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24章 道尊袭!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24章 道尊袭!

    风雨越来越大,雨水落在地面上,发出哗哗之声,这声音似带着某种规律,使人听的时间长了,会自然而然有种要伴随这个声音沉睡的感觉。

    无论是屋顶,还是苏铭所在的这个木棚,都有不同的雨声,这些声音融合在一起后似成为了天籁,只是此声若是以修士其心去聆,听不出太多的不同,唯有以一个凡人的心,去在这午夜深沉,在这半睡半醒间,才可以感受到这天籁的动听。

    只是,在这雨夜里,总是有一些试图打破雨音的声响,在苏铭这处于半睡之时,从屋舍内传了出来。

    “外面那个小子,老头子我记xìng不好,你记得啊,明儿个去村西头的铁匠那里,给咱们家牵两条狗归来,不然这大半夜的有什么小贼,偷了咱们的斧子,那可就倒霉了。”

    老者的声音从屋舍内传出,透过了雨水,落入到了木棚内的苏铭这里,苏铭没有说话,但双眼却是在这一刻,骤然有了jīng芒一闪。

    他隐隐感受到了一股危机,也隐隐从这雨水中,似乎听到了……并非落在大地,也并非落在屋舍的声音,那是……仿佛落空之声,仿佛落在了某些无形的壁障之上。

    “有人来了。”苏铭眼中jīng芒微微收敛,但却在双目瞳孔深处,绽放了杀机,能找到这里之人,显然不是为了寻那老者的麻烦,毕竟此人所在的位置,应该不是旁人所知晓的隐秘之处,

    故而,能来临的,除非是路过,否则的话……就必然是为了寻苏铭而来。

    “九声道音,若不陨落,必定可成为大道尊,这句话的前两句,或许今rì要应验了。”苏铭神sè平静,从发出了命格之音,这第九声道灵音的一刻,他就明白,这古葬国内,尤其是一道宗与修罗门,要杀自己之修……绝对不少。

    “一道宗,修罗门……这修罗门之修,尚还存在了一些道义,至于这一道宗……若苏某有一天踏入大道尊,必杀上一道宗,血染此宗!”苏铭眼中的杀机,已然起了血光。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刹那划过长空,光芒瞬间将大地照亮,露出了此刻漂浮在这院子半空中,一个干瘦的身影,也露出了在这院子的屋舍房顶,不知何时盘膝坐在那里的一个较胖的修士身影!

    这二人的身影在这闪电中显露出来的瞬间,一声惊天的雷霆轰轰而过,震动天地。

    “三皇子,找你找得,很辛苦。”漂浮在院子半空的干瘦修士,微微一笑,穿着道袍在这雨水里,似以他的身体为层面,覆盖了苍穹的雨,使得他站在半空时,院子内的地面,再没有了丝毫雨水落下。

    苏铭已然从木棚内走出,他穿着粗麻布衣,冷冷的看着半空中的干瘦修士,又看了眼此刻盘膝坐在屋顶上的另一个修士。

    这二人给苏铭的感觉,如面对七月宗的那些大长老,这显然是道尊的修为!

    七重道神境,已经从道灵**为尊,化作了道尊,再迈出一步,就可成为举世瞩目的大道尊,只不过这一步的迈出,其难度之大……古往今来,在古葬国也就只有不到三十人做到。

    “敲响九声道灵音,注定是可以成为大道尊之修,可惜……你若不是三皇子,则无论哪一个宗门都会将你视若珍宝,可惜……你此生,没有机会成为大道尊了。”干瘦修士轻叹,在半空时右手蓦然抬起,向着苏铭那里虚空一按。

    就在他右手按去的瞬间,顿时一股黑气组成的五角形阵法,刹那间出现在了苏铭的上方,向下猛地一压之下,这五角形的阵法内立刻出现了浓浓的黑气,仿佛化作了一只大手,向着苏铭这里狠狠地一抓。

    这一抓看似寻常,可实际上已然封锁了苏铭四周八方所有区域,使得这里如同从天地中被禁锢!

    苏铭那里神sè如常,双手掐诀向着那来临的五角形阵法蓦然一挥,轰鸣在这一刻,如雷霆般轰隆而起,那干瘦修士嘴角露出一抹讥讽,但这讥讽刚刚露出,他忽然双目一缩。

    就在这时,在这干瘦修士身后,虚无中苏铭身影刹那迈步而出,以闪电般的速度,右手抬起时其四大真界的意志连带道灵境的修为,瞬间融在一起,化作了一指!

    这一指惊艳绝伦,在那干瘦修士神sè变化转身大袖一甩的刹那,就与这修士瞬间碰到了一起!

