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73章 白鹿亡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73章 白鹿亡

    蛮神吼!

    蛮族大地有蛮神,蛮神一吼震八荒,而此刻从苏铭口中传出的蛮神吼,是古往今来,历代蛮神中最强烈的一次,因为苏铭,他不但是四代蛮神,他更是最强蛮神!

    此刻这波纹回荡间,在苏铭的身后,赫然出现了蛮族的世界,这世界尽管是虚幻,但却有浓浓的蛮族气息,在这一瞬间,如降临在了古葬国一样,向着四周翻滚开来,随着苏铭的嘶吼,形成了一股音爆,轰轰扩散时,那几个被白鹿神通凝聚的血sè身影,首当其冲,几乎就是他们临近苏铭的瞬息,立刻就被来自苏铭的蛮神吼,直接冲击。

    轰轰之声惊天动地,来自苏铭的蛮神吼,不但幻化出了虚幻的蛮族大地,更是在那模糊的蛮族大地上,仿佛存在了数之不尽的蛮族之魂,于这一瞬,随着他们的蛮神,同时嘶吼。

    一道宗大地崩溃,远处的三座巨大的雕像,其中一座在这一刻裂缝越来越多,也就是眨眼间,就在那轰鸣里粉碎开来,使得这无数年来屹立一道宗的三大雕像,在这一刻成为了两座!

    随着雕像的崩溃,大地的粉碎弥漫无尽,天空的虚无更是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缝,仿佛这一道宗的世界,成为了末rì。

    那几个血sè身影在这轰鸣的巨响下,如被狂风横扫般,在苏铭的面前直接就崩溃开来,随后则是那森木凝聚了三十世的轮回阵,也在苏铭的这一吼形成的崩溃下,顿时溃散。

    远远看去,苏铭所在的虚无,如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只是这黑洞散出的不是吸力,而是一股爆发xìng的轰鸣冲击,几乎就是在这冲击横扫八方的同时,苏铭身子蓦然间向前一步迈去,这一步落下,他的身影已然走出了那形成的轰鸣黑洞,第二步抬起落下时,赫然出现在了远处白鹿的身前。

    在苏铭出现的瞬间,白鹿那里面sè一变,右手毫不迟疑的抬起,一掌按在了那巨大的战鼓上,轰鸣之声回旋式,下方的一道宗**众人天灵上,瞬间有更多的血丝滋生出来。

    “气运众生道!”白鹿低吼的声音仿佛具备了某种规则,几乎在传出的瞬息,立刻下方大地的那些血丝,齐齐**而来,刹那间就出现在了苏铭的四周,这些血丝**时,一道道瞬间连接在一起,远远看去,如形成了一条环绕苏铭的锁链。

    苏铭神sè平静,迈出了第三步,他的身体直接就与那血丝碰到了一起,轰鸣之声再次回旋时,那些血丝一个个刹那间崩溃开来,竟无法阻挡苏铭丝毫,使得苏铭的身体,在这第三步落下后,出现在了白鹿所在战鼓不到十丈!

    三步如踏天,速度之快,让森木那里都来不及临近,更是在苏铭身上此刻出现的气势,仿佛取代了天空,成为了这世界的意志与主宰,随着其身而起,惊天动地!

    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语,苏铭出现在白鹿所在战鼓旁十丈的同时,他的右手抬起,向前蓦然一指,这一指,凝聚了苏铭的四大意志,凝聚了他的全部修为,更是凝聚了苏铭身上的证道古树的无尽之力。

    如之前灭杀赤阳的那一指一样,此刻再次展开时,顿时让白鹿那里心神轰鸣,双眼收缩时内心刹那间被一片强烈的生死危机瞬间笼罩。

    “众生一运道!”白鹿双眼收缩时,他的头发无风自动,双手掐诀抬起猛地按在战鼓上,立刻这战鼓在半空转动,竖立而起时,传出了轰轰之声,那声音回旋间,掀起了波纹,这波纹的出现瞬间成为了血sè,如将这个世界化作了血海一般。

    与此同时,来自白鹿的声音再次的回旋天地。

    “众生有罪,当沉沦血海,洗不清杀戮罪孽,当埋葬血海,永生永世,沉沦苦难不得解脱!”白鹿双眼闪动妖异之芒,话语出口的同时,他右手成拳,向着那战鼓一拳落下后,目中露出大量血丝,仿佛整个人陷入某种疯狂。

    “碎!”几乎在他话语传出的刹那,立刻那战鼓轰的一声,直接在这天空崩溃开来,随着其崩溃四分五裂,立刻整个世界仿佛在这一瞬出现了剧烈的变化,那天空成为了血sè,那大地消失,成为了一片血海。

    这血海无边无际,翻滚间似要其吞噬天空,与这血sè的天,血sè的海,刹那间取代了之前的天地后,将苏铭如封印般,被困在了其内。

    血海咆哮,血浪滔天,更有血雨洒落,整个世界除了血sè,仿佛就再没有了其他的sè彩,紧接着,那血海轰鸣间海面出现了漩涡,在这急速的转动下,整个大海猛然间掀起,仿佛在这一刻被大量的添入,使得这海……正慢慢想着天空接近。

    一股磅礴的修为之力弥漫天地,化作那漩涡,化作天空,化作血海,在这一刻似乎凝聚于一起,直奔苏铭这里逼压而来。

    更是在这一瞬,不但是海面出现漩涡,就连血sè的天空也出现了漩涡,这两个漩涡在出现后,如龙吸水一般,赫然海天连接,形成了一道风暴!

