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十一章 淮阴步子山(上)

第十一章 淮阴步子山(上)

    淮阴美食,历史悠久。

    后世称淮阴为淮安,便有淮安茶馓名扬天下。

    这茶馓,又称馓子。屈原在楚辞中曾提到粔籹,便是最早的馓子……用蜂蜜和米面,搓成细条,组之成束,而后用热油煎熟,便是人们所说的馓子。馓子,还有寒具、膏环的说法。

    当然了,淮阴美食不知淮安茶馓。

    西汉时期,曾有辞赋大家枚乘作《七发》,里面就有一段盛赞淮阴美食为天下之至美的描述。

    “雏牛之腴,菜以笋蒲。肥狗之和,冒以山肤。

    楚苗之食,安胡之饭。抟之不解,一啜而散……”

    也许是得了佣金,青年步骘显得非常兴奋,一路走,一路与刘闯解说,手舞足蹈,颇为欢喜。

    刘闯则带着憨厚笑容,不时点头附和。

    裴绍带着裴炜和常胜二人跟在身后,忍不住啐了口唾沫,“确是个败家玩意儿,自己还没赚到钱,便大手大脚。此等人物,如何做的大事?渠帅把希望放在他身上,确是瞎了眼睛。”

    说罢,他猛然回头道:“这次回去后,我便要与渠帅告辞。

    我听人说,汝南那边有昔rì黄巾力士起事,便成不得事,总好过在这穷乡僻壤等死。想当初,渠帅何等英雄?被徐和那厮坑害一回之后,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而今又守着这小子,实不知是何主意。

    奴心,常胜,你们如何选择,是与我走,还是留在此地?”

    裴炜和常胜相视一眼,沉默片刻后,常胜突然道:“裴帅不要生气,其实依我看,刘闯这么做,恐怕是别有深意。”

    “哦?”

    常胜道:“这一路上,裴帅可曾见刘闯大手大脚?

    我觉着他这个人颇有心计,而且不是你我外表看去那么简单。此前,他在淮水畔赋诗一首,虽说我听不得好坏,但是能引来颍川三君之后相和,足以见不是等闲。可在此之前,谁听过他赋诗来着?还有,从前这刘闯胆小如鼠,依我看也是隐藏,其心机之深沉,非你我能测。

    这次突然间如此作为,也不一定是大手大脚。

    我觉着,那个步骘说不定有特别之处,所以才使得刘闯突然改变行事作风。现在言他未来,为时尚早。以我之见,倒不如再观察一段时间,观其作为,裴帅再做决定,也不算迟啊。”

    裴绍沉默了!

    半晌后,他狠狠一顿足,“也罢,就听小常之言,再观察一下。”

    ++++++++++++++++++++++++++++++++++++++++++++++++++++++++++++++++

    裴绍三人的心思,刘闯自然不知道。

    而且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太放在心上……此时,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身边这个名叫步骘的青年身上。表面上,他聆听着步骘的解说,可脑子却飞速转到,回忆着步骘这个人的情况。

    步骘,字子山。

    三国时期东吴重臣,官拜丞相。

    三国演义里,步骘也曾登场,但戏份同样不多,而且是以一个反派角色出现。

    赤壁之战的时候,诸葛亮游说江东,舌战群儒。步骘,便是那群儒之一,曾力主投降曹cāo。

    但是在真实的历史中,步骘却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他曾协助孙权镇守交州,平息叛乱,斩杀交州太守吴巨;后镇守西陵二十载,使得荆南稳定。陆逊死后,步骘接替他为东吴丞相,虽只短短一年,却为东吴稳定了陆逊去世后的混乱局面。

    这个人,在三国志里的评价非常高。

    至于三国演义当中那个无胆小人,是罗贯中为突出诸葛亮光辉形象而设计,与事实并无干系。

    没想到,会在这里与步骘相逢。

    看步骘的状况,好像混的并不是太好,甚至是非常落魄。

    每一个喜欢三国的人,都有收集名人的癖好。刘闯也不例外……只是他很清楚他而今的情况,莫说关张赵云吕布这样的超一流名人,就算是一些小人物,也未必能听从他的召唤。

    人家跟随你求什么?

