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395章 门规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395章 门规

    “你是……你是王涛!!”此刻,四周的那些外宗弟子中,立刻有人在迟疑中,猛的想起了苏铭的样子,想起了传说中的那轮血月!

    几乎在他话语传出的一瞬,四周的其他弟子,一个个立刻神sè露出奇异,纷纷看向苏铭,王涛这个名字,他们可以说是如雷灌耳。

    无论是曾经的那次七月劫内,王涛选入内宗,虽说从此音讯全无,可随着叶龙每一次挑战道神降影之阵,都要说出yù让王涛挑战,这种种的一切,使得王涛这个名字,在七月宗内,虽说其人看似被遗忘,可其名……始终长存。

    “王涛,居然是他!”

    “我想起来了,陈大执事当年之所以进阶,就是因为他的引导中,出现了王涛,而王涛被选入内宗,使得陈执事也因此进阶成为了大执事!”

    在这四周之人纷纷哗然的同时,苏铭神sè如常,看了一眼那神sè看似紧张,可实际上目中却有一抹怨毒隐藏的陈姓老者。

    “我要此人!”苏铭右手抬起,一指背穹。

    背穹面sè一变,身子下意识的退后几步,神sè露出惊恐。

    陈姓老者沉默,半晌之后神sè露出果断,看向苏铭时笑着开口。

    “故人多年不见,如此小事自然没有关系,不过……这背穹是老夫的弟子啊,这个……王兄强行索拿,可是犯了门规的”陈姓老者一边开口,一边右手暗中取出一枚玉简,轻轻一捏后,脸上笑容盛开,内心已有了决断。

    “王涛啊王涛,都说你拜入到了某个长老的门下。先不说真假,即便是真的如此,你也要遵守门规,这种对外宗弟子行强之事,你就是犯了门规!”陈姓老者内心冷笑,此刻他把之前的紧张压下,反倒起了一股杀心。

    只不过他要杀的堂堂正正,要用门规来制裁苏铭,如此一来。就算是有长老来干涉,有门规在,自己是站在了门规的一方,与自己无碍。

    苏铭神sè如常,不再去看陈姓老者。身子迈步间,走向背穹,背穹面sè变化,身子正要退后,却被那陈姓老者一把抓住,向前一推,就将背穹推向苏铭那里。

    “不要怕。你若不愿,无人可以强迫你,他还不是长老,也不是执事。没有资格去将你带走!如他强行带你走,他就犯了门规!”陈姓老者盯着苏铭,一字字的开口。

    “可……可他……”背穹正要说话时,苏铭已然临近。向着背穹微微一笑,右手抬起大袖一甩。立刻就将背穹的手臂抓住,一晃之时正要离开。

    “王涛,你好大的胆子,你真敢范围门规不成,老夫虽然与你有旧,但也不能无视你触犯门规!”陈姓老者双眼一亮,立刻迈出几步,大喝开口。

    “门规第三十七条,七月宗内,除了长老,执事外,任何人不可干扰外宗弟子修行,更不可强迫行事,这是对外宗弟子的保护,因外宗弟子,是我七月宗不断强大的基础!

    王涛,你若再不住手,此事我会上报宗门,对你进行制裁!而你此刻所做的一切,都已被老夫记录下来!”陈姓老者再次迈出几步,全身修为轰然散开,右手抬起时,露出了其手心内的那枚玉简!

    苏铭冷冷的看了陈姓老者一眼,没有说话,抓着在惨叫的背穹,身子一晃化作长虹就要离去。

    “师尊救命,师尊,这恶徒……他……他没有影子,他是修行七命术有成的宗门之人啊!!”背穹神sè惊恐,急忙尖声开口,此话一出,立刻四周的弟子一个个瞬间看向苏铭那里,陈姓老者也是一愣,看去时立刻双目猛的收缩。

    “就算是修炼七命术有成,哪又如何,就可以触犯门规了不成!而且……王涛,你又触犯了一个门规,在七月宗内,除长老外不可飞行!!

    除非我等执事,才有因处理要事而暂时飞行的权利!!”陈姓老者咬住门规,话语间身子一跃而起,直奔苏铭而来,就在他飞去的一瞬,远处有数十道长虹刹那呼啸而来。

    那数十道长虹内,全部都是外宗执事,他们收到了传信,此刻急速来临时,当首之人正是那曾经的白衣文士,此人当年是大执事,因叶龙的原因,此刻已经是外宗之主,如今来临时,他神sè不怒自威。

    “住手!”其声音轰鸣如雷霆翻滚,刹那回荡八方后,一眼就看到了苏铭与苏铭手中擒着的背穹。

    “宗主,此人连续触犯门规,先是无故来外宗强擒弟子,而后不是执事,又非长老,可却擅自飞行,老夫劝说不成,还请宗主定夺!这是证据。”陈姓老者看到那白衣文士来了后,内心立刻冷笑起来,暗道这一次一定要让王涛这里有一个教训,让他知晓,自己也并非好惹。