    轰鸣之声再次回旋,苏铭嘴角溢出鲜血,身子急速倒退,至于那干瘦修士,他迈步间正要去追,可苏铭的身影却是刹那消失,出现时,已站在了院子内。

    半空中的干瘦修士,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他的左手有一个血肉模糊的窟窿,其内鲜血留下,更有一些让他也觉得难缠的气息,正顺着他的血肉,要蔓延全身。

    “以道灵境的修为,虽说是借用了此地你布置的阵法,但能伤到老夫,你可以自傲了。”干瘦修士神sèyīn沉,这点伤势他倒是无所谓,虽说有些古怪,但他有自信可以驱散,不过当着同宗道友的面受伤,这就让他起了愠怒。

    如这干瘦修士所说,以苏铭的谨慎,他在这几个月来,已经将自己居住的这个院子,连续布置了不少的阵法与杀招,一旦有人踏入其内,只要苏铭心念一动,就可让这些阵法与杀招一一爆发。

    此刻苏铭站在院子内,尽管面sè苍白,但抬头看向那干瘦修士时,他的目中露出一股战意,其右手微微向旁边一甩,立刻这院子里的雨水刹那间成为了白气,在那白气之下,院子沙土地上的沙粒,在这一刻全部颤抖起来。

    “要战就战,不战就滚,聒噪什么!”苏铭冷声开口时,立刻这院子内由那些之前的雨水形成的白气,刹那间翻滚齐齐升空,瞬息就在半空形成了一个圆形的阵法,这阵法刚一出现,就急速旋转,轰鸣之声回旋间,苏铭在院子内右手向着地面虚空一抓,立刻这地面的无数沙粒齐齐飞出,在苏铭这一掀之下,这些沙粒每一颗都带着苏铭这几个月的烙印,瞬间直奔天空而去。

    “果然还是太弱了。”那干瘦修士淡淡开口,一副很平静的样子,可实际上双目的收缩,已然看出了其内心的震惊。

    只是,或许觉得自己的修为较高,故而无论如何,他不能落了名头,尤其是还有旁人看着,于是神sè必须要淡然,至于内心的jǐng惕程度,唯有他自己知晓。

    话语间,这干瘦修士右手抬起,掐诀之下向着大地一按,顿时轰鸣回旋,在他的上方,天空似撕开了一道裂缝,一抹金光瞬间降临,化作了一个金sè的大印,直奔大地而来。

    这金sè的打印一压之下,轰的一声,这干瘦修士四周的白sè雾气顿时崩溃,再次一压,那些沙粒齐齐碎灭,可就在这时,苏铭的又一个杀机已然出现。

    他右手抬起时,逆灵珠刹那光芒一闪,一股磅礴之力从这珠子内瞬间散出,转眼就笼罩在那干瘦修士的身体外,使得这修士面sè一变,但却很快恢复平静,依旧冷哼一声,迈步间正要出手时,逆灵珠刹那光芒再次一闪,这一次,一股强烈的反震之力轰然而起,使得那干瘦修士身子竟不得不倒退几步,他双眼收缩,仔细看了一眼逆灵珠后,忽然神sè再变。

    “这是……证道果!!”

    几乎在这干瘦修士话语传出的瞬间,那盘膝坐在屋顶上,笑着看这一战的较胖修士,忽然双眼一凝,以他的修为,都难免目中露出一抹贪婪之意,他二话不说身子向前一步迈去,直奔苏铭。

    此刻,那干瘦老者才内心松了口气,那句话语,是他故意说出,因为苏铭这里给了他不少的压力,可碍于颜面,他必须要神sè平静,故而在认出那珠子后,立刻开口点出,使得另一人也出手,以此打破这个让他头痛的局面。

    面对一个道尊,苏铭借此地布置的阵法与手段,再加上那威力不俗的逆灵珠,以其修为与意志,还可以**,可……若是两个道尊出手,那么苏铭根本就难以抵抗。

    眼看这局面就要落入死局之时,忽然的,一声干咳从那屋舍内传出。

    “你看你看,我就说让你去村西头牵两条狗来守家,怎么样,让我说中了吧,果然是有小贼要来偷咱们家的斧子!

    那可是咱们家如今最之前的东西了,你你你,你还不把斧子捡起来,要是让人偷走了,老头子我和你拼命。”

    这声音传出时,那两个道尊一怔,显然没想到这里的斗法,居然有凡人躲在屋里看到后,居然还敢这么开口,居然把他们说成是小贼。

    苏铭这里双眼骤然一闪,隐隐似明悟了一些什么,右手抬起向着不远处的斧子一抓,立刻这斧子刹那间就飞到苏铭手里。

    在握住这斧子的一瞬,苏铭抬头看向那来临的二人时,忽然心神一震。

    他隐隐间看到的,似乎不是什么修士,而是两块……木柴!——

    感谢落叶孤雨道友白银月票!今天早上才看到,也看到了大家的热血,今rì四更战,求月票剑指第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