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68章 别无选择(第一更)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68章 别无选择(第一更)

    桑相大界,赢乡真界内,那漂浮的宫殿中闭目似与桑相意志沟通的桑子,苏铭在此界另一个自己,于这一瞬,全身猛的一震。

    他的身体慢慢不再僵直,双目内蝴蝶的虚影急速的闪动,他的呼吸明显急促了数倍,双眼内露出jīng芒的同时,带着深深的迟疑。

    他方才与桑相意志沟通,要验证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借桑相意志推算如何做才符合最大的价值,可如今沟通之后,他反倒陷入更深的茫然之中。

    “来自三荒的,另一个我……桑相的意志清晰的表达出对另一个我,强烈的兴趣……”沉默片刻,这青年眼中杀机明显的多了一些。

    “让我将此人……带桑埋之处……亦或者将此人吞噬融合,让我与他,两者合一,若能做到这一点,若我可以掌握主动,则可满足我一个要求……”青年再次沉默,神sè内的迟疑越来越多,似在考虑如何选择。

    不多时,他所在的宫殿外,传来阵阵脚步声,随着脚步声的回荡,有一个女子的身影出现在了殿门旁,那女子很美,带着一股婉约的柔和,走入大殿,来到了这青年的身边,静静的蹲下身子,按住了青年的。

    青年抬起头,四目相望。

    这女子的模样,若是苏铭在这里必定能一眼认出,那是……雨萱!亦或者,那是这个世界的另一个雨萱。

    只是她的身体看起来如常,可实际其碰触那青年掌时,分别仿佛可以穿透而过般,不是那青年不真实,而是……眼前这个雨萱,她是虚幻的。

    “你……何必要过来……”青年望着眼前这个女子,这是他的道侣。他的目中露出怜惜之意,左抬起似要抚摸这女子的面孔,但却只能触摸虚无,他的眼睛里不由的露出一丝痛苦。

    “你的魂正在消散,这个时候不要外出,留在我为你准备的玄木内,我答应你,总有一天,我一定可以让你真正苏醒!”青年喃喃间,神sè内的迟疑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坚定与执着。

    这是他的爱侣,一个哪怕他是桑子,也都无法让其苏醒的活死人。她的魂与身体时而分离,游走间飘散,那是多年前的一次意外,身为桑子的他,在与桑相意志沟通时不知怎的。突然失了意识。

    当他清醒时,他看到自己的爱侣倒在自己的怀里,是他……亲抽离了爱侣的魂,亲让其沉睡,这是反噬……身为桑子的反噬。

    哪怕他可以与桑相意志沟通,但同样会面临反噬。一旦出现反噬,他会失意识,他会成为冷漠的杀戮者。每一个桑子都如此,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反噬会来的那么早。

    他疯狂了,他不顾一切的联系桑相意志,想要让他的爱侣恢复。但桑相意志却没有丝毫的回复。

    “融合另一个自己,一个要求……”青年眼中jīng芒一闪间。他面前那女子咬着唇,摇着头,似不愿让她的爱人如此选择。

    “我别无选择,我方才已经在桑相意志内,看到了另一个我,在罡天真界中的举动,他是我,我是他,他的想法我可以感受,他是在故意引我前。

    其实,哪怕他没有引我前,我也会主动找他,这是……我们的宿命,只有一个可以活下的宿命!

    从他踏入这里的一刻,从我与桑相意志沟通的一刻,这宿命……就已经注定,我不是他死,就是……我亡!”青年沉默片刻,轻轻的抚摸着虚幻的女子面孔,似可以触摸真正的她,半晌之后,他大袖一甩,立刻那女子的魂渐渐化作一抹幽光,消失在了这大殿内。

    一同消失的,还有那青年的身影,出现时,在了这大殿之下,一处密室之中,这密室被大量的禁制环绕,这些禁制没有伤害,而是与虚无隔绝,与这整个大界分离,使得这密室里的时间流速,与外界截然不同,近乎永恒。

    在这密室内,有一截巨木,那巨木正中被掏空,里面有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闭着眼,如沉睡般躺在那里。

    青年的身影,出现在这巨木旁,他怔怔的看着那女子,看着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以及唇,看着看着,他的神sè内露出悲伤。

    外人只道桑子高,可却不知身为桑子,要付出时而反噬的代价,每一次反噬都来的突然,且并非沟通时出现,而是随时可以失意识,一旦意识失,当清醒时,四周的一切都将被摧毁。

    桑子,不能有亲人,不能有朋友,如五弊三缺般,这是……代价。

    所以,平rì里他不会外出,而是将自己如半封印般,禁锢在这大殿内,除非需要,否则的话都会长坐不起。

    默默的望着女子,青年神sè越加的坚定,半晌之后他站起了身,眼中露出凌厉之芒,这一刻的他,与苏铭……仿佛看不出彼此的不同。

    大袖一甩,这青年消失在了此地,出现时在了那宫殿中,迈步间走出大殿之门,声音回旋。

    “十悼亡!”

