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78章 破茧成蝶!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78章 破茧成蝶!

    三荒大界缺口外,逆圣大界一拜八十界中的第九十界,此界为逆圣zhōng yāng,星空并非漆黑,而是带着淡淡的红sè,星空没有星辰,而是漂浮着无数蓝sè的丝线。

    这些丝线全部都是虚幻,仿佛并不存在,但却永恒的悬浮,使得这里的星空充满了一种梦幻之感,与寻常之空完全不同。

    可同样的,若是长久居住在此地之人,第一次去外界星空,也会有外界与自己家乡不同之感。

    此时此刻,在这第九十界内,在这似乎无边无际的星空中,存在了无数气泡,这些气泡有大有小,在一个约莫万丈大小的气泡内,盘膝坐着两个人。

    一个是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随意的蓝sè长衫,长发被束起,盘旋在头顶如一个道辑,此人面白如玉,看起来温文尔雅,嘴角带着微笑,右手拿着一粒棋子,正凝神看着面前的棋盘

    在他的对面,则是一个身穿白袍的老者,这老者缕着胡须,含笑不语的望着那似在沉思的中年。

    “此棋,之前错了一步,一子错,盘满错。”许久,那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将手中的棋子放在了一旁,感慨的抬起头,望向老者。

    “能让炎裴晨皇承认一子错,老夫颇感荣幸。”老者笑着开口,声音沙哑间带着岁月的流逝。

    “能错在开天以来始终没有传承,唯一恒远的玄久逆圣的棋盘中,在下觉得倒也不怨。”中年男子摇了摇头,不疾不徐的自嘲了一句。

    “不过在下倒也有些不解。为何玄久前辈于在下即将降临三荒时。要以神念与本皇下这一盘棋。”话语间。这中年男子抬起头,嘴角依旧带着笑,但那目中却是有一抹凌厉如让苍穹失sè般的光芒,炯炯逼人。

    “你手中的棋子,或许不是棋子,你看到的棋盘,也或许不是棋盘,但无论如何……既然你我双方的约定里。第一个降临三荒的不可言是来自暗晨,那么……老夫不希望一子错,满盘错。”老者沉吟片刻,沉声缓缓开口。

    “回归三荒,是你我双方最为重要之事,此事容不得丝毫意外,还请炎裴晨皇多多重视。”

    中年男子眼中锐利之芒更为锋利,嘴角笑容渐渐yīn冷。

    “本皇如何做事,还轮不到逆圣来指手画脚!至于本皇手中的棋子……能成为我的棋子,是他的荣幸。另外……在本皇手中的棋子,注定就是棋子。逃不出本皇手心。”中年男子神sè内没有傲然,但话语间存在的自信,却是使得其气势冠绝苍穹。

    “若一子错,满盘错呢。”老者淡淡说道。

    “即便是一子错,满盘错,但下棋人是本皇,本皇可以重开棋盘!”中年男子冷冷开口。

    “若棋盘已碎呢。”

    “那就再铸棋盘!”

    “若棋子,成为了下棋之人呢?”老者双眼蓦然一闪,慢慢的一字一字的说道。

    “这不可能!”中年男子断然开口。

    “或许此事的确不可能,但……若这棋子外,还有一人呢?”

    “你说的可是那什么第九峰的蝼蚁,与道晨真界意志共融之人,此人胆大妄为,竟敢与真界意志共融,如今怕是早就失去了自我,可称的上人?”中年男子冷言淡语。

    “老夫之前有所感应,曾有一股奇异的力量不知在三荒何处散出,打开了一个通道,这通道不知贯穿了何地,将某些人,如放逐一般流放出去。

    这种事情,你能做到么?”老者望着中年男子,神sè露出一抹严肃。

    “所以,你不让我们双方之人强攻第九峰,而是压下那些尊者的战意,拖延时间。”中年男子神sè依旧冰冷,言辞内听不出内心所想。

    “此人,在事态没有明朗之前,在分不清他是与道晨融合,还是……真正的做到了取代道晨之前,我不愿得罪,更不愿将战果扩大,引来此人之怒,届时一旦一子错,满盘错的代价,是在你的指挥下,让你我大界的修士,去承受那怒火的埋葬。”老者沉默片刻,缓缓说道。

    “老夫之前说的一子错,说的实际不是你,而是我自己,当年那一子,我逆圣选错……而今,炎裴晨皇即将下界,老夫不愿你……继续走错。”

    中年男子望着老者,许久之后忽然脸上的冷漠消失,重新变成了如chūn风般的微笑,没有说话,而是起身,向着远处迈步走去。

    三步之后,他的身影消失在了这气泡的世界内,不见踪影。

    “一子错,满盘错……棋子不可怕,可怕的棋子一旁,还有你看不到的下棋人。”老者皱起眉头,轻叹一声,他抬起头看着四周,慢慢的神sè内露出一抹果断。

    与此同时,在暗晨大界内,于zhōng yāng界中一处漆黑的星空里,存在了一片森森白骨之地,这里的骨头无边无际,数量之多难以计算,在这片白骨山脉的顶端,盘膝坐着一个中年男子。

    这男子正是之前于气泡世界内存在之人,他的双眼缓缓睁开,其内露出白芒,嘴角带着一抹冷笑。

    “玄久存在的岁月太久,抹去了峥嵘,成为了无峰的山……区区一个第九峰,区区一个自大到敢与真界意志融合之人,值得如此在意?