    漩涡风暴轰鸣天地,卷动间掀起血海,吸收了无数的血sè雨水卷动而来,使得其势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立刻如取代了天空与血海,成为了浩瀚,直奔苏铭这里,带着一股灭杀众生的气势,轰轰临近。

    苏铭看着眼前这被取代后形成的血sè天空,看着那下方血海与天空间连接而成的飓风,他神sè依旧如常,身子不退,反倒是向前迈出一步时,右手抬起一指天空,左手落下一按大地。

    双目微微闭合,其长发无风自动,就在这时,那海天飓风掀起了无尽的血sè,轰轰而来,远远看起,这海天飓风之大,如一个太古巨人,而它面前的苏铭,似乎渺小的如同蝼蚁。

    可就在那海天飓风冲击苏铭这里的一瞬,仿佛要将苏铭吞噬在那飓风内的刹那,苏铭的双眼蓦然睁开,随着他双目的开阖,他的右手落下,他的左手抬起,向前猛地一伸,如进入到了那已经在了苏铭面前的磅礴飓风之内。

    他的眼中jīng芒一闪间,苏铭的双手蓦然的在那飓风中,向着两边猛地一撕,如撕开天地,撕开虚无,撕开命运一般,这一撕之下,轰鸣之声惊天动地,那磅礴的海天飓风,竟……在苏铭这一撕之下,在这轰鸣中,于苏铭的前方,被彻底的撕开,轰隆隆的巨响回旋间,那飓风直接分成了两半!

    随着飓风的撕裂,天空也在这一刻崩溃,血海同样碎裂,这整个世界,在这一刹那,于苏铭的双手撕开中,生生崩溃!

    随着世界的碎灭,当血sè退出时,苏铭依旧是在一道宗内,他的四周是崩溃的战鼓碎片,还有那此刻在这些碎片外,喷出鲜血身子倒退,眼中露出yīn沉之意的白鹿。

    之前的血sè世界,实际上都是这战鼓崩溃的一刹那,形成的术法神通,此刻随着术法神通的破灭,苏铭毫不迟疑的再次迈出一步,击杀白鹿之意,从未减少丝毫,其身一瞬,直接穿透这崩溃的战鼓碎片区域,出现在白鹿前方时,来自苏铭右手的一指,蓦然临近,直奔此刻面sè苍白的白鹿眉心,瞬间而来。

    “一道运来!”白鹿身子疾驰后退,口中发出了凄厉之声,这一刻生死,除了自己的安危,一切他人之命他可以毫不在意。

    话语出口的刹那,远处正急速赶来的森木,忽然脚步一顿,他的眼中露出悲伤,猛地看向下方大地,在他看去时,他看到了下方的一道宗**,在这一瞬,有近乎三成修士数万人,全部身躯一颤之下,身体刹那枯萎,唯独天灵的位置随着他们身体的枯萎,滋生了更为浓郁的血丝!

    随着他们的死亡,立刻在白鹿的身前,形成了一具巨大的血sè雕像,这雕像屹立在苏铭与白鹿中间,成为了壁障般,要试图阻止苏铭的一指。

    “破!”苏铭神sè平静,淡淡开口时,他的右手食指在碰触这血sè雕像的瞬间,这雕像直接崩溃,可就在雕像崩溃的刹那,下方的一道宗**,再次有三成全身枯萎,发出了凄厉的惨叫时,滋生了大量的血丝,组成了苏铭面前,第二尊雕像。

    “白鹿,你要干什么!”森木双目流出血光,猛地看向白鹿。

    “老夫在,则一道宗在,他们为老夫而死,这是他们的气运之命!”白鹿神sè露出疯狂,声音回旋间,下方剩余的一道宗**,不管什么修为,都在这一瞬全部枯萎,惨叫之声惊天时,赫然在苏铭的面前,形成了第三具雕像,与此同时,以这两个雕像作为壁障,白鹿披头散发,一声低吼,他的身体刹那化作一片虚幻的雾气,仿佛没有形体,直奔苏铭而来。

    “你要杀我,则今rì……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白鹿声音回荡的瞬间,他的修为爆发,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仿佛出现了画面的静止,唯有那轰鸣之声的回旋,依旧还在。

    当声音的回旋消散时,当画面不在静止时,苏铭的右手已碰到了第二具雕像,在那第二具雕像崩溃后,穿透了那第三具雕像,直接一指……点在了虚无。

    一指落,苏铭点去的地方,虚无渐渐出现了雾气,那雾气慢慢凝聚了身影,正是白鹿,他的眼中带着不甘心,他的眉心上,是苏铭的穿透而过的手指。(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