    或是为建功立业,或是为前程远大。

    实在不成,至少能赚个盆满钵满,也不算委屈了人家。

    可是刘闯呢?

    他而今还靠着叔父刘勇养活,虽然这次能赚五千钱,但是在这个时代,五千钱又算得什么?

    出身?

    更不可能……

    刘闯的出身,甚至还比不得步骘。

    依稀记得,步骘好像也是个淮阴大族步氏子弟,而步氏的祖先,曾官拜淮阴侯,刘闯又怎能相比?好吧,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要钱没钱……你就算说的天花乱坠,人家又凭什么跟随你?

    刘闯很清楚自己的状况,所以并没有想过要收服步骘。

    但是,似这样一个牛人平白错过,似乎有些浪费。我无法收服你,但是我可以和你拉近关系。天晓得步骘什么时候就飞黄腾达,给自己寻一条后路,结一个善缘,似乎也没有错误。

    午饭时,刘闯在步骘的带领下,走进一家路边小店,点了几个当地美食,饱食了一顿。

    裴绍倒是没有再反对什么,而是在旁边冷眼旁观。

    他倒是想要弄清楚这个步骘有什么好,可说实话,怎么看都看不出步骘的出奇之处。

    这厮如同一个饿死鬼,单是牛肉粥,就喝了两碗,还吃了三把粔籹,吃的比裴绍还多。可是刘闯却没有责怪,反而温言与步骘交谈,还不时为步骘夹菜。不过裴绍注意到,刘闯会在不经意间,旁敲侧击询问步骘的情况。三言两语之后,这步骘的来历,便被刘闯打探清楚。

    东汉年间,曾有一个步姓人家为淮阴侯,也就是步骘的祖先。

    只是到后来,这位淮阴侯家道中落,已不复当年兴盛局面。步骘是淮阴步氏家族的旁支,过的就更加凄惨。他早年父母双亡,靠着一个婶婶抚养,才算是长大grén。但因为他恶了主家,以至于倍受压迫,甚至想要在淮阴找个差事都很困难。为此,步骘曾多次想要离开淮阴,可是婶婶年迈,让他不忍远离。加之还有个堂妹年纪尚小,于是便咬着牙留在淮阴。

    这厮,倒是个大户人家,还有些故事。

    裴绍听了步骘的情况后,对步骘多了几分同情,态度上也就改变不少。

    加之步骘确有几分本事,一路介绍下来,头头是道。哪怕裴绍不止一次来淮阴,可很多典故,还是从步骘口中知晓,心中更不由得多了几分认同。这一百钱,花的倒也不算是冤枉。

    下午,众人登高家堰观赏景致。

    这高家堰,就是后世人们所说的洪泽湖大堤。

    一年前,广陵人士陈登出任广陵太守,命人修筑高家堰,以防御淮河洪水,保护农田灌溉。

    此时的高家堰才修筑了一半,远不似后世的洪泽湖大堤那般雄伟。

    不过对于这个时代而言,这一座高家堰,便足以让人们牢记住陈登的名字……

    步骘对陈登也是多有赞赏,刘闯则负手而立,眺望洪泽湖景观。

    他突然道:“我观子山兄才华出众,听说刘使君虚怀若谷,在下邳招贤纳士,子山何不投奔?”

    步骘一怔,侧脸打量刘闯一眼。

    他沉默半晌后,轻声道:“孟彦贤弟,非是我不想投奔,实不能尔。”

    “此话怎讲?”

    若刘闯和步骘初识,步骘是坦诚相告。

    不过,经过这一天的接触,步骘已经弄明白,刘闯决不可能是刘备的属下。

    他犹豫片刻,压低声音道:“不瞒贤弟,我以为刘使君,并非徐州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