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60章 踏过那扇门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60章 踏过那扇门

    “大花好。”

    “小花好!”

    “大花漂亮!”

    “小花更漂亮,你没见过小花的叫声,那毛发,那身段……完美!”

    “小花是公狗……”冥龙大狗古怪的看了秃毛鹤一眼,实在忍不住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秃毛鹤沉默,它的脸上渐渐露出了一抹惆怅,许久之后叹息一声,一种似乎命运捉弄,造化弄人之意,在它的身上显露出来。

    摇着头,秃毛鹤向着岸边走去,可就在它半只脚踏出穿透,即将落下的刹那,忽然的,它整个身子一顿。

    它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在要离开这艘船的刹那,它的内心出现了刺痛,这刺痛仿佛是只要迈出这一步,它将失去一些它不愿失去的人与事。

    沉默中,在那冥龙大狗诧异的目光里,秃毛鹤转过身,怔怔的看向苏铭,它看到的是那斗笠下,抬起的沧桑面孔,还有那面孔上的温和微笑。

    那笑容似可以看穿岁月,看透虚无,带着让秃毛鹤内心不知什么滋味的感觉,让它脑海在这一瞬,如有雷霆闪电而过,让它……似乎想起了什么。

    低下头,秃毛鹤看着忘川河,渐渐地,它在那河水里看到了一只秃毛鹤在某个部落里化身鹤神,而后遇到了一个叫做苏铭的青年。

    它看到了那只秃毛鹤在天空变成了七彩雀鸟,看到了它与那个青年一起在神源星海,一起在三荒大界,一起在那暗晨逆圣的一幕幕……

    河水里的画面,最终定格在了此刻,舟船上。身子半步要踏出船外的自己。

    “老大你怎么了,来啊,我们约好的一起在这里叱咤风云啊,吃香的喝辣的啊。”冥龙大狗似有所察觉,神sè露出焦急,连忙开口。

    秃毛鹤沉默,似乎没有听到冥龙大狗的声音,目光从忘川河中抬起,重新的落在了苍老的苏铭身上。与苏铭的目光对望。

    “走吧,迈出那一步,在彼岸的世界里,你会比在这里还要开心。”苏铭轻声开口。

    秃毛鹤依旧沉默。

    冥龙大狗那里更为焦急,它从未在秃毛鹤这里看到这样的神情。那是不舍,那是迟疑,隐隐间似乎还有了一抹坚定。

    这种认真之意,似乎从来就不会出现在秃毛鹤这里,可如今,冥龙大狗亲眼……看到了。

    它害怕,它担心秃毛鹤不来了。它焦急中身子一晃就要冲上船头,可在这岸与船之间,似存在了一层看不到的壁障,在冥龙大狗扑来时。这壁障阻挡了它的身体。

    “在我的记忆里,有那么几个人对我很好,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如你这样,让我体会到了友情……”

    “在我的记忆里。你不是主人,你是我的朋友。”

    “在我的记忆里。跟随在你的身边,让我可以不去想脑海时常出现的茫然,让我也不愿去苏醒记忆,只希望这样没心没肺的生活,可以持续很久很久……”

    “在我的记忆里,你是晶石的化身,你可以凭空变出晶石的神通,是我梦寐以求的……我,为什么要走?”秃毛鹤看着苏铭,抬起的脚收回,坚定地踏在了船木上。

    “毁灭又如何,它鹤nǎinǎi的,老子不走,说什么也不走!!”秃毛鹤赌气般的坐在了一旁,秃毛的身子此刻看起来仿佛很是愤怒的样子。

    “不管如何,反正说什么我都不走!”

    “真的不走?”苏铭沉默许久,看着秃毛鹤,轻声开口。

    “假的也不走!”秃毛鹤瞪着苏铭,生气的说道。

    苏铭轻叹,望着秃毛鹤,许久之后哑然一笑,点了点头。

    “那么,就和我一起看着桑相之灭吧。”苏铭说着,摇起了船桨,随着船只的远去,岸边的冥龙大狗神sè中露出了悲伤。

    “大冥,你鹤nǎinǎi的哭什么,老子又不是不回来了,等着我,等我回来时,我们一起搜刮这里的所有晶石!”秃毛鹤站在船头,向着渐渐模糊的岸边冥龙,大声的开口。

    冥龙听到了秃毛鹤的声音,怔怔的看去,没有注意到它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那女子默默的站在那里,如一朵白sè的小花。

    木屋下,从此除了苏铭外,多了一个身影,那是秃毛鹤,只是它没有安静的时候,总是在这四周出没,即便是实在无聊也,也会绕着木屋绕圈,一圈一圈,直至疲惫的不得了,这才趴在苏铭身边,那秃毛的样子看起来,倒也别有一种风采。

    苏铭看着秃毛鹤,他的笑容要比之前的百年多了不少,似乎已经习惯了秃毛鹤的陪伴,习惯了这只秃毛鹤对于晶石的执着,习惯了身边总是有这么一只时而让他无奈的朋友。

    时光流逝,两甲子岁月的最后二十年,最终过去了十九年,这最后一年的冬天,还是那冰雪覆盖的大地,苏铭等待了他最后要等人。

    蛮族!

