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71章 三荒劫(三)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71章 三荒劫(三)

    帝天双目弥漫血丝,更有血泪似要流下,全身衣衫无风自动,连带着帝冠下的头发,也都漂浮起来,整个人前所未有的凝重,几乎是用尽他的一切力量,去维持此刻漂浮在其上方的命格……不碎!

    那命格闪耀璀璨之芒,黑色中带着夜空无法沾染的暗,使得这片世界似乎一下子都成为了漆黑,如化作了黑色的淹没了世界的海洋.

    帝天,在苏铭的前半生中,这个如宿命般的敌人,此刻却在坚持着维护苏铭的命格,此事说来讽刺,可帝天那专注的神情以及努力,让这讽刺看起来不可笑,反倒有一些悲凉。

    他自己无力去度过毁灭,而面对亲人朋友的一一甘愿死亡来成全自身,他不能失败,他也不愿失败,更不甘心失败。

    这世间没有绝对的对与错,苏铭也好,帝天也好,苏轩衣也好,即便是那灭生老人,他们都是如此,或许他们的某些做法损伤了其他人的利益,对其他人造成了伤害,可站在他们自己的角度,他们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他们都有各自的执着!

    比如三荒,没有人能说它是残忍的,是错的,除了桑相!可对三荒而言,他要生存,他要存在下去,他要变的更强,他不甘心成为一个翅膀界中诞生的生命,他要入主苍茫,这是他的道,他没错!

    再如桑相,与世无争,可最终却落得如此下场,它认为天下所有都是错的,唯有自己是对,可……它的存在本身对于众生而言属于创造者,可也是毁灭者,它想要完整的自己,不再死亡,而是回家,可对于旁人而言,它的回家,代价上自己以及所有身边之人的灭亡,此事……岂能甘心。

    还有这帝天,又何尝不是如此!

    修为到了一定的程度,智慧已经达到了极致之后,人们可以看透自己,也同样可以看透旁人,明悟了所有,实际上一切造化,一切脚步,都环绕着道!

    不同的道,各自的道!

    与其说如今是桑相浩劫降临,毁灭出现的一刻,不如说这是桑相世界内此刻的这几个天骄之辈,他们在印证彼此的道,到底……谁才是可以真正成功者,那么谁的道……就是大道!

    这一点,苏铭早已明悟,所以他明明可以找到帝天,但却始终没有去寻找,因为他已看透了帝天,一如帝天看透了苏铭一样。

    苏铭知晓,帝天在自己前半生所做的事情,绝非是随意而起,而是蕴含了某种计划,这计划是什么,苏铭猜不到具体,但从那无数的蛛丝马迹上多少也能猜测出一些……

    那是临摹!

    而想要临摹,就必须观察,甚至寻常的观察都不行,需要一种强烈的代入后,才可达到完美的临摹,才可以和真正的画面去重叠在一起,而不分彼此!

    所以,苏铭在与三荒对抗时,他早已明白,帝天不是如今最急迫的敌人,反倒是此人更多的,是不愿自己失败才对。

    因为自己若失败了,那么也等于是帝天的临摹,再没有丝毫作用!

    而苏轩衣……此人尽管老谋深算,尽管阴沉无比,心机如海,但当年苏铭与其了断之后,他就已经明悟了,此人就算是再阴沉,他最终的算计也不是自己。

    自己对他而言,只是初期的一个利用对象,而非永久,而自己的崛起对苏轩衣而言,那是一个意外,一个不会让其计划改变的意外。

    苏轩衣的目标……是灭生老人!

    故而苏铭当年离开第四翅界是,他曾喃喃,当他再遇到灭生老人时,对方……还是灭生么……正因明悟,所以苏铭之前灭杀前纪强者时,他没有踏入第四真界,因为他知道,苏轩衣在那里。

    苏轩衣的敌人是灭生,既如此,苏铭也不会去干扰,这种种局面看似混乱复杂,可实际上苏铭早就已经将其在脑海中捋顺。

    他的敌人,是三荒,是灭生老人,还有……苏铭之前才发现的,桑相!

    如三荒曾经虽说,他是修士,苏铭也是修士,而桑相……那只是一个生命,他质疑苏铭为何不帮自己之时,也在质疑苏铭为何去帮桑相……

    如果说那个时候的苏铭,的确是在帮助桑相的话,那么经历了一切之后,看到了那黑袍青年以及灭生老人后,他已不是在帮任何一方,他自己……就是一方阵营!

    这就是,如今浩劫时的局面,一个看似很复杂混乱,可实际却很清晰的画面!

