准备归附吕布。

    吕布你知道是谁吧……呵呵,若羽山贼归附了吕布,这朐县从此就会变成他家天下。”

    说完,薛州不免露出得意之色。

    看你小子还能不能镇定!

    可最终,薛州失望了。

    刘闯还是很平静,那张圆乎乎,胖墩墩的脸上,更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来。

    “多谢薛当家提醒。”

    他拱手一揖,沉声道:“小子回去之后,自会提防。”

    “孟彦!”黄劭忍不住了,开口道:“我知你武艺高强,可是你要明白,阙霸张闿手下,可是有数千人。而今刘备兵进广陵,玉与袁术交锋。东海郡兵力空虚,朐县更不可能抵挡住张闿。”

    见黄劭还要劝说,薛州一把将他拦住。

    他很欣赏刘闯,一方面固然是黄劭极力推荐,另一方面则是见到刘闯后,也的确有些欣赏。

    但话到七分便已足,再多说,就要过了……

    “孟彦,若真发生危险,可以去伊芦乡薛家店告诉我。

    郁洲山虽孤悬海外,荒僻贫瘠,但想要保住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总之,千万别逞一时之气。”

    这句话,已表明了薛州的态度。

    刘闯躬身又一揖,“多谢大当家。”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我也不好在陆上久留,告辞。”

    薛州笑了笑,一拱手扭头就走。

    才走出几步路,忽听身后刘闯道:“大当家留步。”

    “孟彦,还有事吗?”

    刘闯露出犹豫之色,半晌后轻声道:“大当家以为,郁洲山真能够固若金汤吗?”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