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八章 叔父(上)

第八章 叔父(上)

    入夜,下起了雨。

    在北方,会有雨贵如油的说法,但是对于东海郡而言,入之后淅淅沥沥的小雨,却会让人感到万般忧郁。

    麋芳已过而立之年,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

    身材不算高大,只能算作是中等个头。生的颇有姿容,唇上两撇小胡子,更平添几分稳重之气。

    他认真听完了麋涉的汇报,却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满之色。

    “这么说来,那刘家小子倒是个狠人。”

    麋涉恭敬道:“何止狠人,我看这小子简直就是心狠手辣。

    前次在监牢中,力毙四名刺客,昨rì又在马场赤手空拳,击杀两个管事。若非三娘子派人重金安抚,说不得马场那些管事,便要出来闹事。今天在盐水滩,这小子眼睛都不眨一下,便打断了那泼皮的腿。若不是亲眼看见,小人也无法想象,他就是那个胆小如鼠的刘闯。”

    麋涉言语中,还是透出几分挑拨之意。

    哪知道麋芳却微微一笑,轻声道:“这又算得什么?说不定是那小子开了窍,所以才做出改变。

    他那件事我也听说了,明显是被人陷害。

    马瘦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嘿嘿,这小子说的却也不差。以前老实本分,到头来却陷入牢狱之灾。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何况是个血气方刚的家伙?此事,就这么算了吧,没必要太过深究。至于马场那边,我会再派人过去,让他们老实一些。最近,可不能闹出事来。”

    麋涉犹豫一下,“可大老爷那边……”

    “大兄虽有吩咐,但也不必太过在意。

    唉,当初父亲临终时,曾要我们好生照顾小妹。哪知道最后……小妹的性子活泼,难得有人能和她玩到一处,便随她去吧。只要不闹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也就算不得什么。以后你不必再跟着小妹,让她痛痛快快的玩耍一阵子……也许过些时候,就再没机会这般快活了。”

    麋芳既然吩咐下来,麋涉自然不敢反驳。

    “小人遵命。”

    “不过……留这小子在家,也不是长久之计。

    对了,过些rì子有一批货物要送往淮阴,就由你来负责押送。顺便带上那小子一起去……既然有如此勇力,不用倒是可惜了。这样一来,也算是提拔了那小子,小妹那边也不会怪罪。”

    麋涉点头道:“二老爷果然神机妙算。”

    “神机妙算?”麋芳一笑,“怎比得大兄运筹帷幄?好了,就这么说吧,你且下去休息。”

    麋涉躬身退出,麋芳脸上的笑容旋即不见。

    他站起身,走到门口。

    屋外,细雨靡靡,润物无声。

    庭院中的竹林,在风中摇曳沙沙作响,更显得静谧。

    “为我麋家百年基业,便只好委屈你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脸上浮现出一抹愧疚之色。

    +++++++++++++++++++++++++++++++++++++++++++++++++++++++++++++++++++++

    雨过,天晴!

    刘闯一觉醒来,天将大亮。

    只是睁开眼,便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连忙翻身坐起,就看见房门口地榻上摆放着一个包裹,一杆长矟靠墙而立,格外醒目。

    长矟,也就是后世人们大都听说过的蛇矛。矛首长约两尺,近半米的长度,而矛杆则有儿臂粗细,通体黑亮,长约一丈五尺,差不多有三米多的长度。这杆蛇矛,就摆放在那根大杆旁边。刘闯先一怔,披衣站起,迈步走上前,伸手就把蛇矛拿起……好重!长矛通体用生铁打造,份量比那根大杆不遑多让,应该有小二百斤的份量,令刘闯更感到几分震惊。

    此前,朱亥的甲子剑便有一百多斤。

    而这杆蛇矛,显然比那甲子剑更重……

    若非臂力超绝之士,恐怕根本无法使用。更不要说这蛇矛的长度,看着就让刘闯有些头晕。

    丈八蛇矛,这可是正经的丈八蛇矛。

    就在刘闯为这杆蛇矛吃惊时,房门拉开,从外面走进一人。

    刘闯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想要把蛇矛横在身前,哪知道来人却开口道:“孟彦,怎地醒了?”

