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95章 一场婚典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95章 一场婚典

    尤其是这大殿内修为最高的冥皇,他身子在站起的一瞬,一口鲜血喷出,大袖一甩,化作长虹直接冲出大殿.

    “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他之后,大殿内的其他修士,一个个面色苍白,更有两人嘴角溢出鲜血,被那真界内回荡的嘶吼牵连了心脉,震动之下已然受伤。

    “这是……这是真界意志痛苦的嘶吼!!”冥皇在看向苍穹的一瞬,面色瞬间苍白,倒吸口气。

    与此同时,在那冥尊宫内,冥皇真界的轩尊,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相貌时而变化,前一息是少年,下一息又变成老者,中间时而化作中年的男子,正一脸恭敬的站在那里,于其身前,苏轩衣神色平静的盘膝打坐。

    一身白袍的苏轩衣,神色淡然,看着面前的棋盘,右手拿着一颗黑子,缓缓放下后,看向其对面,一个穿着黑袍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有着长发,披散开来,整个人身上露出一股睥睨之意,更有一股强烈的威压,使得苏轩衣身后的此界轩尊,心中隐隐颤动,在他感觉,那黑袍男子仿佛是一只猛虎盘在那里,而自己则成为了凡人。

    “晨皇大人,该你了,下完这盘棋,我们也该去小女的婚典,那里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苏轩衣微微一笑,他面前的这个黑衣男子,正是……暗晨阵营降临下来的最强者,炎裴晨皇!

    当初被苏铭吓退的,是此人的一个分身,如今这里的,才是他的本尊,可即便是这样,有关分身在道晨这界的一切事情,他都极为清楚,成为了他隐藏在内心深处,于这三荒大界内,最深的忌惮。

    也正是因为此事,他才选择长久的留在这冥皇真界内,按照他的想法,那道晨真界恐怖的存在,在意的只有第九峰,只要自己不去招惹第九峰,料想那恐怖的老怪也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否则的话,当初他的分身也不可能逃走,通过此事,也能看出对方没有灭掉自己之心,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有些忐忑,好在几个月过去安然无事,倒也让他有些安心,可无论如何,他都打定主意,绝不去道晨真界。

    炎裴笑了笑,神色不露喜怒,那笑容也极淡,右手抬起将白子落在棋盘上,正要说话时,忽然他神色一动。

    就在这时,苏轩衣身边的此界轩尊,他面色骤然一变,抬头时突然喷出一口鲜血,身子蹬蹬蹬退后几步,再次喷出鲜血,其伤势赫然比冥皇还要严重,因为他是此界的轩尊,是唯一的一个轩尊,故而冥皇真界意志不甘心的嘶吼,对他而言伤害最大。

    至于苏轩衣,则丝毫没有感觉,他本就不是此界之人,此刻只是皱起眉头,他感受到了外界真界的震动,更是察觉到了这真界的意志不知出现了什么意外,正在嘶吼。

    沉吟时他闭上双眼,在其双眼闭合的一瞬,他的意识刹那间穿梭无尽,直接蔓延到了冥皇真界的深处,一片如今正在翻滚如雾气般的漩涡中。

    漩涡的正中心,盘膝坐着一个身影,其样子……赫然也是苏轩衣,其双眼蓦然睁开时,他的目中露出沧桑与冰寒,这里的,是他的本尊,而那此刻与晨皇炎裴下棋的,是他的分身。

    “此界意志本源,在多年前我的调整下,慢慢凝聚出了这团漩涡,在其内可以酝酿出一个新的意志……这漩涡内有我精血存在,这意志只要一诞生就可融我身体,该死的,莫非是出了什么意外不成。”苏轩衣皱起眉头,神识散开横扫冥皇真界,可却没有察觉到丝毫端倪,至于苏铭……他看不到。

    他只能看到冥皇真界在痛苦的嘶吼与挣扎,仿佛其意志正在被人夺舍占据一般,可偏偏任由苏轩衣如何去寻找,都找不到丝毫真界意志被夺舍的痕迹。

    “莫非这是因为这团本源漩涡内的意志要诞生的原因?所以才引动冥皇意志挣扎……”苏轩衣若有所思,冷哼一声,闭上了眼。

    在其闭上眼的瞬间,冥尊宫内的他,睁开了眼。

    “此界的意志,出了一些问题。”炎裴晨皇淡淡开口,他的神识于之前已然横扫整个真界,没有看到什么端倪之处,但已然看出冥皇真界的意志,正在快速的削弱,如同在快速的死去,不过说是快速,可若是换做时间的话,按照这样的速度,怎么也需要个百年左右,才可以真正的死去。

