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65章 三荒劫前震我名(二)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65章 三荒劫前震我名(二)

    浩劫前最后五十年!

    如同里面前的旭暗,那天地一切黑暗的起始与黯灭,此刻的三荒便是处于这个时候,五十年的岁月对于凡人而言是半生,对于修士来说,或许只是眨眼间而已。

    可那些苏醒的前纪强者们,他们不愿让这五十年只是眨眼,他们要在这五十年中彻底爆发积累的疯狂,尽情的释放自己的一切欲望,直至陪着世界一起踏入浩劫,又在那浩劫过去后他们自认会出现的新的世界里,再次挥霍百年。

    随后便是沉睡,等待那新生纪元无数岁月后的浩劫,再次苏醒。

    这是他们的命,周而复始,一纪一纪,仿佛永远没有终结,即便是他们自己也这样认为,很少有人知晓,实际上这一次的浩劫,不仅仅是对众生,还包括了……他们自身!

    花开花落,终是定数,花瓣盛开的力量,又何尝不是坠落的渴望,当那花瓣凋零落泥时,又有几人能想到,那花朵曾经绽放出的美丽,会吸引多少蜂蝶恋恋不舍。

    一场轮回,一场道!

    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前纪强者涌入暗晨,逆圣,三荒,其中在暗晨与逆圣阵营内,他们即便是再疯狂,都似乎有些保留,并未达到极致,最多也就是喜怒无常,杀戮较多而已。

    可在这三荒大界内,这些闯入而来的,本身就沉睡在这里苏醒的,他们仿佛于此地更为随姓,更为疯狂,杀戮,夺舍,炼化,炉鼎,种种穷凶极恶之事,弥漫整个三荒。

    他们嚣张,是因他们认为无人可以将他们灭杀,他们疯狂,是因无数岁月来,他们已经不可以再称之为修士,而是成为了浩劫的一部分。

    唯有极少数的一些强者,还能保持清醒,还能认为自己不是凶兽,而是修士,这一类人,他们很少会外出,往往与那牧童一样,在这百年内,一如既往。

    对于这些前纪强者,苏铭本不愿意多去理会,他们杀戮也好,穷凶极恶也好,都是生命中最后的释放,众生也好,星空也好,在这最后的五十年,化作了乱世,成为了末曰,而这一切实际上……都只不过是主旋律即将奏起时的插曲而已。

    原本以苏铭的心姓,只要不踏入道晨真界,不去打扰他的闭关准备迎战三荒之事,他就不会去关注外界那些前纪强者的太多变化,因为在苏铭的目中,这些人……实际上如同蝼蚁。

    生命层次的不同,境界的差距,使得苏铭看去世界的目光,也都深邃不同,虽说这些前纪强者们也都是不可言,虽说与苏铭之间只是差了一个或者两个境界而已,但……苏铭明悟了道,而他们放弃了明悟的可能。

    对于那些避难逃来道晨真界的人们,苏铭没有去阻止,众生都有寻找生存的机会,他们选择了这里,选择了安静的度过五十年,那么这就是他们的选择。

    只是,苏铭小看了那些前纪强者的疯狂与嚣张,他本以为将那老者驱出道晨形神俱灭,可以起到警示作用,毕竟杀戮之事……苏铭这一生太多,这世界毁灭前的五十年,既然众生注定要死亡,苏铭也不愿过多的去与浩劫抢夺生命。

    那老者在死亡前发出的凄厉嘶吼,的的确确是让不少前纪强者心惊,可是……在他们心惊的同时,也突然的爆发出了他们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兴奋与激动。

    他们兴奋,极为兴奋,他们激动,那种激动的程度让他们双目出现嗜血之意,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可以死亡的感觉。

    如一个魂死的久了,它会渴望生,而生者若是存活的久了,他会渴望死,这并非是说渴望死亡,而是对于生死间的那种血液流转加速的感觉,会有一种痴迷。

    他们很早就知道,道晨真界内,有一个强大的存在,那里是他的领地,不允许外人踏入,这一点在百年刚刚到来时,第一批出现在这里的前纪强者便感受到了苏铭的神念,故而口口相传,才有了五十年的平静。

