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56章 一世渡舟人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56章 一世渡舟人

    “我的路,是从死走向生,是隆冬走向苏chūn……如今走到了哪里……”苏铭看着那雨水,轻声自问。

    “走过了四季,走过了死生,只求解惑,只想求真……”苏铭摇了摇头。

    “还剩下二百多年……四甲子的岁月,很短,不漫长,分不清是生还是死,生死之间,如夕阳下的匕首上散发出的锈迹,不懂,或许也终究还是不懂。”苏铭轻叹。

    “我没有权利去帮他们定下生死的选择,我尊重身边人的一切决定,他们的选择,他们的执着,我从来不会去干扰,因为我们是平等的,因为我在意他们。”苏铭看着那雨水,神sè渐渐露出了果断。

    “可这一次……我不会询问你们,就让我苏铭……人生中第一次,或许最后一次去自私,去为你们选择这条道路。

    ,我不会选,第二条,我无法选,第三条……若那个世界真的存在,我苏铭发誓,此生若不死,万万年也好,悠悠岁月也罢,我终究会去寻找到你们的痕迹……

    若你们再也看不到了我,就如那三荒所在的大树一样,请你们将我遗忘……就当这一切没有发生,就当这桑相的世界不知是谁人的梦,谁人墨下的一场虚幻。

    就当……这天地间,从来就没有一个叫做苏铭之人,出现过。”苏铭喃喃,话语间,那外界的雨水仿佛出现了要静止的征兆,渐渐落下的缓慢了。

    “大师兄,二师兄,虎子……第九峰是我们的,是师尊留给我们的jīng神,如今的第九峰弟子百万。我无法一一送走,我只能送走十万,其他的人……我管不了。

    阿公,蛮族是你期望延续的,而我是蛮神,我要庇护蛮族的传承,十万蛮族族人……我会尽全力送走。

    长河,我答应过你,将你妻子复活。此事我不会忘!

    火魁老祖,神源星海我让你跟随我,从你同意的那一刻,我会尽力不让你失望。

    朱有财……我不知你与秃毛鹤有什么关联,但……你就是你。

    雨萱。若有来生,若有相见,我会找到你。

    沧兰,多年的守护,你已在了我的心,我的心很冷,我的心跳的很慢。使得它仿佛保留不住太多的面孔,可你……已经在了。

    许慧……德顺的事情,即便是再出现一次,我也依旧会那么做。你认同也好,不认同也罢,从你选择随我的一刻起,这是注定。

    阿公……”苏铭闭上了眼。

    “烈山修。我们的选择不一样……师尊……弟子无法等你心变结束……”苏铭喃喃间,右手抬起。向着脚下的山崖之石,蓦然一按。

    这一按之下,整个世界无声无息的一震!天空中的雨水,全部静止下来,一同静止的还有整个第九峰宗门,还有道晨真界。

    雨萱正怒视许慧,似乎在说些什么,可神情已化作了永恒,许慧神sè得意,似在反击,但依旧是一样的,成为了静止。

    沧兰保持着微笑,只是带着笑容的面孔,看的却不是雨萱与许慧,而是看向苏铭所在的方向,眼睛里……有晶莹,似乎她知道这一切,一如她特殊的能力。

    阿公默默的坐在湖边,看着湖水,闭上了眼。

    大师兄盘膝打坐,这一坐,不知多久,二师兄那里含笑看着四周的女子,摇着头,没有注意到门口处的一面小镜子里,正有阵法闪耀。

    而在那小镜子阵法所通之处,虎子正喝着酒,一脸小心翼翼带着偷笑的,不断大量手心内的另一面镜子,那镜子里折shè出来的,是二师兄的一幕幕。

    这一切都静止了,包括宗门内的长河,火魁老祖,还有那望着神源方向的朱有财,甚至整个蛮族族人,还有秃毛鹤。

    秃毛鹤嘴里咬着晶石,冥龙在其旁正说着什么,但此刻却是静止不动。

    整个第九峰,整个道晨真界,全部如此,唯独苏铭在这一瞬,再次睁开了眼。

    “那个世界,我相信它一定存在!”苏铭喃喃间,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其鲜血瞬间成为了血雾,刹那就笼罩在了整个第九峰宗门内。

    “即便是原不存在,可在我之后,它也必须要存在,如创造一个世界,以我苏铭的信念,以我苏铭的意志,以我的一切……去将那里……创造!!”苏铭大袖一甩,立刻血雾滔天,弥漫第九峰宗门内外,充斥八方翻滚起来。

    “在那个世界,你们会很好的生存,你们不会想起我,因为我不知自己是否有出现在你们面前的那一天……

    你们将带着我对你们的祝福,我会用两甲子的岁月来完成这对我苏铭而言,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施法,这一次的施法,我需要足足两甲子去完成。

    这一切,是因我必须要确保,你们的成功,我必须要确保,你们……真的可以进入那个世界,我也必须要相信……那个世界,它是存在的!