    孟彦?

    刘闯一怔,旋即醒悟过来,这‘孟彦’不就是他的表字?

    其实,他早就知道自己有一个表字,所以之前黄召说要给他表字的时候,才会严词拒绝。只不过,不管朱亥还是麋缳,都习惯唤他的小名。以至于当来人唤出‘孟彦’二字的时候,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刘闯定睛观瞧,只见来人身高八尺,体格壮硕。

    一张黑脸,却黑的颇为滋腻。那种历经风吹rì晒而形成的古铜色肌肤,透出几分豪放之气。

    头上裹着黑色头巾,也叫做苍帻。

    生的浓眉虎目,鼻直口方,颌下一部短髯。

    他身穿一件黑色窄袖襜褕,脚下蹬着一双木屐。整个人站在那里,透出凝重之气,举手投足,更显得无比沉稳。

    “叔父?”

    刘闯脱口而出。

    他不认识眼前这男子,但是他知道,眼前这男子,恐怕就是他在这个时代唯一的亲人,叔父刘勇。

    刘勇咧嘴笑了,“这孩子,怎这副表情,莫非认不得我了?”

    “怎会认不得,只是……叔父,你何时回来的?”

    “昨晚入城,回家时见你已经睡了,便没有把你吵醒。

    快点来吃饭,我刚做好了牛肉粥,正打算唤你起来,你却自己醒了。”

    刘勇一笑,令刘闯顿感如沐风。

    毫无疑问,这杆蛇矛定然是刘勇的兵器。他把蛇矛靠墙放好,也登上一双木屐,和刘勇走出屋子。

    一夜小雨过后,清晨的空气格外清新。

    刘勇的手艺相当不错,一大锅牛肉粥,刘闯自己便喝了一半,顺便又吃了两大张麦饼。不知为何,看到刘勇,刘闯这心里面一下子安宁许多。虽然此前有朱亥,可总觉得提心吊胆。而刘勇的出现,才算是让刘闯感受到了家的滋味。他喝着粥,和刘闯坐在门槛上说着闲话。

    不知为什么,刘闯发现了一桩怪事。

    刘勇虽然对他很亲切,可是言语之中,却流露出一种很奇怪的恭敬。

    而这种恭敬,绝非叔侄之间应该有的态度。那感觉,那感觉就好像刘勇不是他的叔父,更像是他的奴仆下人。

    错觉吗?

    刘闯也无法解释清楚。

    吃完早饭,刘勇把碗筷收拾好,而后道:“你这几rì的遭遇,我听你亥叔说了。

    正所谓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经此一事,想来你也成熟许多,说起来倒也是一桩好事。我还听你亥叔说,你功夫精进了?呵呵,厚积薄发,你如今突破莽牛变而入猛虎变,也算是真正登堂入室。不过,切莫就此满足,还要更加努力才是……对了,去屋里把我的包裹和盘龙棍拿来。”

    盘龙棍?

    刘闯马上反应过来,刘勇所说的盘龙棍,应该就是那根大棍。

    他连忙应了一声,转身跑回屋内。

    先抄起盘龙棍,而后又转身拎起包裹……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怎么拎在手里,会如此沉重?

    刘闯心中疑惑,便拎着棍子和包裹出来。

    却见刘勇站在院中草棚外面,打量着草棚内的珍珠。

    啊,险些忘了,还没有给马喂草……

    刘闯想到这里,连忙走上前道:“叔父,东西在这里,我先给马儿把喂些草料。”

    “这白龙马,哪儿来的?”

    “啊,是三娘子寄放在这里……”

    看刘闯从草棚里抱起一摞干草,刘勇连忙上前阻拦。

    “孟彦,你这草料喂耕马和车马还成,给这匹白龙马恐怕就不太合适。

    这是战马,虽算不得纯种的大宛良驹,但也是少有的好马。似这**匹,需要配置专门草料。你先把这些草料放一边,过一会儿我去草场街那边买一些精料,不然真要被你喂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