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80章 古葬天外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80章 古葬天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那三十天,在苏铭看去,已早不再是天,那是一把刀,一把横扑在天空上,明晃晃的刀,此刀明亮如天,故而化作三十天,成为阻挡一切非道无涯者的沟壑。

    此沟壑并非不可跨越,但要踏过这里,需要的就是用去斩道的决心,斩下的道,是对是错不重要,重要的是决心!

    修罗以为自己具备了这样的决心,以为自己斩下了道,可直至他看到了孤鸿最后能逆道放弃一切成就苏铭,他才明白,在决心上,自己始终都不如孤鸿。

    明白这一点的,还有那古葬帝皇,他二人也已然明白,自己为何踏不上三十天的原因,不是他们斩的道对错,而是他们的决心,还不够……

    因为,他们有太多的羁绊,有这羁绊在,总也难以去斩的彻底,无论是气运也好,还是那造物创世也罢,若做不到彻底的决心,就走不上道无涯。

    苏铭的身影,在这一刻与那三十天碰到了一起,轰鸣的声音惊天动地,回旋间让这世界震动,让古葬帝皇双眼凝聚,让修罗那里目光炯炯,在这全身贯注中,他们望着黑白漩涡,望着其内……如扑火飞蛾般的苏铭。

    苏铭,与这三十天,撞在了一起,那轰鸣的巨响回旋之时,如一把明晃晃的刀,迎面向着苏铭斩下,没有闪躲,没有避开,苏铭带着他的执着,带着他的决心,向着那斩来的一刀,毫不迟疑的迈出了一步。

    刀……从苏铭的身体上,如将其身躯穿透一般,刹那间一闪而过,没有斩下鲜血,没有留下伤口。但却斩下了苏铭的宿命……

    说来虚幻,可实际上,这被斩下的……是苏铭的选择,因为所谓的人生,所谓的宿命,所谓的斩下这场道,实际上就是一个选择,选择过去,还是选择未来。

    若选择斩下过去。那么苏铭这里会有辉煌的未来,若选择斩下未来,那么他可以保留自己永恒的过去。

    苏铭的选择,除了他自己外人无法准确的知晓,无论是古葬帝皇。还是修罗,他二人也只能看出苏铭斩了自己的道,可具体斩下的选择是什么,苏铭不说,外人不知。

    刀,落下时,在那轰鸣的回旋间。成为了碎片,层层崩溃之后,化作了整个天空的碎裂,使得苏铭。慢慢的落下脚步时,他已经超越了二十九天,踏入到了……三十天上!

    在踏入到这里的一瞬,苏铭站在那三十天上。他低着头,没有看向大地。也没有看向四周,而是在默默的体会着什么。

    漩涡的下方,古葬都城中的帝皇与修罗二人,此刻纷纷心神一震之下,怔怔的看着漩涡内,站在了第三十层上的苏铭。

    他们没有传出丝毫话语,只是这样默默的看着。

    许久,许久,苏铭缓缓地抬起了头,他的眉心上,已经看不到了第三目,也看不到了九重道神,他的整个人,在这一瞬,似乎与之前有了难以形容的不同。

    轻叹一声,苏铭抬头时,目光落在了上方的第三十一天,那里……是地面上的古葬帝皇与修罗看不到的世界,在看清第三十一天的同时,苏铭也明白了之前的孤鸿,站在这里时为何沉默。

    苏铭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那身影盘膝坐在虚无中,身下有一个罗盘,手腕一串珠子,穿着黑sè的长袍,那是玄葬。

    亦或者说,那是在古葬皇宫内失踪,被认为死亡的古葬大帝!