    它的名字我不知晓,它所在的界我也没有看到,但我相信它存在,它的名字……因桑相会化作尘埃,故而必定与尘有关,你们是我苏铭送出的……不腐朽的,我的至亲尘埃!”苏铭平静开口,神sè内却蕴含了深深的情感,慢慢的盘膝坐下后,他再次的闭上了眼。

    这一闭眼,把所有的思念零落成千回百转的片段,在记忆里搁浅。

    这一闭眼,主这些转瞬即逝归于静灭,可却在隐约间,风雨里,不知是谁敲着回忆。

    这一闭眼,多少前尘往事,怎能忘……或许,那些无奈也抵不过世俗的长空,终将烟消云散。沧海桑田,芸芸众生,默默承受着岁月的侵蚀。

    “用两甲子的岁月,去看那三生石前,躲在石后的我,默默书写的平凡……这一世,我是苏铭,我是第九峰弟子,我是乌山人,我是你们眼中的寂寞。

    两甲子的那一世,我是你们的……渡舟人。”苏铭的头,低了下来,在其头颅低下的刹那,整个第九峰,在这一片寂静里,起了风……

    那风卷动了漩涡,模糊了一切,化作了一场在苏铭的世界里,将持续两甲子的那一世,因苏铭不能简单的将他们送出,因苏铭要确保一定成功,所以这一次的送……需要两甲子,需要一世,也需要这一次……苏铭意志的存在,去化作一个他与他们,最后离别时,化作的一个虚幻的世界。

    那个世界里,风和rì丽,那个世界里,没有浩劫,那个世界里,更没有修士,那是凡人的世界,那是一场平安中的祝福。

    前世修来的缘,凝聚了数千年,方可修得一次我亲自为你摆着船桨,带着你走过那条叫做忘川的河,渡着你……去往彼岸。

    河水哗哗,一艘古老的船停靠在河边,那里有一座木屋,木屋内坐着一个少年,这少年默默地坐在那里,看着rì出rì落,看着四季变化,等待着前来之人。

    chūn夏秋冬,直至这一年chūn天,少年抬起了头,听到了马蹄声,看到了一匹白马上,白衣的身影,那是一个女子,一个有着淡雅美丽的容颜,神sè温柔的女子。

    这女子的双眸很美,其内蕴含的神情更美,当她凝望你时,你会忘记了世界,想要和这凝望之人,一起望至永久。

    “等了七季,等来了第一个渡河人,她是沧兰。”少年看着那来临的女子,脸上露出笑容。

    “船家,这是什么河?”那女子在河边停下,她美丽的双眸在那河水上一望,又看向了少年。

    “忘川。”

    “河的对岸是哪里?”女子眨了眨眼,在白马上问道。

    “我没去过。”

    “胡说,你没去过怎么在这里渡舟。”那女子轻柔一笑,牵动白马正要离去,却不知想起了什么,下了马。

    “也罢,去看看也好。”说着,女子几步走上了船,看向那少年。

    少年上了船,摆起船桨,哗哗声下,在那夕阳中,渐渐划着船,向着河水的另一边慢慢的行去,一路少年坐在船尾没有说话,那女子也沉默下来,坐在船头,看着忘川的水,慢慢的神sè里出现了苦涩。

    似乎莫可名状的感伤和清愁一起涌上了心头,盈盈湿绪,如一船的路,走完了前生,瞬间化为清澈的泪水,打湿了单薄的衣衫,如沾染了前世的思念,化作了扑面而来的阵阵寒意,清醒了世界,可却摇落在心头变成了点点忧伤,想要去洗,却怎也涤不净眸中浅浅的哀愁。

    直至到了岸边,夕阳成为了如眉的月,映在这忘川河上,这女子坐在那里,沉默了许久……转过头望着少年,看去时,少年的样子已经长大,成为了青年,那是苏铭。

    “到了。”苏铭轻声开口,看着眼前这个女子,神sè内多了不舍与深情。

    “我知道,我觉得……我应该等一等一个人……”女子喃喃。

    “他会来的,如果他也能走上我的船。”苏铭轻叹。

    女子低着头,许久之后站起了身,在迈步走出船头的一瞬,她转过身凝望,看着那远去的船,看着那忘川的水。

    “我等你……”轻声的喃喃,苏铭听到了。

    江月何年初照人,江畔何人初见月……前世你我一生缘,今生谁是渡舟人——

    今rì三更,第二更大约8点半,第三更12点,下个月……我要争!!!,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