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04章 一剑的距离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04章 一剑的距离

    这一幕撼动天地,炎裴晨皇倒吸口气,看向苏铭时神色内露出更强烈的忌惮与震撼,他本以为苏铭是与那血色身影势均力敌,但最终的结果竟然是这血色身影被苏铭一力镇压.

    镇压与毁灭之间,在炎裴晨皇看来,无疑是镇压更难!

    “他……他的确是成为了这一纪……最强者,没有之一!”炎裴晨皇喃喃。

    苏轩衣面色苍白的看着这一切,眼中闪烁之下,神色极为阴沉,那血色身影是他最大的隐秘,可如今即便是此人被召唤出来,但竟然也不是苏铭的对手,这让苏轩衣的阴沉化作了惨笑。

    至于那百万修士的死亡,他不会去在意,哪怕是整个冥皇真界之人都死去,也不会让他苏轩衣有丝毫怜悯。

    他唯独苦涩,眼前这苏铭……不知何时,已经强大到了如此程度……

    苏铭四大真界意志融合之下,化作的镇压封印之力只差一些就堪比三荒,如此一来,这红色身影岂能抵抗,带着疯狂的嘶吼与诅咒,带着一股强烈的煞气与不甘心,他的身体在轰鸣中被直接镇压回了那大地的裂缝内,回到了他沉睡的地方。

    如苏铭所说,此刻,还没到他苏醒之时,不管此人用了什么方法让自己竟然可以提前醒来,但……依旧还是无法避免继续沉睡的结局。

    苏铭杀不了他,这一点之前苏铭已经感觉到,他出手的神通也好,意志也罢,降临在那红色身影身上时,都仿佛隔着一层隔膜,使得其力被无形的削弱了大半,仿佛那层隔膜就是岁月,是纪与纪之间规则的不同,所以……身为这一纪最强的苏铭,他可以将红色身影封印,但却无法将其灭杀。

    “除非……”苏铭看着大海,双眼露出一抹寒芒,但很快这寒芒就散去,他可以感受到,他与那上一纪强者之间存在了不同的岁月,如处于不同的世界,除非是他所在的界灭亡在浩劫中,于新的一纪里,苏铭便与那红色身影没有了隔膜,到了那个时候,他杀此人,轻而易举。

    但这样的结局,苏铭宁可不要。

    沉默中,他看着大海深处,这一次被他封印的只能是这红色身影的身体,这大地的裂缝依旧存在,那百万修士死亡的鲜血依旧化作了满天的赤红。

    苏铭轻叹,即便这里的修士都是冥皇真界之修,与他之间的关系近乎于无,可从占据了冥皇真界,成为了冥皇意志后,此界之人便再也不是与苏铭无关,而是他真界内的子民。

    摇头时,苏铭右手抬起向前一挥。

    “岁月……”苏铭淡淡开口,身为塑冥族最强大的天赋之力,岁月逆转之术,在苏铭的手中,以其仅次于三荒的庞大意志,蓦然的展开,这术法在他手中施展出来,显然要超出苏轩衣太多太多。

    挥手间,整个修真星都刹那间出现了无数丝线,这些丝线如同波纹,在缓缓地流转,如同它们是众人的生命之线,此刻,这些丝线大都是破碎的,它们环绕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转动的漩涡,但如今,这漩涡一震之下猛地逆转开来。

    随着逆转,那些丝线渐渐连接在一起,渐渐地,这修真星天空中飘散的,消失的,之前被毁灭的血,如今一一浮现出来,齐齐的直奔古树而来,树冠上,那些破碎的百万修士的身体,也在这一瞬的岁月逆转之下,完成了从残破到完整的逆转。

    随着百万修士身体的完整,大量的鲜血从天空呼啸而来,一一回到了每一个修士的体内后,最终这些修士的双眼刹那从无神变成了具备生命的光芒,他们心神与身体全部一震后,如一场噩梦苏醒。

    岁月之术,逆转生死,创造生命……

    这种术法,在被苏铭展现出来的刹那,古树下,望着古树的那个青年,抬起头,平静的望了一眼上方,似乎他的目光无处不在,可以看到一切他想看到之物。

    “倒也有些我当年的样子……”这青年轻声开口,收回了目光时,树冠上百万修士脑海中之前死亡的一幕浮现,紧接着化作了神色的骇然与震撼,一道道目光怔怔的看着苏铭……

    苏铭神色平和,低头看向下方大海中蔓延至遥远大地的裂缝,右手抬起向着那裂缝一按。

    岁月之术又一次从苏铭手中逆转开来,随着岁月之力的弥漫与笼罩整个星辰,那裂缝以极快的速度愈合,大海没有了缝隙,大地成为了一体,那些因此裂缝出现而崩溃的山,粉碎的所有,在这一刹那,全部恢复如常,如此裂缝从未出现过一样。