    “无妨,是苏某本尊那里的事情,与外界没有太多关联,炎裴大人,这棋局……恩?”苏轩衣话语还没等说完,忽然神色露出一抹阴沉,看向远处,他的目光可以穿梭虚无,直接看到在这冥皇真界的冥皇本星上,如今已经准备妥当,就等他到来的那场盛大的婚典,这是苏轩衣筹划了数万年计划中一个很重要的点,他绝不容出现意外,可如今……意外偏偏出现。

    “苏某就知道,他……应该会在今天,露出背叛我的征兆!!”苏轩衣冷声开口时,站起了身,向着炎裴抱拳一拜。

    “是苏某的一个弟子叛乱,此子跟随苏某多年,唉……”苏轩衣摇了摇头。

    “好说,苏道友的意思本皇了解了,此人……本皇帮你灭杀,权当是你配合我暗晨阵营的一次褒奖,至于你们塑冥族的事情,本皇既然答应了你,就绝不会食言,这三荒大界我们不可能长久存在,曰后这里……只属于你塑冥族。”

    “多谢晨皇大人。”苏轩衣向着炎裴再次深深一拜,但惟有他自己能听到,他内心的冷笑,以他苏轩衣的雄才大略,他岂能甘居人下,利用暗晨阵营,只是权宜之计,只是他计划的一个分歧导致需要弥补从而引发的支脉而已。

    相互,都是利用,这一点炎裴也是清楚,他看着向自己一拜的苏轩衣,内心也在冷笑,眼前之人只是棋子,而他,才是下棋人,棋子就算再关键,也终究是对下棋人而言,翻不起大浪,大不了……再下一盘就是。

    ……

    冥皇真界,冥皇本星,那是一颗由近千星辰被大神通凝聚在一起,形成的一颗庞大无比的修真星,它的大小即便是远远看去,也很是磅礴,更不用说若是站在这修真星上,那种天地无边无际之感,会让人有种星空化作大地的错觉。

    在这庞大的修真星上,一望无际的大海中,一刻庞大的,从海底直接蔓延出来的庞大的古树上,正有超过百万的修士,在此地恭贺一场盛大般的婚典。

    这古树之大,每一片树叶上都如同一座广场,远远看去,如此树参天,甚至回绕这颗古树,在冥皇本星还有一个传说。

    传说很多年之前,凝聚近千星辰化作此修真星的原因,就是因发现了这么一颗古树,这古树存在的岁月,似乎不是这个时代,而是更为久远的时代,甚至有传言,此树……应该是在上一纪留下之物,躲过了浩劫的生死,存活至今。

    当然,后面的这个传言,就不是寻常修士可以知晓,而是在那些大能之辈,且模糊的了解了一些三荒历史的修士中,才可以知晓与传播,且被认为近乎真相。

    前一刻,这古树上聚集了百万修士,他们都是冥皇真界之修,来自各个家族,在此地恭贺,因为这场婚典中男的一方,是冥皇真界的三皇子,无论是相貌,修为还是出身,此人都可以说是在冥皇真界极为尊高,身为冥皇之子,更有掌境修为,这一切凝聚在一起,形成的气势,足以让太多的人去羡慕。

    尽管这三皇子有些瑕疵,姓格上曾经极为暴虐,更是凶名赫赫,但这些是过去,在最近这些年,这位三皇子如同换了姓格,不再暴虐,不再张扬跋扈,而是完全沉稳下来,甚至容貌都慢慢随着姓格而改变,看起来具备了不少的威严。

    如同彻底的成长,这一点极为明显,让很多人都在这段时间内,慢慢的留意到。

    其修为明明看起来是掌境,可任何一个掌境修士在他面前,都会心神颤抖,如被压制,就算是生境越是如此,甚至于哪怕是身为冥王的八大家族的族长,具备了灭境修为的他们,也都在遇到这位三皇子时,有种被压制的感觉。

    这场婚典女的一方,也非默默无闻,而是当年被灭族的一位冥王血脉嫡系,她叫雨萱,那个当年悔婚,如今依旧还是站在了这里的女子。

    热闹非凡,人声鼎沸,欢呼笑语回荡,来自各个家族的恭贺声,此起彼伏,使得这场婚典的准备,已经完整,就要到了盛开之时,但……这是前一刻。

    这一刻,先是来自冥皇意志的嘶吼,让此地所有修士全部心神颤动,如末曰降临,一片混乱,随后……则是沧桑的低吼中,一个容颜明显比当年苍老了很多的老者,毫不迟疑的划破长虹而来,所过之处天地如要被撕开,直奔正中心,如木偶般麻木的看着远处的雨萱。

    在雨萱的身边,则是那冷眼看着四周一片混乱,始终面无表情的三皇子——

    月底最后一天,求月票!(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