    他不是我的棋子,也还不配成为我的棋子,我的棋子……在冥皇。”中年男子缓缓地站起身,迈步间其后白骨山脉轰鸣回旋,整个山脉齐齐晃动,赫然化作了一片白骨之海,卷动在这男子的脚下,向前以极快的速度横扫星空,呼啸而去,直奔……三荒缺口。

    ……

    在三荒大界的一幕幕战火蔓延之时,yīn死漩涡始终的转动,其内似多出了一股诡异的力量,使得一切暗晨与逆圣之人,难以踏入半步。

    一如当初的灵先劫时,即便是此劫可以进入yīn死漩涡,但也受到了削弱。

    yīn死漩涡,一如既往保持它在世人眼中的神秘,仿佛会永恒的转动下去。

    在这yīn死漩涡的深处,与其连接,如同是对应三荒的镜子内,那属于桑相的大界中,此刻全部世界都陷入寂静,一切的运转都停止下来,唯独……在那罡天真界内,苏铭与此界另一个他自己交战的地方,在那身为桑子的他消散后,苏铭化作的茧。

    这茧,只有几十丈高,远远看去毫不起眼,其上也没有什么威压散出,更没有丝毫的气势惊人,平凡的如同极为普通。

    可在其旁,却是有桑相意志罕见的亲自降临,环绕在四周,以整个大界静止来防止一切外界的干扰,它的在意,它的保护,它的期望,随着时间的一天天流逝,越来越浓郁。

    它不允许苏铭的破茧成蝶出现丝毫的意外,它不允许苏铭这里失败,因为在它的期待里,苏铭的出现,与桑子的融合,拥有两大真界的意志,这一切的一切,都充满了一种变数。

    在它的记忆里,苏铭不是第一个被融合的桑子,但却是第一个……具备了两大真界的意志融合桑子之人。

    这与曾经的所有事情在意义上完全不同,甚至在这桑相意志的感受里,桑子并非子,而是仆从,即便是这个仆从与三荒之人融合,是继续为仆从,还是被改变成为了三荒,它都不会去在意。

    可唯独苏铭这里,因苏铭夺舍了道晨,因他具备了仙宗,所以他与桑子的融合后出现的,才会是茧,也正因为茧……从某种意义上讲,这茧内的苏铭,与桑相,与三荒,实际上已然是同一个境界的存在,甚至可认同为,一个族群!

    所以,桑相在意!

    在苏铭这里,它似隐隐看到了希望,那是无数年来,无数纪的时代变迁里,它第一次……看到的希望。

    回家的希望!!

    难以计算的无数纪时代里,不止一次的听到了家的呼唤,可却无法回去的希望,这一刻,无限的放大,哪怕它是桑相大界的意志,也依旧是被这不断放大的希望,引动了意志的颤动。

    它与三荒不同,相比于冷漠近乎麻木的三荒,它具备了一些如人般的思绪,所以,此地才有三大桑子,而三荒大界,则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修士。

    时间慢慢的流逝,并不漫长……

    直至有一天,轻微的咔咔声,在这寂静的星空内蓦然传出时,桑相的意志在这茧的四周沸腾回旋,那咔咔的声音渐渐越来越多,似在这茧内正进行着某种从内向外的碎裂。

    这种碎裂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终于在这茧的外表,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这裂缝缓缓蔓延,直至清脆的咔咔声极为鲜明的传出时,那裂缝达到了一丝,没有任何光芒散出,但却可以通过这一丝裂缝看到其内。

    可以看到那里面,正闭着眼的一个青年,那青年全身**,平静如沉睡般在茧中,他有着黑sè的头发,略有苍白近乎的面孔,在其眉心有第三目,这第三目不是竖立,而是横长的一道缝隙,在其上,还存在了一道竖线……

    那竖线,仿佛是一个切口,贯穿第三目。

    看起来,仿佛是一个十字,可这十字在苏铭的双眼睁开的刹那,在那第三目也骤然开阖的瞬间,宛若……一只展开翅膀的蝴蝶!!

    求推荐票~!(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