    这种岁月神通,与苏轩衣之前所施展的,旁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高下,因为这对比太鲜明。

    当大地愈合,海面再无裂缝时,苏铭的岁月之术没有结束,而是继续逆转,终波及到了苏轩衣那里,使得一切时间回到了苏轩衣喷出鲜血身子倒退,召唤血色身影前的那一瞬。

    当时间回到了这一瞬的刹那,苏铭蓦然转身,手中绝意剑紫光滔天,在苏铭手中散出刺目光芒,与苏铭的身影似融合在一起,随着苏铭一步迈去,如紫虹贯空,直奔苏轩衣。

    苏轩衣面色苍白的退后,脸上带着苦涩,没有什么不甘心,唯有那苦涩与遗憾,他看着急速临近的苏铭,看着那死亡的到来,轻叹一声,神色渐渐平静了。

    他想到了第五烘炉内她的妻子,想到了苏战,想到了当年在那破碎的第五真界虚无中,被他凝聚了身魂的婴儿。

    仿佛这些都是一场前世的梦,如今看去时,苏轩衣不知怎地,竟内心出现了一抹复杂,或许这复杂始终都在,可却因要崛起塑冥的疯狂,而被他忽视了,被他强行的压制,他以为自己没有了复杂,但在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复杂的感觉,一直都在。

    “妻子沉睡,子嗣默怨,挚友战死……其子成圣……”苏轩衣喃喃,所有的思绪都融入那一声轻叹里,回荡在他的心头。

    “我错了么……”这是苏轩衣不止一次说出的话语,但唯有如今的这一次,他是在向自己真切的去问。

    “我没有错!”苏轩衣平静的神色立刻被一股坚定取代,之前的复杂,之前的迷茫,都在这一瞬刹那改变。

    “我没有错,我苏轩衣也绝不会错,我要走的路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崛起塑冥族,是为了让第五真界重现!!!

    我……根本就不会错,即便是真的错了,但成就大事者岂有君子,牺牲了为的妻子,牺牲了挚友,利用了苏铭,这些……都是你们的命,因为……我没有错!

    就算是这一劫陨落,我苏轩衣,也从来就没有错!”苏轩衣的内心活动,直至他神色露出坚定,这一切的过程说起来缓慢,但实际上只是一瞬,在苏铭的剑呼啸而来,临近苏轩衣的刹那,苏轩衣已经从那短暂的茫然中恢复过来。

    他盯着苏铭剑上的紫芒,这紫色的光似要成为苏轩衣目中瞳孔的一切,可最终……却是无法做到,因为在苏轩衣的目中燃烧着野心,燃烧着一股身为枭雄的桀骜与骄傲!

    那是哪怕死,也要站着死亡,也绝不会认为自己有错的自信,那是一种修为到了他这种程度后,其璀璨一生的最强光芒。

    看着苏轩衣,苏铭剑在临近的一瞬,蓦然停住,因为……在他的剑尖前,三皇子……或者说是雷晨,他的身影凭空出现,挡在了苏铭的剑,守护在了苏轩衣的身前。

    雷晨沉默,苏铭也沉默下来,二人相互望着,隔着一把剑,如同隔了一个纪元,仿佛那童年的一切,此刻化作的唯有这一剑的距离。

    “谢谢。”许久,苏铭轻声开口。

    “她是你的女人,我知道你会来。”雷晨看着苏铭,轻叹开口。

    “谢谢。”苏铭再次说道。

    “他也是我的阿公,你不用谢我。”雷晨沉默,摇了摇头,苏铭的两个不同的谢谢,外人不懂,唯有雷晨明白,第一个谢,是谢他任由阿公带走雨萱。

    第二个谢,是谢他在阿公被岁月之丝捆绑下,雷晨凝聚在阿公那里一缕神识,他不会让阿公出现意外,哪怕对方是晨皇。

    旁人看不出,可苏铭在看到阿公的一瞬,他感受到了其身上,雷晨的神识。

    “谢谢。”苏铭沉默片刻,看着雷晨,神色出现了复杂,再次开口。

    这一次,雷晨没有回答,而是沉默下来,他明白,苏铭这一次谢的,是在桑相大界内,自己没有将看到苏铭一事告诉其他人。

    那红色身影之前所说的此地两个半人,一个是苏铭,半个是阿公,另一个……则是雷晨,雷晨,与苏铭一样都是融合了另一界的自己,具备了可以贯穿两界来去的资格,可浩劫不灭——

    双倍月票第五天,大伙还有月票么(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