    此言一出,立刻在这青年的四周,虚无中蓦然间有十个扭曲的身影幻化,他们一个个身躯模糊,死气浓郁,他们不是活人,而是死魂。

    他们是在岁月中死,可却被这青年以桑相意志之力,强行从岁月中逆转取出的无数年来十个最强者之魂,更借用桑相意志,凝炼十八灵狱至宝交给这十个悼亡魂,使得他们十人成阵,杀机无穷。

    “随桑,融桑相意志,灭杀外界因果!”青年声音冰冷,话语间其双目内蝴蝶虚影急速的闪耀,更是在他的身后,隐隐出现了蝴蝶之影,迈步间直奔虚无,其身后十个悼亡之魂,散出森森气息,一言不发散开,如形成了双翅般前行。

    远远看,就如同一只真正的蝴蝶,在这虚无中双翅飞舞,更是在其下方,有十八圈漩涡回旋,那是至宝十八灵狱形成的威压,十八圈漩涡中有尖锐嘶吼传出,那嘶吼之声蕴含了痛苦与疯狂。

    一路所过之处,众生膜拜。

    ……

    罡天真界内,钱辰紧张的看着远处急速来临的长虹,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苏铭。

    “桑相大界,在动……你感受到了吗。”苏铭似毫不在意急速临近的长虹,而是抬起头,看着虚无,忽然出了这一句话。

    “什么?”钱辰一愣。

    “或许是错觉吧。”苏铭摇了摇头,方才那一瞬,他隐隐有种奇异的感觉,似乎这整个桑相大界,在移动。

    这感觉他曾经从未有过,唯独是……在此地同样获得了一个真界的意志后,在他的脑海心神中存在了两个真界的意志,如达到了一种平衡,才出现的一种……奇异的感觉。

    这感觉来的突兀,仔细搜寻却找不到痕迹,只能归咎于错觉。

    轰鸣回旋,长虹逼近,那长虹内有一个身穿金甲的大汉,这大汉身子极为魁梧,右间托着一个金sè的塔,脸上带着怒容,可这怒容在看清了苏铭以及其身后的蝴蝶时,却是化作了错愣与难以置信。

    “桑……桑子!!”

    金甲大汉脚步猛的一顿,在距离苏铭约莫数百丈的位置,神sè连续变化。

    “桑子大人为何灭老夫宗门!”金甲大汉强忍怒气,咬牙一字一字的道。

    “跪拜,话!”苏铭神sè淡然,冷冷的看了这大汉一眼,缓缓开口,几乎就是苏铭话语传出的刹那,立刻苍穹轰鸣,苏铭身后的蝴蝶虚影急速的舞动间,立刻一股庞大的意志轰的一声从苏铭这里猛烈的散出,这意志之强,惊天动地,那是苏铭的两个真界凝聚在一起的无上意志。

    这意志……绝非修士可以抵抗,这是生命层次的察觉,这是完全不同的境界,在这意志的轰鸣与威压下,那金甲大汉全身一颤,一口鲜血骤然喷出,其体内传出咔咔之声,似身躯无法承受般。

    他低吼一声,中宝塔飞起,骤然膨胀似要对抗,但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那宝塔就轰的一声直接崩溃,四分五裂之下,金甲大汉全身的铠甲齐齐碎裂,他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身躯颤抖间不得不跪下。

    如同整个苍穹坍塌压在他的身上,以他的修为根就难以抗拒,只能跪拜。

    这一跪,虚无寂静,苍穹威压如凝固在了八方,这全身金甲碎裂的大汉,双目内的光芒消失,他的修为静止,他的体内一切生机,都在这一跪之下……俱灭!

    咔咔之声回荡,在钱辰心神颤抖中,他看到那在他印象里强大的如同天威的李天王,已然……气绝!

    他的生机,他的修为,他的灵魂都在方才那一瞬的跪拜中,齐齐崩溃!

    这一跪,就是死亡!

    “你的仇家,还有么?”苏铭看都不看那李天王一样,向着钱辰缓缓开口。

    “没……没了……”钱辰被彻彻底底的吓住了,近乎结巴的连忙道。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