    他,显然是没有彻底死亡,而是漂浮于苍茫内,从那一只只桑相的生命里,寻找能将其复活的奇迹。

    苏铭默默的看着那虚幻的身影,这也是之前的孤鸿,站在这里时看到的一幕,在看清这一幕的同时,孤鸿也明白了苏铭在很早之前对他说过的话语。

    苏铭沉默了很久,迈出了脚步,他的身体在这一瞬向着天空走去,一步一步,直至走到了三十一天的壁障,迈步间,走过了。

    踏在三十一天的他,看向上方时,古葬的虚影越来越清晰,也使得苏铭看到了,在古葬握住拳头的手里,散发出的……属于秃毛鹤的气息。

    这气息,让苏铭想到了秃毛鹤卷入虚无时,散出的那一片他抓在了手里的羽毛。

    只是苏铭看不太清那古葬大帝的面孔,这面孔似乎有些模糊,可……就算是模糊,就算是看不太清,但苏铭依旧还是隐约的感受到了这面孔……与他自己,一模一样。

    “想必之前师尊站在这里,选择逆道之时,也是如我现在一样,感受到了这身影的面孔……”苏铭轻叹,喃喃低语。

    叹息还在回旋,苏铭迈出了又一步,这一步落下,三十一天在他的面前崩溃,三十二天的天空,也在这一瞬,随着苏铭的走来,支离破碎。

    三十二天,站在这里的苏铭,他已经近乎完全清晰的看到了那盘膝坐在虚无中巨大的罗盘上的身影,那身影的样子……正是苏铭自己。

    “你看到了什么!”在苏铭的下方,黑白漩涡外的古葬都城内,修罗在沉默过后,问出了这句话。

    这句话,修罗问过孤鸿,孤鸿给他的答案让修罗似有所悟,此刻他再问向苏铭时,苏铭没有给他类似的答案。

    “我……看到了自己。”苏铭轻声开口,他的声音回荡三十二天,传遍整个苍穹之时,苏铭望着那罗盘上的身影,迈出了踏向三十三天的那一步。

    这一步落下时,三十三天,在苏铭的面前消散了,仿佛不存在一样,使得苏铭……走到了三十三天,如同是走到了那盘膝坐在罗盘上的庞大身影的面前,似乎距离这身影的眉心,只差最后的一步。

    站在这里,苏铭望着那巨大的身影,许久许久,他沉默中,脑海思绪万千,想到了很多人,想到了很多事,直至他轻叹一声,将一切思绪融入这叹息里,让这叹息回荡永恒不散中,迈出了……那最后一步!

    这一步落下的过程里,苏铭身上散发出了紫sè的光芒,这光芒万丈穿透了三十三天,降临大地,冲散了所有的雾气,散开了一切的虚无,使得这股葬国仿佛成为了紫sè时,苏铭低下了头,看着下方的世界,他看到了在那皇城内,在那城门外,风雪里的蓑衣身影,那身影是天邪子,他仿佛也在凝望自己,脸上露出微笑,那笑容里带着不舍,带着离别与祝福。

    他看到了七月宗里,道寒不再闭关,而是站在棺木上,望着天空,神sè带着复杂,更带着发自心底的尊敬,默默的注视天空……

    还有在那一道宗的区域里,在那似乎被隔绝碎灭的空间中,森木大道尊,也同样望着天空,怔怔的看着,看着,他的天空里不是黑夜,阳光正浓,一抹落下时照耀在他的侧脸上,使得其身后的影子……仿佛站在九峰花圃内温柔含笑的二师兄。

    还有那在大地的山脉中,拖着疲惫的身子,从一处洞府内走出的女子,这女子的模样正是许慧,她面sè有些苍白,望着天空时,神sè中露出了凝望,似乎有轻声的叹息在她的心中,传不出来。

    还有……

    还有……

    一如那浩浩的世界里,那颗取代了天空的证道树上,坐在那里,默默似能看到苏铭的小男孩,在那里开心的笑着,抬起小手,向着苏铭挥别。

    “浩浩已经回到家了,大哥哥……你也要回家了……”

    一如那树冠下的世界里,盘膝坐在城头的无头身影,似乎这一刻也微微一动,与那城池内的繁华,那皇宫里的笑声,成为了挥别的一部分,笑声回荡,帝天开心的声音,于其四周师门之人的快乐,久久不散时,端着酒杯的他,在无人注意中,轻轻地抬头,看似饮下酒水,可实际上,却是凝望着天空,那目光里,带着祝福。

    一如雷辰,乌山部落下的灯火,风怎也无法吹散,天空上存在的看不到的树冠后,却存在了不需要风吹,就可以散去的惆怅,这惆怅,来自雷辰,来自此刻他站在部落里,仰头看着天幕的笑声中。

    笑着,笑着,眼泪似流下……

    一如大海中,孤舟上的灭生老人,在这一瞬他抬起头,望着天空,脸上渐渐露出了苦涩,成为了叹息。

    苏铭,收回了目光,他的神sè此刻很平静,他的双眼也不再是红sè,而是化作了清明,看尽了繁华的一生一世,扫过了多少chūn夏秋冬,苏铭转过了身,他的脚步也落了下来……

    这最后一步的落下,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那盘膝坐在罗盘上的黑袍人的眉心里,永恒的……消失了。

    一场风雪,一场烟火,一场古葬的世界,一场离去的叹息……

    来时苏醒于陌生,走时……只带去了寂寞。唯有道,如那天空紫sè的光芒,哪怕是宿命已散,可这紫sè的天,永恒——

    觉得自己如小强一样,继昨天觉得天地一片漆黑后,今天觉得出现了一些阳光,希望明天阳光更多一些,让这我不敢得罪的感冒道友,快走,咳咳,有很多人在等着您,去去,道友,不送啦。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