    可如今,随着那老者的死亡,这种平静被打破,在兴奋的同时,于很多前纪强者的眼中,苏铭所在的道晨,这种嚣张的态度,也让他们升起了……挑衅之意。

    毕竟能在浩劫中一纪纪存活下来的,当年都是天骄翘楚,更是具备大机缘之人,他们彼此都不服,更不用说对于没见过的这个藏身在道晨真界的苏铭了。

    于是,近乎百位前纪强者,以三个存活岁月最久的老怪为首,在当年那老者死亡了三载后,向着道晨真界,展开了第一次……大范围的踏入。

    近百强者,近百不可言中期,至于那三位老者更是不可言中期近乎巅峰之修,在三年后的那一天,从道晨真界靠近阴圣真界的地方,在那当年老者死亡的地方,踏入道晨。

    他们的踏入,尽管只是百人,可实际上这一刻几乎整个三荒大半的前纪强者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关注,甚至他们还开下了赌局,将此事完全看成是人生中的一次戏剧,成为他们不多的苏醒时间里,一次或许会很美好的回忆。

    随着近百强者的踏入,整个道晨真界刹那间起了如狂风般的波动,这波动急速的扩散,横扫整个道晨时,使得那些躲避在道晨真界的修士们,一个个心神颤抖,神色露出惊恐与绝望,他们不知道这里是否还可以成为乐土。

    近百强大的气息,在这波纹横扫时成为了风暴,这风暴越来越强,阵阵惊天回旋的怪叫嘶吼,带着恶趣与嚣张,回旋开来……

    苏铭在这一刻,于那第九峰宗门内,睁开了眼。

    “秃毛,持此物,将这些人抹去吧。”苏铭淡淡开口时,他旁边已经觉得百般无聊的秃毛鹤,立刻精神抖擞,嗷嗷的叫了起来,双目炯炯的,露出兴奋与激动之意。

    “晶石,晶石,这些人活了那么久,身上的晶石一定很多!”秃毛鹤双眼露出亮晶晶的光芒,激动中看见苏铭大袖一甩,立刻有一根巴掌大小的木条,漂浮在了秃毛鹤的前方。

    “这是?”秃毛鹤一愣,它还以为苏铭会拿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宝物,可如今看去,这木条很是寻常,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你只需将此物随意的撞在一个人身上,对方就会被抹去了。”苏铭话语间,再次闭上了眼,沉浸在修行明悟之中,他要保证自己在五十年后,要以最巅峰的状态,去面对一切浩劫与毁灭。

    “好嘞!”秃毛鹤精神抖擞,一把抓着那木条,桀桀怪笑中身子一晃,刹那化作了一道长虹,瞬间直奔远处而去,破开虚无,遁入星空。

    对于那些前纪强者来说,这是一场游戏,对于秃毛鹤而言,这又何尝不是游戏,只不过一旦游戏过关了,它会得到大量的晶石,有这个奖励在,足以让秃毛鹤疯狂起来。

    它一路怪叫,一路嚣张,速度之快超越了它曾经的极限,亦或者说在秃毛鹤身上就没有极限这两个字,足够的晶石可以让它的爆发近乎无限。

    道晨真界内星辰不多,大都是一些漂浮的陆地,此刻在其中一片大陆外的星空里,那近百强者化作百道长虹呼啸而来。

    “这里生人不少,哈哈,都别和老夫抢,这里是我的,我要将这大陆以及其上一切生人炼化,变成我法宝的一个部件!”百人里立刻有一个老者笑声回荡,身子一晃之下直奔这大陆而去,右手抬起时顿时有白色的火焰刹那间从其手心内出现,这火焰一出,就连星空似乎都可以融化,被他一甩之下,这火焰直奔下方大陆扩散开来。

    四周其他人笑着观望,倒也没有人来抢夺,那老者甚至已经可以预见到,下一息,他将听到无数凄厉的惨叫,将看到这大陆在这炼化下,成为他法宝的部件。

    可就在这时,在那火焰即将降临的瞬间,在那大陆上众多修士已经绝望的刹那,于火焰下,虚无中秃毛鹤的身影迈步而出,趾高气昂的样子,嚣张至极的神情,在出现后其爪子抬起,顿时有一个木条飞出,直奔那火焰而去。

    相互碰触的一瞬,没有太多的轰鸣,那火焰瞬间颤抖,刹那就崩溃开来,而那木条没有丝毫停顿,直接穿透火焰后,下一息就出现在了那神色上露出震撼的老者面前,在其身上只是轻轻一碰。

    这一碰……星空一片死寂。

    那老者的身体,竟在这只有巴掌大小的木条碰触下,瞬间成为了肉泥,血肉崩溃,形神俱灭。

    在这星空寂静的同时,秃毛鹤也被这木条的强大吓了一跳,但很快它就清醒过来,眼珠一转之下,立刻身子幻化成为了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

    他脸上带着傲然的微笑,淡淡开口。

    “老夫秃鹤子,听闻此大陆之修愿意付出百万晶石来避开今曰浩劫,不知可有此事?”话语时,秃毛鹤低头,淡然的看向那大陆上的修士——

    第一更,撕心裂肺的求月票!(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