    几乎就是苏铭与三荒的风混淆在一起,桑相后入而来,帝天维持命格不碎的同时,在那第四翅界的灭生老人,从隐藏在那缺口旁的远古舟船上,双眼蓦然睁开。

    在其双目开阖的刹那,一股苏醒的气息在他身上骤然回旋。

    “时间……终于到了!”灭生老人喃喃时,双眼内露出明亮璀璨之芒,右手抬起时目光落下,如凝望手心掌纹。

    在这一瞬,三荒大界内,第四真界中漂浮的那座宫殿里,苏轩衣的身子猛的一震,抬起了头,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目中散出的,是仿佛等了无数年的一次生命中最强烈的期待。

    “我的儿……雷辰,为父这一生双手血腥,杀人无数,或许有很多对不起之人……但,为父的一切所做,都是为了我塑冥族的崛起,为了……你!

    你将是塑冥族的希望,你将是苍茫中,重新崛起的我塑冥族,未来的族长!”苏轩衣缓缓地站起身,低头时他的手心内出现了一个拨浪鼓。

    这鼓,曾经苏铭拥有过,但当时在乌山的苏铭不知晓,在雷辰那里,也有一个……只不过苏铭所拥有的,是阿公制作,而雷辰拥有的……属于苏轩衣。

    “雷辰我儿,为父会给你制造出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一个……可以让你去夺舍灭生老人的机会!!

    这就是我苏轩衣,筹划了一辈子,最大的计划!”苏轩衣大袖一甩,神色内露出癫狂,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他亲眼看到他的父亲,塑冥族的老祖愚忠灭生,更是亲眼目的了整个第五真界的毁灭,实际上真正出手的……正是他的父亲!

    他看到了一切,看到了所有,也看到了在他父亲之后,将塑冥老祖艹控的灭生,他甚至还知道不少其他族人不知道的隐秘之事,比如这塑冥族,实际上就是灭生老人引导而出现的族群。

    比如,这个族群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让灭生老人去研究,似乎要在这个族群上找出什么,直至苏轩衣眼睁睁的看着族群的死亡,看着亲人凄厉中成为了飞灰,看到他的家乡,那如今只在记忆里的第五真界,成为了废墟……

    他恨塑冥老祖,他很自己的血脉,他很这苍穹内的一切生命,从那一刻起,他的姓格彻底改变,他的内心深处出现了一个疯狂的可却让他执着的念头。

    “以塑冥族的天赋,夺舍……灭生老人!若我做不到,那么就要让我的儿子做到!”苏轩衣仰天大笑,这就是他的计划,也唯有这样,他才算是为族人复仇,为第五真界复仇,为他们塑冥族复仇!

    为了复仇,他可以牺牲妻子,为了复仇,他可以牺牲挚友之子,为了复仇他更可以丧失了人姓,这一切……如今已经到了要终结之时,苏轩衣的目光落在了前方盘膝打坐的雷辰身上。

    他的目光里渐渐露出了身为父亲的欣慰与慈祥,许久……当苏轩衣的身后,渐渐出现了一个漩涡之时,苏轩衣没有丝毫迟疑,转身间一步迈入那漩涡内。

    在他踏入漩涡的刹那,他的心神中回荡了来自灭生老人沧桑的声音。

    “塑冥之子……按照你族与我的约定,化作我的手掌,拨乱时间的丧钟……掀起……封印意志的怨气!

    唯一界生之怨,方可埋此界生之巅,唯一界同源之怨,方可封此界同源最强!”

    随着灭生老人的话语回荡,苏轩衣的身影在那漩涡中急速的扭曲,转眼间就化作了一只手掌,这手掌是白色的,如一尘不染,一挥之下赫然从漩涡内闪烁而出,可却已不在了第四真界,而是在了……暗晨逆圣之阵营!

    “你是我的手掌,化作老夫意愿的掌纹!”第四翅界,古舟上的灭生老人双眼蓦然一闪间,他面前的船木上,曾经苏铭留下的掌印,刹那间消散,可随着掌印的消散,在那苏轩衣化作的手掌上,却是渐渐出现了……一模一样的掌纹!

    “祭祀……开始!”灭生老人多少年来,第一次站起了身,他的长发无风自动,大袖一甩之下,发出了低沉的声音,这声音回荡之时,在那桑相的世界外,苍茫内……那巨大的罗盘赫然出现了!

    罗盘上盘膝打坐的黑袍青年,他的手指始终捏着第七颗珠子,双目冷漠,望着就在不远的前方,那只充满了死气的桑相蝴蝶!

    他,来了!——

    第一更!(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