    十万蛮族族人,在这冰雪里,默默地来到了这里,十万人鸦雀无声,默默的站在木屋外,默默地看着苏铭,当首的几人苏铭熟悉,尤其是南宫痕,这位命族的族长,他怔怔的看着木屋下的苏铭,神sè内多出了一些迷茫。

    “你们来了。”苏铭轻声开口,站起了身,在他身体站起的刹那,十万蛮族之人齐齐跪拜下来。

    “拜见蛮神!”那声音传遍四周,传入忘川,似乎就连对面的彼岸也都可以清楚的听到,回旋间,苏铭看着他们,这是他要等的最后一批人。

    送走了这批人,他再无遗憾,于这三荒中也没有了牵挂,可以去用一切方式,为自己争取到那一线生机。

    大袖一甩,立刻一股轻柔的风呼啸而起,横扫四周,将这些蛮族十万族人笼罩在内,卷入到了苏铭的衣袖里,脚步抬起一步,苏铭站在了船舟之上,秃毛鹤那里赶紧跟来,几乎就是它踏入船舟的一瞬,这船舟自行急速而去。

    似乎是一息的时间,似乎是从冬季走到了chūn季,这舟船靠近了彼岸,在苏铭衣袖一甩之下,彼岸上,十万蛮族族人身影出现。

    他们怔怔的看着苏铭,没有人说话,但是那目光里的不舍,却是浓郁的就连着chūn季都起了秋伤。

    “在这个世界里,你们……保重!”苏铭看着他们,双手抱拳,向着十万蛮族深深一拜,这一拜,他是以蛮神的身份,去拜族人。

    这一拜,chūn风落,秋风起,让这舟船与彼岸之间,起了朦胧的雾。

    “送!”南宫痕沉默中忽然一声低喝。

    “蛮神!”十万蛮族齐齐跪拜,这一拜……让苏铭抬起头,直至他的舟船远去,他依旧可以在那朦胧里,看到长拜不起的十万族人。

    秋风送着舟船,在苏铭这里,是送着十万蛮族,可在蛮族那里,是送着他们的蛮神,可以不用去分清到底谁送谁,因为这离别的秋意,是从彼岸的chūn中走过,又随着舟船的远去,走入到了隆冬。

    直至到了木屋外,依旧还是冰雪的天地,只不过这一次苏铭在走下舟船后,在秃毛鹤于岸边时,他回头望,那舟船已沉,落入忘川河内,或许未来会有一天,这舟船还会浮起,而苏铭将成为自己的渡舟人……带着自己,去那彼岸所代表的……另一个世界。

    洒脱一笑,衣袖轻甩,天空的冰雪刹那间静止在了虚无,这世界的所有,都在这一刻成为了寂静,因为这里已经没有了苏铭要等的人,因为苏铭,他也到了该苏醒的一刻。

    走过木屋的台阶,走到了屋檐下,走到了那木屋的房门前,这苏铭两甲子岁月从未推开的木门,此刻在他的面前,一推之后缓缓的打开。

    脚下那从未踏过的门槛,此刻也是第一次的,随着苏铭抬起脚步,迈入进去。

    秃毛鹤神sè有些伤感,可此刻仿佛将那伤感埋在了心底,继续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大摇大摆的随着苏铭踏入木屋。

    木屋外,天地静,木屋内,世界空。

    如一个漩涡,如一个轮回,这木屋仿佛是这世界的一个点,随着苏铭与秃毛鹤的踏入,随着此木屋的门缓缓地关上,木屋外的世界在这一刹那,成为了虚幻,渐渐模糊,渐渐消散,直至成为了虚无后,化作了星空。

    那是……道晨真界!

    至于这条忘川河,则成为了一条在这星空中直通远处的天河,在那天河的另一边,则是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漩涡弥漫了整个道晨真界,此刻正渐渐的收缩,隐隐还能看到在那漩涡内,似乎还存在了另一片世界。

    而那木屋,则是在这朦胧中,慢慢化作了……第九锋宗门!

    苏铭,睁开了眼!

    两甲子的岁月,似乎就在苏铭的闭目与睁开之间,就这样的流逝了,他低下头,左手是曾经前生的记忆烟火,右手掌心内,幻化的是这一世的旭暗起落……

    “回来了……”苏铭抬起头——

    第二更送上,求月票冲冲冲!!,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