    话语间,他将那枚玉简一挥,这玉简直奔白衣文士而去,被那文士抓在了手里后,皱起了眉头,看向苏铭。

    苏铭这里身在半空,倒也没急于离开,而是平静的站在那里,看着陈姓老者在那里由之前的紧张,变成如今的嚣张。

    白衣文士皱着眉头,看了一眼下方大地,此刻四周已经有不少弟子都围绕过来,正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他内心有些不喜陈姓老者的做法,所谓门规之事,虽说需要遵从,可有些时候大都不会去太在意。

    比如这内宗弟子出现,去擒拿一个外宗弟子之事,只要不是特别过分,往往他们都不会去在意,毕竟内宗本身就高贵不少,且此事经常发生,如需要炉鼎,如需要外宗弟子成为仆从等等,这些事情太多,也管不过来。

    可如今这陈姓老者居然抓住不放,让这中年文士也有些难办,若按照门规来针对了苏铭,则自然要得罪其背后的长老。

    而且……这中年文士也认出了苏铭正是当年与叶龙一起的那个弟子,另外中年文士这里有自己的消息,知晓外人所不知道的有关苏铭这里的事情,隐隐听说,苏铭是拜入到了兰长老那里。

    “王师弟,此事这样,你先将这外宗弟子交给我,此事我来处理,你看可好,至于其他的事情,王师弟多年没有回来,一时冲动,此事好说好说。”中年文士微微一笑,向着苏铭开口。

    陈姓老者那里双目一闪,冷哼起来。

    “宗主,此事不可,这王涛既然范围了门规,就需要处理,否则的话若旁人总是来学,此事又当如何,如今当着众多弟子的面,还请宗主秉公!”陈姓老者立刻开口,他既然已经得罪了苏铭,既然让他抓到了一次把柄,就决不能轻易放开,只要这次把柄抓到,他以后也可安全不少,最起码若是苏铭针对自己,自己这里也有话说。

    “哦,不知王某这里,触犯了什么门规?”苏铭在半空微微一笑,神sè一直没有丝毫变化,此刻淡淡开口。

    “还要老夫再说一下么,一,你触犯了禁飞之规,二,你擒拿外宗弟子,你……”陈姓老者冷笑,话语传出还没等说完,忽然他面sè瞬间前所未有的大变,眼中露出无法置信之意,甚至是那白衣文士以及其四周的那些执事,此刻也都一个个瞬间神sè大变。

    至于四周的那些弟子,一个个都还茫然,尽管他们也看到了……苏铭左手一挥间,在他的手中出现了一块……蓝sè的令牌!

    这令牌他们不知道是什么,可陈姓老者与那白衣文士,还有那几十个外宗执事,却是清楚的知晓,这令牌代表了什么!

    这是……七月宗内,可以说至高无上的一类令牌,这种令牌唯有长老才可以拥有,一旦拥有,则身份地位可以说是迈入到了七月宗之巅!

    在其上,只有执掌的大长老,再就是那些沉睡的十二大长老,除了这十三人,再没有人可以于宗门的身份上,超越拥有这令牌之人,最多……也只是等同而已。

    在拥有这令牌之人面前,什么门规,什么宗法,都是笑话!他想飞就飞,莫说擒拿一个外宗弟子,就算是对他们几人,也都有生杀大权,逐出宗门也都是一句话而已。

    “外宗所属宗主许翼,拜见王长老。”白衣文士面sè变化中,毫不迟疑的向着苏铭抱拳深深一拜。

    “我等,拜见王长老!”在白衣文士身后,那数十个执事,此刻一个个神sè紧张敬畏中,齐齐向着苏铭一拜。

    至于那些四周的外宗弟子,此刻才一个个恍惚,匆匆的一个个跪拜下来。

    “拜见王长老。”就连陈姓老者身边的那些人,都一个个紧张的纷纷向着苏铭一拜,唯独这陈姓老者,此刻面sè苍白,神sè中带着无法置信,他怎么也没想到,苏铭这里……居然会是长老!

    这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在他看来对方最多也就是某个长老的弟子而已,可如今……他身子一颤,连忙低头,忐忑与惊恐刹那再次回到了他的身上,向着苏铭抱拳深深一拜。

    “拜见……王长老……”——

    上传了二师兄的人物图片,背后是第九峰,妖异如花一般的男子,还有……今天上传了李慕婉的图片!!婉儿……

    另外之前的一些女xìng图片让画图的人重画了,之前的如许慧的太暴露,现在重画的很古典符合意境,大家可以回复重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